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109 遼闊的決戰

^
  
  什么是驚弓之鳥?
  
  這支由敗兵拼湊起來的“聯軍”,就是不折不扣的驚弓之鳥!
  
  現在所看到的景象不過是光的輻射,事件發生遙遠的星空,而且已經成為了過去。
  
  警報聲一道道地響起,飛船中頓時暗能一片混亂,各種緊急詢問的信號漫天地飛。
  
  “它們加速追上來了!”伏希緊張地喃喃道:“這一定是源門的力量吧?”
  
  以它不到樞機的水平,很難分辨樞機以上的力量層次區別,因而,大概也是想向楚云升求證。
  
  “應該是吧,不過也沒那么恐怖。”楚云升看著飛船中已經混亂成一片的信道,點頭道。
  
  最后一支艦隊被擊毀的景象,看起來很夸張,很嚇人,像是從宇宙中,被一道光之劍徑直刺穿,殺得干凈利索,犀利無比,并且產生的光輻射極為強烈,將景象傳播星空很遠很遠。
  
  實際上,源門殺人,不需要這么夸張,十分浪費,楚云升覺得應該是一種心理戰術,以強悍武力的星空炫耀,來瓦解這支敗兵聯軍最后的意志。
  
  這種事情,他以前遇到過,自己也干過,只不過,對方炫耀的舞臺是擺在了遼闊的星空。
  
  因而看起來十分的霸氣與震撼!
  
  伏希有些“佩服”地看了楚云升一眼,他大概沒想到楚云升區區一個低層樞機,就敢如此評價一個源門生命。
  
  他如果知道楚云升曾與影人,一個靈生命,激戰了數月,還不知道會驚成什么樣子,那已經不是用“佩服”就可以做出的表情了。
  
  伏希趕緊將情報通過信道送回給自己染,然后看到一條信息,便向楚云升道:“會議提前了,我們正好過去。”
  
  會議突然提前,在意料之中,楚云升與伏希都沒有什么驚訝,本來就是在等這支艦隊,現在不但沒了,來自星空的敵人腳步聲也已近在眉睫,自然要盡快商量好對策。
  
  是逃,是戰,總要拿出一個決定。
  
  飛船中此時傳終于來了“廣播”:“大家切勿混亂,敵人距離我們還很遠……”
  
  設置在三大艦隊之一的一艘中間飛船的會場,并不需要參會者本人親自當場,專用的通信端口會連接上各自的戰艦,但為了更強的保密性,仍需要各方派遣一人前往。
  
  伏希所屬的種族也具有參加會議的資格,否則他也不可能被安排到楚云升的隔間中來。
  
  但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有資格者,比楚云升還略微不如,別看他左一個神戰,右一個源門巔峰地說著,實際上,也就是嘴巴上的厲害。
  
  正如他自己所說,他們戰敗的時候,甚至都沒有見到對方的影子。
  
  別說真正的神戰主力了,就是巔峰源門他們也見不到,靈的存在,更是與他們猶如兩個世界,談論起來,頗像是地球上的民間政、治家,指點江山,卻連一個最爛的源門或許也從沒見過。
  
  當然,楚云升不算的話。
  
  ……
  
  隨著飛船改道,加快飛向會議星艦,兩人很快就到了會場入口,他們來得算得上最早,因而等待了一段時間,才準許入內。
  
  會場的布置看起來基本沒有東西,就是在一個空曠的空間中,參會的人都圍繞一個平臺懸浮在空中。
  
  但每個人的位置都有著能量固定,除非強闖,否則不能離開附近的區域范圍。
  
  在這里,楚云升又見到了許多奇奇怪怪的生命,當然,他在別人眼里,也是奇奇怪怪的一員。
  
  會議的主持者,是三個勢力最為強大的種族,其中就有楚云升見過的只有手的生物。
  
  人員到齊后,其他參加會議的人投影也順序按照各自代表所在位置出現,海國大殿主四人隨即出現在楚云升的身邊。
  
  “首先要說的一件事,是大家現在最為關心的事情。”只有手的首領生物一點也不浪費時間在諸如會議開始之類的事情上,直接說道:
  
  “攻擊依多人的敵人的確是一個源門生命,它們速度很快,已經近在十光年之內,但大家不用擔心,我要說的第二件事,就是流傳已久的消息,是真的。”
  
  說到這里的時候,它與旁邊的兩位大艦代表交流了一下。
  
  楚云升剛來初到,伏希也沒有來得及向他提什么傳言,不知道是什么消息。
  
  只有手的首領生物堪卟,繼續說道:“根據最新的消息,傳言中的那位源門尊者會按時達到預定的戰場坐標,參加此次戰斗!”
  
  原來是有一個源門生命要來!
  
  難怪會被傳得沸沸揚揚,眼下,一個源門生命的戰力是最為關鍵與致命的。
  
  楚云升與拔異等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一直在注意伏希,發現堪卟證實“傳言”是真的之后,他便有些松了一口氣,而聽到堪卟親口說出那位源門確定參戰,頓時便有些激動起來。
  
  全場也立即陷入了“嗡嗡”的嘈雜交流聲中,顯然對這位源門尊者都抱有極大的期望,算是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暫時落地了。
  
  堪卟是一個講究效率的“人”,不理會周圍的嘈雜議論聲,繼續說道:“源門尊者將按時到達戰場位置,所以我們的計劃不變,將這里作為第一戰場,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會退向第二戰場,然后抵達最終的第三戰場,與其他人會合后,在這里展開反擊決戰!”
  
  隨即,在眾人的腳下浮現一幅巨大的光影星圖,戰場的位置清晰地標注在星空上,而最終的戰場中心位置,距離此處大約八百多光年,方向與楚云升的星際鏈路幾乎垂直。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其他方向上的第一第二小戰場,大概是其他方向上的敗逃聯軍,最終都要匯合在范圍廣大的第三戰場,在極為遼闊的最終戰場上,展開生死決戰!
  
  楚云升現在也明白了,那道向左旋求救的信號中,隱藏的就是召喚附近所有敗軍向最終戰場撤退信號!
  
  左旋在此處的最后勢力,都被壓縮,或主動靠攏向這里,并將在這里集中所有的力量,進行一場遼闊的決戰,與對方生死一決。
  
  這一仗,打贏了,它們雖然也仍只能逃跑,但卻有機會活下來,如果打輸了,便是全軍覆滅。
  
  與其分散逃命,被逐一清剿,不如合在一起,撕開敵人的包圍圈,沖向恒星系之間的茫茫永暗地帶。
  
  堪卟不管周圍的議論紛紛,又一次說道:“鑒于此處已經處于神使帶來的坐標附近,現在進行第一次投票,進行過程中,繼續執行神諭,還是放棄。”
  
  這時候,它身邊的一個生物插首先道:“我反對,神諭必須執行,我族曾受神國大恩,絕不背棄誓言。”
  
  但它的話音剛落,其他參會者紛紛選擇贊成放棄執行,潮水般的“贊成”,瞬間便淹沒唯一的反對者
  
  “我們都不知道那個廢儲長什么樣子,到哪里去找?”
  
  “我堅決反對去找一個廢物!”
  
  “神使現在也不知道在哪里,說不定已經死了。”
  
  “找它有用嗎?浪費時間!”
  
  “一個廢物,說不定早死了!”
  
  ……
  
  一片的“贊成”中,第一次投票立即通過。
  
  伏希的位置距離楚云升不遠,看到楚云升也是投了贊成不執行,便小聲道:“不好意思,我原先還以為你是那廢儲的支持者呢。”
  
  楚云升淡淡笑了笑,沒有說話,他發現對方將它們壓縮向這片區域,同樣也是有目的的。
  
  連同他這個“廢儲”,一網打盡嗎?
  
  伏希指著堪卟身邊那個高大生物道:“它說得好聽,什么受過神國的大恩,都是騙人的,其實就是被逼沒辦法投降而已,它們的死敵不會放過它們。
  
  而且,神國的大門在哪它都不知道,說得好像就它一個人忠誠于神國一樣。”
  
  接著,堪卟又進行了幾項資源分配方面的投票,楚云升都隨著大流,沒有變化。
  
  到了最后一項,卻不再是投票,而是一個妥協的結果,也是雜亂敗軍當前面臨的一個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問題。
  
  誰來指揮聯合艦隊?
  
  三大艦隊雖然勢力出眾,但其他人加起來也不算弱小,有的只是被打殘,論起原來的勢力,未必輸給三大艦隊。
  
  而且三大艦隊之間也需要平衡,對于聯軍的指揮者選擇,就出現了分歧。
  
  除了有自知之明的,像楚云升這樣的勢力,想也懶得想,其他有點實力的卻都想要獲得戰爭的統一指揮權。
  
  &nsp;尤其是三大艦隊,誰也不會認為對方比自己更有資格。
  
  于是,為了快速平衡,消除分歧,集中力量于備戰,堪卟等人商量后,決定以模擬實戰的方式,各方各憑本事快速賽戰,決出最后的指揮者。
  
  以三大艦隊的技術水平,模擬出實戰的場景不算什么高難度的東西,關鍵是這個決定,看似公平,卻明顯地偏向于三大艦隊。
  
  其他小勢力就是派人賽戰,也沒有能力在這么短的時間內了解最先進的戰艦性能等等參數,想要統一調配出最大的利用率,無疑是癡人說夢。
  
  只能發揮出聯合艦隊低技術水平的指揮者,和能夠發揮出絕大部分實力的指揮者,不用打就輸了。
  
  因而看似公平的賽戰,實際上就是三大艦隊內部的競爭,其他人都是陪著過一場罷了,這樣能盡快地消除分歧,輸了之后也不會埋怨不停指揮,實力的確不如人嘛。
  
  這時候,用武力強迫的方式反而不利于團結,雜牌聯合軍,種族各異,思維各異,文化各異,也只有用這個辦法才能讓所有人服氣,以最快的速度聽從統一指揮。
  
  但它卻又是公平的,如果要讓楚云升這邊的地底小人去指揮這場戰爭,那才是真正的災難!
  
  楚云升無所謂指揮權,他這邊的人也的確沒這個能力,雖然按照“公平”的原則,冷星艦隊也獲得了三個參賽的名額,但估計第一輪就會被刷下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