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143 看在楚先生的面子上

^
  
  一艘亂糟糟的主戰艦中,士兵來來往往,人心惶惶。
  
  “老池還沒找到?”
  
  阿里從前方返回來,他有任務在身,不能亂跑,另派了一個穩重的士兵去下層艦監艙,趁亂搜尋。
  
  那士兵喘著氣道:“沒有,大俊也不知道在哪,要不去符文能機艙看看?”
  
  阿里皺起眉頭,沒有說話。
  
  剛才經過上一艘主戰艦,他就看到一支前鋒戰隊與堅守符文能機艙的血族發生了沖突,要不是上面及時有人趕到,恐怕已經打起來了。
  
  “我去看看,你再去附近找找。”
  
  他負責的區域不在符文能機艙,但事關老池的性命,趁著休息的空當,準備親自去一趟。
  
  符文能機艙在戰艦的核心位置,阿里順著通道很快就找到了地方。
  
  門口處,十幾個血族正在與一支戰隊以及幾個地底小人對峙,劍拔弩張,火藥味越拉越濃。
  
  隔著很遠,阿里就聽到一個領頭的那精甲血族冷冷道:“我不管你們搞什么,想進去,要么拿吾王的命令,要么踏著我們的尸體!”
  
  楚云升給血族的命令就是除了他們,任何人不得進入符文能機,否則格殺勿論。
  
  那只戰隊的隊長怒道:“有人看到它們進去了,它們能進去,為什么我們不能進?”
  
  那領頭的血族冷聲道:“如果我私放他人進入,自有我王處死我,輪不到你們來說。”
  
  旁邊的地底小人畢竟膽子小一些,勸說道:“林恩大人,我們就看一眼,通融一下。”
  
  那精甲血族頭領余光卻看見冷星戰隊的人說著就要上前搶奪艙門,頓然寒聲向身后眾血族喝道:“出劍!”
  
  唰唰唰!
  
  一眾血族拔劍出鞘,戰氣冷然縱橫,劍鋒凌然。
  
  冷星戰隊的隊員集體一滯,停住腳步,真要打起來,他們還是打不過如今的血族的,血族以前就很強悍,又是楚云升的親軍,后來更是學了新的修煉之法,不是他們能夠比得上的。
  
  見這些血族寸步不讓,那隊長也怒了:“別給臉不要臉,此次行動,原本你們也是革變對象,看在楚先生的面子上,才暫時放過你們……”
  
  他話剛說到一半,對面的那名精甲血族頭領目光冰寒驟然逼人:“你是什么東西,也敢說看在我王的面上?形同逆反,殺!”
  
  一眾血族應聲出陣,劍芒攢動中,一道小陣形成的厲芒速然匯聚成型,劍鋒整齊斬下一瞬,便尖銳呼嘯穿過那名甚至來不及反應的戰隊隊長的身體,將他瞬間擊穿,并向后帶飛出去,重重地砸在后艙壁上,鮮血飆飛。
  
  精甲血族頭領回劍身前,對著猝然驚動的其他戰隊隊員,依然冷寒道:“我王有令,強闖符文能艙者,格殺勿論!”
  
  短短的時間內,阿里尚未走到跟前,便已死了一個人,而且還是隊長,場面陡然更加地緊張起來,其他隊員在驚震過來之后,頓時激動無比,看著死在一旁的隊長,就要上去與血族拼命。
  
  “住手!”
  
  阿里急忙從人群后面喊住那些冷星人,他深知一旦打起來,冷星戰隊絕不是對手,除非地底小人配合艦隊武器,再調集更多的戰隊,否則只有送死的份。
  
  但他沒有權力管到其他戰隊,突然出聲暫時穩住場面后,就有人喊道:“你是什么人?”
  
  阿里不好回答,急中生智道:“上部有令,不得沖擊符文能艙,違者嚴懲。”
  
  這道命令他接收到過,作不了假,冷星戰隊作為冷星軍隊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軍紀還是很全很嚴格的。
  
  “他們殺了我們隊長!”有人不服道,但聲音比起剛才要小了許多。
  
  阿里看了地上漂浮的尸體一眼,心想這人也是活該,搜了幾艘戰艦就狂傲地不知道自己是誰了,“看在楚先生的面上……”,原來是他給楚先生面子?
  
  在血族面前,這不是找死么。
  
  不過這個時候,他也不敢說已經死掉的那名隊長言語不當,以免激起本就激憤的其他隊員更大的騷動,只說道:“上報總隊,讓上面的人來處理吧。”
  
  膽小的地底小人趕緊從旁勸道:“對,上報上去,我們來寫報告。”
  
  那些隊員只是一時激憤,和隊長有些感情,見到隊長被殺,立即就激動起來,心底里其實清楚光是他們這些人絕對打不過血族。
  
  有心思靈活的人立即就想到,還是這個插話的自己人聰明,上報上去,地底小人再添油加醋地描述一番,說不定可以調集大部隊前來鎮壓血族,到時候再報隊長被殺之仇也不晚。
  
  這樣一想,幾個戰隊的頭頭商量了一些,又和地底小人說了幾句,便帶著隊長的尸體匆匆離去,臨走的時候還放下狠話。
  
  那精甲血族卻不為所動,冷眼看著他們離去,看了遠處阿里一眼,回頭與自己人冷笑一聲道:“說得大義凜然,不過是勢紗與湛湛想要全面奪權罷了。”
  
  他是來自地球的老血族,生命長久,這種事情見過很多。
  
  但也有血族擔心道:“大人,剛才殺了他們一個隊長,會不會?”
  
  精家血族淡淡道:“我若現在不殺他,他們就會越來越囂張。”
  
  阿里最終還是沒有過去,他也沒聽懂那幾個血族的談話,但總覺得事情漸漸變得和他原來想的有些不同了。
  
  起初的命令是只抓捕并不準殺人,據說是上面和樞機大老爺最后商定的結果,但后來抗捕嚴重,命令又改為抗拒者可殺,而進行到現在,不抗抓捕的人也時有被殺。
  
  在地底小人的配合下,冷星軍隊行事極其順利,許多人自信心與揚眉吐氣的心理急速膨脹,對有些已投降的老爺們也熟視無睹,當場格殺。
  
  一夜之間,他們仿佛從艦隊的“底層賤民”躍居為“統治者”,冷星屠殺與長期壓抑的心理在刀光劍影中盡情地宣泄。
  
  而且,還有一個關鍵的地方,就是阿里原先也完全沒有想到,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老爺們,竟毫無老爺的氣節,一旦士兵沖入艙門,全都膽小非常,跪地求饒有之,丑態百出有之,苦苦哀求有之,起先都令士兵們目瞪口呆。
  
  就是阿里沖入第一個老爺家門的時候,心中也還是忐忑不安,很是恐慌,誰知道……幾路下來,士兵們便越發地放肆起來。
  
  但是再怎么放肆,把血族也不放在眼里,那就沖昏了頭了,他們可不是普通的貴族老爺,人人身經百戰,楚先生之親軍,手握強力……
  
  狂言“看在楚先生的面子上”,那簡直就是不知死活了。
  
  當然這里面也有翻譯的問題,比如冷星人通常說的是“熾武”,而不是楚先生。
  
  看這些血族的強硬,阿里料想老池也不可能混進去,眼下艦中混亂,還是等到平息后再想辦法吧。
  
  老池總不能無緣無故消失吧。
  
  他剛走出這路通道沒多遠,看到一個影子從前面艙門口閃過,恍惚覺得有些熟悉,似乎是失蹤的吳大俊,便立即跟了上去。
  
  ……
  
  冷星人戰艦中,一處幽靜的修煉艙里。
  
  睥邁看著面前的老赫爾,皺眉道:“祖爺,我一開始就不同意這件事,您不聽我的,那勢紗雜血之種,與我們必不是一條心。”
  
  老赫爾搖搖頭:“形勢如此,你一人又能如何?刺惡樞機聽從庫勒,那庫勒就是上一次試圖革變的主謀,海國大殿主自從去了一趟三大艦隊后,一直唉聲嘆氣,自覺不如人,深感落后,被地底小人一鼓動,也覺得革變之重要。”
  
  勢紗來說服他的時候,并非沒有道理,相反很有道理。
  
  自遇到左旋聯軍之后,全艦上下都深感自己的極其落后,別人的戰艦看不懂,別人的武器不明白,別人的航行技術不理解,像個傻瓜一樣夾在聯軍中,什么都不懂,面對一次次戰場上的先進攻擊,他們連愕然的機會都沒有,因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這很可憐,讓地底小人與冷星人都無法再容忍極度愚昧落后的其他種族,尤其是五國霸占著艦隊的重要位置,毫無貢獻反阻礙落后的改變。
  
  只有將這些只知樞機只靠樞機的愚昧種族清開,才能奮起從根本上改變落后的境地。
  
  地底小人與五國本就有間隙,又羨慕三大艦隊的先進,不滿霸占大量資源的愚昧老爺,而冷星人一直遭受壓制,處于底層,迫切需要改變境況,雙方一拍即合,已經有意識地相互合作很久了。
  
  這些都是勢紗來游說他的理由,有理有據,合情合理。
  
  睥邁不屑道:“我雖然不善于歷史,但也知道革變豈會一日而就?艦隊中種族繁多,背景不同,文化各異,信仰紛亂,認知程度不一,如此激烈行事,一旦控制不住,就是大亂,他們執意速行革變,究其根本,就是地底小人湛湛與勢紗試圖以此為遮掩而迅速搶權。”
  
  老赫爾安慰他道:“我知道你向來不喜歡勢紗,但這件事對黑發人有益無害,對熾武也有好處。而且你我都阻止不了,是上一次革變失敗的延續爆發,如此這一次失敗,還會有下一次,熾武主心里也一直都很清楚。”
  
  睥邁冷哼一聲道:“能有什么好處?我聽說有人開始抓窩藏貴族的地球人了,還有人都開始沖擊血族的符文能艙!熾武一旦回來,我黑發人必遭重罰。”
  
  老赫爾卻搖頭,渾濁的雙眼閃動著淡淡的光芒:“所以讓他們鬧去吧,不鬧不知道人心中所想,不鬧不知道誰人可堪大用。”
  
  睥邁這才發現老赫爾目光后面的殺氣,心道祖爺對熾武果然忠心耿耿,地底小人與勢紗豈會知道他們清洗之中,還有一道深藏的清洗目光?
  
  老赫爾依舊很期望地看著他道:“他們兩人或許有搶權的想法,但不是全部,我總說你的性格偏激,不能全面,這一點上你也的確不如勢紗。
  
  大主執一直在說,契約雖控制著樞機的生命,卻控制不了人的心,人的心才是自由的,我老了,活不了多久,也快死了,你往后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多看看那個退化人拔異是如何做的,向他多學學,他是個極聰明的人。”
  
  睥邁很難得點頭道:“拔異兄弟我也很敬佩,這一次若不是他帶重傷拼死出戰,艦隊恐怕已被擊毀,我們當時都遠在戰場上,想回援也來不及,昨天我去過看過他,重傷之后再重傷,一時恐怕再難醒過來。”
  
  老赫爾道:“熾武主不在的時候,他都一直守在旗艦中,他現在重傷不醒,你要多替他鎮守旗艦。”
  
  睥邁點點頭,他回來后,都一直聽從赫爾的話,替代拔異鎮守旗艦處修煉。
  
  老赫爾這時還要說什么,就聽到門外有侍從匆忙道:“老爺,大小姐又發病了。”
  
  大小姐發病不是一次兩次了,修煉艙中的兩人都沒有驚動,那侍從卻接著緊張道:“大小姐發病后就失蹤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