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099 強行進襲

^
  
  激散的冰碎片中,數不清的火焰體被掃中。
  
  但火焰體仿佛提前就感知到了一般,大量生命體急速后退,散開,在遠處再一次聚合,完全舍棄被困住的生命體,絲毫沒有任何的猶豫,十分的果斷,同時再從另外一邊發起偷襲,不成功就再退再來。
  
  楚云升心頭一沉,對方不但是一個巔峰極境的樞機,還是一個戰斗經驗極其豐富的高手。
  
  它變動的速度一點也不比自己劍氣慢多少,該舍棄的時候也毫不猶豫,這樣對手,極為難纏。
  
  楚云升想要迅速解決它似乎不可能了,它追上來出擊時機選擇的也剛好,正在艦隊前后受困危及的情況下,像是與赤人襲來的物質流統一好的一樣分秒不差,前后夾擊。
  
  遙遙望著退后一段距離,現在又加速沖上來的火焰體,楚云升一邊思索著對策,一邊與艦隊聯系著前方的緊急情況,同時手中絞殺出最為普通的一道道劍氣,讓它們逐一糾纏上火焰體在半路上就分開的四列交旋的火體線。
  
  他始終擋在它前往艦隊后方的道路上,寸空不讓!
  
  又是一次分散式集中攻擊,楚云升劍氣絞殺后,在生命體的刺耳尖叫中,突然一動,留下一道道數量極多的冰元氣攻擊符,身影卻毅然地闖入中空通道外的物質流中。
  
  剛一進入到這里,他的黑色甲面上便不斷地出現被轟擊的細小光點頻閃,十分的密集與快速,像是腐蝕一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破壞著。
  
  如果是一個普通的人站在這里,估計不到一微秒鐘,就會消失一空。
  
  楚云升不知道頂著最前方的海國大殿主四人現在是什么情況。
  
  他在進入到這里之前,還能利用交戰的間隙,有余力與艦隊指揮艙交流。
  
  但他們自從頂在了第一線,就一直沒有說話的時間,在那兒,物質流的速度與密度都是最為恐怖的。
  
  他必須盡快地解決這個火焰體生命,回援前方。
  
  順著剛剛感覺到一絲微弱波動,楚云升火速將速度加大的極致,黑色甲面上細小轟擊之光,瞬間便幾乎密集與高頻到耀眼的程度,將楚云升的影子完全地覆蓋下去。
  
  這時候的一列偷襲火焰體,距離艦隊只差一擊的時間了!
  
  烈焰已經昂起,眼看就要擊下。
  
  楚云升毫不遲疑地從它的尾部沖殺過去,紫芒閃耀的劍鋒,刺穿一道道尖叫的生命體,閃電般擊穿而過。
  
  最后一個生命體被挑死,楚云升身形出現在艦隊的外圍艦壁上,甲面整整被轟去了一層,他是逆流而上,完全與高速的物質流對轟。
  
  隨即,楚云升升起大量火元氣抵御。
  
  這里不能久留,就是火焰體似乎也不敢大規模從這里入侵,暗能場中的高能粒子流一樣會轟擊中它。
  
  他立即趕回艦隊的后方,中空的喇叭形通道中。
  
  果然,火焰體已經在這里發動新的進攻了,絲毫沒有被物質流中偷襲失敗而影響到,沒有任何的停留,反而在一反手間,就將失敗當做了機會。
  
  它從不與楚云升的優勢正面交鋒,寧愿舍棄不要,也要保持進攻的主動權,以及,暴風疾雨般的快節奏一次次進攻,稍有一個疏忽,就會被它得手。
  
  跳空變幻出現的火焰體線列連續出現,新的戰法,似乎是想要從楚云升這里這里直接跳空過去,直接先摧毀掉后面的艦隊,剩下楚云升一個人,前有物質流沖擊,后有它猛攻,就好對付了。
  
  楚云升自然不能放它過去,艦隊現在就是他堅實的后背,他也是艦隊堅實的后背,誰也不能在此刻先倒下去,或者逃開。
  
  他可以不相信睥邁會在前線拼命到底,不相信海國大殿主會堅持到最后一刻,但他相信拔異!
  
  他也可以不相信操控艦隊卻膽小的地底小人,也不相信五國的修煉戰隊,但他相信此時此刻的血族!
  
  只要沒有倒下去,他絕不會退讓。
  
  但這樣被動地阻擋下去,要么被它偷襲一次得手,要么前面頂不住了!
  
  赤人的反擊,的確凌厲,兇狠,決絕。
  
  它們只是對自己的信息太少,要不然局面未必是現在的樣子,如果他們在荒星上停留太久,等到赤人弄清楚情報后,也許就難料了。
  
  所以楚云升才要突襲,才要盡快擊潰它們。
  
  又一次冰封阻塞后,楚云升幾乎在同時追擊出劍式,將間隔的時間壓制到極限!
  
  但三劍式連殺尚未形成,對方便又一次極為果斷地放棄了被困受阻的生命體,全然不顧大規模的損傷,極為狠辣,從其他未必波及的火焰體中,馬上反擊,發起了一次攻擊。
  
  一道凝成一條烈炎之線聚集著它顛覆的極境,狠狠地擊中此刻來不及回劍阻擋的楚云升身體。
  
  兩人交戰的時間并不長,但眼花繚亂,速度慢一點的一方必然跟不上節奏,從而直接落到下風,戰斗也就一下子結束了,翻盤的機會都沒有。
  
  楚云升一向以速度為優勢,自然不弱于它,但它不斷地分散,任何一點,任何一個位置都是進攻點,稍微有一點火元氣波動沒有察覺到,就會被它欺騙過去,襲擊成功。
  
  此刻被它擊中,蟲身之軀一陣的震蕩!
  
  但楚云升沒有再閃避,反而強行向前進襲,他想到了一個辦法,比它更為狠辣的辦法。
  
  和這種集合式生命交戰,殺死一個,或者一群,根本沒有,說不定在深空的遠方,它還有火焰體,如何殺絕?
  
  但既然都是火元氣,性質楚云升現在也了解了一些,極為一致,又能夠相互迅速聯系,快速協同反應,之間就必然有著關聯。
  
  楚云升準備直接與它比拼火元氣的純度與境界!
  
  通過能量的關聯,抽光它的元氣!
  
  迎著火線進襲中,楚云升全力運轉蟲身之軀的結構體系,將對方攻入進來的火元氣全部強行抽入自己的身體,靠更強更精純的火元氣壓制住。
  
  同時,一道道攝元符打開,再將這些入侵的火元氣封入進去。
  
  看看是他的火元氣強悍,還是它的火元氣精銳。
  
  從火元氣交戰點,到身體,到火元氣壓制,再到攝元符,整個過程細微入致,需要極高的協調性與控制能力。
  
  楚云升最近用赤人霧氣粒子尋找樞機之力的收獲,便顯露出一絲效果來,再加上蟲身之軀的高度秩序性,立即便高度地運轉起來。
  
  雙方的交流也頓時進入了一種靜止的狀態,楚云升的身體在急劇受損的同時,火焰體的火元氣也在飛速地流失一空!
  
  他還有本體,他是源門,這就是楚云升敢于它強行對攻的資本。
  
  它也被火元氣牽制住了,無法再分開去偷襲!
  
  艦隊漸漸地減速下來,物質流在海國大殿主四個樞機的拼命抵擋下,雖然岌岌可危,但只要艦隊能轉向而去,應該還能夠撐得住。
  
  但如果這個時候,前后任何一方被突破,被偷襲成功,后果就不堪設想。
  
  靈蘊是楚云升最后一道底牌,此時還沒有到最后的時刻。
  
  時間一分一秒地緊迫地流失,形成一條線炎的火焰體終于黯淡下去,在黑暗的世界中,扭曲成一道云煙。
  
  楚云升的火元攝元符已多到數不勝數,身體中更是擠壓了恐怖數量的入侵火元氣,急劇地沖向能夠容納的上限。
  
  最終,最后一道火焰被抽空消散,尖叫聲中,一個淡淡的虛影出現在楚云升的面前不遠的地方,輕輕地漂浮著,仿佛只要一吹就會消失。
  
  它看起來似乎有些茫然,又似乎有些緩慢地清醒過來。
  
  它迷惘地望了楚云升身后的艦隊一眼,才又努力地清醒了一點。
  
  此時,虛影已經以極快地速度消散。
  
  楚云升感覺到了一點東西,類似于他曾用霸頭身體自殺的一瞬,十分的深奧,如果不是他真正的經歷過,根本感覺不到。
  
  這一瞬,包含有很多的東西,零維與多維的脫離,零維的破碎,意識的消失,死亡的時刻……
  
  楚云升停下了進襲,僅僅地盯著它,一是防止它出現最后的殺招,一時細心體會此刻空間中的變化。
  
  視覺只是最基本最原始的,甚至什么都看不出來,暗能的微小變化也不占主要位置,或許還有其他更合適的方式,雖然他不知道,但最好的東西肯定是靈蘊!
  
  虛影不斷地淡化,不斷地消失。
  
  這個過程很快,它似乎想要努力抵抗這個過程,但無濟于事,大自然的力量猶如鐵律般不可動搖。
  
  但它能夠做到現在這個地步,在楚云升看來已經不可思議了,他自殺霸頭的時候,完全就是一瞬,毫無抵抗的任何能力。
  
  消散中,一道滄桑與悲涼之極的聲音,仿佛在抓緊最后一刻的時間傳來
  
  “我看到了你的櫻序,可你不是卓爾星人嗎?”
  
  “你們是地球人……”
  
  “煥,還活著嗎?”
  
  “請幫我告訴他,那是一個騙局……”
  
  與此同時,一道淡淡火焰般的光芒體,均勻、精確、完美,仿佛是這個世界上最為美麗、最為動人心魄的東西,從虛影中飛離出來,飛向楚云升。
  
  ***
  
  今天過生日,我竟然帶著電腦去碼字……好在早上快碼好了一章,晚上才能兩更,感謝大家,看到了大家的留言,打賞與祝福,昨晚就很感動,飄火會努力碼字,情節也會越來越精彩,打開一個波瀾壯闊的世界。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