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132 魔方戰場

^
  
  楚云升的意外舉動造成了一絲局部的混亂,不僅是左旋聯軍,敵人也是微微一滯,局部戰爭的節奏似乎被稍稍地打亂了一角。
  
  但他的挑釁并沒有成功,敵方源門很快便將目光移走,像是僅僅隨意地看過來一眼罷了,并沒有過多的停留。
  
  楚云升卻不敢掉以輕心,雖然他的挑釁舉動在不明白的下層艦隊中看來,大大提振了左旋聯軍的士氣,但三大艦隊那樣的上層,絕不會這樣看,肯定以為他不是腦袋有問題,就是自取其辱。
  
  樞機對源門,哪怕是巔峰樞機,也是九死無生。
  
  楚云升轉身飛落回十字陣型,如劍歸鞘一般行云流水。
  
  經過長期的星航與不斷地戰斗,在太空中的平衡與姿態,他已遠不是當初與阮落對戰時那般生疏不堪。
  
  “下一個目標是哪個方向?”
  
  回到十字之陣,楚云升也不看他視網膜上漏洞百出,以及三大艦隊接連緊急警告他的作戰支持信息,徑直問向海國大殿主。
  
  “3.3211……咦,變化了。”
  
  海國大殿主剛向楚云升傳輸坐標位置,便看到他的作戰系統上出現了變動,新的目標以紅點的光源標注出來,一道道戰力分析數據由三大艦隊快速地支持顯示。
  
  “是極境生命!”收回命源罰牌的睥邁,正從那個方向回來,一邊將罰牌交給排隊輪換的刺惡使用,一邊看著星光中肉眼看不見卻能夠以暗能量感覺到其逼近的敵人。
  
  冷星人口里的極境便是樞機的境界,各個種族都有不同的叫法,在翻譯里往往要事先做好對照。
  
  不過楚云升有過冷星經歷,不用翻譯器,他也能聽懂睥邁的冷星語言。
  
  “不用隱藏戰力故意示弱。”楚云升抬起頭冷冷道:“直接殺了!”
  
  海國大殿主倒吸一口涼氣,有點不習慣楚云升從第一戰場到第二戰場上的變化,看了一眼作戰支持信息,小心翼翼道:“三大艦隊發來測探評估,判斷它達到13……嗯,第三神境的程度。”
  
  它自己也不過是第三神境的境界,長期處于舊第一神境的慣性,讓它對像極南之地樞機那樣的第三神境生命有著潛意識的畏懼,而且它的第三神境也是靠著楚云升給它堆積資源而來,心里更是沒底。
  
  “三大艦隊也沒讓我們避開吧?”楚云升準備出一些木火焚天攻擊符,道:“它們對我們都有信心,你怕什么?”
  
  海國大殿主自然不是怕前來的第三神境樞機,它們一共有四個樞機,還有楚云升在,沒有任何道理怕對方,見楚云升沒說在要緊的地方,它想了想還是提醒道:“對方的源門尊者會不會就在后面盯著?”
  
  楚云升道:“就是要它看見,引它過來,不先殺了它,我們活不到第三戰場!”
  
  出戰前,楚云升與他們商量的策略自然是先取樞機與命源,再攻源門,但戰場千變萬化,楚云升也不可能預先就知道自己剛出戰就被注意到了。
  
  既然如此,就必須隨機應變改變戰術,一塵不變的打法他真的還從來沒有干過。
  
  “它已經注意到我們了,避開只會浪費時間。”楚云升繼續帶領十字之陣向目標方向運動,本方的源門也為他們延伸戰場空間,顯然是支持他們迎戰的。
  
  他決心已下,海國大殿主便不敢再說什么,睥邁與刺惡沒什么發言權,新的策略立即重新修定好。
  
  這時候,楚云升發現有點奇怪了,他們明明朝著目標飛去,但是自己的位置卻不斷地升高,周圍的戰場也交錯著變換,似乎被分割成一個個獨立出來的空間,各自變化運動著。
  
  不到一會的時間,他們面對的就不是一個樞機了,而是三個,另外兩個正在是這種升降橫移般的轉變中,突然般地從其他方向出現。
  
  楚云升還以為是三大艦隊又開始搞鬼,要坑他們做炮灰,這種事情第一戰場就發生過,他要求將冷星的四個樞機集中在一起,防得也是這一點。
  
  一旦被源門生命當成食物吃了,其他人一點辦法都沒有,反而還要祈禱源門生命吃了自己的同伴后能有點效果,希望它變得更加強大,能夠抵擋住敵人的進攻,不至于白吃了。
  
  很滑稽,但卻是現實。
  
  他正要提醒睥邁與刺惡小心戒備,地底小人終于發來了它們自己建立的運動模型,雖然簡單與粗糙了一點,但是好歹是自己人的情報。
  
  從空間圖上看去,整個戰場不知道什么時候起變成了只有兩種顏色的“大魔方”。
  
  他們所在的小區域成了魔方中的一個小空間格,背景為地底小人標注的白色,周圍布滿代表敵方的綠色空間格。
  
  這些密密麻麻的白綠背景空間格,或者說是空間氣泡,組成了整個第二戰場,像是一個超級的空間魔方,不停地升降橫移與旋轉,似乎象征著兩股源門之法在相互絞殺。
  
  它已經超越了三維,僅僅靠著立體圖形已經顯示不出來它真正的空間形狀。
  
  看上去一眼,便眼花撩亂,頭昏發脹,頭尾與順序都無法分得清楚,只感覺像是一個維度越來越多的空間魔方在扭動。
  
  很多維度只具有數學上的意義,并不具備空間的屬性,但是在現在,它們卻被以幾何數學的方式浩瀚地展現在宇宙星空中。
  
  而且,它們的維度還在瘋狂地疊加,摧毀對方的源空之地,地底小人的運算終于崩潰,剛建立的模型便很快陷入錯誤死結,無法解開,成了一灘亂線。
  
  冷星艦隊的計算大屏上白綠一片的雜亂,地底小人面色蒼白,從心底深處便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但是依舊能夠看到白色的區域越來越少,魔方中的綠色空間格越來越多,要不了多久,等到整個巨大的維度魔方空間內外運動變換中全部絞殺為綠色之時,便是左旋聯軍全軍覆滅之日。
  
  “兩個源門尊者正在拼命!”楚云升當機立斷道:“先殺了這三個樞機。”
  
  整個第二戰場都變成了超級巨大的維度魔方,不要說一個人,就是一艘戰艦,一艘星艦,在龐大無比的魔方空間中,也不過芝麻綠豆般的大小,輕易便被絞殺得干干凈凈,渣都不剩。
  
  兩個源門生命也盡展實力,瘋狂對戰。
  
  雙方的空間格看起來已經全部被分割開來,不再像第一戰場時存在連續的空間地帶與走廊,可以供雙方的艦隊運動到關鍵的位置,或者通過狹小的空間走廊逃命。
  
  在三維空間中,這些組成巨大魔方的小空間格都被對方源門力量隔開,唯一能讓它們聯系起來只有一個辦法,便是多一個維度。
  
  起初是用暗能量,它走的是實際維度,很容易便能夠將空間格再一次聯系為一個整體,但很快便在兩個源門不斷升級的廝殺中被堵塞再分割,于是便需要再找一個維度!
  
  如此不斷地激烈搶奪中,便形成了這種數學化的維度展現在宇宙星空的載體中。
  
  它們不是實際的維度,但是卻可以幾何化的方式產生數學意義上聯系,依靠這種運算般的聯系摧毀絞殺掉對方的魔方塊。
  
  楚云升等人現在的處境就像是第一戰場上被孤立出去的氣泡,身體肯定沒辦法通過那些不具備空間屬性的維度前往其他空間格,但是卻可以幫助本方源門尊者攻破對方被暫時獨立出來空間格。
  
  只要逐漸消滅掉這些組成巨大魔方的空間格,優勢也就能夠重新確立,獲得勝機。
  
  關鍵便是本方源門在封閉對方空間格的一瞬間,能否乘著它失去與對方源門的源空之地的聯系,以最快的速度消滅它?
  
  從這一點上來說,反倒是適合楚云升現在的情況。
  
  他們有四個樞機集中在一起,不論是攻擊對方的戰艦,還是對方的源門,都可以全力集火,再加上三大艦隊提供的弱點分析支持,便立時可以如同一柄鋒利的尖刀。
  
  楚云升不知道兩個源門生命為什么會選擇這種方式死戰,按說源門之法有很多,決戰的方式也有很多種,但一旦陷入其中一個方式深了,就像現在的情況,再想退出去就不大可能了,只有一條道走到黑。
  
  兩個源門主力對決勝負未分的時刻,細節之處,也就是他們這些艦隊與樞機的成敗,雖然微末,但積少成多,就成了變化莫測的巨大戰場上關鍵點。
  
  一旦讓其中一方空間格運動變化中,穩穩地將聯系建立在一起,那么優勢就會越來越明顯,最終壓倒式地獲得戰爭的勝利。
  
  楚云升猜想從三個方向的敵方空間格前來的樞機者,要么是敵方源門派來打探他的底細,要么是很純粹地想要將他們這柄冷星尖刀消滅在萌芽之中。
  
  前者是重視,后者是輕蔑,區別還是很大的。
  
  三大艦隊很快便給出了一個作戰方案,楚云升沒有修改,讓海國大殿主三人按照作戰支持系統,全速迎向其中一個,也是最強的那個第三神境。
  
  敵人自然也不會弱于左旋聯軍,楚云升估計在雙方交戰的一瞬間,敵人的其他兩個樞機將會同時趕到,要么配合它們的源門尊者消滅他們所在空間格,要么匯集在一起以最快的速度試圖斬殺自己四人。
  
  時間飛快,楚云升所在的空間格與對方的三個空間格在星空中高速地變換著位置,終于相撞在一起。
  
  幾乎在同時,他的空間格與本方源門的聯系,以及被三大艦隊選定為第一個目標所在的空間格與其源門生命的聯系,都被切斷。
  
  “你們負責它。”
  
  楚云升在十字之陣的快速運動,毫無跡象地突然反轉,像是從十字陣型中反向拔出利劍,忽然地斬殺向后方:“我去對付另外兩個!”
  
  他將準備好的木火焚天符交給配合海國大殿主的刺惡與睥邁,人已如殘影般沖了回去。
  
  形勢已箭在弦上,海國大殿主再自卑也不得不發!
  
  楚云升按照他的經歷,推測三大艦隊給予的作戰支持,敵方可能早就分析得了如指掌,所以他一直到了最后一刻才發生自己改動后的變化,便是要打兩外連個樞機一個措手不及。
  
  在戰斗上,他時常都是天馬行空一般變化多樣的方式,只為求勝。
  
  那兩個樞機似乎也的確沒有想到楚云升會放棄以最快的速度干掉它們的同伴,反而分兵前來與它們倆個交戰。
  
  這可不是普通人打架,派出一個人拖住敵人的同伙,好讓自己一方其他人有時間能夠盡快解決目標。
  
  此刻的維度戰場上,它們是優勢的,如果楚云升等人不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殺掉那名最強的樞機,下一刻,可能面對的就是對方源門重新掌控住這里,然后,就沒有再下一刻了。
  
  分兵是當前形勢下弱者的大忌,除非有絕對的把握瞬間解決掉它們倆個。
  
  但是它們真的想對了,而且也沒有再下一刻可供它們繼續去想為什么會這樣?
  
  楚云升折返回來的同時,蟲甲鑄成的長劍便梭空而至,諸劍式一連殺,毫不拖泥帶水地一口氣殺出。
  
  精通級的第一劍式,普通級的第二劍式與第三劍式,劍嘯,見云卸甲與破刺順序而發而至。
  
  比起當初的初學級第二第三劍式,晉級后的三劍式連殺,威力激增。
  
  再加上楚云升手中還有大量的木火焚天符,劍氣肆掠之中,他從碎片中強行穿出,第一個樞機已經被瞬殺!
  
  第二個樞機有些沒能反應過來,而海國大殿主那邊的交戰才剛剛開始,遠沒到勝負分出的時刻。
  
  只要有可能,楚云升從不給對手反應的機會,哪怕面對一個三元天境界的人,他也是如此。
  
  不讓對方出底牌,就是最好的打法。
  
  還活著的那名樞機的確沒想到楚云升竟然能夠瞬殺它們的一個樞機,而且跟著就直沖向它而來,根本不給它任何思考的時間。
  
  出于經驗與本能,它立即就像避開,反而成了它要拖延楚云升,等待另外一邊的結果,或者源門尊者的強力再介入進來。
  
  但它只強行移動了一點點距離,便渾身起了“火”。
  
  盎然的木元氣催逼下,火元氣大肆地盛開在它金屬般的身體上,暴力地摧毀著他在三維空間的存在基礎。
  
  然而,即便突然起來的火元氣再兇橫,能級也不足以摧毀它穩固的身軀,它或許還有機會……
  
  這是它最后一個念頭,當它死去的瞬間,便再一次看到了那精純之極的能量線將它的身體撕成了碎片那是楚云升的本體元氣劍氣。
  
  這兩個樞機生命,其實都并不太強,大約在第二神境,但比起刺惡與睥邁卻是強了很多。
  
  楚云升傾注全力一擊殺掉它們之后,對方的契約自然不可能得到,但是兩個樞機源體卻是他最想要掠奪的東西。
  
  孵墳蟲也不管源體的特性,來者不拒,鉆出楚云升的手臂,就趕緊將一土一金的樞機源體吞入下去,見楚云升已經掉頭要走了,也來不及消化消化,生怕楚云升將它撇下不管,漲著肚皮急忙地追趕上去。
  
  海國大殿主那邊的最后一個樞機已經看到了這邊的情況,見楚云升火速趕回來,它一個正宗第三神境的樞機,穩穩地壓住了海國大殿主,也不敢再戰下去,飛身退后就要逃走。
  
  但它其實是無處可逃的,空間格是被對方源門力量分割開的,不想闖入對方源門戰場成為食物,就只能等待它的源門生命的救援,如果本方源門力量不到,它還是死路一條。
  
  時間就是生命,此刻最為完美地演繹出來。
  
  很有自知之明的睥邁與刺惡一直都是牽制,沒有貿然出手上去找死,他們都是第一神境而已,但這時候,卻不用海國大殿主催促,立即阻攔上去,將楚云升交給他們的攻擊符激發,然后轉頭就跑。
  
  下面,就等著是楚云升先到,還是對方源門的力量先到了。
  
  這期間,海國大殿主仍然在猛攻它,雖然無法重創它,但卻可以拖延一下它躲避的腳步。
  
  楚云升加速沖上來的時候,便知道已經來不及了,只來得及用元氣手將海國大殿主三人拉了回來,對方源門的力量隨即便已經恢復了對那個空間格的控制。
  
  “難道這三個樞機都是它的炮灰誘餌?”
  
  楚云升見它如此輕松與反應快速地奪回那個空間格的控制權,和被本方源門搶走時的軟弱一點都不同,心中頓時生疑。
  
  如果他不是源門的境界,能夠感覺到一絲源門力量的動向,剛才肯定就沖進去了,或者之前就不會突然反轉回去,最終的結果都是落入它的源空之地。
  
  這很有可能,在源門眼里,樞機生命本身不過是食物之類的東西而已,契約才珍貴。
  
  看似混亂的維度魔方戰場,實在蘊藏中許多陷阱,整個戰場的背后,不但有源門生命,還有先進的艦隊在全力分析支持。
  
  回到自己原先的空間格,危機卻仍沒有解除。
  
  如果本方源門不全力與對方爭奪自己這個空間格的控制權的話,那么他們一樣要落入對方的手里。
  
  好在楚云升等人大概還有些價值,本方源門拼力恢復了空間格的聯系,重新掌控了這里,迅速將其移動離開。
  
  其實離開的并不是空間本身,而仍是氣泡一樣源門控制下的戰場范圍,只是它們的運動遵循多維的幾何數學展開。
  
  雙方源門封閉的也不是三維空間維度,而是用源門戰場之地隔絕與阻塞,使其獨立。
  
  真要把三維維度都封閉起來,那里面的東西,在外面的三維空間中就完全不可見了,也絲毫感覺不到。
  
  當然不排除有人能夠做到這點,那或許才是奇跡般的鬼斧神工。
  
  楚云升有些可惜讓最強的那個敵方樞機逃走了,只差一點點,他就能趕上去掠奪對方的樞機源體。
  
  而那個樞機正是火元氣的屬性,十分適合孵墳蟲的需要。
  
  不過沒能打穿它,卻消滅對方的兩個樞機,也算是不錯的戰果。
  
  空間格在本方源門的調動下,很快又按照三大艦隊的安排摧毀了七八艘戰艦。
  
  刺惡與睥邁輪換著掠奪戰艦中生命的命源,每一次都是與時間賽跑,稍遲一點,對方源門力量延展過來,就可能死亡。
  
  每一步都如同走在鋼絲上,但不走卻不行,躲在冷星艦隊中,依然要面臨一樣的危機,在船艙中昏迷不醒的拔異不比出戰的他們安全一絲一毫。
  
  星空深處追來的另外一個源門,越來越近了,楚云升估計再等下去,要么面臨兩個源門生命,要么面臨三個他一直懷疑此刻的戰場中是否還潛伏了一個源門生命沒有出手。
  
  與其等到有可能面臨三個,不如現在就面臨最多兩個!
  
  簡單的算術題,任何人都會的。
  
  “我要聯系源門尊者。”
  
  楚云升無視了前方一個艦隊的求救,原因是它們曾嘲笑伏希與冷星艦隊的生意,而且沒有付過任何“保護費”。
  
  他還是很講信用的,一路上,只要打開的通道,他們四人能夠救援,只要對方和伏希交易過,給過保護費,就一定會出手。
  
  對于這種沒有交易,也沒有付過保護費,甚至還嘲笑過的艦隊,楚云升和海國大殿主四人一秒鐘也不愿意浪費在它們身上,如果這一戰打敗了,大家都得完完,也談不上最大限度保存下左旋敗兵的實力。
  
  “你又想干什么?”
  
  這一次,只有手的生物堪卟直接與楚云升通話。
  
  楚云升分辨不出它是誰,在他看來這些生物都長得一個樣,因而很直接地說道:“按照現在的形勢,你們也清楚聯軍很快就會戰敗,讓源門尊者送我去對方源門所在位置,或許我們還有一絲機會!”
  
  堪卟的影像在他的視網膜上閃動一下了,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大言不慚”給弄得哭笑不得,竟不再與他說下去,直接關閉了通信。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看樣子三大艦隊完全不相信他,當然也不能怪三大艦隊,一個樞機要去偷襲源門,也太不著調了,還不如多搶奪幾個空間格,多消滅幾艘戰艦來得有價值。
  
  但這樣下去肯定不行,第二戰場的維度魔方空間局勢越來越明顯地傾倒向敵人,而且更多的敵人艦隊正在趕來之中,如果不能重創它們,誰都根本無法活著撤離向第三戰場。
  
  他一直沒有顯露自己源門的境界,沒想到現在卻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但也沒什么好后悔的,當時的情況,他也只能采取那樣的策略。
  
  就是現在他一樣不能顯露出來,否則想要偷襲就失去了意義,靠嘴又說服不了三大艦隊,一下子便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境地。
  
  要強攻嗎?
  
  楚云升飛快地計算著自己的戰力加上本方源門的實力,兩者疊加在一起,能否打贏對方的源門?
  
  但如果萬一還潛伏著第三個源門生命,強攻之時,時間一長,不但有顧忌,肯定也會被偷襲到,到時候就必死無疑。
  
  就是不死,用光了靈蘊,第三戰場也活不了。
  
  時間不等人,戰局進一步崩壞,楚云升四人在充當尖刀的同時,也成了救火隊伍。
  
  縱橫星空的戰場,處處告急,左旋聯軍的戰敗在一開始便成了定局。
  
  偷襲不成,楚云升一邊找著敵方樞機進攻,一邊加快尋找著機會。
  
  萬不得已的時候,也只能乘著敵人第二個源門生命尚未趕到之前,最后的一刻機會,強攻眼前的這個。
  
  說起來戰局漸漸崩潰,但過程卻很緩慢。
  
  這種大規模的交鋒,只要兩個源門生命本身還在交戰,沒有分出勝負,決定戰局形勢的依舊是微末的細節眾多的魔方部件。
  
  時間上,按照地球的算法,如果沒有外力干擾,可能要連續不停地交戰數月之久,才會徹底崩潰,當然那時候,基本也沒人能夠逃得掉了,都會戰死。
  
  楚云升四人的四處出擊救火,雖然延緩了崩潰的時間,但也無法力挽狂瀾。
  
  第二戰場的范圍實在太大,從一邊調往另外一邊,可能就要過去一天之久。
  
  當楚云升出現在伏希艦隊附近時,它們有點狼狽不堪,但所幸還活著。
  
  “你們有什么辦法?”楚云升抓緊時間與伏希通話,一旦空間格移動走,兩人的聯系又會被三大艦隊隔開,空間格所有的聯系都會要經過源門生命所在三大艦隊位置,很是麻煩,但卻沒有辦法。
  
  “沒有!”伏希堅定地說道:“除非說服三大艦隊與源門尊者。”
  
  “但是現在說服不了它們。”楚云升發現它又繞了回來,要是能說服三大艦隊,還用得著來和它商量嗎?
  
  伏希想了想,也覺得自己說的是廢話,更不想看著楚云升去送死,便敷衍道:“真是沒有了,要不然你把它吸引過來?”
  
  源門生命不需要靠近了才能大開殺戒,只要源門之法所及之地,便是它的力量所到之處。
  
  把它吸引過來的可能性很小,幾乎沒有。
  
  但楚云升因為自身的原因,只能靠近了對方,才能一連串展開強悍的進攻,雖然這個靠近的距離比拔異要遠得多,但是在星空大尺度戰場上,依舊顯得太過短小。
  
  難道只有強攻了嗎?
  
  楚云升看著漸漸移動開的伏希艦隊,取出了阮落用過的那只暴虐的槍,想到了一個沒辦法的嘗試計劃,用這支槍去大開殺戒,吸引它過來奪槍!
  
  這支槍上似乎本就能夠激發出一種源門之法,這樣又掩蓋了他不是樞機的境界。
  
  而且這支槍很古怪,雖然他不喜歡,但是對于其他源門生命,未必不是很強烈的誘惑。
  
  這時候,他所在的空間格被調動到了另外一邊,對面隱約出現一個似乎有點眼熟的樞機生命,一時之間,他也想不起來是誰了。
  
  提槍在手,他便等著時機沖過去,成敗便在此一舉!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