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144 星光嘯動

^
  
  距離左旋聯軍艦隊遙遠的光年外,楚云升與線體樞機,以及孵墳蟲無比寂靜中飛行。
  
  “還有多遠?”
  
  聽到萬籟寂靜中楚云升這一聲唯一有意義的波動,線體樞機如果有眼睛的話,一定已淚流滿面。
  
  多久了!
  
  多久了!!!
  
  它都記不清了,實在是太久了啊。
  
  從上一次楚云升沉默之后,它便再沒有聽到過一聲有意義的波動,全是宇宙背景噪音與各種輻射。
  
  可是那個小蟲子不吃飯不睡覺時時刻刻都在盯著它,它亦不敢絲毫大意,歲月維艱。
  
  漫長與無盡的空寂啊!
  
  總好過死了吧它一直這樣安慰自己,支撐著自己。
  
  今天終于聽到楚云升說話了,一時間百感交集,竟忘了回答。
  
  楚云升以為它“睡著了”,便凌空劃了一道無形的劍氣掠過去。
  
  他也沒想到會飛行這么久,左旋艦隊的影子早已不可見,冷星艦隊也不知怎樣了。
  
  自出冷星以來,楚云升還沒有歷經過這么久的航行,時間膨脹下,即使是上百光年,飛船中亦不出數月,從未有過如此漫長的感覺。
  
  線體樞機的速度不及專于航行的飛船,而且它也受了重傷,沒有命源,始終難以恢復,速度也就更慢。
  
  他們在這里飛行了不知多久,相對左旋聯軍艦隊內部,可能不過數天的時間而已。
  
  兩者相較之下,讓人頓感時空與宇宙的奇妙。
  
  被劍氣掠中的線體樞機終于反應了過來,為了避免楚云升問完話又不再出聲,它開始從天體運動自旋對位置紅移的微小影響開始說起,滔滔不絕,就是不肯直接說出還有多遠。
  
  楚云升也不打斷它,他也不是神仙,空寂對他也有影響,若不是忙著諸多的事情,他也一樣要和線體樞機一樣挨著時間度日。
  
  過了很長了一會,線體樞機見楚云升只聽又不說話,急忙道:“大人,根據以上計算,我們應當才走了一半不到的距離。”
  
  楚云升“哦”了一聲,看向線體樞機所飛向的方向,那里依舊是漫天的星辰,不知道哪顆生命星球圍繞著它們中的哪一顆在旋轉。
  
  線體樞機又開始不停地說起來,似乎要將這段時間積累下來的空寂,一下子全部說完。
  
  而楚云升卻一直不說話。
  
  漸漸地,它以為又陷入之前那般的狀態,心中不甘,卻又無奈,但仍堅持著自顧自地說著,好歹也有個響動。
  
  就在它從旁邊那道星河的第一顆恒星說道第三千六百顆的時候,突然聽到楚云升的沉聲道:“不要說話!”
  
  線體樞機下意思地問道:“什么?”
  
  “不要說話!”楚云升整個人都飄飛起來,越過它的前方,雙目直視左側下方,道:“安靜!”
  
  線體樞機頓時緊張起來,楚云升是源門,如果有什么危險肯定比它發現的要早,很多細微的波動夾雜在宇宙背景噪音與各種無意義的輻射中,境界低一點,都根本察覺不到。
  
  這時候,它們已經完全停了下來,靜靜地懸浮在星空中,一點的動靜都沒有。
  
  楚云升沒有多少宇航的經驗,線體樞機卻有,宇宙有多兇險,它比楚云升更加清楚,就是十天十夜也說不完。
  
  左側下方的星海如寧靜的汪洋一般,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但卻在楚云升緊視的氣氛下,平靜地讓人感覺十分的可怕。
  
  小蟲子不知道什么時候不見了,線體樞機卻不敢放松任何警惕,緊緊地尋找著來自左側下方的細微異常之處。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比起空寂,緩慢地更加讓人緊張。
  
  “來了!”
  
  楚云升向后稍稍退了一點,然后將線體樞機擋在自己的身后,極為小心地抽出紫氣之劍。
  
  線體樞機全身緊張地繃緊,它到現在都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但越是這種什么都不知道的危險,越讓人心里沒底地恐慌。
  
  看楚云升嚴肅的神情,自然不是開玩笑,必定是大敵當前。
  
  線體樞機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連楚云升一個源門都要如此緊張,它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楚云升的劍已經抽了出來,一點的動靜都沒有,悄無波動地豎在身前,劍鋒在星光下猶如紫血冰寒。
  
  時間上,似乎正正好,劍鋒穩停的下一刻,線體樞機終于看到了極為震撼的場面
  
  左側下方的星海,突然之間猶如一幅巨大的畫面平面波浪而動,星光呼嘯般接踵浪起,席卷畫面,瞬時間波及橫跨數萬光年的遼闊星海!
  
  不可思議!
  
  違反光速定律!
  
  線體樞機驚魂之中,竟不知所措,突然想到一個傳說
  
  “星光嘯動!”
  
  它沒有腿,但身體已經發軟,根本掀不起一絲逃跑的念頭。
  
  傳說,星光嘯動,生靈俱滅!
  
  傳說,星光嘯動,見者無生!
  
  傳說,星光嘯動,黑暗無光!
  
  傳說,……
  
  線體樞機已經沒辦法再繼續回憶它曾在一顆古老行星上見到的遺跡殘存記載描述,無盡地黑暗隨之變將它吞噬進去。
  
  它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像是某種幽靈,多如星辰,從它身邊呼嘯而過。
  
  完了,徹底地完了!
  
  線體樞機仿佛身處深淵之中,生命在被飛快地帶走,飛向死亡的世界。
  
  這時候,它聽到楚云升“咦?”了一聲,然后一個影子從他的身體中沖了出去,接著便沒有了。
  
  然后,它吃驚地發現,周圍呼嘯而過如幽靈般的東西竟然被清空了。
  
  再下一刻,死亡的黑暗陰影已經呼嘯掠過,星空恢復如初。
  
  短短的一瞬間,它幾乎已經看到了死亡的世界,卻又從死亡中走了回來。
  
  左側下方的星海也恢復了平靜,驚魂未定的線體樞機趕緊就想離開這里。
  
  “不要動。”
  
  楚云升出聲道:“等一會。”
  
  線體樞機不知道那短暫的時間內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楚云升同樣是可以掌控它生死的人,只好強忍著驚懼停在原地。
  
  “你剛才說的是什么?”
  
  楚云升似乎比它鎮定得多,剛才它脫口而出的不是冷星語言,而是它本族母語。
  
  “星光嘯動!”線體樞機驚疑不定地道:“可是,大人,我們竟然活下來了,我們竟然活下來了!”
  
  “星光嘯動?”楚云升沉靜道:“是什么?”
  
  線體樞機雖然命源已所剩無幾,但仍活著的感覺,讓它突然有一種極端死里逃生的激動:“小人曾在一個古老行星上發現過記載,那個行星系遍布古尸與古船,強者如林,全都命源絕盡而死,小人在那顆行星發現了一個古尸,用一刻生命消絕的時間所作的古老記錄,那絕對是一場星空災難,一連數個星系竟無人能生逃。”
  
  接著它將當時看到的記錄能夠記住的內容重復了一遍,和他們剛剛遇上的場景幾乎一模一樣。
  
  楚云升聽完道:“我感覺它們像是暗物生物群,星光嘯動,可能是被它們的能量影子遮蔽了射向我們的光線吧?”
  
  線體樞機吃驚道:“您能看到它們?暗物是透光的,不該黑暗才對。”
  
  楚云升點點頭:“嗯,但它們的確應該是暗物生物,黑暗是因為它們還有阻隔生命感覺宇宙的維度能力。”
  
  因為突然間命源急速流逝,他剛才緊急去了一次零維空間,看得很清楚,分叉線與外界的聯系幾乎都被阻斷,零維感觸被隔絕在多維空間之外。
  
  它們還試圖將他零維融合后的命源一起帶走,但遭到靈封以及黑氣、物子碎片的阻擋與兇狠還擊,接著,石頭狀封印生物就被拉了出去它可有著養了很久的命源,而且它是封印生物,形態奇特,呈能量化。
  
   孵墳蟲似乎沒有受到太大影響,但它在生命戰甲中縮成了一個球,可能是自我保護的反應,暫時沒有回應。
  
  楚云升感覺到石頭狀封印生物還沒有死,符封的聯系還存在,但不知道它現在的情況如何。
  
  暫時也只能在這里等著。
  
  許久后,楚云升與線體樞機仍在說著呼嘯的生物群,一道影子光跡一般沒入他的身體,然后銷聲匿跡。
  
  “走吧。”
  
  楚云升也不知道它發生了什么事情,回來后便沉睡般毫無反應,似乎受到了極大的重創,命在一線之間,但是那種饑餓感卻陡然下降到幾乎若不可查。
  
  線體樞機巴不得立即離開這里,雖然命源再次減少到虛弱的程度,但它卻一下子把速度提升到之前沒有的程度,可見驚恐之極。
  
  楚云升此時也微微有些的擔憂,那些古怪暗生物帶走不光他的命源,他的零維固若金湯,但孵墳蟲不知什么時候會解除自我保護的反應,石頭狀生物被強行拉出來倒是救了線狀樞機一命,但被那些暗生物擊中了火力,雙方顯然空前激烈交戰過,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
  
  希望到了那顆生命星球,能夠封印一些生物給它補充一下。
  
  時間依舊在空寂中度過,沒有孵墳蟲時刻監視,楚云升只要肩負這個任務,一邊與線體樞機說話,一邊修煉著本體。
  
  線體樞機算是因禍得福了,終于不再一個人面對無邊的空寂,對楚云升的問話幾乎有問必應,而且十分的詳盡,生怕楚云升問完了又不說話。
  
  一人一線以比以前更快的速度飛向生命星球。
  
  不知道過了多久,線體樞機的意識已經開始有些迷糊,它的命源減少到快要無法維持的地步。
  
  此時,一顆美麗的綠色星球,出現在楚云升的眼前。
  
  線體樞機仿佛也感覺到,它能不能活下去就看最后這一段路能不能堅持了。
  
  掙扎著最后力量,也不管先去檢查衛星上的飛船了,首先一頭扎向生命盎然的美麗星球。
  
  引力,大氣層……一人一線如燃燒的火龍一樣破入天際。
  
  云端之間,楚云升正要看一下地面情況,尋找海洋的方向。
  
  突然整個人硬是愣住了,他身前的線體樞機不知道什么時候模樣突然變化起來,身體極速鼓起,巨大長影飛舞與云霄之間,升騰穿梭,見頭不見尾
  
  他猛地想到了一句話:一朝迎風便化龍!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