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101 發現

^
  
  艦隊靜靜地懸浮在一顆灰白的巨大星球上方,地空飛船來往穿梭,運輸著大量的晶體,送往庫艙。
  
  地面上,一座座尸山在焚化當中,遠遠望去,一道道粗壯的濃煙至沖天宵之際,以致烏云密布,昏暗如無天日。
  
  一艘播撒燃燒劑的黑色戰機穿出滾滾濃煙,停在猶如地獄般的世界邊緣片刻,轉了個彎,遠飛而去,消失不見。
  
  當它再次出現時,已經到達了一處地面基地,這里的重力遠比荒星大,地面上的工作人員都穿著宇航戰衣,抵消著不適應的沉重。
  
  “快!發現一個生命特征微弱的幸存者!在地下深層!讓銀色軍團的人趕緊過來!經緯度坐標47,23!”
  
  一個軍官收到部下發來的一道信息,立即從一艘正要起飛的戰機上直接跳下來,飛快地向控制中心呼叫道。
  
  ……
  
  楚云升此時正在與地底小人總部商議如何處置不久前俘虜的那個外星人,以及籠中人。
  
  對于這個主動投降的外星人,目前唯一能確定是它來自一種較高等級的生命體,其他信息,比如它來自哪里,是什么人,為什么只剩下逃生船,叫什么,等等,都不知道。
  
  自從它投降后,便沒有再透露過一絲一毫的信息,反倒被它在前期的審訊中套走不少艦隊的情況。
  
  審訊也早停了下來,現在主要的目標是分析它的生命構成,而且也有了不錯的成效,根據地底小人的報告,至少對普通生命壽命極限的機制,以及生命的進化方向都很有幫助。
  
  越來越多的人傾向于它是在四大樞機出現的時候,決定“投降”以尋求生存,證據有很多,其中一條便是它親口說過需要換一具身體。
  
  至于它為什么不愿意透露其他信息,可能性也有很多,最有可能的是它還不能確定敵我。
  
  它只剩下一艘逃生船,顯然要么是遇到了自然的險情,要么是遭遇到一場戰爭覆滅。
  
  審訊中,它始終想套取艦隊的情報,可以作為這種心理的佐證。
  
  克里斯的幕僚團分析認為它有可能是戰敗的左旋一方,一直被清剿追殺,但現在沒有任何的證據,因而也可能是其他戰爭的逃亡者。
  
  但正因為它的生命高端,逃生船先進,以這樣的強橫實力,能被打敗,或者遭遇不測,就不會是普通層面的戰爭,而據目前所知的最大規模戰爭,也只有左旋勢力的大潰敗。
  
  這個分析是它能夠得以活下來的原因,楚云升需要了解左旋在這里的現在情況,否則它早被殺了。
  
  “它的這種干擾腦活動的能力,我以前遇到過很多次,雖然看起來不強,但很是麻煩,你們接觸它的人要多留心一些。”楚云升再一次地提醒道,同樣的話在他回來的時候就說過,只是那時候他還顧不上這個外星人。
  
  一個地底小人科學家起身說道:“根據我們的觀察,它單體的影響范圍并不大,被影響的人都是審訊室中的人,有一個細節,它曾希望有人進去審訊,原因大概是想套取情報。
  
  但它并沒有能夠直接影響到距離它較遠的監控人員,而是采取了對監視器喊話的方式,另外,也從來沒有發生過它直接影響到監控室人員的案例,由此可以判斷出它的影響范圍。”
  
  楚云升點點頭道:“這只是一個方面,它還可能有其他的能力,監控力度一定仍要繼續保持和對烏奴人的監控水平一致,當然它現在情況不可能對艦隊產生大的破壞,主要是不能讓它活著帶走我們的情況。”
  
  這才是楚云升最關心的地方。
  
  靠潛伏進來能有多大的破壞力?特洛伊木馬、里應外合的事情的確有,而且不少,但那是建立的雙方差距不大的情況下,以這個外星人生命與技術的先進性,它們的主力需要內應這種東西嗎?
  
  不讓它活著帶走情報才是關鍵,它有可能回到它的艦隊,也可能落入到其他人的手里,哪一種都有一定的可能是將來的敵人,尤其是后者,前者都可能不需要。
  
  楚云升有靈蘊在手,它一個單體生命,無論如何翻不出什么大浪來,比起這個外星人,楚云升以前、現在真正重視一直都是細高人。
  
  無論什么時候,無論在什么情況下,只要他在艦隊,沒有其他緊急的事情,他絕大部分時間都會親自坐鎮在主懸椎體附近的居所,時刻提防第三個烏怒人出現。
  
  它們有主懸椎體,有不良記錄,更有絕不弱于這個外星人的能力,它們才是真的危險源。
  
  楚云升對它們的提防,一刻也沒有放松過。
  
  即便是他一人對陣赤人艦隊的時候,讓地底小人繞道避開,等待與他匯合前,他也在主懸椎體外一連打上一層層木火焚天符文。
  
  如果細高人不聽外面監控人員的勸告,執意出來或者有什么動作,這些符文就會瞬間被觸發。
  
  相比起來,那個外星人倒是比較“安靜”,楚云升雖然也在去監控室察看它的時候,留下過一道道符文,但它似乎從來沒有出來的意思。
  
  這時候,地底小人科學家繼續說道:“它最近似乎有些萎靡不振,也許是真的需要換一具身體,但我們現在也不知道是什么身體。”
  
  楚云升想了想道:“繼續觀察吧,對它生命體的研究也不要停,有新的情況讓圖圖告訴我,籠中人的事情,商量的怎么樣了?”
  
  只要它一時死不掉,等雷出來了,自有辦法。
  
  籠中人卻是個麻煩的事情,它們和荒星人都不同,世世代代習慣了籠中的世界,習慣了固定的時間食物就會自動出現的這種定律。
  
  它們進入星艦根本適應不了,對星艦更沒有一點用處,而且星艦的居住區位置一直緊張,荒星人都沒有帶上幾個。
  
  但艦隊中卻一直存在兩種意見,一種是將它們放回到一顆環境能夠生存的尸星上,教給它們一些基本的求生技能,然后由得它們自生自滅。
  
  另外一種,認為赤人這么做,可能是一種實驗,想通過實驗觀察到什么,所以,這部分人覺得可以繼續觀察,看看赤人到底再尋找什么。
  
  令人不解的是,支持第一種觀念大多是地底小人和其他種族,支持第二種反而絕大部分都是地球人自己!
  
  聽起來挺殘酷,很冷血,尤其是地球人自己提出來這么做,地底小人和其他種族也無法理解,但楚云升是地球人,一下子就能體會到這部分人的那種窒息的心理
  
  他們是想找到自己為什么會被其他人當成畜生一樣研究與奴役的原因!
  
  無法對外人言,卻怒壓與憋屈在心頭的一問:為什么!?
  
  楚云升沒有發表意見,他也想知道為什么,但他同樣也覺得延續赤人的做法發現不了什么。
  
  爭執一下子又在會議艙中展開,楚云升正感頭疼的時候,外面指揮艙收到一道來自地面的緊急報告
  
  尸星下面發現了一個幸存者!
  
  這條消息一下子讓會議艙震驚地安靜下來,艦隊一路過來,一個尸星接著一個尸星,還從來沒有發現過有活口!
  
  別說活口了,就是一個正常的尸體都沒有。
  
  這意味什么?
  
  要么是幸存者變異了,要么是地下發生了什么!
  
  總之一定發生了什么,否則赤人的絕跡屠殺不可能出現疏漏。
  
  籠中人的事情只得再一次擱置,注意力移向已經登艦出發的銀色軍團組織出來的搜救隊。
  
  地下,深層的地下,原本是地底小人的領域,但尸星的地下卻是它們的禁區,只有地球人才能夠深入。
  
  那里暗能錯綜復雜,混亂不堪,就是楚云升用學自影人的那套步伐,也無法深入太多。
  
  不過地底小人挖洞技術卻不過時,去掉暗能的功能,仍可以裝備到搜救隊身上。
  
  楚云升干脆也在一邊等待救援結果,但沒想到,搜救隊一下去就是三天,到了第四天,才抬著一個奄奄一息的“人”上來。
  
  早已待命的醫療隊蜂擁而至,大家都知道,能不能找到赤人的一點蛛絲馬跡,就看這一次了。
  
  錯過了,也許真相永沉尸星,再無人知曉。
  
  幸存者是一個年輕的男孩,臉色極度蒼白,嘴唇發紫,雙目緊閉,呼吸若有若無。
  
  臨時搭建的醫療室中,各種儀器閃爍,醫生們緊張地坐著各種搶救的措施……
  
  不知道為什么,可能是那個火焰體提到了煥,楚云升這些天時不時會想起五族的事情,看到這個從尸星深處救上來的男孩,楚云升便又想起一樁事情來
  
  一號老頭曾將一個男孩藏在一個星球內部。
  
  這件事過去很久了,但每想及,都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楚云升不知道那顆星球還在不在,那個男孩還在不在,甚至,有時候,他都無法確定一號老頭到底死了有……
  
  地洞入口旁的臨時醫療室中,醫生們終于驅散了糾纏在年輕男孩身上的混亂能量,然后震驚地從它的腹部發現一個被吞入的奇特“晶體”。
  
  這個晶體不大,大約只有一個指頭的大小,但它蘊含的能量精純到了極點!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