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120 看到了什么

^
  
  除去被暗算以及被當成食物的危險,有一個源門生命的戰場,也不是一點好處也沒有。
  
  楚云升不懂源門之法,卻可以體會它的源門之法,通過它的戰場,感受源門的力量。
  
  這種機會,對楚云升而言很難得,如果僅僅是樞機境界,也感觸不到它的源門之法,而真正的源門生命又不需要這樣的機會,只有他這種特殊的情況,才最有價值。
  
  如果有可能,他也不希望在第二戰場上就與任何源門拼命,哪怕多一分鐘去體會真正的源門之法,也是好的。
  
  能不撕破臉皮,盡量不撕破。
  
  這是楚云升去見源門尊者前的第一想法,其后才是試探它的來歷。
  
  這位源門尊者似乎的確不喜歡呆在在飛船中,見楚云升的地方也是在戰艦的上方,不用抬頭就能看到浩瀚的星空。
  
  這種感覺其實很奇妙,在地面上的時候,星空與天空的位置在人的心里是等價的,都是頭頂之上的蒼穹,而在宇宙之中,它卻出現在任何一個方向,沒有上下之分。
  
  尤其是腳下無盡深淵般的空曠虛無,常常讓人有一種在地面上無法體會到的迷失感。
  
  清冷的星光,遙不可及,依舊充滿了神秘,在那里會有些什么,是什么樣的世界,無人知曉。
  
  就像冷星艦隊曾經路過過的第一個補給點,那顆摺疊的小星球,上面的石頭,山峰,乃至那道長長的人為痕跡,仿佛在另外一個世界默默地存在著。
  
  離開冷星以來,他們也沒有能夠走多遠,一直在幾百光年內打轉,相比起龐大的恒星系,也不過是一塊極小的范圍,如同在家門口轉著圈,遙遠的繁華都市依舊可望不可及。
  
  ……
  
  見到那位源門生命的時候,它正在俯視星空,楚云升的到來,不用看,它也能夠感知得到。
  
  它伸出一只手,指向腳下一道長河般的超星團系,數不清的恒星猶如鉆石般靜靜地躺在望不到盡頭的河床上,璀璨絢麗,展現出宇宙的極其遼闊,而它和楚云升便遙遙地站在這道瑰麗天河的遠上方,俯瞰著它們。
  
  “看到了什么?”
  
  它似乎問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楚云升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這個問題漫無目的,可以有很多答案,每一個人的不同答案,似乎都代表著每個人的不同。
  
  它收起目光,高高地懸浮在那道天河之上,遠近視差的原因,那不計其數恒星匯聚成的長河在它的腳下仿佛也變小了許多,仿佛被它遙遙地凌駕于之上。
  
  它的語氣有些清冷道:“世間蕓蕓生靈,修至樞機不易,而入源門者,更是渺渺。”
  
  說完,它深邃的眼神冰冷地看向他。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沉!
  
  被發現了?它看出自己也是一個源門了?
  
  楚云升沒有說話,這時候,說什么都不合適,靜觀其變是最好的選擇,如果要動手,也無所再避。
  
  時間仿佛變慢了一些,寂靜中,冰冷的太空更加地凝固,遠方加速飛過的一艘不相干的戰艦,成為了此刻唯一的動靜。
  
  生命戰甲也做好了準備,隨時一舉融入本體。
  
  楚云升雖然覺得它沒有非要與自己在這里開戰的理由,即便認出了自己的源門境界,也不是一定是立即就變成了死敵,至少聯軍的后面還有一個源門生命。
  
  但世事無絕對,它的目光并不“和平”。
  
  迎著它這種“不和平”的冰冷目光,楚云升依舊平靜地望著它。
  
  或許他應該裝作害怕,或者茫然以示聽不懂,但他毫不猶豫地砍過它抽向海國大殿主的力量,此時沒有再裝作畏懼的道理。
  
  幾秒之后,遠方的那艘戰艦掠過了兩人的余光,飛向了聯軍的前方。
  
  它卻沒有一直沒有動靜,目光變化了一下,看向冷星艦隊的方向,繼續說道:“你是不是很疑惑我為什么知道卓爾星人?”
  
  楚云升感覺它的思維太跳躍,似乎沒有重點,便也沒有躲閃,只有些含糊地說道:“是的,卓爾星人已經銷聲斂跡很久了。”
  
  骨骸六序自稱進入節點五億年,第三也說過地球曾在六億年前撞毀它們的星球,時間雖然無法絕對,但聯軍艦隊絕大部分人不知道卓爾星人,也就證實了卓爾星人的確是很久遠前的事情了,數億年時的足以成為無人知曉的傳說。
  
  而宇宙本來就空曠無垠,相互隔絕無比漫長的距離,可以說消息極其閉塞也不為過。
  
  “因為我去過你來的地方。”
  
  一身金芒戰甲的源門生命平靜地說道,像是說著一件極為尋常的事情。
  
  但聽在楚云升的耳朵里,卻完全不同。
  
  他來的地方,冷星是一個,地球也是一個,它顯然說得是新世界的地球!
  
  冷星上并沒有卓爾星人存在過的跡象,至少楚云升沒有發現過。
  
  而涉及到地球,它的這種平靜,越是看似平靜,越是暗藏著波濤洶涌。
  
  楚云升沒有必要否認,無論它是不是在試探自己,他的外形與櫻序,都做不了假。
  
  就在楚云升以為它會接著說一些有關它曾去“自己來的地方”的過去往事的時候,它又一次跳躍地說道:“你和那幾個神境初者在一起,說明當初我們的計劃全都失敗了,既然你覺得它們還有用,我也不會再搶你的養源。”
  
  計劃?養源?
  
  楚云升開始聽不懂它在說什么了,只好不說話,言多必失。
  
  它仍繼續道:“第二戰場上,我也可以幫助你獲得少量的養源,但我需要一艘你們的飛船。”
  
  飛船?
  
  楚云升已經完全聽不懂了,冷星艦隊的飛船在三大艦隊的眼里都是破爛,更不要說它了。
  
  難道它看中了它們飛船的速度?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冷星艦隊展現出的速度是在第一戰場開戰之后,它作為一個源門生命,覆蓋戰場,自然能夠看到,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倒也能解釋了它要見自己的目的。
  
  否則,說其他關于卓爾星人的問題,在開戰前就可以說,不用等到現在找他過來。
  
  這中間似乎三大艦隊也沒有通告新的信息,唯一的變化就是作為炮火的冷星艦隊展現了出人意料的速度。
  
  不管它還有沒有其他的目的,一艘完好的戰艦對楚云升而言代價也不大,沒有必要在這上面和它糾纏不清,便點頭道:“可以。”
  
  它似乎就真的是來要飛船的,聽到楚云升的答復,便似乎要結束這場見面。
  
  楚云升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它看穿了自己的源門境界沒有,也不知道它要自己的一艘飛船想干什么,它每次的說話都十分的跳躍,找不到軌跡,不過能不撕破臉,比他起先預想的要好一些。
  
  在他要離開的時候,它再一次跳躍般地問道:“那柄劍在你手里?”
  
  楚云升立即就想到了紫氣之劍,但他沒有回答,它似乎也沒有再追問下去的想法,而是令楚云升又一次摸不著邊際問道:“你是第幾代第幾?”
  
  它一連問了兩個,總歸要回答一個,盡量保持現在的關系是楚云升的目的,便簡潔地回答道:“四。”
  
  至于是第四代,還是第四,就讓它自己去“跳躍”吧。
  
  他本來想說十三,畢竟他的櫻序是第十三皇北櫻的,但不知道它到底看到的是死序,還是察覺了骨骸六序的頭骨,只說一個“四”,便留有了余地,可以是第四代,也可以是第四。
  
  冒充完卓爾星人的,它便不再繼續問下去,楚云升也返回冷星艦隊。
  
  說起來除了談好一個莫名其妙的“交易”,也不是一點收獲也沒有,起碼現在楚云升可以確定,它曾去過新世界,和大陸之國卡旦人的神靈肯定有瓜葛。
  
  但它的生物外形雖然包裹在金芒的戰甲中,卻也能看出和卡旦人是不同的,而且最為關鍵的是它一直也沒有問到卡旦人的情況,應該不是一個種族,最多是同一個靈主。
  
  楚云升倒不是擔心卡旦人得知消息后,會立即改換門庭,投奔更強大的源門尊者去了,而是怕它會利用或控制卡旦人在冷星艦隊里搞什么破壞、刺探之類的事情。
  
  除了零維,他其他的戰力情況,從新世界開始就和他一直打來打去的卡旦人最是清楚不過了,另外,細高人的秘密也會泄露出去。
  
  楚云升本想打算試著問它什么是樞機之力,但想到它是與自己交易飛船,而不是直接命令式的索要,很有可能發現了自己的源門境界,或者是對卓爾星人的忌憚。
   r/
  要不然,一個源門尊者用得著對一個樞機這么“客氣”嗎?
  
  他這么一問,反而有可能壞事,目前的情況保持得很好,只要安然達到第三戰場,給它一艘戰艦的時候,總還有機會。
  
  回到旗艦居所,楚云升將掠奪回來的命源在零維中融合成自己的,然后又試著給掠命艦女人分了一些,這是給布特妮保命的東西。
  
  現在也不知道那女人到了什么地方,不過按照光速論,不會超過一千光年的范圍。
  
  不知道會不會遇到包圍清剿左旋勢力的艦隊,楚云升倒是希望她能遇上,只要雪苑使的主子沒有出手,其他人遇上就是純送死,第三戰場上的壓力說不定也會小上一點點。
  
  第二戰場距離還遠,后面的敵人估計還在更換、維修或者制造新的推進器,失去推進器的戰艦飛船,落在空寂無物的宇宙中,和死沒什么區別,因此想要打贏對方,未必和地面一樣要在戰場上消滅其生命。
  
  為了最大限度減少對方的恢復能力,第一戰場與第二戰場都被選擇在距離最近行星系都很遠的空曠地帶,每平方厘米只有幾個原子的空間,物質匱乏,除了消耗備用物資,就只能拆東墻補西墻,不管是哪一種,可持續的戰力都會遭到削弱,或者拖延時間。
  
  下一戰楚云升不準備再去掠奪命源,他想去搶襲敵方的樞機,希望到了第三戰場,能夠孵化出黑甲戰蟲。
  
  海國大殿主暫時也不需要命源,倒是刺惡與睥邁很快就要面臨命源稀缺的境地,而拔異……能活著修煉到四元天巔峰就是奇跡了。
  
  “聯系伏希,就說我們要買聯軍其他艦隊中的多余非智慧生物,找它做代理。”
  
  楚云升估摸著不可能再遇到一個生命星球,為了盡快“喂飽”石頭狀封印生物,只能在聯軍艦隊中打主意。
  
  經過第一戰場之后,很多艦隊傷亡慘重,多余的非智慧生物估計也“養”不起了,而冷星艦隊依舊完好無缺。
  
  另外,他們下一戰一口氣出動五個樞機,關鍵時刻是可以救艦一命的,不利用一下,實在浪費。
  
  源門的生意既然都做了,其他人也就不能放過。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