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104 逆反元氣

^
  
  幼小的孵墳蟲一步三回頭地爬向艦板地面,好像期待地等楚云升一軟心它就能馬上爬回來一樣,肥嘟嘟卻依舊等稱完美的身體在冰冷的甲板上伸出一只嫩小的黏觸,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
  
  可惜楚云升始終沒有將它召回來,它只好繼續向前,來到艦板中心的位置,開始準備孵化。
  
  先是呆了一會,然后鼓起“嘴巴”,使勁地憋著力氣,全身用力,肥嘟嘟的身體在憋足的力量下都微微地抖動了。
  
  楚云升立即飛開,結果半天過去了,什么動靜也沒有。
  
  幼小的孵墳蟲脫力趴耷在地面上,可憐地看著楚云升,但楚云升不為所動,它只好再一次憋足力氣,努力地孵化。
  
  又是半天過去,什么動靜都沒有,它耷拉著筋疲力盡的腦袋似乎想爬回來,偷偷看了楚云升一眼,卻又不敢。
  
  在楚云升銳利的目光中,它只得再一次支撐起幾乎虛脫的身體艱難地搖晃著爬起來,繼續用盡全力,全身都明顯地抖動起來……
  
  它已經完全地虛脫了,卻仍然沒有絲毫的動靜。
  
  楚云升嘆息一聲,從空中飛了下來,來到它的身邊,伸出手心。
  
  幼小的孵墳蟲可憐巴巴地艱難爬到楚云升的手掌上,不敢去看楚云升的臉色,又似乎有些委屈,把頭埋在手心里,肥嘟嘟的屁股卻露在了外面。
  
  它此刻連全部鉆入進去的力氣都沒有了。
  
  楚云升觀察了許久,大約知道不是它不努力,或者不愿意,蟲子只會執行命令,哪怕是死。
  
  可能它現在的確還不具備孵化的能力,但這卻讓楚云升無語。
  
  一個巔峰樞機的火元氣,都被它吞了,大量的晶體能量也被它吃了,居然仍沒有達到可以孵化的程度!
  
  這東西到底需要多少能量?
  
  楚云升本就封印著一個整天饑餓的“吃貨”,現在又來了一個。
  
  不知道在星空中飄蕩得太久,虛弱太深,還是它等級太高的原因?
  
  看它現在肥嘟嘟的沒用樣子,楚云升實在沒辦法將它與等級極高的形態聯系起來。
  
  雖然他也承認這支幼小孵墳蟲始終給人一種完美的感覺,這種感覺有來自視覺,但不僅僅是視覺,即便是現在肥嘟嘟的樣子,也沒有任何的忽差感,像是契合某種規則或力量,它這個階段的形態應該就是這個樣子才最完美,改變一點點都像是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但是,它現在的確沒用。
  
  似乎是通過蟲身之軀感受到楚云升的一絲失望,幼小的孵墳蟲似乎很沮喪也很委屈,想要向典主證明自己,卻無奈身體中的力量還不夠……
  
  楚云升將它收了起來,便不再去管它。
  
  赤人的晶體遺留下來的的確不少,但也不能全給它吞了,艦隊推進器的能源,符陣能射機的能量,等等,都需要大量的儲備,否則一個不小心就會在虛空中“停車”,動彈不得。
  
  算下來,除了被它吞掉的,再去除戰艦必須的儲備,還能剩下的所剩無幾,就是全給它吞了,也是杯水車薪,無濟于事。
  
  好在石頭狀封印生物吃的是封印生命,而不是暗能,要不然這兩個家伙加在一起都可能吃空了楚云升與地底小人艦隊。
  
  孵墳蟲暫時孵化不出巨墳,楚云升自然不能在它身上耽誤太多的時間,該修煉還是修煉,艦隊該出發還是要出發。
  
  他們的航道因為晶體已經漸漸偏離原來的星際鏈路,如今能巡天到的尸星越來越少,或許在更遠的地方還有很多,但他們已經沒有那個能力搜到。
  
  是時候回到原來的星際鏈路上了。
  
  這條路,通往火蟲來的方向,楚云升也知道未必能達到它們出發的地方,但不試一下,連機會都沒有。
  
  況且,他們也別的地方可以去,只能在流浪中不斷地壯大自己。
  
  楚云升的本體在命源的滋養下,也漸漸地恢復,本體修煉是他目前的短板,決定他戰力的局限,為此這些天,他一直拼命修煉第四元的境界。
  
  進展不快也不慢,這不是他拼命的意志就能夠決定的,修煉一途一步一個腳印,尤其是前輩的古書功法,沒什么有可以取巧的地方。
  
  四元天修煉的是自身源體,他的本源為純凈的本體元氣,再這個過程中,漸漸地形成本源元氣,同時他的身體也會漸漸改造為本源源體。
  
  四元天也分幾個境界層次,一共五層,他現在的本體只處在第二層。
  
  相比較起來,他比睥邁高一點,睥邁大約屬于一層巔峰,卻始終過了不了一層之隔他沒有功法,能修到這一步,已經算是奇跡了。
  
  海國大殿主已到新二神境,五元天的水平,不在楚云升他們這一檔。
  
  刺惡比楚云升要強下,大概在第三層,而拔異最弱,只在一層底部。
  
  實際上,楚云升覺得這三人在修煉上,睥邁其實最強,甚至比拔異都強。
  
  此人雖然沒有如拔異與刺惡的身體優勢,但修煉上的領悟力極強,意志堅韌,而且十分刻苦,堪稱冷星第一修煉狂,能夠用黑發人的身體強行修煉到三元天巔峰便是明證。
  
  藍發人的驕傲恩覺大騎士,也不敵他的九級戰技。
  
  他能修煉到第一神境第一層巔峰,全憑著自己的玩命嘗試與努力,沒有任何功法,沒有任何人教,就連海國大殿主都說這簡直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拔異也開玩笑說,如果此人如果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修煉下去,只要不出大岔子而“走火入魔”,說不定能夠自創出一套功法出來!
  
  這套功法未必是上等的,但卻是不可想象的。
  
  但可惜他沒有足夠的時間,也沒有足夠的空間,即便有,只要其他選擇,估計他也不愿意去走,這條路,只有楚云升這種實在是沒有辦法的人才會去試。
  
  自創功法,從來都沒有聽起來那樣的威風,除了隨時斃命的巨大風險,還有修煉速度上,修煉效果上,修煉方向上,皆不如有成熟的道路。
  
  否則還要歷史干什么?還要知識的積累干什么?積累與沉淀越多的路,才會越來越強。
  
  就是楚云升現在,也是靠著他知道的東西去小心嘗試那條艱難的道路。
  
  經過冷星之戰,雖然楚云升仍會對他的契約謹慎,但那已是對他契約之主的層面,對另外兩個樞機的靈主也是一樣,沒什么不同。
  
  而對他自己,對當時三個主動出來與他一同赴死的樞機,楚云升其實都準備了相應的功法。
  
  不過,他修煉過的境界,弄出來的功法更加完善一些,畢竟體驗過與沒體驗過,完全是兩回事。
  
  就像現在,他要到了突破第二層的邊緣,明顯地感覺到尚未完全變成本源元氣的本體元氣,多了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竟然是他曾經熟悉的
  
  逆元體形成的逆反元氣!
  
  楚云升頓時頭疼起來,逆元體并不是古書修煉體系中的,是他曾在逆鑄三元天中形成的,而現在竟然又如幽靈般地冒了出來。
  
  他原以為出節點后,重修元天境界,便不會再遇到這個問題,誰知道還是沒有躲過去,現在又鉆出來了。
  
  說明逆元體一直在他刺神槍的身體殘存里,只是“潛伏”起來,現在要大規模地正式地變轉本源元氣,它就無所遁形了,一下子就露出來了。
  
  所以,其實并不是多出來了,而是顯露出來了。
  
  對逆元體形成的逆元氣,楚云升到現在也知道不多,比起純元體的本體元氣,更加鋒銳兇狠,有一股不顧一切向上沖擊的欲望,遠沒有純元體“平和”。
  
  為突破到第三層,乃至第五元天,他現在還得把逆元氣也變轉為本源源氣,不過,到時候,本體又會變成什么源體,楚云升也不敢預料了。
  
  發生過的事情總會留下痕跡,便后來用純元體掩蓋改變了,但是這種存在過的痕跡卻歷史地留了下來,被向本源體改造的過程中的追溯而還原出來,它和純元體在等級上一樣,是避不開的。
  
  楚云升只得回頭老老實實地將逆元體再修煉,希望在第三層以后將它們完全融合起來。
  
  這一耽擱,便又是很長一段時間,等他磕磕碰碰,好不容易將那點點逆元體提升到第二層巔峰,與大部隊的純元體合流一處,沖向第三層境界,詭異的是,剛剛過第三層境界,它居然又消失潛伏了!
  
  這一次,楚云升立即用一絲靈蘊搜了一下,將它找出來,卻發現它實際上很早就與純元體形成糾纏狀態,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如果強行用的話,也不是不可以,但至多一次,巨大的破壞性加上較少的數量,也只夠能一次。
  
  楚云升估計用完它之后,自己差不多也廢了,但它的破壞性明顯與純元體形成的本體元氣開始拉開距離,像是柄尖刀一樣,開始沖鋒直上!
  
  到了第三層境界,楚云升也停下了修煉。
  
  艦隊一直在靜靜航行,充足的晶體提供更多的能量可以使得他們有更遠的航程。
  
  楚云升許久沒有出居所,準備去空艦中練練劍技,順便與地底小人商量一下注意搜尋生命星球。
  
  孵墳蟲還得要補充火元氣,另外,他也想看看石頭狀封印生物到底還要吃多少封印生物?
  
  但沒想到路上遇到訓練回來的苒,清秀的她鬢發上凝結著絲絲汗水,英氣的軍衣依然筆直干凈,在眾多的戰隊隊員中,一眼便能看到,充滿著朝氣。
  
  楚云升也很久沒有見過她,微微驚訝了一下,在他的記憶里,她就是一個黃毛丫頭……
  
  本來只是一旁路過的他,便站到了一邊,停留了一會,誰知道旁邊一個大媽,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小伙子,別擋在這里,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要有志氣,你也去參軍啊。到底買不買?……”
  
  楚云升自忖自己也沒得罪她,壓根就不認識,這個大媽怎么像是吃了槍藥一樣?
  
  沒理會這大媽,他便抽身離去。
  
  望著他的背影,那大媽哼了一聲道:“一塊苔餅都舍不得買,還賴在這里不走,真不知道腦袋里想的都是什么東西,現在的年輕人啊……”
  
  與此同時,一艘戰艦中,一個年紀較大的男人抬起頭,道:“下一個,吳大俊!”
  
  一個年輕人應聲走上講臺,打開手中的資料,在后面的屏幕上投影出來,說道:
  
  “這段視頻,相信大家都看過很多次了,所以不會陌生,我今天要分析的就是它。”
  
  他看了一眼地下的人群,無奈地繼續道:“首先,它被做過處理,我已經還原了真實的畫面。”
  
  這時候,下面有了一陣騷動,明顯是對他說視頻不真實不滿,但騷動還能克制,在聽他繼續要說什么。
  
  這段視頻正是地底小人改動過的楚云升與赤人艦隊一戰的場景。
  
  年輕人接著說道:“在這場戰爭中,優點的地方我就不說了,很多人都知道,我就說說缺點吧!”
  
  下面的騷動開始變大了,年紀大的男人不得不起身將他們彈壓下去。
  
  年輕人仍自顧自地說道:“首先,布置上,三分處的坐標有漏洞,如果對方沒有從那個角度過來,很可能暴露,其次,空軌的運動問題,空軌的解釋在資料中有,我就不說了,再次,他的戰法也有瑕疵,你們看……”
  
  他終究還是沒能說完,下面的騷動終于爆發了。
  
  “這人誰啊?”
  
  “竟然敢質疑楚先生!”
  
  “還他媽缺點!”
  
  “傻叉叉吧!”
  
  “什么空軌,瞎編的吧!”
  
  “腦袋是不是有問題?”
  
  “去死吧,白癡!”
  
  ……
  
  隨著一聲爆喝,一個個攻擊物從人群中飛了出來,精準地命中向年輕人。
  
  但此時,只見他以眼花繚亂的速度伸手,轉眼之間,砸來的東西全部被他接下,并還有時間整整齊齊地碼在一邊。
  
  全場一片的寂靜!
  
  年輕人很滿意現在的安靜,還欲再說,就感覺到一個物體從他腦后狠狠地擊中!
  
  這點沖擊,對他根本不算什么,但是他被打中了,按照正常來說,他應該倒地才對。
  
  如果不倒的話,那就太突出了,剛才就已經很暴露了,只是為了通過今天這場面試,才不得不如此。
  
  到底倒,還是不倒呢?
  
  他發現自己最近老是面對這樣難以忍受的選擇,身體也在選擇中開始搖擺搖晃……
  
  終于,他還是倒下了,同時,下方的人群也從寂靜中松了一口氣,仿佛他不倒就太不正常了。
  
  這時候,他也看清楚了偷襲者,不由得郁悶道:“教師,不應該是持有公正的立場,維護其他觀念的存在么,大意了,大意了……”
  
  “吳大俊,不合格!”
  
  隨著另外一道聲音響起,年輕人便知道他又失敗了。
  
  這是第幾次了?
  
  又要改計劃了。
  
  ……
  
  楚云升在空艦中并沒有能煉習劍技太久,地底小人探測到一道剛剛擴散到艦隊的光波動,大約在數百光年外,正在進行一場戰爭,其中一道增強的信號竟然是向某個左旋勢力緊急求救。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