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105 左旋來援

^
  
  這道增強的信號很有意思,經過地底小人的反復探查甄別,計算得出,發射它的源頭和戰爭爆發的地點并不一致。
  
  產生強烈光輻射的大規模戰爭爆發于大約七百光年之外,而這道增強信號的源頭卻距離楚云升他們現在的位置只有不到四百光年。
  
  但兩道信號卻幾乎同時達到,中間一點點微小的間隔時間,在光年單位面前,不能算什么。
  
  “我想應該是它們在看到戰爭爆發的情況后,立即緊急同時向其他方向做出的求援。”地底小人新任的軍事指揮官湛湛分析道。
  
  它剛剛在競爭中擊敗了原來的指揮官,而那個指揮官實際上也才出任不到一個月,為了盡快建立自己的優勢,鞏固自己的位置,它更加地迫于展現自己的能力。
  
  按照它與它新組建的指揮部分析,光是速度最快的信號,求援者在那場戰爭爆發的三百年多后才能觀察到,而后,它們立即向外發射求援信號,兩道信號疊加在一起,前后時間差距因此不大。
  
  “有沒有可能是它們的敵人所發射?”楚云升看著地底小人建立的三方位置星空多維圖,開口問道。
  
  掠命艦女人與雪苑使主子靈戰中,不知道用什么辦法獲得了一些信息,左旋勢力在此處戰敗,它們的敵人正在追殺清剿,故意發出誘敵的信號也并非沒有可能。
  
  會議艙中,除了地底小人指揮官,還有其他人,比如冷星的指揮官,他已經不算新任了,最近試圖挑戰他位置的人,都沒有成功,在權鋒暗流涌動的艦隊中,居然算得上為數不多能夠捍衛住自己的人。
  
  見他似乎想說話,地底小人指揮官湛湛立即道:“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左旋戰敗的話,必然惶惶不安,誰還有心思去救援其他人?而且這樣明顯的誘敵信息,后面又有大規模的戰爭光輻射,除非是左旋有新主力加入,否則不能。”
  
  它的發言不多,很簡潔,但卻幾乎把其他角度全都堵死,冷星人指揮官就是想說什么,暫時也沒什么新的東西可說,最近因為他的突出表現,讓冷星人中權力中樞中的影響力有漸漸變大的趨勢。
  
  不論是地底小人,還是其他人,都不愿意看到原本就緊張稀少的權力地盤,要被一個“戰敗者”插上一腳。
  
  放在以前,這種會議,冷星人根本就沒有來參加的資格,一切都是從荒星開始產生的變化。
  
  五國最近在抱團,說是五國,其實上也只有大陸卡旦人、嗷卡人以及海族人,其他諸如荑族之類,雖然多,但都是末微之人,上不了臺面。
  
  之所以仍稱五國,是因為從血族那邊流出過一個未經證實的消息,據說五國之一,神秘之國,與楚云升有很大的關系,是楚云升的“人”,這樣一來,其他四國立即也就有了歸屬感,在新世界的層面上,和這只艦隊的最高統治者并非是脫節的。
  
  至于極南之國,雖然是敵人,艦隊上也沒有它們的人,但五國向來是一個整體,說了幾千年了,早已習慣,總不能拆開來說四國吧?那樣的話,它們與神秘之國的五國整體性關系印象就會被削弱不少。
  
  沒有梅爾蒂尼在,它們又都是專長于修煉的種族,不是絕大部分,而是基本上全部都是封建統治的形態,對星空時代的很多事情比起冷星人都遠不如,所以,正常這種會議上,它們也就出來體現一下存在,不發表任何意見。
  
  當然,它們依舊看不起冷星人,也看不起地底小人,這些人都是它們的手下敗將,現在依然是,因為它們加起來一共有四個樞機!
  
  占據這支艦隊金字塔頂端的樞機大老爺份額近三分之二!
  
  如果不是拔異最近破入神境,如果不是睥邁這個冷星人,血族的樞機又不在的話,它們直接統治與壟斷了整個樞機層!
  
  這是它們的底氣,即使搞不清楚星際鏈路到底是什么路卻還若無其事地坐在這里,也沒人敢小瞧它們,當然為了避免被“大老板”楚云升看不順眼而趕出去,它們也很有自知之明,絕少發言,基本每次都是聽不懂,但堅決不說話。
  
  而且,只要楚云升開口說話,它們既是聽不懂,也會做出十分認真用心去聽的樣子,該鼓掌的時候立即鼓掌,該附和的時候馬上附和,這方面,從來都不猶豫!
  
  其他人發言嘛,那就要看貴族老爺們的心情了。
  
  在它們看來,地底小人不過是走了星空的運氣,要還是在地面上,能讓年年制造污染廢氣的地底小人坐在它們面前?
  
  那是奇跡!
  
  除了它們,地底小人,以及冷星人,再有就是地球人。
  
  在艦隊中,這是一個比較奇怪的勢力層,屬于咸魚大翻身的經典,五國及其他人,對地球人前后的心態都不一樣。
  
  原先,他們是連嗷卡人都可以隨意欺辱的存在,其他人,雖然沒有嗷卡人那么野蠻,但也是想殺就殺,沒什么壓力。
  
  但現在,旁的不說,就看看嗷卡人居住區發生的事情,地球人私下的各種報復與施虐,地底小人警察都不敢管,刺惡是樞機大老爺又怎樣,也只能忍了。
  
  不忍又能怎樣?
  
  自從艦隊成型后,阮家的時代起,它們就開始嚴令約束各自的族人,不要招惹地球人,吃虧就吃了,被打就打了,反正就是不準惹事。
  
  因此,其實許多人在這種壓抑中,感到很不平衡,直到遇到了求救飛船,到了荒星,看到了籠中人,全是地球人,這種不平衡敢見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極大的震動!
  
  這種慘狀與鎮壓,讓它們頓時覺得自己受得那點氣簡直不能算什么,而地球人的狠絕,它們也能漸漸明白如果艦隊有一天真的被打敗,它們死也就死了,并不可怕,但地球人,看看荒星,看看籠中人,就知道下場了。
  
  那真是生不如死!
  
  所以,當初楚云升沖向源門生命的時候,幾乎所有地球人都最先隨他一起去赴死,因為,他們沒有退路,唯有與楚云升一起死戰到世界的盡頭。
  
  如果星艦中地球人能夠合到一起,那無疑是現今最強大的一股勢力,但現時是,從阮家時代起,它們就不用這件事而犯愁。
  
  地球人之間的勢力對立,尖銳得比它們相互之間還要厲害。
  
  嚴格來說,怪人與冷星黑發人,都屬于地球人的大體系,但至今仍然涇渭分明,沒有任何融合的跡象。
  
  他們實際上已經是不同的人,就像荒星上的原始人,赤人飛船中籠中人,成了同族中的異類。
  
  會議艙中坐著的地球人,克里斯的幕僚團占有大多數,是由了解他們的拔異推薦來的,他們的意見雖然不一定有地底小人的數據精確,但往往也能切中要害。
  
  這四股勢力便是星艦中占有統治地位的力量,相互暗中較勁中,還要提防各自內部曾經掀起秩序內亂的新勢力,可謂焦頭爛額,如果不是楚云升一直沒有將火焰體所給的契約說出來,估計更亂更激烈!
  
  一個契約,就意味著一個樞機的誕生。
  
  楚云升現在用黑氣在試著凈化它,不知道能否成功,但一旦能夠成功,就是他的嫡系契約,造就出來的就是嫡系樞機!
  
  別說其他人,就是血族知道了,也再淡定不了。
  
  “排隊”的人也的確很多,誰和契約有仇?
  
  血族如果拿到了,那便彰顯了他們嫡系中的嫡系身份,退化人拿到了,立即可以改變現在拔異是其他靈主樞機的窘境,冷星人如果拿到了,大神殿的熾武體系最后一環,也是曾被質疑最多的一環,也就被堵上了。
  
  五國要是拿到了,那身份立即搖身一變,不再與需要和其他幾國再用著五國的名義,立馬成新嫡系。
  
  而地底小人,那就是所有人當中最渴望最希望拿到的,原因很簡單,它們自古至今,一個樞機都沒有過,壓根就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想都快想瘋了!
  
  其他小種族,雖然也想,但也自知是沒這個競爭資格的,能巴結上這四條大腿中任何一個,就心滿意足了,要真哪一天尊上一不小心,把契約非要砸它們頭上,那就是做夢也要笑醒了
  
  嫡系與大種族之夢,一夜間全都完成了!
  
  因此,楚云升誰也沒告訴,一來凈化的結果還不知道,時間也待定,二來他也在權衡在考察到底給誰?
  
  吉特,赫爾都是第一序列的候選者,但吉特資質一般,給他可能是浪費,畢竟要是一個嫡系契約,就一定要發揮出最大的力量,赫爾勉強可以,雖然年紀有些老了,老邁得都快動不了,但只要邁入樞機之境,命源就不再是什么問題,他早已是九級巔峰,多年停在那里,只差一張契約。
  
  唯一的麻煩的是給了赫爾,冷星人立即有了兩個樞機,除了天羽族,一個勢力中出現兩個樞機,還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楚云升不知道冷星人能夠支撐的住兩個樞機的消耗,如果沒有別的手段的話,樞機的基礎命源來源與他們的起源種族有很大的關系。
  
  要脫離這種限制,只有達到源門。
  
  而要達到源門,極慢的命源修煉速度下,看看五國的老樞機就知道了,千年都不動一下!
  
  可要給別的人,楚云升一沒有可信任的巔峰人選,二能信任的也不夠三元天巔峰之境,也只能利用嘗試凈化的這段時間,繼續觀察與權衡。
  
  樞機不是小事,只要越過這道坎,哪怕現再弱小,也有成為源門的可能,而源門在靈不出現的情況下,就是終極戰力了!
  
  四大勢力中,地底小人首先就被他在心中排除了,其次是五國,如果胡爾還活著的話,楚云升或許會考慮一下,但現在,看一圈,也沒一個可以讓他選擇的人
  
  冷星人卡在兩個樞機的限制上,地球人又卡在資質上,甚至絕大部分人都是不能修煉的,要選也只能在血族與退化人中選。
  
  對于他們現在的想法,地底小人指揮官湛湛此刻的意圖,楚云升多少都知道一些,新助理圖圖這點上比意意斯強很多,早在暗流涌動之前,便將該有情報都送到他面前,甚至沒有避諱地底小人。
  
  楚云升沒去管這些事情,看著前方的星圖道:“能不能分析出那場戰爭的層次?”
  
  這點很重要,不管是不是陷進,它都擋在艦隊的星際鏈路附近,如果繞道,那就要繞很遠很遠,而且也未必能保證繞道了就不會再遇到這樣的事情。
  
  星空到處都是黑暗,誰知道清剿左旋的人都在哪里?
  
  地底小人湛湛搖搖頭道:“現在還不能,距離太遠,光輻射經過七百多光芒的傳播散射,早已暗弱不完整,還殘存了宇宙背景的影響,路途上的星系影響,等等,所含信息雜亂,沒辦法確切地分析出到底是怎樣的細節戰爭,只能判斷出規模范圍。”
  
  不要說七百光年,就是楚云升與赤人艦隊一戰,地底小人艦隊繞開沒多遠,觀察到的波動,也無法精確到細節。
  
  宇宙中雖然空曠,但引力場,暗物質,暗能,以及星際稀薄塵埃依舊存在,這些影響隨時改變光的變動。
  
  微小智慧生命也是通過竊聽赤人的通訊,加以破解后,才從極小成功率的破解代碼中,得到細節上的消息,確定存在一個源門生命。
  
  聽完它的話,楚云升也沒有立即做決定,讓地底小人繼續監控探測,看一下動靜再做定議。
  
  誰想到,星艦中的膨脹時間沒過多少天,外面卻過了不少,地底小人經過不斷地巡天發現,發射求救信號的源頭方向,出現大量波動,明顯是向他們這邊逃來。
  
  倒不是因為它們發現了地底小人的星艦,而是在它們身后,出現大量的光波動,幾乎封死了它們能夠逃跑的路線。
  
  同樣,楚云升這邊想繞道除非也掉頭,否則即使星空巨大空曠,任何位置和方向都可以運動,但也一定會被發現。
  
  既然如此,楚云升當機立斷道:“給它們發信號,就說左旋來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