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135 全力一殺

^
  
  “禁設之武!”
  
  比起受恩艦隊的疑惑,堪卟更是直接叫出了一個奇怪的名字。
  
  它的一個腦區始終在跟蹤楚云升的動靜,另外十一個腦區仍在飛速處理戰場的變化。
  
  源空之地的小空間格被貫穿戰場的銀光一擊打散,七零八落中仿佛被無形的力量場抓住,圍繞那只長槍中心星系般旋轉。
  
  它們的艦隊也是其中之一,依舊鎖在空間格內,說明原來兩個源門的力量還在,又如圍繞恒星般公轉,說明新的源門力量正在起到作用。
  
  換句話說,此刻戰場上,出現了三股源門之法并存的現象。
  
  魔方多維空間被擊散拉扯為圓盤狀漩渦地帶。
  
  多維維度之間的幾何數學基礎被強行摧毀,小空間格之間的聯系被掐斷,成了真正獨立在三大源空之地海洋中的一個個孤島。
  
  每個孤島之中,或是一個或幾個戰艦,或是樞機生命,全部被困,混亂由此而生,秩序不再。
  
  在平面甚至是立體中,三角形都是穩固的代名詞,但在星空中,在這里,它卻是不穩固的。
  
  由于聯系已被完全切斷,即便是源門生命一下子也沒辦法控制到散亂的空間格,戰場上,瞬間便陷入了各自為戰的混亂局面。
  
  成為孤島的空間格在旋轉中不斷地碰撞到其他空間格,直到所有空間格漸漸穩定出自己的軌道才會停止,這個過程會很快,就像一場大爆炸一樣迅猛激烈。
  
  但這個過程卻極為慘烈,是自己人還好,兩個空間格乘機融合為一個,壯大力量,如果是敵人,便只有你死與我活。
  
  反應稍慢一點的艦隊,幾乎沒有機會再“反應”,隨即便被吞沒消滅。
  
  只有手的生物星艦放在敵人陣營中,也是比較先進的了,再加上它們事先得到過楚云升的預警,又冷靜迅捷,接連擊滅兩三股同軌道敵軍后,迅速地清理出自己在三股源門力量絞殺中被拉扯出來的臨時軌道。
  
  伏希艦隊有冷星地底小人的通知,本又是經驗豐富的逃生高手,在這場突然的驚天巨變中,損失不多,甚至還捕獲了一艘猝不及反應的敵軍戰艦。
  
  但它們全艦上下被冷星艦隊以及楚云升的突然變化給驚住了。
  
  在距離它們不遠的軌道上,散發著淡淡藍色光芒的符文之陣,讓伏希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親眼看到一艘敵軍戰艦闖入冷星艦隊所在的空間區域,被一個巨大而野蠻的“生物”依靠著那張更加巨大的符文之陣撕開艦甲……
  
  “這到底是什么艦隊?它們都是些什么人啊?”
  
  伏希一面快速地翻查著楚云升換給它的那些部落傳說,一面糾結地郁悶道。
  
  顯而易見,楚云升給它的神話傳說,沒有一個和冷星艦隊有關,更沒有一個和它們有一絲聯系或者線索。
  
  騙子!大騙子!
  
  伏希惱火般地扔開那些傳說,卻掀不起一絲的怒氣。
  
  這本就是爾虞我詐的交易,它心里清楚地很。
  
  望著探測器從偶爾有機會漩渦中心掃描來的楚云升殘影,它更有些不能接受。
  
  怎么一下子變成源門生命了?
  
  為什么一開始不出戰呢?非要等到局勢崩壞再顯露出來么?
  
  這不是游戲,是時刻都在死人的戰爭。
  
  即便是使詐,隱藏鋒芒,等待時機關鍵一擊,那也要事先讓聯軍知道啊,現在算是怎么回事呢?
  
  藏不住了?再不顯露自己也要賠進去了?
  
  它相信聯軍上層也是不知道的,不用去詢問,從整體的布局就可以看得出來,如果三大艦隊事先知道,完全不是這個打法,局勢更不會崩壞到這個地步。
  
  這根本就是亂來,一手好牌卻打成了輸家。
  
  與它有同樣想法的人,在左旋聯軍還活著的艦隊中比比皆是,它們在一邊錯愕與震驚的同時,卻不會如地面上的爬行生物一樣驚呆了,繼而不知所措地滿是震駭的目光盯著不動,而是立即做出自己能力之內的各種分析與反應。
  
  當有人終于想起它們是冷星艦隊時,反倒一下子容易接受了還能有比它們更為腦殘的星際種族嗎?
  
  沒有了,從來沒見過。
  
  嚴格來說,它們的表現根本不算是星際文明,不過是一群靠著樞機且能夠飛入太空的地面生物罷了,無論是生物體,還是思維,都是如恒星般穩固的爬行生命。
  
  多少本可以活下來的人,因為這種愚蠢而死去……
  
  相比起整個左旋聯軍的“內傷”,敵軍陣營卻是真正的震驚與不解。
  
  真正知道楚云升此刻情況的人卻不是很多,除了左旋聯軍的三大艦隊,還有第一個遭遇楚云升突襲的云霧狀生命。
  
  它們倒是很理解楚云升的做法,作為一個樞機,靠著一個超過自己能力的先進武器強行打入兩個源門的力量世界,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畢竟不是真正的源門生命。
  
  兩軍的上層,在魔方戰場空間被撕裂成為圓盤狀星系地帶的同時,一邊應付大爆炸式的空間格軌道碰撞沖突,一邊迅速地“統一”了看法。
  
  雙方新的戰略計劃隨即修改再出列成文,這場戰爭的輸贏看似仍在源門生命的手里,但打到了現在,卻偏移到了它們的手中。
  
  只要消滅了對方的星艦運動能力,無論是等待援救的敵軍,還是可以從容離開戰場的左旋聯軍,都是戰略上勝利的最為重要一環。
  
  勝負,很多時候,并不是看那一方的損失更慘重,也不是看那一方更為狼狽,而是看目標環節有沒有得到實現。
  
  楚云升攪入兩個源門的力量世界,沒有擊垮敵軍的信心,但卻也提振了左旋聯軍的信心,雙方此刻都充滿了自己的信心,等待著新的變化。
  
  這都是瞬息之間的事情,對于冷星艦隊來說可能有些勉強,他們需要楚云升提前的通知,但對于三大艦隊這樣的種族,瞬息的時間,便足夠了。
  
  而此時的楚云升卻來不及起一一細想它們的反應,槍尖上的銀芒耀起,殺戮之擊馬上就要形成。
  
  他身邊一側的那個被本方源門送來送死的樞機生命,有些迷茫,它處于漩渦的中心,一切的變化都在它生死之間交錯而過,即便再鎮定的生命,也難免有些起伏間的延遲。
  
  楚云升沒有殺它,他已經控制不住這柄暴虐的銀槍,再遲一點,目標不知道會對準誰而去了。
  
  只得倉促展開攻擊。
  
  銀芒掠空而去,不斷地加速,近乎以光速滑行飛越旋轉的世界。
  
  被它鎖定的目標基本不會擊空,當初他先是使用了第四劍式竭力離析它,然后靠著第二劍式強行破開鎖定,也仍然被擊中。
  
  但他可能只有這么一次可以全力進攻敵軍源門的機會,自然毫不遲疑地跟著銀芒殘跡之后沖了上去。
  
  這一刻,他不再掩飾任何戰力,這一刻,他需要最強的力量,來完成緊隨銀芒之后的全力一殺。
  
  生命戰甲在高速飛掠中一點點融入全身,凌厲的身影轉瞬變成了漆黑的線條。
  
  流暢鋒銳的身形,以及源門的境界,讓他的速度在三大源門的力量場中憑空飛躍,殘影都仿佛消失了一般提升到極致。
  
  那柄銀槍已被遠遠地拋在身后,紫氣之劍被他抽出的時候,他全身上下的本體元氣昂然到了極點。
  
  能級,速度,源門之法都在不斷地急速攀升當中,銳不可擋地絕跡而去。
  
  但凡擋在他前面的,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一律殺開!
  
  整個戰場上仿佛響起赫赫的戰音,在他不斷地境界飛升,直破入源門的凜凜氣勢中,三大艦隊以及敵軍上層集體震動!
  
  源門,它竟真的是源門!!!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