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115 源門尊者

^
  
  楚云升的確猜到了,但卻猜不到它的靈祖先見到的是地球,還是被抓離地球的地球人,或者某個強大起來的人類?
  
  伏希靈祖先發回的信號極為倉促,給“可怕的事情”蒙上一層陰影,顯然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說清楚的,否則應該包含在那道緊急信號里面。
  
  但想要尋找那位靈的下落,偏偏就必須弄清楚當時發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這點無論如何也繞不過去。
  
  是遇到了神戰,還是誤入地球,或者其他更神秘、不為人所知的事情?楚云升不可能猜到,伏希能給的信息太少。
  
  但一定和地球人有關系,否則伏希不會鍥而不舍地找上冷星艦隊。
  
  到底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能讓一個曾橫行星空的靈用上“可怕”的字眼?
  
  “所以,你想從我們這里得到線索?”楚云升聽完之后,自然也明白了它的意圖。
  
  伏希嘆息一聲道:“是的,這么多年來,我們的祖先一直都沒能發現任何其他線索,遇到你們大概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如果決戰失敗,我們要么滅絕,要么再度被逼進入暗域,即便還能僥幸活著,也不可能再回到這里來尋找,這段歷史將徹底湮滅在歷史之中。”
  
  它正在說著,楚云升心中卻一動,突然意識到,除了伏希,聯軍其他艦隊會不會也有人見過“地球人”?
  
  三大艦隊從來沒有關注過冷星艦隊的生物特征,楚云升他們也是第一次接觸聯軍多種族艦隊,不知道這是大家俗成的約定,還是隱私規則。
  
  但如果三大艦隊中有人知道地球人,而又一直沒有表現出關注……
  
  楚云升眼神中凝起一抹淡淡的殺機,稍縱即逝道:“你說得沒錯,如果戰爭失敗,就是有什么線索也是無用。”
  
  伏希立即看了楚云升一眼,似乎明白了楚云升話里的意思,但仍帶著一絲希望道:“我可以先了解一點你們的神話傳說嗎?”
  
  神話雖然虛無縹緲,與真相相差萬里,就像荒星上的原始人對戰隊隊員一樣充滿神秘的色彩,但剔除原始物體崇拜的部分,里面依然包含著一絲遠古的線索。
  
  伏希的靈祖先作為一個靈生命,如果與普通人類接觸,那便是如神祗般的存在,未必不會留下什么印記。
  
  楚云升看著它如大精靈般的飄逸模樣,表情沒有什么變化地道:“只要戰爭之后我們還活著,我會告訴你。”
  
  伏希沉默片刻,抬頭道:“好吧,戰事一起,我們沒有指揮權,三大艦隊將禁止各艦隊私下通信干擾,我們沒有辦法直接幫助你們,但你們可以觀察我們運動軌跡,我們會在軌跡上向你們變相傳遞信息,你們跟著我們軌跡移動就行。”
  
  楚云升的目的就是為了避免稀里糊涂地成為炮灰,果然伏希也是知道的,雖然不知道它所說的到底是真是假,但總算有了一個參照。
  
  有沒有用,是真是假,大戰一起,一試便知。
  
  送走了伏希,楚云升便將伏希的情況通知了克里斯的智囊團,這方面他們比較拿手一點,尤其涉及到繁多的神話,楚云升知道的也不比他們更多。
  
  雖然不一定要告訴伏希,但如果自己能先搞清楚的話,還是弄清楚一點比較好。
  
  不過楚云升覺得未必能從諸多神話中找到線索,伏希的靈祖先也許遇到的是另外一件事。
  
  和伏希“交易”完畢,楚云升回到居所便讓地底小人核查所有地球人是否有異狀,以防止被“入侵”了。
  
  在他的命令下,地底小人利用從微小生命群那里得來的掃描技術,一個戰艦接著一個地隔離排查,弄得一陣雞飛狗跳……
  
  冷星戰隊的營地艙外,站著兩個年輕人。
  
  “俊哥,真要進去嗎?”老池忐忑地問道。
  
  年輕人點點頭,堅定地邁出腳步,朝著艙門內走去。
  
  老池見此,便醞釀了一些情緒,鼓足了勇氣,準備跟著年輕人一起進去。
  
  這時候,他們的身后傳來一聲嚴肅的喝令:“站住!”
  
  老池當場就哆嗦了一下,而年輕人竟然也緊張起來又要失敗了嗎?
  
  為什么?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他不理會身后的喝令,一定要進去,里面的冷星戰隊哨兵奇怪地看著他們倆個,不知道怎么回事。
  
  年輕人終究還是沒有能夠進去,沖上來的士兵,毫不猶豫地將他和老池強行拖走隔離了……
  
  “俊哥,唉……”
  
  ……
  
  海國大殿主破入第三神境,進入第六元天境界的時候,整個海族人仿佛都有感應似地,傳出無數個謠言。
  
  楚云升與其他四個樞機“護法”般地守在一邊,這個時候,如果被人破壞了,不僅僅是冷星艦隊能不能擁有第一個第三神境樞機的問題,而是海國大殿主能不能活下來的問題!
  
  第一戰場眼看就要到了,楚云升不敢大意,親自坐鎮,警戒四空。
  
  他現在本體已經到了四元天境界后段,距突破第五元天還有一段距離,刺惡勉強到了第五層邊緣,拔異還在第二層打轉
  
  他的修煉過程實在是驚心動魄,比楚云升還要兇險,完全是用命在嘗試楚云升推演的功法,幾乎九死一生!
  
  能活到第二層,楚云升覺得比睥邁在四人中一騎絕塵的修煉速度還要奇跡。
  
  因而相比起來,一鼓作氣沖至第一神境巔峰的睥邁,反而不讓楚云升驚訝了。
  
  第四元天的修煉其實并不難,如果不是因為契約卡死的原因,它在整個樞機階段的三個元天境界中的基礎地位,與第一元天在樞機以下的境界中相當,屬于最容易加速與提高的階段。
  
  五國的幾個老樞機沒有一個停留在這一階段,都被卡在新第一神境四元天與新第三神境六元天之間,直到楚云升理清了它們只有兩個神境的老神境區別,才解脫出來。
  
  楚云升慢在資質與逆元氣上,刺惡的速度正常,而拔異純粹是在用命去趟路。
  
  睥邁除了自身條件外,就是極端的刻苦了,雖然沒有楚云升給海國大殿主那樣瘋狂資源堆積,但他幾乎日夜修煉,除了修煉,還是修煉,玩命地修煉。
  
  守著他的老赫爾,不知道多少次將修煉到昏厥的他抱出修煉艙。
  
  他是艦隊中除楚云升之外的四大樞機中,能夠得到資源最少的人,也是得到楚云升功法最少的人,他沒有拔異那樣能夠獲得楚云升仔細而全面關注的資格,也沒有海國大殿主這次沖擊境界的全艦資源傾斜,甚至都比不過得到五國暗中資助的刺惡。
  
  就像冷星人在艦隊中的地位一樣,除了老赫爾,沒人重視他。
  
  但他就在一次次昏厥修煉,修煉昏厥中,沖到了第一神境界的巔峰,傲視四大樞機,但是……
  
  他心目中敬佩的強者,楚云升,在得到他達到巔峰的消息時,也只是“哦”了一下,就沒有了下文。
  
  楚云升至今也沒有親自指導他一次。
  
  修煉艙中,從昏厥中醒來的睥邁,看著越來越衰老的老赫爾,流露出只有在對他而言如父親般的老赫爾面前才會流露出的黯然神情……
  
  片刻后,他握緊了拳頭,再一次進入修煉中。
  
  蒼老的赫爾嘆息了一聲,蹣跚地退了出去。
  
  焦急地守在艙門外的侍衛,見老赫爾出來,急忙走上前,壓低了聲音道:“老爺,大小姐的病……,剛剛昏厥了,醫生們正在搶救。”
  
  ……
  
  第一戰場越來越近,戰爭的氣氛在聯軍中開始彌漫,伏希給來的信號也越來越少,窗外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戰艦開始打開武器艙體,各種來自指揮中心的調令紛疊而至。
  
  楚云升這時候想修煉也修煉不了了,三大艦隊發來命令,讓所有原級態生命集合,前去迎接剛剛抵達的本方源門尊者!
  
  楚云升覺得沒有必要全部都去,但三大艦隊需要讓前來援助的源門尊者詳細了解它們這支聯軍的高層生命戰力,以便與源門尊者商討落實戰爭的方案。
  
  雖然最終指揮的人是只有手的生物,但畢竟源門尊者非比尋常,它的意見,三大艦隊不敢不聽,也不能不聽。
  
  離開冷星艦隊,戒備中登上三大艦隊的運輸艦,飛出聯軍的艦隊群,楚云升便看到在前方深空中,只有一艘飛船迎面而來。
  
  也只有源門生命才有這樣的底氣,只靠一艘飛船深入星空。
  
  不管三大艦隊如何要求,他楚云升仍將剛剛進入三神境的海國大殿主留在艦隊中“看家”,以防暗招,對沒有源門的聯軍,海國大殿主現在的境界夠用了,而理由卻是不講道理地“生病了”。
  
  趕來的源門生命,有楚云升親自高度慎重去會它,前后方想來都萬無一失。
  
  反正他們已經破壞了一次規則,又被當做了炮灰,沒人理會,更有陰險的眼睛可能在暗中盯著,他索性“不講究”到底,但他們也去了四個樞機,三大艦隊一時也發作不了。
  
  畢竟,他們還是很有利用價值的。
  
  楚云升也想過找機會脫離聯軍艦隊,但經過與眾人商量,覺得反而不如留在聯軍中。
  
  戰場外圍都是敵軍,他們一個人沖過去,幾乎是送死,而且他也需要獲得命源的戰爭!
  
  前來的源門生命沒有在飛船中等著他們,似乎是在趕時間,很快便迎著他們飛了出來。
  
  一眾十多個樞機,哪里敢讓源門尊者反迎它們,連忙與三大艦隊的代表主動恭敬地迎接出去。
  
  一身金芒刺眼戰甲的源門生命,冷峻的目光快速掃過一眾樞機,最終停留在楚云升的身上。
  
  源門之法毫無征兆地瞬間發動!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