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1)     

黑暗血時代1107 禁止接觸

^
  
  不論是冷星之戰,還是與赤人對陣一戰,光的信息早已經跑在了楚云升他們的前面,雖然細節上不可能看得太清楚,正如七百光年外的那場大戰一樣,但是事實卻是確鑿的。
  
  尤其是地底小人艦隊航行中留下的軌跡,只要能捕捉到,就可以追溯到出發的位置。
  
  這也是說不了謊的。
  
  答復的信息很快便發射了過去,但在預計的時間內,卻沒有收到對方的第二次回復,它們似乎是沉默了一會,或者是討論了一會。
  
  許久后,才發來第二道信號,并附加了一個坐標。
  
  根據坐標,邊探測邊航行,該有的謹慎還是要的,尤其是它們沉默了一會,不能不小心,即便對方是左旋的勢力,也不能保證就一定不起異心。
  
  有些事,不得不防。
  
  隨著航行的深入,地底小人經過探測發現,它們已經停在了坐標的附近,并沒有再繼續逃亡。
  
  而那里竟有一個行星系,看起來像是一個宇宙的孤島一樣。
  
  其實在天文學家看來,宇宙如果是無邊無際的海洋的話,不管是最小的行星系,還是超大的恒星系團,都是宇宙黑暗汪洋中的一個個孤島,被幾乎難以跨越的空間距離隔離開來,互相遙望,卻難以接觸,便產生了無限的遐想。
  
  如果不能達到時間膨脹的速度,即便有著世代的飛船,也會因為物資的耗盡卻得不到補充而迷失星空,成為一具具宇宙棺材。
  
  宇宙,仿佛有一種黑暗的鐵律:禁止接觸!
  
  即便是前輩,在這種鐵律下,也未能走到宇宙的“盡頭”。
  
  地底小人一直在與對方通信,一來一回的時間消耗極長,但對于飛船的內部,卻只有時間之箭的方向感,并無太久的等待,這種神奇只有身處其中才能夠體會。
  
  面對對方的謹慎詢問,楚云升沉吟片刻,道:“告訴它們,我們有五個樞機。”
  
  如果把布特妮算在內的話,楚云升的這支艦隊,實際上,一共有七個樞機加一個源門,已經是一個極為恐怖的勢力了。
  
  要是再算上楚云升手里的火焰體契約,與天羽族的第二份契約,一共就是九個樞機!
  
  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這都是不可思議的力量。
  
  不過,如果放在地球上,與楚云升在艦冢三層中見到的“世界”相比,又簡直什么都不是。
  
  不論是前輩,還是骨骸六序,都說過這里是非常之地,并非虛言。
  
  但這里不是地球,楚云升也不能隱瞞對方太多,畢竟從雪苑使主子所屬勢力包圍中沖出來是事實,如果只有一兩個樞機,那誰也不會信,一聽就是謊話。
  
  所以,他只說五個樞機,海國大殿主他們加上他自己,一共五個,其他人也的確不是在主懸椎體中關著,就是被掠命艦女人帶走了。
  
  五個樞機,也能勉強解釋了,畢竟那兩場的戰斗光影在經過這么長的距離分散后,也很模糊了,細節上無法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當地底小人將他的話發送過去后,便又是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沒多久,探測就發現,對方停下的戰艦群,又一次運動了,似乎嚴陣以待。
  
  他們現在還不知道,當五個樞機的消息發送過去后,對方立即產生了一場軒然大波!
  
  這太不可能了!
  
  一個技術明顯低下的艦隊,連它們的密碼文都不能破解,也只有一艘破破爛爛的戰艦,里面竟然藏著五個樞機!
  
  為此,當地底小人艦隊終于達到坐標時,對方做了最為謹慎,也是最為隆重與期待的陣勢,來“迎接”他們。
  
  經過一路上不斷地來回交談,語言上的障礙沒有了,剩下的便是實際的接觸。
  
  楚云升也很小心,讓艦隊停留在安全的距離上,準備好推進器反向,啟動符文能機,隨時準備離開與戰斗。
  
  然后,他以本體帶著海國大殿主四人,乘坐地底小人的太空戰機,飛向約定的地點。
  
  照理說,大家是不需要實際見面的,通信技術的發達,雖然做不到如掠命艦通信那般真實,但也不妨礙視覺與聽覺的“面對面”。
  
  之所以還要實際地見上一面,它們在懷疑五個樞機真假的同時,楚云升對它們也有疑慮。
  
  太空戰機看似筆直地向前飛行,對方顯然在懷疑中還是有些期待的激動,畢竟窮途末路的時候,突然出現一支如此“強大”的力量,還極有可能是屬于自己的一方,且有星空痕跡的有力證據,無論如何,也是一種驚喜。
  
  它們派出了龐大的迎接隊伍,一艘艘先進的戰艦,在星光下充滿威武艦群之感,但卻讓地底小人自慚形穢,和它們的飛船比起來,即便是最新的太空戰機,頓時便如破爛貨一樣,讓人抬不起頭來。
  
  年輕的駕駛師回頭看了楚云升以及四個樞機大老爺一眼,它此時感覺像是穿著一件土得不能再土,滿身都是破洞的乞丐衣服,走在最為華麗與時尚的街頭,身邊都是衣裳光鮮氣質高雅的人群……
  
  當對方分出一個與它駕駛的太空戰機類似的小飛船靠近后,它頓時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鉆下去。
  
  看看人家的工藝,看看人家的質感,看看人家的平穩……再看看自己,它一輩子也沒覺得像今天這樣難受過。
  
  雖然它們的艦隊中,還有著細高人的主懸椎體,但是也許是細高人的技術太高,它們只知道差距巨大,卻無法從視覺與其他感官上鮮明地度量出這種差距。
  
  但是接著,它便看到除了海國大殿主之外,其他四人絲毫不在乎的神態。
  
  楚云升是見得多了,旁的不說,他自己這里還有一艘傳說中的穿維飛船,是連影子看不到的存在,而拔異與睥邁對此沒有多少興趣,一個更注重實際,一個現在居然還在修煉,至于刺惡,它的審美和它的話一樣庫勒說尊上說哪個好哪個就好。
  
  只有海國大殿主生出了許多感慨來,對對方的戰艦與飛船都充滿了興趣。
  
  楚云升淡定的表情,給了地底小人駕駛師第二次信心,為了不讓人看扁,努力地拿出自己最高的水平,順著對方小飛船的引導,操控太空戰機飛向其中一艘恢弘的戰艦。
  
  這艘戰艦距離其他迎接的戰艦群距離很遠,顯然也考慮到了楚云升他們的擔心,但實際上,楚云升并不在意,如果他們五人進去出不來,那么就是不進去,也未必能逃得掉。
  
  他若全力不惜一切一戰,此時,只有靈生命才能將他留下來殺死。
  
  一進入對方的戰艦,就是海國大殿主也意識到自己與它們的真正差距在哪里了。
  
  對方戰艦中的任何一個建筑,都沒有拼湊的感覺,渾然一體,將物質與能量的利用效率組合到最優,每一處的設計都符合最小的消耗卻有著最大的效果,而且從視覺上看,絲毫沒有任何簡陋的感覺,反而有著類似黃金比例的舒適感。
  
  內部巨大的空間十分開闊,沒有地底小人那樣錯綜復雜的通道,稍微路盲一點的,都能在里面繞暈。
  
  秩序,是這艘戰爭之艦的主題。
  
  從他們進來,就看到一艘艘攻擊性戰機整齊地懸浮在一側,一眼望不到邊際,十分的平穩,與飛行中的戰艦協調到內靜態的狀態。
  
  如果從遠處看,它們就像是一道道嚴格的數列一樣,每一個戰機都是一個數字,排列在它的計算位上,十分嚴密,仿佛最終可以算出一個最優的幾何圖形。。
  
  楚云升所在的太空戰機,就是在這些建筑與單位構成的空間幾何中,沿著一個此刻最優的線路解飛行,并非像自己戰艦中一樣順著橫平豎直的通道進出,萬年不變。
  
  而在另外一邊,透過窗舷,可以看到像是一種機械軍團,整整齊齊地刷地轉過身,幽暗的金屬光澤中,讀寫著不知道什么信息。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來到這艘戰艦的核心。
  
  五個相互旋繞的金屬球體,播散著不同的暗能,交相輝映。
  
  他們進入的只是其中的一個,其他四個仍在不停地運動,看起來似乎毫無規律,但卻很穩定。
  
  在這里,楚云升和海國大殿主等人釋放了一點樞機之力,以供對方確認,同時也看到了戰艦的“主人”,一種和他們一樣的真核生命,卻沒有腳,因為這東西在太空中用途不大,取而代之的確是猶如觸手般靈活的“手”。
  
  “我叫堪卟,在你們的文字中,是遠離恒星而去的意思。”其中一個只有“手”的生物,向楚云升五人自我介紹道:“你們能夠主動加入,是我們的榮幸。”
  
  楚云升覺得這話似乎有哪里不對勁,便含糊地試探道:“我們收到了你們的信號,正好也在航道上。”
  
  那個只有“手”的生物,這時候,“表情”似乎有些古怪,過了一會,才小心道:“我們已經證實了你們的軌跡真實,剛剛也證實了你們的確擁有五個原級態生命,所以,現在我們也可以告訴你們那道信號是加密的信號,不達到一定的技術程度,是分析不出來的,至于內容這里不方便說,等你們編入序列后,參加會議的時候自然就知道。”
  
  云升心中立即楞了一下,那道求救信號竟然是加密的信號!?
  
  地底小人分析了很久,根本一絲疑點都沒有發覺,更不要說破解了。
  
  話句話說,他們看到的那些來援的光點,實際上都是接收到加密信息后的動作,只要他們“冷星戰隊”是唯一傻乎乎地來救援的人!
  
  難怪它們會沉默,估計是意外吧。
  
  想不到,竟然真的有人按照明碼“來援”了!
  
  所以,剛才它才會用“主動”一詞。
  
  楚云升哭笑不得,估計他讓地底小人給它們的回復,讓它們當時也一陣的錯亂與莫名其妙。
  
  大概也是看出了楚云升的尷尬,那個只有“手”的生物轉開話題道:“你們作為修煉的優秀種族,擁有五個原級態生物,我們十分的重視與尊敬,不要再意那些小事,你們將是我們最尊貴的客人與未來的戰友,會議那邊”
  
  它還要再說下去的時候,旁邊另外一個只有手的生物,面色突然有些難看起來,猶豫地向它的同伴道:“檢測的精確結果出來了,它們的原級態級次實在,實在是,太低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