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136 你果然是

^
  
  可是,既然是源門,為什么要像樞機一樣去戰斗呢?
  
  堪卟錯亂之余,十分的費解。
  
  原本可以解釋得通的行為,一下子又解釋不通了。
  
  不要以為這點不重要,對于左旋聯軍其他艦隊可以不重要,它們不用去管楚云升的問題,服從指揮就行,而作為三大艦隊的軍事指揮,搞不清這個問題,就無從安排后續的行動
  
  是源門,卻不像一個源門一樣的戰斗,這么古怪,這么不合邏輯,怎么與之配合?
  
  自楚云升擅自出擊,強闖入敵軍空間格,散開源空之地,戰場的變化便仿佛被他不斷出人意料的舉動牽著走,修正的作戰方案不斷地修改再修改。
  
  到了現在,連三大艦隊也搞不懂了。
  
  敵軍更是隱隱出現混亂,比起左旋聯軍,它們在戰前還有一個強烈的心理暗示神國廢儲可能就在這只敗兵之中。
  
  它們大多是由左旋背叛而來,如果戰局像之前那樣順風順水,勝利預期可見,誰也不會緊張,即使廢儲出現,哪怕仍是個源門,只要戰局有利,也不過抓來看一看是什么垃圾罷了。
  
  但是現在,形勢陡然大變,楚云升銳不可當地掠空強襲,直搗它們源門尊者所在,擺出一副不殺不回頭的氣勢,任何阻擋在他源門的境界下灰飛煙滅之中,所有人都不得不考慮一個問題:
  
  如果戰敗怎么辦?
  
  原本這是不可能的,左旋聯軍不過是一群殘兵敗艦,它們打得好是全殲,打的不好也是驅趕,絕無戰敗的可能。
  
  現在卻不得不考慮這個問題了。
  
  魔方空間被打散,楚云升“悍然”異動,第二戰場終于被打亂,失去了原有的節奏。
  
  平衡的破壞者,楚云升,卻此刻正在全速突襲的曲線上。
  
  “只有一次機會!”
  
  “我會瞬間暫時逐離敵人的力量!”
  
  “然后你們全力掃蕩敵軍!”
  
  ……
  
  雖然三股源門力量擁擠在一切,隔離各個空間格,但是楚云升與本方源門尊者的聯系卻是可以建立在源門境界的更高層次,源門的力量相互直接接觸絞殺。
  
  實際上,現在已經不是三股,而是四股,只是楚云升不會源門之法,戰場涌動的仍然是三股明顯的源門力量。
  
  他將自己接下來將要進行的行動向本方源門尊者簡單講述后,便收斂全部心神,全速地飛掠。
  
  從他闖入第一個敵人空間格,到現在為止,時間過去的其實很短,一切都在爭分奪秒,但敵人的強大依舊漸漸顯露出來,本方源門想要拖住它越來越吃力。
  
  明顯的一個證據,便是他向本方源門傳遞信息后,卻得不到對方的回應,很可能它已經沒有精力回應。
  
  另外一個便是他越來越感覺到前進的吃力,身體漸漸如同撞入水層般感到凝滯阻礙,本體的力量越來越受到嚴格的控制,如果不是本體元氣的超穩定,他可能早在一秒前就被壓力肢解。
  
  只有那道遙遙在前的銀芒將他遠遠地甩在身后,仿佛無視阻力一般,繼續勢不可擋地殺向它鎖定的目標。
  
  楚云升掠過一艘敵人戰艦上空,身后留下數不清的瘋狂攻擊光點。
  
  他望著越來越遠的銀芒,知道自己不可能再追上了。
  
  銀芒能夠不受對方的源門之法控制壓制,是因為它可能比對方層次更高,但他卻不行,哪怕融入了蟲身之甲,他也是一個最爛的源門,比起真正的古書七元天境界還差上許多。
  
  沒有去管下方星空中發了瘋一樣攻擊他的戰艦,楚云升將一道道攝元符離體自旋周圍,然后抽聚起他能夠忍受的極限本體元氣涌向紫劍。
  
  下一刻,銀芒消失。
  
  青色的身影似乎仍在原地,硬抗了這一擊。
  
  它所釋放出來的源空之地在剎那間便急劇地暗弱下去,楚云升不及多想,身體凌空在下方戰艦猛烈的攻擊中,以最快地斬殺出第四劍式析蕩!
  
  漆黑的星空,圓盤狀旋轉的戰場,隨著紫氣之劍的能量猝發,像是被什么東西席卷而過一樣,竟然仿佛不真實地畫面震動一般地晃動了一下。
  
  等到重新清晰下來,即便是劍式的發動者楚云升,也似乎有一種某種錯位感,但實際上,所有人都仍在原地,并沒有突然地出現在其他什么地方。
  
  但這種錯位感卻是真切的,仿佛某種力量所建立的一層世界被抽走,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答案很快在如海洋般閃耀在圓盤旋轉戰場中的紅色光點后得出,離析的力量以接近光速掃蕩至龐大戰場的每一個角落,敵軍的源門之法在紛崩中被打回原形,抽走消失的力量,正是敵人的源空之地。
  
  第四劍式出劍后,便無法從視覺上看見,只有紫氣之劍的劍體原因,會在尾聲出現閃耀的紅色光點。
  
  當離析掃蕩的力量席卷整個戰場,最終再倒卷而去,歸原向源空之地的“主人”那道青色的身影。
  
  “這是……什么?”
  
  堪卟留著觀察楚云升動靜的腦區有些“死機”,但是其他十一個腦區卻一刻也沒有停下,它們剛剛已經收到本方源門尊者十分虛弱的“聲音”,絕地大反擊的機會來了!
  
  在楚云升異動之前,左旋聯軍實際上敗軍已定,而且有可能全軍盡滅,即使是作為三大艦隊之首的堪卟,也做好了無法逃走的情況下,全族戰死的準備。
  
  其他各族艦隊就更不要說,很多都已經死在絞殺之戰了。
  
  而現在絕佳的機會來了,敵人的源門之法消失,所有敵軍都暴露在左旋聯軍的槍口之下,受到本方兩大源門力量的同時控制,幾乎就是待宰的黃星人。
  
  它們所有做的事情,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打開所有武器,以最短的時間,打光“彈倉”。
  
  本方身穿金甲的源門尊者看來已經遭到重創,極度的虛弱,此刻能夠完成這個任務的,就只有靠還活著的它們了。
  
  時間就是生命!再一次證明于星空。
  
  誰也不知道對方源門有沒有死掉,一旦被它重新搶回戰場,那就失去了千載難逢的機會。
  
  全軍覆沒的巨大陰影下,逃生的希望終于出現了一絲曙光!
  
  不用恢復了通訊的三大艦隊過多的動員或者強調命令,能夠喘氣的所有左旋聯軍戰艦,甚至包括冷星艦隊,都在瘋狂地對自己最近的目標“開火”。
  
  這個時間,哪怕是幾秒鐘,都足夠了!
  
  戰場雖然有距離,但是聯軍早被打散分布,而敵人全部處于被動的壓制狀態,戰艦形成不了攻擊,樞機變成廢人,全是一個個活靶子。
  
  楚云升現在還看不到周圍極度紛亂恢宏的戰火,光線傳輸過來是需要時間的,他在使用出第四劍式后,身體內的本體元氣就機會被抽干。
  
  攝元符瘋狂融入,才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他可以連續追出三道劍式。
  
  下方那艘敵人戰艦在第四劍式離析之后,已經啞火,里面的生物一片的驚慌,試圖潛伏下去逃走,卻連推進器都軟弱無力,被來自圓盤漩渦中心的旋轉力量強行牽扯在固定的軌道上。
  
  失去壓力的楚云升,再一次加速,沖向被銀芒擊中后有些模糊的青色身影。
  
  劍式的速度比他更快,踩著第四劍式倒卷回來歸原向青影的余波,兇橫地殺入進去。
  
  這時候,楚云升才看到從戰場四面八方飛來的雜亂光線,將剛才激烈的交戰重新快速“播放”一遍。
  
  首先,他心中便是一沉,看到的是一艘艘或明或暗的敵軍星艦與樞機在青影被銀芒擊中的一刻,紛紛爆裂與死亡!
  
  它的確硬抗了銀芒的攻擊,但它似乎利用了自己的源門之地“轉嫁”了沖擊,使得大量敵軍戰艦與樞機承受中毀滅。
  
  這是楚云升沒有想到的,它的源門之法竟還有這樣的構成。
  
  接著,便是鋪天蓋地的己方聯軍打擊輻射,在亂了套的戰場中肆意開火,瘋狂傾瀉各種攻擊。
  
  短短的一瞬間,失去源門庇護的敵軍,便遭到了開戰以來損失的總和還要多出數倍的重創。
  
  再加上幾乎不下去被左旋聯軍重創的“轉嫁”打擊,一時間,整個戰場上,敵軍的身影急劇地較少。
  
  如果青影再失去戰力,戰局在短短的時間內,便顛覆般地底定了。
  
  楚云升繼續向前急沖,他練習了很久的第四劍式再來一次就可能晉級入普通級,但所需要的本體元氣卻限制了他短時間內連續出劍,除非他想身體超過承受極限而自殺的話。
  
  &bsp;第四劍式本就是到了第七元天才開始使用的劍戰技,他是非正常情況破入源門,早偏離了古書的系統。
  
  能夠用出來,已經是很強行了。
  
  但他還有木火焚天攻擊符,少了第四劍式的三劍式連殺,即便殺不了它,也能拖住它一時半刻,讓他接近后激發攻擊符。
  
  只要足夠的近!
  
  本方源門現在幫不了太多,它能夠出色地拖住青影這么久,估計已經拼盡了全力,甚至重傷。
  
  他再一次竭力提速,蟲身之甲已經完全融合,綻放著力量的完美。
  
  青蒙蒙的模糊影子就在前方,似乎抬頭就能看見。
  
  它仿佛被打散,真正恢復當中。
  
  應該還有時間,還有機會!
  
  楚云升的耳邊全是通信儀里傳出的各種雜亂戰音,周圍的戰場都在沸騰當中。
  
  當他的速度越來越逼近能力的極限,精純的火元氣不受控制地沖出體外,燃燒全身,他仿佛聽到來自蟲身的興奮之殺音
  
  赫!
  
  陡然間,他如殘火一般消失在高速曲線中,再出現時,紫劍烈焰,符文波光,猶如來自黑暗的幽冥。
  
  這時候,青蒙之中,一個冰冷的聲音道:“頂級的源門戰法,你果然是。”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