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137 孤軍

^
  
  聲音所用的語言方式接近于只有手的生物,類似將振動的直接變化來快速簡化涵義,同時也便于生物器官的感知。
  
  再往上一層,便是純數據化式的語言,細高人就是如此。
  
  當聲音從青蒙中傳來,楚云升便意識到他的進攻機會到此為止了。
  
  一口氣將三劍式連殺配合七階的木火焚天符文擊殺過去,他便向后方疾退,完全不管它說什么。
  
  精妙的劍氣相互激昂增幅,不斷地攀升能級,沖向劍式的巔峰。
  
  喧囂中,木火焚天符于虛空中展開流線紋路,一一激發。
  
  楚云升不去看結果,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三大艦隊如果反應及時的話,現在應該毀掉了對方絕大部分的機動能力,第二戰場的目標便已達成。
  
  當他高速地遠遠退開一段距離后,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又犯了習慣性的錯誤。
  
  在星空的戰場上,怎么會有前方后方之分?
  
  他往“后”疾退,沒有任何意義!
  
  隨即他馬上停下,懸浮在黑暗中,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地尋找冷星艦隊所在的位置。
  
  青蒙源門沒有死掉,接下來他便要轉入主動的防御階段,直到退走,飛向第三戰場。
  
  沒有戰艦可以承載的源門生命,再強橫也不可能長時間地追逐專門制造用于飛渡星空的飛船。
  
  再尊者也得變成“蹲著”。
  
  地底小人很快便將新的坐標位置傳輸到他的半透視作戰儀上,楚云升卻沒能夠立即趕回去。
  
  青蒙的影子在三劍式連殺與攻擊符的焚擊中,越來越淡薄,但是它卻沒有消失,彌散開來的青蒙光影,從另外一方凝聚成型,站在楚云升與冷星艦隊的通路之間。
  
  它并沒有立即反擊,似乎仍在匯聚那些青蒙。
  
  楚云升也沒有再出劍,對付一個源門級別的生命,三劍式連殺仍不足以使其斃命,冷星之戰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往復沖殺了不知多少次,最終也只是創傷了對方,卻沒有削弱其多少實質性的戰斗力。
  
  從遇到左旋殘兵聯軍,他就反復權衡過加入與不加入它們的利弊,讓他下定決心留在聯軍之中的其中一條,就是他獨自面對真正源門生命勝利的希望太小。
  
  必須得有人配合,利用他獨有的優勢可以將源門之法打回原形的第四劍式,給配合的人創造出巨大的機會。
  
  當身穿金甲的本方源門生命到來后,便漸漸地完善了他設想中的戰法,在這一戰中更是實踐與運用出來。
  
  第四劍式離析敵人源門力量,本方源門掌控戰場,聯軍快速掃蕩被控制下的敵人戰艦,用短暫的時間逆轉長時間潰敗的戰局,一舉定下乾坤。
  
  雖然是第一次運用,還有很多地方出問題,配合也必然存在銜接遲鈍,但相信下一次,即便對方也有了防備,聯合作戰的效果同樣也會更好。
  
  眼下,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與冷星艦隊匯合,依靠冷星戰艦組成的符文之陣,擋住青蒙源門的兇猛反撲。
  
  眼見被它擋了下來后,楚云升立即暗中準備八階的木火焚天符他可以勉強制出的最高等級符文,在航行中,是他戰備的重點方向。
  
  剛才沒有用,是因為他覺得青蒙源門生命可以轉嫁攻擊出去,猝然用了也是浪費。
  
  青蒙中看不到它生物性狀的模樣,但楚云升感覺到它在“看著”自己。
  
  “如果你早幾千年出現……”它似乎嘆息了一聲,“目光”轉向凄慘的戰場殘艦,那些被左旋聯軍全力傾瀉力量擊毀的一艘一艘星艦,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如果”之后的半句話。
  
  “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它似黯然地收回“目光”,然后,“目光”讓楚云升仿佛感覺有點怒其不爭哀其不幸的淡淡波動,重新看向他,冰冷道:“所以,你現在必須死,明白嗎。”
  
  楚云升沒有說話,但卻明白了這番話中的意思,握住紫氣之劍,飛速攀集自己的本體元氣,心理卻并無波動。
  
  懂得它話里的意思是一回事,自己如何判斷其真假與目的又是另外一回事,而結果都是一樣。
  
  原因很簡單,這個世界沒有如果。
  
  地底小人在拼命地呼叫他,三大聯軍也是試圖與他建立聯系,但他卻知道,如果沖不過去,他可能就要永遠地死在這里。
  
  左旋聯軍開始撤退了,第二戰場的目標已經實現。
  
  雖然不是很完美,沒有將所有即將匯聚而來,現在還在路上的其他各路敵人都拖入戰爭泥潭,毀掉其航行能力,但是在第二戰場被人事先毀掉的情況下,它們已經做到了聯軍能力的極限。
  
  地底小人呼叫的信號越來越弱,三大艦隊的聯系也漸漸淡去,青蒙源門的力量正在一點一滴的控制著他的周圍空間,最終將將他徹底與左旋聯軍隔絕。
  
  它輸了第二戰場,但卻要將楚云升永遠地留在這里。
  
  青蒙便是它力量覆蓋的世界,這里就是它的戰場。
  
  左旋殘兵不會回來救援,金甲源門也失去了救援的能力,就是冷星艦隊,恐怕都不能自己做主,想要脫離聯軍大艦隊群獨自飛過來,也會被三大艦隊強行阻止艦隊中,至少還有四個樞機在未來可用,它們不會讓這股力量以卵擊石地去無謂送死,哪怕給金甲源門尊者吃掉也好。
  
  戰爭從來都是冷酷的,任何人都可以犧牲掉。
  
  楚云升反倒鎮定下來,三大艦隊此刻的判斷不能說有錯,他在金甲源門全力的配合下,以最好的機會偷襲敵軍源門生命,也沒有能夠殺死它,那么現在就是全聯軍都留在這里死戰不退,也不可能改變出第二個結果來。
  
  “你們先走,樞機不得再出戰。”
  
  這是楚云升給地底小人發回去的最后命令,他不用想也猜得到,只要海國大殿主出戰救援,且不說有沒有用,它們也決計飛不出聯軍的范圍,就會被金甲源門當做食物吃掉,以免浪費。
  
  他絕不相信因為自己改變了戰局,左旋聯軍就會立即變得多么“善良”,那是童話。
  
  而且楚云升比三大艦隊更加情況本方金甲源門尊者的傷勢,它有多么強烈“吃掉”其他樞機生命的欲望與需要。
  
  青蒙籠罩的世界越來越大,漸漸重新覆蓋住楚云升周圍的空間,將他擠壓在本體元氣之中。
  
  零星的一些敵軍艦隊正在試圖返回重新聚集,深空中的其他敵軍戰艦正在加速趕來,左旋聯軍則加速從戰場撤離,飛向第三戰場。
  
  他成了一個孤軍,孤零零地空懸在敵軍的陣營之中。
  
  他,孵墳蟲,還有石頭狀的封印生物。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