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1114 靈之后裔

^
  
  第一戰場的位置距離黃星約兩百多光年,方向已經與楚云升他們原先的星際鏈路方向完全打亂,畢竟星空上下最后,四面八方都是方向,而不像是地面上的二維平面。
  
  航行中,楚云升發現冷星艦隊并不比其他艦隊遜色多少,拼著散架的巨大危險,說不定也能與三大艦隊并駕齊驅。
  
  得益于細高技術與電的親自參與,速度,是他們艦隊最大的特色與唯一的優點。
  
  根據經驗,按照聯軍陣型組合航行的速度,達到第一戰場,艦隊的內部大概會過去三個多月的膨脹時間。
  
  這點時間,楚云升估計自己日夜不停修煉的話,最多也只能突破到第四元天第五層的巔峰,破入第五元天的可能性極小,另外,還有未知數的逆元氣隨時會出來搗亂,更加大了不確定性。
  
  但不論到了四元天巔峰的境界,還是一舉破入第五元天,對他融入蟲身后最強的源門之境,實質性的提升并不會太明顯,除非本體進入第六元天境界,與未融合前的蟲身之軀差距大大縮小。
  
  修煉過程艱辛,需要的不僅是時間,還有關鍵的資源,天地元氣就不說了,沒它就沒基礎,單是命源一項,就卡死了很多人。
  
  想要在一個戰艦內解決命源的問題,基本沒有指望,這也是三大艦隊對他們雖有五大樞機,但卻很低級而產生失望的原因之一,這可不是時間能夠簡單彌補的。
  
  海國大殿主在新世界統治了海洋上千年的時間,累積獲得的命源也才能讓它達到新二神境,期間因為修煉之法的問題肯定又浪費不少。
  
  一是獲得命源的方式問題,能夠獲得的數量很少,要不然它們五國樞機也不會指揮梅爾蒂尼的死陣。二是,無論如何它們也不能對黃星一樣直接抽得干干凈凈,竭澤而漁,那畢竟是它們誕生的同族,依存的基礎。
  
  沒有達到源門,只能老老實實地從同族那里獲得命源,楚云升不知道聯軍中參與瓜分黃星的那些人是通過什么方式抽取黃星的命源,他用得卻明確地是命源罰牌,而不是靠海國大殿主自己去抽,別說它,就是楚云升也不知道怎么自己去抽。
  
  能夠在戰敗后支撐著活到現在,聯軍中沒一個是簡單的“貨色”,不僅是三大艦隊,其他艦隊弱一點早就覆滅了,手上必然都有著各自的殺手锏與保命之物,或之法。
  
  楚云升算了算,一旦刺惡、睥邁與拔異都進入新二神境,也就是第五元天,他們沒有海國大殿主與小長羽那樣上千年命源沉淀的基礎,三人加在一起,所需要的新命源將是一個天文數字!
  
  要么殘酷掠奪,要么不斷地發動戰爭,幾乎無解。
  
  這還得建立在他們有命源罰牌,可以抽取非同族命源的基礎上,要不然就老老實實地熬著吧。
  
  樞機也不是那么容易當的!
  
  而再到源門,甚至是誕靈,將屠戮的生靈數量,不計其數……足以讓一個人徹底冷血,無動于衷。
  
  第一戰場是為了拖延敵人的腳步,給第三戰場的準備創造足夠的時間,同時也盡可能的削弱敵人的力量,集中己方的力量盡快到達第三戰場。
  
  這是聯軍制定的目標,楚云升作為炮灰,當然也有自己的目標。
  
  獲得命源便是其一。
  
  就是拼命也得堅持到第三戰場戰爭大爆發的決戰時刻,而不是現在。
  
  現在他得想盡一切辦法壯大自己。
  
  權衡一番后,楚云升決定向海國大殿主瘋狂堆資源!
  
  命源,暗能,修煉功法,修煉環境,等等,艦隊中的一切資源優先向海國大殿主堆積。
  
  和睥邁不同,海國大殿主很穩,預見可期,楚云升不信不信三個月后,堆不到第三神境!
  
  只要有一個第六元天境界的高手出現,他的壓力就會大大減輕。
  
  配合赤人的黑液,海國大殿主帶著其他三個樞機,退可守,進可有力支援他的進攻,而不會再像冷星之戰那樣,被敵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楚云升將得自尸星的次次級源體,也取了出來,作為強堆境界的重要資源之一。
  
  “這個,您還是留著吧,別讓我浪費了。”
  
  海國大殿主見到楚云升,壓力倍增,竟不敢伸手去接次次級源體。
  
  “沒事,資源的價值就是用來使用的,與其放在這里空置,不如發揮出哪怕只有一成的效果。”楚云升看著它,沉聲道:
  
  “想不做炮灰,想活著走出戰場,我們就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要不然戰死了,這些東西反倒便宜了別人。”
  
  他一向舍得用任何東西,哪怕浪費,也在所不惜,否則他也活不到今天,而且資源就是拿來用的,總還能再找到新的。
  
  海國大殿主思索片刻道:“如果不出意外,我感覺這次沖擊第三神境會有很大希望,但最終能到哪一步,我心里也沒底。”
  
  楚云升笑了笑道:“所以,不要讓我們失望,努力吧!”
  
  海國大殿主接過次次級源體,嘆息道:“如果天羽族的小長羽在的話……”
  
  楚云升擺了擺手道:“我需要的是一個能在關鍵時刻能拼命赴死的人,她還不夠資格,那樣,我寧愿給睥邁去賭奇跡。”
  
  海國大殿主點點頭,便不再說話,它知道楚云升與天羽族之間的糾葛,也知道楚云升現在需要的是什么人。
  
  他的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功法上如果有什么問題,隨時聯系我。”楚云升最后交待了一聲,等它走了,便找來圖圖問道:“伏希又聯系你們了嗎?”
  
  “它一直在與我們通信,希望能夠參觀我們的艦隊。”地底小人圖圖將最后一次伏希的信號時間調了出來,送到楚云升的面前。
  
  “讓它過來吧,找個廢艦,我先跟它談談。”楚云升想從伏希那里打聽到關于聯軍陣型的一些情報,如今,除了它,沒人理會冷星艦隊,只有這么一個突破口。
  
  伏希一直想要參觀冷星艦隊,肯定有目的,而且未必是什么好的目的,這點楚云升很清楚,但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相信它也很清楚冷星艦隊現在的炮灰處境,所以一直鍥而不舍地聯系地底小人,估計肯定能夠成功。
  
  ……
  
  見到楚云升,精靈般的伏希一如既往的客氣:“我只是想來看看,并沒有其他的意思。”
  
  楚云升見只有它一人過來,便開門見山地說道:“我很奇怪,你為什么對我們這么有興趣?”
  
  伏希看看什么都沒有廢艦,有些失望:“不邀請我進去再說?”
  
  楚云升不理會道:“就在這里說吧,如果談好了,我可以讓你進去看看,但說實話,里面也沒什么好看的,看完你會更加失望。”
  
  就是讓它進去,有些機密的地方,楚云升也不會讓它看見,不如細高人的主懸椎體,他的居所等等,而且,他也會安排冷星艦隊的科學家去伏希的艦隊,不管能不能看得懂,總是要看回來。
  
  伏希笑了笑,道:“我和你說說我們的來歷吧,說完,你就知道我為什么對你們有興趣了。”
  
  楚云升喜歡這樣的直接,即便對方可能是在撒謊,但起碼也不浪費時間兜圈子。
  
  但沒想到,伏系開口第一句話,便讓他微微驚訝:“我們其實并不是此地的生命,我們的祖先來自與這里比鄰又遙遠的恒星系……”
  
  它的目光淡淡望向遙遠的星空,有些驕傲,卻讓楚云升又一次驚訝地說道:“我們是靈之后裔,誕生于一個神奇的星系……”
  
  接著,它緩緩而道,說了它們的真實來歷。
  
  它們的確誕生于一個神奇的行星系這顆行星系有兩顆生命行星,另外一顆星球上竟然有著與它們類似的同種生命。
  
  由于對方自然條件惡劣,一直向往如天堂般的它們所在星球,每到兩星交匯的時候,便是戰爭爆發的時刻,千萬年來為爭奪與保衛之戰而戰死的人不計其數。
  
  對方迫于越來越惡劣的環境,不得不首先放棄它們擅長的修煉,轉而加速走向星空,在隨后的時代,對方果然取得了絕對的優勢,將它們的星球終于全部占領,迅速殖民。
  
  在它們徹底淪為對方統治下的殖民地人許多年后,它們的那位靈祖先歷經千辛萬苦,根據一幅壁圖,找到了一份契約,成為了兩星歷史上第一個暗者,拉開它們反抗、反攻、奪回家鄉的戰爭序幕。
  
  那幾乎是摧枯拉朽的戰爭宏曲,暗者、暗極者、直到誕出一靈,這位才華橫溢的靈祖先,帶著它們走向一次又一次輝煌的勝利!橫掃星空!
  
  原先的統治者淪為了階下囚,下民登上了星空皇座。
  
  而當時兩星之戰結束的時候,還沒有誕靈的那位靈祖先,并沒有殺絕對方,而一直試圖將雙方融合,甚至不顧它們其他祖先的反對,鼓勵對方的技術發展,只是效果不大,雙方的積怨與仇恨都早已深入雙方的血液與靈魂。
  
  &nbs;隨著歲月的流逝,這位足以威懾星空的靈祖先“失蹤”,它們雖然時刻牢記后來的其他祖先訓導,用盡一切辦法壓制對方在技術上的太快發展,控制在它們能夠控制的范圍之內。
  
  但仍然無法阻止對方的壯大,到了伏希這一代,過去早泯滅在極為遙遠的歷史之中,兩族也已共和了,頻繁地通婚,互相捆綁對方的高層。
  
  “靈祖失蹤后,我們便迅速地衰敗下來。”
  
  伏希并沒有多少傷感地繼續說道:“那段歷史,對我們而言就像是神話一樣遙遠,以至于曾我們的祖先當中曾有人試圖考證它的真實性。”
  
  “直到我們的祖先被死敵不斷地追殺,逃亡,在星系的邊緣,我們收到一道似乎是來自我們靈祖給我們發回來的微弱信號。”
  
  “為了找到傳說中的靈祖,那時候我們的祖先像是發了瘋一樣,準備強行橫渡暗域。”
  
  “你知道的,一旦找到靈祖,戰爭就會被改寫,我們的祖先就可以向死敵全面復仇,再次橫掃星空。”
  
  “那是一次死亡之旅,最后活下來只是少量的胚胎!”
  
  “我們這些人,都是那些胚胎的后代……”
  
  “我們的胚胎祖先繼承了艦隊留下的知識與歷史后,同樣也繼承了更遠祖先的遺志,繼續尋找失蹤的靈祖。”
  
  “在這里,它們稍微清晰了那道信號,可笑的是,那道信號卻是讓我們遠離這里,不要來找它的緊急信號。”
  
  “它說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它可能回不來了。”
  
  “在那道緊急的信號中,經過我們的胚胎祖先一次次地復原,發現了一種生物。”
  
  “你應該猜到了,是的,那種生物的模樣與您,還有您的一位暗者,一模一樣!!!”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