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139 與生俱來

^
  
  經過睥邁與海國大殿主提醒,楚云升想起的確在冷星之戰遇到過這個線體樞機,沒想到它沒有飛船,速度竟然也這么快,能夠遇到到它們的大部隊。
  
  剛才,它其實早已經逃到了青蒙世界的邊緣,只因為青蒙源門想要將它當做食物吃掉,又把抓了回來,準備最后一刻補充,卻被楚云升強襲而死,而它僥幸地活了下來。
  
  現在卻被孵墳蟲咬到了嘴邊,只差一口就吞了下去。
  
  楚云升指著青蒙生命死后留下的那滴如眼淚般的東西,對它道:“那應該是源門生命的一生源體精華,去吃它吧。”
  
  這東西本應該消散的,死了就會漸漸消失,如同生命一樣,為了給孵墳蟲留下,楚云升動用了一點點靈蘊。
  
  接著,他看向那個線體樞機,冷冷道:“不想被吃掉,就別裝死了。”
  
  孵墳蟲似乎很懂楚云升的話語,聽到還可以吃線體樞機,連忙折返過來,幼小的黏觸一邊抱著對它而言是巨大的青色“眼淚”,一邊貪婪地看著線體樞機,想來是一個都不準備放棄。
  
  線體樞機頓時一個激靈,躲到了一邊,驚顫道:“神君大人饒命,小人也是沒有辦法。”
  
  在魔方戰場中,見到楚云升的剎那,它就嚇得魂不附體,腦袋中只有一個跑字,也正是因為反應及時,才沒有被楚云升的三劍式連殺瞬殺掉。
  
  “小人也勸過領昂尊者,向它陳述神君大人的威名,可惜它不聽小人的。”
  
  線狀樞機沒有口腔,說話都是震動能量完成,因為怕楚云升聽不懂,特意用了冷星語言,它在冷星附近蟄伏了太久,閑極無聊,通過監控的儀器,學會了冷星人的語言。
  
  它既然一心逃跑,即便是不是怕死之“人”,也一定是個不想死的“人”,當然這是廢話,沒人想死。
  
  楚云升對付這種人最有經驗,當即道:“這個以后再說,我留下不殺,你應該知道是為什么。”
  
  線體樞機小心地看了孵墳蟲一眼,心中到現在還在剛才的大動亂中空懸,強行定了定心神道:“明白,明白,神君大人放心,小人在星空中的速度與生俱來得快。”
  
  楚云升點點頭:“此地不宜久留,你若想活著,就讓我看到你的本領。”
  
  線體樞機仍在驚魂未定之中,勉強道:“明白,明白。”
  
  楚云升見它太過慌亂,皺眉道:“你只剩下這一小截身體,如何做到?”
  
  線體樞機愣了一下,終于回過神來:“神君大人放心,我可以再伸長一點,但其實長度對離開這里沒有影響,您什么都不要做,小人帶著您離開。”
  
  眼看其他方向上的艦隊就要趕來,雖然對楚云升來說,那些都是敵人,但對它來說,卻是援軍,可是它決計不敢等那些援軍,一旦援軍追上了楚云升,它還沒被援救,肯定就先被殺了。
  
  不,是被吃了。
  
  那小蟲子,一直旁邊對它兇視眈眈呢。
  
  楚云升留下它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它有沒有辦法帶著自己快速離開第二戰場,和星艦不同,沒有推進器的光輻射,它只要將自己帶出一段距離,茫茫的黑暗宇宙中,那些拼命趕來的敵軍想要再找到他,就千難萬難了。
  
  而且眼下也只有這個辦法,第二戰場上,已經如廢墟般的成了碎片肆虐之地,根本沒有一艘完整的星艦,就是有,他也開不了。
  
  沒有飛船,就是有靈蘊,他也得蹲著。
  
  離開這里是首要之務,其次便是趕緊追上冷星艦隊,僅此孤軍一戰,楚云升益發肯定,在星空戰場上,不懂如其他源門那樣的源門之法,甚至不到靈,單槍匹馬基本毫無勝算,從頭到尾都會被人家當成狗一樣痛打,連個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靈蘊用一點弱一層,不是能夠靠得住的長久之計,除非可以用黑氣化箭,但靈封至今也沒能沖破,暫時也就別想了。
  
  還是冷星艦隊與左旋聯軍,比較現實。
  
  眼下它們還沒走遠,相信還有辦法追得上。
  
  這時候,線體樞機一伸一縮之間,便飛出了很遠,接著便有一股奇特的樞機之力纏繞著楚云升,帶著楚云升一起向深空中滑行。
  
  果然他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看住線體樞機不讓它乘機逃跑掉就行。
  
  這個任務也不需要他操心,孵墳蟲時刻盯著線體樞機不放。
  
  這一戰中,打得很窩囊,靠著最后欺騙敵人,才贏了一回,期間他也沒時間封印那些戰艦中的無智慧生命,石頭狀封印生物自然還是餓著肚子,反倒是孵墳蟲吞了不少樞機的源體。
  
  但它一直緊緊抱著青蒙源門的那顆眼淚,寧愿盯著線體樞機流口水,也不吞下這東西,楚云升與它此刻通為蟲身,多少能夠感覺得到,它似乎是想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進食”。
  
  希望這次進食之后,它能夠順利孵化,要不然,楚云升真不知道要喂它吃多少能量了。
  
  沒用多久,線體樞機便帶著楚云升橫穿碎片橫飛的戰場,向下沉了下去,鉆入漆黑的宇宙之中。
  
  左旋聯軍離開的軌跡光線還能看到,現在就往那個方向上去追,不但可能追不上,反而還會被后面的敵人先追上。
  
  線體樞機倒是聰明,不用楚云升說,自己就找了一條對楚云升與對它小命都安全的路線。
  
  望著漸漸遠離的第二戰場,楚云升不敢松懈,雖然身體遭到重創是真,一點假都沒有,否則根本騙不過剩下的那些精銳星艦,但此地仍在險地的范圍,一刻也不能大意。
  
  他一邊稍稍調息著身體,最后時刻,他用了靈蘊自保,同時也清除了刺穿身體的那種透析般的膜,身體不再揮發拋灑,但也損失慘重,需要長時間的修養。
  
  另外一邊,楚云升匯聚精力,對周圍的元氣波動仔細感觸,這是他能夠做到的最大程度。
  
  “神君大人,我們從那邊繞過去,然后再找路去左旋敗兵……聯軍那里。”
  
  做了馬車夫的線體樞機此刻已經鎮定了許多,為了保命,不得不細細分析星際路線。
  
  楚云升順著它說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憑肉眼看不出所以然來,便不置可否地說道:“別再叫我神君,你們知道的未必就是真相。”
  
  這句話,曾經有人向他說過,他一直記得。
  
  線體樞機不敢答這句話,在它看來,楚云升是坐實了的神國廢儲,不叫神君,難道叫廢君?這不是找死么。
  
  不過它很聰明,將神君跳過,直接道:“大人,小人知道附近有一個生命星球,不過要去的話,可能冒點險,而且得速去速走,不能停留。”
  
  說出這個建議的時候,它十分的小心翼翼,如果楚云升認為它是在故意誘惑他去陷阱,那它就完了。
  
  但是它現在的狀況,必須得去生命星球掠奪命源,要不然得先死在路上。
  
  楚云升沒有說去也沒有說不去,他還要看看趕來的敵軍移動方向再說,等它們到達第二戰場后,如果向第三戰場移動,那么倒是可以一去,如果不是,就危險了。
  
  見他不說話,線體樞機也趕緊閉口不言,埋頭趕路。
  
  在他們離開許久后,其他方向上的敵軍終于趕到了第二戰場,而戰場上最后一幕,也通過光線抵達了正在飛往第三戰場的左旋聯軍中。
  
  這一刻,敵人與左旋聯軍都在瘋狂地分析戰場上留下的與傳來的信息……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