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133 是源門

^
  
  此刻遼闊的星空戰場,就像是一個運動中絞殺的巨大立體魔方,無數空間格瘋狂旋轉其中,楚云升以及整個左旋聯軍艦隊都在這些空間格中沉浮變化,而兩個源門尊者的多維展開,便如同一雙奇特的“手”,從另外一個維度轉動魔方。
  
  力量弱的一只“手”,轉動的“速度”與“力氣”明顯不如另外一只“手”,便被不斷地絞殺著,一點一滴地喪失能夠轉動的區域,漸漸走向劣勢,不斷地萎縮下去。
  
  一旦魔方所有空間格的“顏色”在轉動中絞殺到統一,便是戰爭結束之時。
  
  那時,左旋聯軍逃脫不了,冷星艦隊也活不成。
  
  聯軍不想死在這里,楚云升更不想。
  
  他是源門,卻不通源門之法,對此刻的戰場戰爭方式理解有限,但他知道一條:只要殺了對方源門,不管是什么方式,操控戰場的一切力量都會立即潰散而去。
  
  問題是如何殺掉對方的源門生命。
  
  包裹著他的小空間格距離前方的敵人空間格越來越近,期間許多本方空間格掠過他的一側,或者泯滅在對方的絞殺之下,一個個生命、一艘艘戰艦、乃至樞機的凄厲景象,像是一幅幅無聲的電影,快速地在這個奇幻般的立體世界中上演與消失。
  
  他也看見越來越多承載敵人的空間格冷漠地從周圍閃現而過,廝殺的戰場就像是黑暗的宇宙海洋里沉浮著一個個變化莫測的島嶼空間,在兩只源門之“手”的轉動下,相互碰撞,相互殺戮。
  
  一切看似混亂,在更高的層面上,卻井然中有序。
  
  除非跳出源門的控制,否則他下一個敵人只能是對面的樞機生命。
  
  那名敵方的樞機見到他,似乎也是楞了一下。
  
  然而,當兩個空間格瞬間相互絞殺在一起的時候,楚云升提起那只詭異的長槍加速沖過去,它竟然在戰場臨陣投降:
  
  “不要殺我,我愿意投降!”
  
  它用空間格中的暗能火速向楚云升發出信號,以示誠意。
  
  楚云升身經百戰,根本不給它投降的機會,直接沖殺過去,槍身挺進,寒芒逼人。
  
  臨陣投降,有人信嗎?
  
  反正他不信,就算是真的,也是大麻煩,戰場瞬息萬變,危機重重,不值得為這么小的一個幾率去冒險。
  
  殺了最省事。
  
  那樞機驚恐之極,竟連抵抗都不敢,掉頭就跑。
  
  楚云升暴虐的槍尖只留下了它絕大部分的身體,對方的空間格便再一次地被敵人源門搶奪回控制權。
  
  “不對!”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對方源門搶回的速度與力度也太快太大了,很反常。
  
  不僅僅是陷阱的問題了,要是陷阱,起碼等他完全地攻殺進去才對。
  
  下方的海國大殿主思索了一下道:“我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個生命體?”
  
  一直很少說話的睥邁突然道:“我們星系的那一戰?”
  
  睥邁自稱的星系自然是冷星,經他這么一提醒,海國大殿主頓時道:“是的,當時圍攻我們的神境當中,應該就有它,沒錯,就是它,它的身體很特別,像是一團亂線!”
  
  楚云升此時也隱約地想起來了,但是記憶不是很清楚,當時有很多的樞機,其形各異,而他的重點一直是源門生命與潛伏的那個危險樞機,對其他人,印象都不是很深。
  
  看著槍尖上漸漸消融的“細線”,楚云升目沉如水。
  
  “偷襲不了了!對方源門現在已經知道我們的情況了!”
  
  他飛快地帶著海國大殿主幾人后退,同時緊急布置道:“你們等會立即回艦隊,和伏希艦隊匯合,讓地底小人與血族吉特開啟符陣,能殺樞機就殺,不能殺就掠命源!”
  
  海國大殿主詫異道:“怎么回?”
  
  眼下大家都被空間格隔開,因為事先有約在先,冷星戰艦除了速度又無高層次的戰斗力,局勢徹底不可挽回之前,本方的那名源門只要還想著逃往第三戰場,應該不會毀約,將冷星艦隊轉動過去送死。
  
  楚云升也是一直通過三大艦隊的中轉與地底小人保持聯系,一旦出現異狀,他立即就會做出反應。
  
  冷星艦隊是他們幾個人的根本所在,不容有失。
  
  但他們要是回去,源門尊者忙著交戰,哪里有時間將他們轉動過去?沒有那個空閑。
  
  “我會打開魔方!”
  
  楚云升斬釘截鐵道:“但時間可能很短,你們要盡快往回趕,保住奪來的樞機源體與命源,這是我們能否最終活下來的關鍵。”
  
  海國大殿主知道楚云升真正的本領還沒有顯展開來,便不再問怎么打開巨大的魔方戰場,開始做起返回準備。
  
  刺惡與睥邁在戰略方面沒有什么發言權,他們的任務是保住掠奪回來的命源,以及,聽從海國大殿主接下來的指揮。
  
  隨即,楚云升馬上向三大艦隊要求道:“不管你們相不相信,我都需要聯軍的配合,等一會我會打散源空之地魔方,希望你們能利用好,另外,等下,我要與源門尊者直接通話聯系!”
  
  三大艦隊的指揮中心,只有手的生物星艦中,堪卟對他這番沒頭沒腦的話感到不解的同時,也十分地不快:“你又想干什么?”
  
  楚云升沒有再回答它,現在時間已經在按秒來計算,那細線一樣的樞機知道他的底細,等于對方的源門現在也知道了,再遲一會,主動權就不在他這里了。
  
  和三大艦隊再解釋對方廢話也沒有,只有等打散了魔方,它們才會相信。
  
  以只有手的生物的效率,倒是不用擔心它們會“發愣”而錯失機會,它們肯定會先立即利用,然后才會分析其他事情。
  
  沒有等到楚云升的回答,擔心他又想要亂來,三大艦隊的作戰支持信息接連給他發來警告信息,都被楚云升無視。
  
  對方源門的打擊還沒有到,可能是在思考,也可能是與本方源門正處于一個交戰點上,拖住了一時半刻。
  
  后一種的可能性更大,楚云升不相信它會等一等再動手消除隱患。
  
  和海國大殿主隨后分開,楚云升從十字陣型上如劍拔出,強行離開所在的小空間格,闖入對方的源空之地!
  
  通常來說,這是自殺行為。
  
  進入對方的源門之地,等同于送死。
  
  只是路過掠過的一個敵人空間格中,其中的一艘戰艦里,云霧一樣稀薄的生命體愕然地看著他闖入進來的身影這人難道瘋了么?
  
  還是要投降?
  
  前者可能性很小,后者的可能性也不大,開戰至今,也沒見到哪一個左旋艦隊投降,但至少比前者大上一些。
  
  和楚云升不同,它們是優勢者,可以接受投降,關鍵楚云升是一個樞機境界,背后還有好幾個樞機,而且來歷資料不明,沒有歷史問題,絕對是很好的收容對象。
  
  于是,高效率的云霧般生命體決定發出信號,試試問問對方是不是想要投降?
  
  戰爭打到這個局面,形勢已經很明確了,左旋在此處的戰場,不但必敗無疑,能否活著逃出去一個艦隊都是個問題。
  
  其他左旋艦隊因為各種原因,沒辦法投降,也沒人愿意接受,但是對楚云升這只突然冒出來的勢力,大家手里都沒有信息,所以未必不會投降以求保命。
  
  可惜,它們發來的詢問,楚云升聽不懂,脫離了本方源門的空間格,他與左旋聯軍的聯系也就掐斷,沒有三大艦隊的翻譯,這些不知道來自星空何處的生命所說的語言,他根本不可能聽得懂。
  
  強行闖入進來的楚云升身上早已布滿了本體元氣,以對抗對方源門力量的壓制。
  
  同時,雖然依舊是本體,但速度提升到了最快。
  
  這是一個小策略,他沒有融入蟲身之軀,就是想要對方源門有些疑惑,為自己爭取點時間。
  
  能夠多靠近對方一點,無論如何都是好的。
  
  云霧般的生命見他沒有回應,反而越來越接近,在一直保持的高度警戒下,立即放棄了“招降”的念頭,馬上火力全開地猛烈攻擊。
  
  它們的攻擊方式有些古怪,看不到如寂滅炸彈那樣明了的武器,而是在整個小空間格里產生一種仿佛使得任何物質氣化般的力量。
  
  從物理上講,這需要強行拉開分子之間的距離。
  
  沒有三大艦隊的支持,楚云升也搞不懂是什么原理,他的本體已是樞機之境,又有本體元氣護體,在它們氣化蒸發中,依然箭一般地凌厲向前,只是身后拖著彗尾一般物態。
  
  只有手的生物艦內,砍卟有些愕然地看著楚云升闖入敵方的源門之地,轉眼對身邊的同伴道:“它到底知不知道那是一個不弱于我們的星艦?”
  
  它的同伴卻驚訝道:“它進入了敵人的范圍,竟然還沒有死亡!”
  
  同樣錯愕的還有那些云霧般的生命體,正常來說,整個空間格里,此刻除了它們,應該全部被氣化了,但那個樞機生命竟然還活得好好的,并且加速向它們沖殺過來。
  
  氣化呢?源門尊者呢?
  
  “那柄槍有古怪!”其中一個云霧生物體身體顏色驟然變深,緊張與緊急警報道:
  
  “是源門!!!”
  
  同一時刻,楚云升也感覺到了槍體的古怪,他本來是要將失去誘惑意義的它收回去,重新使用戰劍,在無法再接近對方源門的最后時候,使出第四劍式析蕩,破開源空之地,打散魔方。
  
  但當這只詭異的槍吸收了細線般樞機的絕大分部分身體與力量后,竟然像是被激發了一般,暴虐地振動起來,一種令楚云升陌生而又有些熟悉的強橫力量,從槍體中爆發而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