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118 炮灰的速度

^
  
  樞機很稀少,的確很珍貴,但如果仔細想的話,就會發現真正珍貴的不是樞機本人,而是契約。
  
  樞機生命死了,契約還可以延續,就像天羽族的落紗一樣,繼承了大長羽的契約。
  
  可以成長為樞機的候選者或許很多,但契約也許只有一份。
  
  因而樞機生命又很“可憐”,下面的人等著它死,好讓自己上位,就像阿西俄對海國大殿主;上面的人,靈主,只拿它當做契約奴,隨時可以換一個人,并不在乎它本身的死亡與否,要的只是一個樞機而已。
  
  只有到了源門,它的生命本身才具備價值,與下面的人徹底拉開距離,輕易也不會被拋棄。
  
  可是眾多樞機中,又人幾人能破開那一道源門呢?
  
  五國樞機千年來都掙扎在一二神境之間,距離源門遙遙無期,隨時都可能是拋棄的對象。
  
  胡爾不懂樞機大老爺們內心的恐懼,所以在它看來,樞機大老爺是永恒的統治者。
  
  眼下,楚云升的面前,樞機一下子死了三個,三大艦隊眼皮都沒有眨一下,不是樞機不重要,而是樞機生命本身太“廉價”。
  
  樞機當然很重要,而且非常重要,有樞機和沒樞機的艦隊,差別與地位都太大了,旁的不說,就是之前的“微型黑洞”打擊,有樞機的艦隊起碼可以自保。
  
  但重要的只是那一道契約而已,而樞機自身被源門生命當做“食物”吃了,連命源都沒有浪費。
  
  楚云升沒有契約,即便有,他也不會坐等自己與海國大殿主被別人當成食物吃了,哪一個樞機生命都不會。
  
  他的反擊毫不猶豫,一劍揮下,便與海國大殿主互為犄角,如果對方再緊逼,便融入蟲身之軀,拉開大戰!
  
  “如果真打起來,你先破壞三大艦隊推進器,讓它們與來敵不得不陷入死戰,然后迅速與艦隊匯合撤離,源門混戰,我們硬抗不了。”
  
  楚云升飛速地向海國大殿主傳話道,同時,他的劍氣已經切斷聯軍源門生命抽來的光輝,目光冷然地迎向它。
  
  他知道對方是看得見的,源門戰場,就是它的地盤,一絲一毫的異動,都逃脫不了它的“眼睛”。
  
  片刻后,它似乎沒了動靜,沒有再一次抽來。
  
  楚云升望了望跟隨伏希艦隊逃跑的自己艦隊,已經快到戰場后方的邊緣了,如果不是要跟著伏系艦隊做參照,怕是都已經跑到它們前頭了。
  
  他們艦隊的速度可不是普通的速度,聯軍之中,依然出類拔萃。
  
  三大聯軍大約也沒想到他們這群炮灰能跑得這么快,一不留神,就讓冷星艦隊跑到了邊緣。
  
  見聯軍一方的源門生命不再抽來,楚云升也沒有笨到主動攻擊它,此刻星空中戰火紛飛,雙方源門相互壓制,侵襲對方戰場,以致雙方艦隊不得不短兵相接,以摧毀對方的推進器。
  
  只要打掉推進器,那就是一只星空棺材,跑不掉,也追不了。
  
  楚云升依舊按照三大艦隊的指揮命令,帶著海國大殿主趕往它們新指定的戰場。
  
  戰場上各種武器與陷阱縱橫交錯,元氣混亂,不按照三大艦隊的指揮走,受到的傷害可能更大。
  
  炮灰的價值用過了,現在得用樞機的價值了。
  
  三大艦隊就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沒有解釋,也沒有說明,似乎像是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坑他們一般。
  
  很快,楚云升與海國大殿主便在指揮下,逼近到本方源門控制的戰場邊緣,再往前一步,便是對方的戰場。
  
  他們的任務就是等待本方源門搶奪對方此處戰場的一瞬間,搶攻上去,摧毀戰場侵入下的對方戰艦推進器。
  
  只要本方源門不來抽他們,在自己一方的戰場相對就是安全的。
  
  這種特別的戰爭,楚云升也是第一次遇到,顯然雙方的源門生命都不想在這里拼命,比拼著雙方的樞機搶攻速度與戰力。
  
  戰線很長,而且是立體的,楚云升所在的位置下方深空,剛剛有一個聯軍樞機搶攻失敗,退了回來,傷勢很重。
  
  對方艦隊也不是吃素的,能夠活著通過極差梯攻擊,都不是簡單的星艦。
  
  等待搶攻的機會中,楚云升也時刻提防著被自己一方的源門冷不丁地暗算,可謂腹背皆有敵。
  
  也不知道三大艦隊是怎么想的,這樣一來,樞機們必然要分心,不能全力全心對敵作戰,難道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楚云升從來沒有參與過有源門的聯合作戰,自然不知道。
  
  說到底,星空本就殘酷,能夠活下來的人,誰不小心翼翼?
  
  樞機們只能祈禱自己不被吃了,否則,源門生命一敗,還是死路一條被吃也是無奈中的無奈。
  
  楚云升漸漸明白,如果戰局不利,源門肯定還要抽樞機的生命力量作為補充,先抽對方,再抽自己人,只要源門不敗,戰事就不會徹底走向崩潰。
  
  因而,搶攻也是一個危險的活,一旦對方源門雷霆般地反搶回戰場,就等著被抽吧。
  
  在楚云升與海國大殿主前方的戰場終于被侵入了一角,不用三大艦隊發來指揮命令,楚云升立即閃電般的搶入進去。
  
  他雖然還沒有融入戰艦,但速度依然極快,甚至比海國大殿主的速度還要快。
  
  兩人一上一下,風馳電掣夾擊正緊急后退的一艘圓形戰艦。
  
  海國大殿主的境界比他本體高,立即吸引了對方主要火力,成了對方的重點提防對象。
  
  黑液散開的霧氣下,那艘圓形戰艦奮力抵抗,在它的上方形成一道灰色的光幕,反射開霧氣粒子的入侵。
  
  短暫之間,它們便與海國大殿主交戰了十幾個來回,而且竟然逐漸開始占據了上風!
  
  不是海國大殿主境界不夠,而是對方似乎隱隱地克制它的力量,總是不能施展出它全部的樞機之力,如果如果不是到了第三神境,這種克制還要厲害。
  
  不過不要緊,楚云升才是主攻。
  
  趁虛逼入下方,他立即以連續不斷地穿透力最強的劍式開道,強行擊穿對方的艦甲,橫穿過去,從上方殺出來。
  
  他沒有用紫氣之劍,而是用刺神槍熔鑄的漆黑長劍,在星空中,黑暗無光,卻如死神般冰冷。
  
  “你先退!”
  
  快速上升到海國大殿主身邊,楚云升取出命源罰牌,頭也不回地再次沖殺進去。
  
  “小心!”海國大殿主任務已經完成,說了一句,便立即飛向本方戰場的深處。
  
  圓形戰艦頓時一片的腥風血雨,等他再次沖出來的時候,后面跟著這艘戰艦拼死地一擊。
  
  但它終究沒有形成,源門戰爭控制之下,它悲壯般地掙扎了一下,便與它的戰艦一起爆裂開來。
  
  隨即,對方源門控制的戰場像是死亡陰影般,緊貼著楚云升的身后反攻回來。
  
  這里不過是戰場的一隅,前后搶攻的時間不到片刻,對方就能迅速關注到,并反攻回來,如果不是楚云升和海國殿主配合迅速有力,都沒辦法進攻成功。
  
  可見,對方的源門戰力應該強于它們一方,從星空中戰線的移動方向就能夠看出來。
  
  此時,雙方都犬牙交錯,不再是整齊的一邊一陣,那樣的場面楚云升在星戰中還沒有見過。
  
  戰線已不是一條線了,或者一個面了,而是扭曲成復雜的幾何立體,雙方相互嵌套在一起,前面是敵人的戰場,后面也可能是,而敵人的后面的后面,又是自己的戰場。
  
  所以人都小心翼翼起來,一個加速弄不好就會沖入對方的戰場上去送死。
  
  顯得笨重的戰艦在狹小的立體扭曲帶中艱難地移動,這時候倒是體現出戰艦越小越好的優勢來了。
  
  楚云升飛回來掠過本方一艘龐大戰艦的下方,由于扭曲空間帶太狹小,而它又過于龐大,竟然一頭一尾都置于對方的戰場之中。
  
  敵人自然不會放過這么好的機會,兩頭輕松集火便將它打了一個對穿!
  
  楚云升和海國大殿主也沒辦法去援救它們,跑到對方的戰場中被群毆,那是找死。
  
  這只可憐的龐大戰艦中間艙甲打開,逃生船一艘接著一艘從內部的火光中沖出來,混亂中,來不及調整方向一頭扎入敵人戰場的逃生船,片刻間便灰飛煙滅。
  
  僥幸處在本方戰場中的逃生船則小心翼翼地移動軌跡,順著空間扭曲帶試圖飛向縱深更大一些的源門戰場。
  
  “這里要被擊穿了。”
  
   楚云升看著那艘燃燒中的戰艦越來越狹小的戰場扭曲帶,估計通不過去了,一邊向海國大殿主說道,一邊跟著那些逃生船飛向另外一邊。
  
  “前面也要被打穿了!”
  
  海國大殿主一直和楚云升分工關注兩個方向,快速道。
  
  “沖過去!”
  
  楚云升猛然加速,越過那些也開始拼命逃跑的逃生船,和海國大殿主一前一后沖向越來越小的扭曲帶瓶口。
  
  旁邊,兩側,上下,左右,敵人的戰艦與樞機虎視眈眈,僅僅就隔著一層薄薄的空間帶,距離極近,連面孔都能看得清楚,似乎就等著他們的戰場被打穿,然后一殺而盡。
  
  前方的瓶口越來越小,聯軍的源門尊者似乎在努力地試圖搶救回來,但無濟于事,瓶口仍以可見的速度縮小。
  
  大量的逃生船擁堵在這里,后面的“人”急切之下,竟有人開火猛攻自己的同族。
  
  這時候,誰都知道,如果沖不過去,就將永遠地留在這里。
  
  混亂的崩潰中,無有秩序與組織,每個人似乎都認為自己更應該活下來才對種族有利。
  
  但也有逃生船退在一邊,不再參與搶奪逃生的機會。
  
  楚云升與海國大殿主跑在前面,單體又小,撞開幾艘逃生船便鉆了過去
  
  等他們通過之后,瓶口便更加地縮小,最終被打穿。
  
  后方,便成了一個脫離扭曲主帶的“氣泡”,氣泡中還有大量的逃生船四處亂串,等待它們將是死亡。
  
  幸運逃出來的人趕緊加急飛向本方源門所在的位置。
  
  楚云升與海國大殿主在返回的路上,按照三大艦隊發來的信息,又相互配合搶攻了五艘戰艦,每一艘,楚云升都沒有殺光所有敵人獲得所有命源,以換取時間后撤。
  
  但前后一共六艘戰艦加起來也讓他獲得了不少命源,可惜無法帶走能量體,也沒有搶攻到對方的樞機雙方的源門估計都時刻盯著對方的樞機位置。
  
  雖然又搶攻了五艘戰艦,但整個戰場的形式越來越明朗,聯軍的陣線岌岌可危。
  
  扭曲的戰場空間帶被壓縮地越來越厲害,幾次楚云升與海國大殿主不得強行清空瓶口,才能搶路出來。
  
  他雖然被當成了炮灰,但是速度卻是最快的。
  
  在撤退的路上,他看到一個本方的樞機被困在越來越小的氣泡中,試圖沖出來,但是一瞬間,便被覺察到的兩個源門同時抽干生命。
  
  也遇到了穿著宇航服的本方艦隊生命,僅僅與他們距離不到幾米,隔著一個氣泡層,祈求地望著他們,但卻沒人停下來試圖去救。
  
  還碰到了一個死掉的樞機留下的本源之火,就飄在扭曲帶的外面,與遍空的殘骸混在一起,似乎伸手就能抓到。
  
  楚云升沒有過去,那看起來更像是一個陷進,對方的源門說不定就等著聯軍艦隊中的樞機忍不住進去送死。
  
  戰敗已定,聯軍幾乎全線崩潰。
  
  當楚云升和海國大殿主配合著撤退到三大艦隊與源門打開的后路通道中,便見到地方的戰艦齊齊挺進,眾多樞機整線殺出,徹底沖垮他們身后的聯軍戰場。
  
  碎片滾滾的戰場中,對方的許多戰艦推進器,也在聯軍樞機與強力戰艦的搶攻中癱瘓。
  
  前方,通向第二戰場星際鏈路上,此時只有冷星艦隊孤零零的影子,楚云升這時候才發現在,伏系的艦隊并不是真的逃跑,而是負責守衛撤退通道去了。
  
  而他們才是真的逃跑。
  
  想來又要被聯軍鄙夷一番,但楚云升不在乎,他漠漠地望著后方地方艦隊中,那個孤傲的身影。
  
  或許就在第二戰場,他和冷星艦隊就要與這個身影對決!
  
  ***
  
  補24號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