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117 一秒鐘的打擊

^
  
  通常,宏觀物體很難加速到接近光速,哪怕只有芝麻大小的物體,也是一個宏觀物體,想要將它加速到接近光速,所需要的能量也是不可想象的。
  
  除此之外,在加速的過程中,物體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達到一定程度,必然會與它所撞擊到的原子發生連鎖聚合反應,而即便是在最稀薄的真空中,每立方厘米中仍會有一兩個氫原子。
  
  因此,將宏觀物體加速到接近光速當做動能武器是不現實的,也是不可能的,而且對于一只可快速移動的艦隊來說,它的威脅也幾乎等于零。
  
  即便它真的能夠轟擊中運動軌跡較為穩定的行星或者恒星,對能夠從它飛來時碰撞真空原子而發出光的預警信號監測,以及大質量引力變動察覺,一只可以高速運動的艦隊,依然有足夠的時間提前避開。
  
  它再快,也總是遲于光速才能到達的,大尺度距離的累積下,這個時間也足夠了。
  
  但它如果只是一個特殊的粒子就不同了,恐怖的速度給與它恐怖的質量是相對于它原先的粒子量,屬于微觀的領域,不會產生引人注意的引力變化。
  
  而它又是一個微觀粒子,前面有不斷地光子開道,順著這條“真空”隧道,避免了碰撞,不會被消耗掉,也不易被發覺。
  
  實際上,如果真的有一個宏觀物體被加速到接近光速,它也不會再是一個宏觀物體,宏觀特性將會被開始起主導作用的微觀特性所代替,“分解”成為一個高能粒子流而已,絕不會出現一個接近光速的“物體”轟擊中行星或恒星的事情。
  
  楚云升正在聽著拔異帶回來的消息的時候,那粒逼近光速的奇特粒子,跟著開道的光子流,欺騙入聯軍的艦隊。
  
  微觀超高能轟擊下,被它撞上的一艘戰艦瞬間消失了。
  
  同一瞬間,以那艘首先消失的戰艦為中心,附近的一艘艘戰艦乃至真空原子全都消失一空,并仍在極速地擴大之中,連光線都消失了。
  
  速度之快,唯有進入高能領域的樞機才能察覺。
  
  楚云升迅速以元氣波動查看過去的時候,那里已經是一片的黑暗,什么都看不到。
  
  與此同時,一股巨大的吸力從黑暗中拉來,像是有一只強有力的手,抓住冷星艦隊,要將它拖入到黑暗深淵之中。
  
  三大艦隊發來警報的時候,已然來不及了,大量的戰艦被拖入黑暗之中,仿佛像是走向沒有盡頭的地獄之路。
  
  地底小人瘋狂地將推進器推力加大最大,試圖擺脫滑向無底深淵的吸力,兩股力量拉扯下,最地底層的居住區都仿佛能聽到艦隊即將肢解的恐怖聲音。
  
  楚云升與拔異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已經緊急來到艦隊的后方,全力釋放樞機力量,一級級的暗能疊加上去,抵抗著黑暗中的巨大斥力。
  
  接著,海國大殿主急匆匆地沖出來,睥邁與刺惡也跟在它的身后。
  
  五人甚至都來不及說話,全憑此刻的感覺對抗吸力,不僅要以不斷攀升的暗能斥力阻止艦隊下滑,還要防止自己也被吸入進去。
  
  但即使是五人傾盡全力,也無法阻止艦隊與自身一步步地墜向黑暗的深淵,它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仿佛世間沒有任何事物可以逃脫。
  
  就在楚云升不得不準備動用靈蘊脫困的時候,黑暗深淵的強大力量突然消失了,星空中重新恢復寧靜,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是它消失的那片區域中心,空空蕩蕩,鬼影都沒有一個。
  
  一絲奇異物質,迅速地在不穩定中變化莫測,稍縱即逝。
  
  “微型黑洞!?”
  
  指揮艙中的地底小人驚魂未定,從黑暗區域出現到消失,在未遭到波及的人眼里時間極短,幾乎就是一瞬之間,但它們卻感覺像是經歷一場滑向無底魔獄的漫長暗途。
  
  如果沒有樞機的暗能斥力,整個艦隊說不定會陷落在里面直到一代代死絕才能出來,而外面才過去了不到一秒。
  
  三大艦隊警報再次傳來的時候,確認了聯軍遭受了偷襲。
  
  這個時候,楚云升和地底小人發現他們附近的一艘飛船,竟真的成了一艘“鬼船”,里面的生物幾乎死盡,只剩下一些不知道遺留了多少年的殘骸。
  
  而另外一艘戰艦中,物資即將耗盡、虛弱到幾乎崩潰的艦內生物茫然地向聯軍發來信號:“這里是哪里?你們是誰?”
  
  三大艦隊派出人員登入了這艘戰艦,發現不知道多少代的它們已經產生文明斷層,除了發射信號,連操作它們戰艦的知識都失傳了。
  
  在它們的祖先前一秒還是楚云升等人的聯軍戰友無法脫困的絕望下設定的種族延續計劃下,勉強支撐到了黑暗消失。
  
  等到三大艦隊聯合通報后,地底小人面面相覷,心頭似有一種說不來的驚怖。
  
  只一秒鐘都不到啊!
  
  很多未被波及到的人連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都還不知道!
  
  長驅赤人數百光年的那點點信心與小小的驕傲,在這一瞬間,徹底被擊個粉碎,消散一空。
  
  它們是如何做到的?
  
  冷星艦隊內,大約也只有細高人才能回答這個問題。
  
  楚云升面無表情地回到旗艦,三大艦隊隨后鎮靜地通報,讓地底小人與其被波及僥幸逃離的艦隊稍稍冷靜下來。
  
  兩軍尚未正式交戰,一次打擊下,聯軍便損失了近三分之一的艦隊。
  
  這還是對方可能沒有預計到冷星艦隊五個樞機存在的情況,多出了包括楚云升在內的冷星艦隊樞機力量全力抵抗,否則波及還要擴大一些。
  
  偷襲之后,敵人的戰艦漸漸出現在探測器之中。
  
  坐鎮在旗艦中,楚云升看到了三大艦隊對對方必經之路的伏擊反擊。
  
  級差梯以能量化的場勢快速延伸襲擊而去,敵方戰艦群像是在星空中下著一場“物質雨”,點點光芒如雨簾一般盡撒在空曠的宇宙之中
  
  能級強差下,粒子不斷地遷躍,分崩,流失,當它們達到聯軍陣前時,許多戰艦已然成了滴落著流雨的殘骸,更有已因流盡物質而消失不見,能夠完好無損地出現在聯軍面前的星艦,顯然都有著不弱于三大艦隊的實力。
  
  這樣的戰爭,是楚云升不曾見過的,無論是冷星之戰,還是與赤人的對陣。
  
  不管是兩方的哪一種攻擊,如果正中冷星艦隊,都是被瞬滅的下場,大約也只有主懸體能夠存活下來。
  
  而到現在為止,雙方的源門都還沒有出手,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三大艦隊的指揮者開始給出調令,楚云升不敢胡亂冒險,讓地底小人試著跟隨伏希艦隊軌跡運動,它們幸運地沒有被波及到,此刻還是正常的戰力狀態。
  
  見冷星艦隊與命令不符,三大艦隊的責問一道比一道嚴厲地傳達而來。
  
  楚云升置若罔聞,他此時越來越感覺伏希艦隊竟然不是迎戰,而是逃亡!
  
  果然不虧是靈之后裔,跨越過暗域的種族,逃亡的經驗獨樹一幟。
  
  楚云升和地底小人都心里清楚,以兩方艦隊的最高水準,再加上源門大戰,他們如果不逃走,在哪里都是炮灰的存在。
  
  除非翻盡所有底牌,拼掉絕大部分人的性命。
  
  后面還有第二戰場,第三戰場,如果能夠度過去?
  
  楚云升毫不猶豫地讓冷星艦隊加速跟隨伏希艦隊軌跡逃離戰場,符文之陣他還不想在第一戰場就暴露出來。
  
  為了不讓三大艦隊發飆,陣斬逃亡者,掉頭先集火打掉他們,楚云升馬上安排拔異三人鎮守冷星艦隊,他帶著海國大殿主留下來見機行事。
  
  偽一艦中飛出一艘小型空艦,載著楚云升與海國大殿主,按照三大艦隊的“指令”航行。
  
  他不可能完全與三大艦隊對著干,不服從任何命令,人家也不是傻子,真要這樣,他們就一點價值也沒有了,還是個大累贅,逃跑的榜樣,換做任何一個指揮者都會先陣斬了他們。
  
  他和海國大殿主單獨出來,便是在試探三大艦隊的底線,畢竟他們的艦隊在三大艦隊看來并無價值,有價值只是五個樞機,而其中,楚云升明顯是頭,而海國大殿主是境界最高的一個。
  
  他這樣做還有一層意思,便是隱晦地告訴三大艦隊:我們已經知道被你們當成了炮灰,而既然知道了,還要強迫我們上去送死,那么在哪里死,死在誰的手上,還不是一樣?
  
  現在沒到撕破臉的地步,他和海國大殿主出來,便是一種妥協,如果三大艦隊不肯妥協,那么就來對戰好了,反正都是死。
  
  楚云升相信它們應該不會,像只有手的生物那么講究利用率的種族,會很理智,和楚云升五個樞機拼殺一場,還是仍有楚云升兩個樞機按照它們的計劃實行,一個必然損失一部分實力,一個必然增加一點實力,如果選,自然很清楚。
  
  三大艦隊可能很奈,但楚云升更加無奈,他看不出來聯軍的戰爭布置,與冷星艦隊分開的舉動危險極大,弄不好兩頭都失算,但也只能如此,他還不能放開了打,畢竟這只是第一戰場,后面還有兩個戰場。
  
  空艦跟隨三大艦隊的命令,不斷地運動著位置,一直到了一個很詭異的地方,大約是聯軍的正中央位置,迎面遇上其他幾個艦隊的樞機,楚云升心中一動,飛快道:“我們出去!”
  
  下一刻,他與海國大殿主彈射而出,急速倒飛出去。
  
  這時候,雙方的源門生命瞬間交戰。
  
  兩道源門之法播散開來,狠狠地撞擊在一起,天地元氣頓時大亂,數不清的星艦,就像是怒海浪濤上搖擺的小船,劇烈地起伏著。
  
  楚云升急退中,便看到一道氣勢如虹的光芒擊穿迎面而來的兩個樞機,這兩“人”顯然也在后退,不比楚云升反應慢,但它們的速度卻遠遠不及楚云升。
  
  此時,誰跑的慢,誰就是炮灰,他們這些樞機明顯是擺在這里誘敵的。
  
  但楚云升沒想到緊接著,已進入前方,接敵抗衡拖延時間的聯軍一方源門生命,竟然也在它的源門之法下的聯軍戰場中,毫不留情地抽光他對面一個樞機的生命與力量,便轉眼便抽向海國大殿主,下一個就要輪到他。
  
  三大艦隊沒有反應,楚云升立即意識到這就是那所謂的計劃!
  
  那個源門生命和三大艦隊代表裝得還真像,需要到那時候再看計劃嗎?怕是早就商議好了吧。
  
  楚云升一直不知道他們會被當成什么的誘餌,現在明白了,原來是“食物”。
  
  下一刻,他已然出劍,斬向聯軍源門生命抽來的光輝。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