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134 一代儲君

^
  
  “是源門!!!”
  
  同樣的驚呼聲幾乎同時爆發在只有手的生物艦內。
  
  堪卟也有些錯亂,思維急轉在兩個不可能的極端上。
  
  它有十二個腦區,可以十并行不悖地同時處理十二件緊急的事情,但它的錯亂和它們的聯軍總指揮官一樣,只在一瞬間。
  
  “給它聯系源門尊者,準備調整作戰計劃!”
  
  堪卟留下一個腦袋區域繼續思考楚云升的問題,其他十一個腦區立即飛快思考起新的變化帶來的戰局影響。
  
  即便是三大艦隊,此戰也可能全軍覆沒,但如果自己一方陣營中突然多出一個源門生命,即使不能贏,活著撤退至第三戰場也大有希望。
  
  因此,它留下一個思考楚云升的腦區是微微有一絲激動的,這種情緒的波動在與其他十一個極度冷靜的腦區對比下十分明顯,但卻互不影響,互補干擾,如果是地球人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同時產生兩種竟然不同的情緒,除非是瘋了。
  
  它旁邊的聯軍軍事總指揮以及其他同類,十二個腦袋區域全都瘋狂運轉起來。
  
  另外兩只擁有實時知情權的艦隊中生物,亦是驚愕不已,紛紛轉眼目光,戰局實時圖上全是放大了的楚云升突然闖入敵方空間格的身影。
  
  冷星艦隊與伏希都沒有這個權限,除了海國大殿主三人,它們此刻對楚云升這里的事情一無所知,只有地底小人暫時得到了海國大殿主的聯系,知道一點情況。
  
  但戰場附近,總是快速地轉動掠過許多其他空間格,在楚云升闖入敵空間后,已經有不下于十個空間格從周圍飛過,有上有下,有前有后,其中也有屬于左旋聯軍的兩個空間格。
  
  那兩只左旋殘兵戰艦集體錯愕地望著探測器帶來的楚云升身影,以及他身后越來越長的彗尾,在漆黑的宇宙中,如同流星一般。
  
  冷星艦隊雖然被人鄙夷,但在左旋聯軍卻是“鼎鼎有名”的,基本無人不知。
  
  從主動跑來“援救”,到星路上販賣資源換取生物的腦殘生意,讓聯軍各支艦隊著實地大開了眼界一翻竟然有這樣不知所謂的破爛艦隊,能活到現在真是一個奇跡。
  
  但他們又擁有五個樞機,讓聯軍許多艦隊暗地里十分的嫉妒,那可是五個契約啊,換在它們這些高等次的生物上,不比那些垃圾要好一萬倍?
  
  可惜,那只能是幻想,契約源門都控制不了,不要說它們了,無論如何也是搶不到的,否則……
  
  那兩支艦隊技術比起三大艦隊來說,稍有落后一些,等到擦肩而過后,驚愕下才更加愕然地看著探測器分析出來的信息
  
  “源門!!!”
  
  “它竟然是源門生命!”
  
  “誰?”
  
  ……
  
  對比左旋艦隊的驚訝中的興奮,直面楚云升的云霧狀生命這是驚訝中緊張了。
  
  一個源門生物潛伏不動,此時卻突然暴起,必定是雷霆一擊,它們正擋在對方的必經之路上,陡然間便要面臨你死我活的殘酷境地。
  
  可笑,它們剛才還想著招降這個樞機生命,給它一條生路。
  
  無恥,卑鄙,陰險,下流……
  
  堂堂源門尊者,竟然躲在其他源門生命的源空之地里,有意思嗎!?
  
  等等,不會是戰前說的那個高等析化生命吧?
  
  神國廢儲!?
  
  云霧狀生命群的顏色瞬間變化了幾次,像是人類對視一眼的集體精神共振。
  
  左旋神國,那曾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名字!
  
  它們窮盡一生,也不曾見到過一個神國之人,就是它們的先輩,從愚蒙時代算起,直到如今,也只有一個生命見過神國來人,而且還是驚鴻一瞥。
  
  是的,它們也曾是在神國輻射之下,如今的叛徒!
  
  雖然嘴上和其他艦隊說著左旋如何,廢儲如何,而當它們真的面對有可能是左旋一代儲君之時,那種恐慌在心靈深處不可抑制地便蔓延出來。
  
  它們不知道這是不是神國在它們靈魂深處埋下的威懾,當它們看到楚云升拖著彗尾向它們沖殺而來,心靈的恐慌,背叛的懲罰,叛徒的陰影……不知道從哪里就突然地冒了出來。
  
  哪怕它再是一個廢物,那也是一代神國之儲君!
  
  左旋億萬萬年的積威,不是一個背叛出陣營,就可以簡單忘記得掉的。
  
  云霧狀生命鬼使神差地竟然不敢再攻擊,當然根本原因是它們發現攻擊不起作用,至少在楚云升沖殺它們跟前之前,殺不死他。
  
  否則如果此刻楚云升展現的只是一個樞機水平的話,那它們就全然是另外一種心理了。
  
  云霧狀生命全力收縮起防御,依仗著自己的星艦準備硬抗下楚云升的攻擊,等待本方源門的及時救援。
  
  如果說它們沒有回頭路的話,源門生命更加沒有,以源門尊者的反應速度,必然已悉知情況,救援肯定會馬上就到,它們只要頂住最開始的一波攻擊就行,甚至都不用。
  
  楚云升不知道藏在星艦中的它們的想法,當氣化攻擊散去之后,他的速度再一次上升到一個極限。
  
  然而他卻沒有攻擊那艘烏龜殼般收縮起來的星艦,他的目的是接近對方源門,毫不停留地從它的上空閃電般高速掠過,穿出空間格,經過隔離帶,再次強闖入另外一個空間格。
  
  留下目瞪口呆的云霧狀生命,它們哪里知道楚云升要靠近了敵人才能用處殺招,頓時理解不了,這源門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還像樞機一樣地去戰斗嗎?
  
  太矛盾了!
  
  同樣理解不了的還有三大艦隊,堪卟留下的那個腦區差點推翻自己剛才判斷
  
  這是源門嗎?
  
  自己是不是要再用一個腦區來分析一下?
  
  這要弄錯了,接下來的安排,那和送死無疑啊。
  
  戰場上千鈞一發,任何決定性的錯誤變化,都將導致不可挽回的局勢。
  
  哪怕他是一個源門尊者,這也不是一個人的戰斗,沒有整個聯軍的配合,無論如何也贏不了。
  
  堪卟的那個腦區正在猶豫之間,開戰以來,一直很少說話的本方源門尊者發來命令:
  
  “配合他打開通道,對方的源門由我來拖住,他的槍有古怪!”
  
  簡單的三句話,堪卟捕捉到了大量的信息。
  
  第一,源門尊者認可冷星艦隊的行動,讓它們給予配合。
  
  第二,對方源門生命恐怕有同樣的認可,想要中止楚云升,所以它才會說“拖住”一詞。
  
  第三,有兩大源門的認可,說明楚云升的行動的確具有威脅性,但可能是那只槍的問題。
  
  只有手的生物效率極高,在他從敵人空間闖入左旋聯軍己方的一個空間格后,通過整體聯系,另外一個球體中對楚云升此刻的狀況立即重新掃描分析了一次,發現他的身體波散出的等次依舊是樞機的水準,而那只槍果然很有古怪!
  
  原來是這樣……
  
  堪卟松了一口氣,卻又有些失望。
  
  它的計劃又一次重新調整,十一個腦區一刻也未停止過。
  
  楚云升仍在穿行之中,遠遠地看去,像是一道閃電行走于魔方空間之中。
  
  對方源門遲遲沒能對他直接出手,再加上四周所看到的左旋聯軍空間格加劇消滅,便知道自己一方的源門尊者在努力地替他打開接近的通道。
  
  這個聯軍都在配合他的行動。
  
  為此犧牲掉的人不計其數。
  
  知情的,不知情的,都在用鮮血排開這條穿行于魔方的道路。
  
  楚云升隱隱已有些控制不住手中的長槍,他一直在努力地用本體元氣壓制槍體中爆發出來的力量,現在他已經加入了來自蟲身之軀的火元氣對它進行壓制。
  
  他可能只有一擊的機會,越近越好,爆發越強烈越好!
  
  他此刻也換不了戰劍,一旦松手,長槍就會直接爆發。
  
  一路穿行中,他不與任何一個敵人星艦交戰,只在上一個空間格殺死了一個樞機生命。
  
  槍尖將那個樞機的生命與力量吸收干凈,暴掠的力量越加強烈,是他漸漸壓制不住的主要原。
  
  他不知道阮落當時是如何激發的這柄長槍,他現在知道的,便是以樞機的生命與力量來“刺激”。
  
  再殺一個樞機,增強它的力量!
  
  楚云升記得當初阮落用它仿佛燃燒了生命。
  
  他抬起頭,本方源門已經將一個左旋聯軍的樞機生命所在的空間格送到他的槍尖之下。
  
  那名樞機和楚云升有過一面之緣,似乎知道了什么,悲涼與無奈地看著高速沖來的楚云升,槍尖上閃爍嗜血的光芒。
  
  ……
  
  三大艦隊,左旋聯軍,以及整個戰場上的敵人,眼前都閃過一道長河般的銀光,雷霆般地貫穿浩大的魔方空間,瞬間擊穿!
  
  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烈地撕開巨大的戰場,魔方轟然間碎落。
  
  無數的空間格在銀道的力量下猶如浩瀚的星系一樣旋轉,猶如漩渦中的星辰。
  
  來自星系中的銀芒極耀而出,橫穿無數空間格的旋轉軌道,開始不可抵擋般地能級遷躍加速。
  
  銀芒之鋒鎖死旋轉戰場中一道青色的身影。
  
  三大艦隊中,自稱曾受過神國之恩的那艘艦隊中魁梧的身影猛然向前,失聲道:“這不是殘留源法的古怪長槍,是一種先進的武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