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096 思至生靈滅

^
  
  瞬時,楚云升也開始奔跑起來,實際上是高速地飛行,但他的腳底下有一條燃燒的紅線從身后延伸過來,所以,看起來,他就像是踩著那條紅芒光線在漆黑之虛空中奔跑。
  
  純極幽暗的流線身線,在極速中仿若閃擊的黑暗劍芒,出鞘,則鋒銳盡展,睥睨天下!
  
  遠方,兩道燃燒的紅芒之線跨越星空,延伸匯聚而來,直奔楚云升的腳下,更遠處,一道道光線并駕齊驅,在遼闊的黑暗平面上,縱橫馳騁。
  
  須臾,第一道光線抵達楚云升的腳下,另外兩道幾乎同時達到,匯聚與一點。
  
  楚云升騰越而起,三線聚一的光點在他的身下剎那間再次分開四道,一左一右,一邊兩道,猶如氣勢如虹地四道箭鋒,齊頭并進,在黑暗的星空中留下萬里長痕。
  
  更遠方,無數道燃燒的光線,奔跑中,勾勒出一道道精美與玄奧的圖案,永不停息般地向前飛逝。
  
  楚云升從高處凌空落下,四道齊驅的紅芒之線在他落下的腳下,相互構畫出一道充滿幾何美感的圖形,然后,其中兩道垂直延伸向宇宙的深處,另外的兩道繼續隨著黑暗劍芒般的身影,正反波形般相互交錯前進,猶如兩頭燃燒的糾纏火龍。
  
  楚云升仍在奔跑,踩著兩道火線,閃動黑暗的甲光。
  
  下一刻,左右深空,各出現三道并行的光線,在楚云升腳下交錯后,各自劃出一道巨大的三線完美弧線,在遙遠的空間,再一次相交。
  
  璀璨的光芒,仿佛有一股力量,再次將楚云升凌空托起。
  
  從他高高飛起的身后向下望去,已是一望無垠的一幅幅赫赫陣圖,江山如畫如卷般豪邁地緩緩鋪展在遼闊的宇宙之中。
  
  推卷軸,展陣圖,霸志飛揚,神馳天宇,思至生靈滅!
  
  一股豪情至符陣油然而起,回蕩天地之間。
  
  符首成!
  
  符體成!
  
  符封成!
  
  ……
  
  陣成!
  
  剎那之間,一股強橫的力量在陣圖中升騰誕生。
  
  符陣之封的末端,高高昂起一道烈焰,楚云升便踏著這道飛起的烈焰節節拔高,凌空萬丈。
  
  前方,赤人的戰艦漸漸露出冷漠的身形,加速而來,數量自然不可能真的有萬艘,但也極多,舉目望去,戰艦云集。
  
  符陣激發,升騰而起的強橫力量由楚云升的身后,掠空而至,兇狠地撞向不計其數的飛艦。
  
  無數書頁一般并列散開的一道道符紋虛面,光速般掠過一艘艘赤人戰艦。
  
  天地之間的木元氣早已經為之一空,只剩下密布在無數符陣面中的火元氣,在無形的構紋中肆意攀升極境。
  
  黑暗的太空中,赤人的飛船像是被一股力量拉長,無限地拉長,強悍的艦甲亮起一點點裂開一般的火光,仿佛被一絲絲地熔鑄成通紅的鐵水。
  
  它們仿佛進入了極慢的世界,或者楚云升與符陣進入了一個極快的能量世界。
  
  當一道道火光流溢的虛形符文之面掠過所有赤人的戰艦,飛向遙遠的宇宙的深處,楚云升已經出現赤人艦隊的身后。
  
  接著,才出現一道道他高速擊殺的火云劍氣,縱橫交錯在一艘艘飛艦之中。
  
  他沒有回頭,而是靜靜地望著符文之面消失的方向,紫劍歸鞘。
  
  這時候,一艘艘熔巖般的赤人戰艦一艘接著一艘地爆裂開來,一艘接著一艘如星火般灰飛煙滅。
  
  直到最后一艘,在楚云升的背后碎裂燃盡。
  
  星空中,漂浮著無數的碎片與塵埃,沒有生命,沒有聲音,只有冷寂永恒地籠罩在殘酷的戰場上。
  
  赤人未發一彈,未出一擊,全軍覆沒,生靈俱滅!
  
  能滅一艘,就能滅其他所有艘,這沒有什么奇怪的,楚云升用的雖然只是六階符陣,但他是源門,在他的控制下,木火焚天的六階陣已然達到樞機極境的巔峰,赤人只要不破源門,就必死無疑。
  
  這是楚云升不用靈蘊,能夠控制大尺度符陣的最大程度,再高一階,只能是正常的符文,而無法形成威力巨大的空間符陣。
  
  他靜靜地望著符陣殘跡消失的方向,不知道是誰能夠將如此強大的符文種族斬盡殺絕?
  
  他會遇到嗎?
  
  也許,總有一天,一定會遇到。
  
  ……
  
  隱藏于一角的戰艦漸漸又顯出身形,它的控制程序被地底小人徹底簡單化,路徑也是設定好的,楚云升等它收集了一些赤人飛船殘片,便飛了進去。
  
  主艦隊繞著圈子已經飛向了赤人的老巢,楚云升要靠這艘飛船趕回去。
  
  在他離開后,一道道波動從殘片遍布的戰爭上升騰起來,匯聚到上空的一定,形成一個無色的巨大“眼睛”,冷峻又緊急地望向了赤人老巢方向。
  
  只一眼,它便崩潰消散,化作一片虛無。
  
  這時候,死亡的戰場,仿佛有一絲亡靈的悲戚。
  
  遙遠的星空,地底人主力艦隊一直在聯系楚云升的獨只戰艦,雖然有四個樞機坐鎮,但是沒有楚云升在,它們真信不過那四個一直表現不怎樣的樞機大老爺。
  
  通過不斷地探測,在楚云升發回信息之前,地底小人提前知道了戰況,才算徹底放下心來。
  
  這片星空,除了赤人,也沒有其他什么更強的力量,這下子可以放心地航行了。
  
  赤人只要腦袋沒壞掉,在見到自家主力艦隊盡數覆滅后,應該不會再主動來攻擊。
  
  這個時候,逃跑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啊!
  
  地底小人的科學家也分析出了一些結論,認為赤人在材料領域極為先進,但應該抵御不了樞機之境的巔峰力量,源門就更加不要說了。
  
  這個結論,很讓幾個樞機大老爺難堪,可也沒辦法說什么,誰叫他們最強的也只是到了新二神境?
  
  而且,也只有海國大殿主一人而已,其他三個,實在沒辦法擺到樞機這個層面來說什么。
  
  為了安全起見,地底小人不敢將小命放在海國大殿主身上,偷偷地減慢了速度,等待楚云升追上了。
  
  還是尊上可靠!
  
  看那些赤人,在樞機大老爺面前,就停在那里讓它們打,半天也打不出半塊皮來,最后靠拔異拼了老命才攻入進去。
  
  而尊上呢,從探測上的信息來看,只以一擊,赤人便全軍覆滅,一個不剩!
  
  它們自動地忽略了前期的大量布置工作,更自動忽略了整整浪費了一半得自荒星的晶體,那可是荒星人正正挖了一千年的數量!
  
  它們只看結果就行了,反正那些晶體原本也不是它們的。
  
  為了狠狠打擊對內權力特大的樞機大老爺們,沒有樞機的地底小人這一次出乎老赫爾的意料,很配合地將探測來的畫面,經過它們擅長的修改、加工與夸大,再交給冷星人,讓他們的神棍去忽悠。
  
  于是,沒多久,艦隊中各個居住區,便不斷地播放著這個夸大的畫面,一遍又一遍,經過不同語言,不同各族美女俊男的煽情講解,就像是在打四個樞機大老爺的臉一樣,不停地播放著。
  
  只是可惜,海國大殿主根本沒放心上,每天依然和地球人科學家混在一起,刺惡壓根就沒明白地底小人的陰險用心,而睥邁覺得很正常,他反而很崇拜那樣的力量,至于拔異,他在睡覺……
  
  一百多光年航行的空寂,加上赤人的大敗,漸漸讓地底小人有些放松,結果,在它們尚未等到楚云升回到艦隊,還在朝著赤人老巢前進的路上,突然遇到了一艘比他們速度更快的“飛船”。
  
  說是飛船其實是夸大了,充其量是一個逃生船。
  
  但一個逃生船的速度,竟然不弱于他們引以為傲的速度,就足以令人震驚了!
  
  地底小人雖然有些放松,但還不至于被一艘戰艦逼近而沒有發現,實在是這艘逃生船太小,而靜默的速度又太快,一下子就被它沖到跟前。
  
  雙方一相遇,警報便響徹艦隊之內。
  
  同時,那艘銀色的逃生飛船中,一個英武的年輕“人”也被喚醒,一掃臉上的密布愁云,哈哈大笑道:
  
  “我就知道這里一定有機會,沒想到遇到的竟然是一艘破爛戰艦,真是世無絕人之路啊,希望它們不要太低級,能量,飛艦,我要回去……”
  
  逃生船沒有太先進的透入掃描儀器,看這只破爛的艦隊,竟然還可笑地偽裝成一艦模式,速度是有點快,但那又怎樣?
  
  打眼望去,簡直就是一堆破銅爛鐵,這種技術也敢飛到宇宙中來?
  
  就是按照這種的速度水平的等級,他就是停著逃生船讓它們打,打一萬年也不會有一個坑。
  
  年輕人不免有些心慌,擔心這只艦隊的水平實在太低下了,只是推進器上有點突破而已,達不到他的要求。
  
  “要指導它們達到我需要的程度,得花多少時間?”年輕人感覺還不如上次在另外一個遙遠星系遇到的一個生命星球,起碼那是一個星球。
  
  可惜,他現在后悔也不能回去了,逃生船沒多少能源了。
  
  “沒關系,記得一個先輩,也曾有過一次在一個原始星球落難的經歷,比我現在還不如,最終還不是重新返回了星空?他可是從一無所有,將一群原始智慧生命一直催生到星空時代,這是史無前例的壯舉!”
  
  年輕人給自己鼓了鼓氣,開始思考起如何與這支破爛艦隊的低等生命交流。
  
  他可沒有多少這方面的經驗,他的專業是宇宙戰爭學,帶領的是威武雄壯的戰艦軍團,而不是那些考古學家。
  
  當然,他現在被打敗了,所以,他也不太愿意想起自己的專業。
  
  他在思考的同時,地底小人那邊也在緊張地商量著對策。
  
  從速度上來看,對方的實力遠超過他們,但是它只有一個可憐的逃生船,而他們卻擁有一個艦隊。
  
  如果不考慮到對方逃生船上有什么致命武器,應該不會全滅,逃走還是能做到的吧?
  
  沒人提去打一打看一看,赤人飛船的教訓還歷歷在目,連赤人的飛船都攻不破,如何攻破更厲害的“飛船”?哪怕對方僅僅是一艘逃生船。
  
  商量來商量去,除了逃走,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趁著對方暫時還沒有什么反應,地底小人和幾個樞機大老爺決定加速逃走。
  
  見到對面的艦隊散架般地晃蕩著加速飛行了,還沒有想出如何接觸的年輕人,趕緊命令逃生船跟上去。
  
  失去了這次機會,面對空曠無垠的宇宙中,他可真的就要流浪至死了。
  
  地底小人那邊見它跟上來,立即執行第二套方案
  
  雖然它們剛剛試圖打擊一下樞機大老爺們的威信,但是現在又不得不矛盾地求助于樞機大老爺,之前的功夫算是白做了。
  
  斷后,自然是樞機才能做到的事情。
  
  另外一邊的年輕人暫時還沒想那么多,在他看來,這只破爛艦隊遲早是他的了,這點點時間還浪費得起,關鍵是要做好第一次接觸,既不能過于顯示自己落難的窘境,也不能太逼迫他們,最好讓他們向上次那個星球上智慧生命對他很崇拜,很崇拜才行。
  
  這看似簡單,卻是一個高難度的事情,每個種族的文化心理都相差巨大,弄不好就成了武力征服,當然他不在意這個,問題他只有一個人,只有一艘逃生船,控制不了那么多的事情,而且對低等生命的征服,也沒什么意思。
  
  等等,它們有人飛出來了!
  
  年輕人有些驚訝地看著飛出來的不是一艘小型飛船,而是一個人。
  
  竟然有高能領域的生命體?
  
  這個破爛的艦隊中,居然有高能領域的生命體,難怪它們敢飛入星空。
  
  不過,只有一個的話,沒什么大問題。
  
  年輕人心里這樣想到,隨手做起了準備。
  
  等等,又有一個人飛出來了!
  
  竟然有兩個!
  
  兩個的話,雖然有些難度,但是計劃好的話,問題也不會太大!
  
  年輕人依舊有著信心。
  
  這時候,第三個身形出現在他的視線!
  
  三個!
  
  居然有三個!
  
  這只破爛艦隊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有三個高能領域生命體!?
  
  哪一個靈主竟然給了一個種族三個樞機!?
  
  有些麻煩了,他只有一個逃生船,三個樞機,看樣子只能放棄了。
  
  實在太可惜了,誰能想到一個如此破爛的艦隊中,居然藏著三個樞機,它們到底有什么背景,什么來頭!?
  
  正在它思索著準備撤退的時候,第四個身影出現了!
  
  年輕人的腦袋瞬間短路了一下,仿佛意識到了什么,頓時萌生了退意。
  
  這一定是一個靈主重點培養的種族!
  
  這絕對是一個不能惹的種族!
  
  等等,它們想要趕走我,只要出動三個就可以了,為什么出動了四個?
  
  年輕人作戰經驗豐富,立即想到了其中的關節
  
  難道它們想要俘虜我?
  
  四個高能領域生命體夾擊,他肯定跑不掉的,這是一個陷進,絕對是一個陷進,利用破爛飛船吸引他這樣的人過來,然后用高能生命體將其俘虜。
  
  太陰險了!太卑鄙了!
  
  怎么辦?
  
  他現在似乎只有兩條路,要么投降,要么自毀逃生船,除此之外,別無選擇。
  
  望著漸漸逼上來的四個身影,年輕人已經準備毀滅飛船,在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的事情,他的理想,他的一生,他的希望……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死了,如果這樣就死了,他就不會從戰敗的死亡戰場拼死逃出來。
  
  更不會一路難道地走到這里,他要活下去,未來還有更多的事情等待著,他決不能死在這里。
  
  可一想到對方的陰險與狡詐,那只現在他眼里已經猶如魔窟般的破爛艦隊,便不寒而栗。
  
  不知道自己為了活下去會受到多少生不如死的折磨與羞辱?
  
  破爛的艦隊此刻一點也破爛了,反而像是魔鬼的獠牙一樣,朝著他冷笑。
  
  死,還是不死?
  
  艱難的選擇在他的腦袋中翻滾不息,一會死站在上風,一會不死控制他的意志。
  
  天人交戰之中,他的思維開始混亂起來,鬼使神差地向對方艦隊發出了第一道信息和編碼文
  
  我投降,但必須得到文明的對待……
  
  當他發出這段信息后,腦袋一下子空了下來,無力地癱軟在他的船艙中,雖然他知道除了“投降”,后面的話都是廢話。
  
  此刻,他想的最多的是,他竟然成了一個俘虜。
  
  ……
  
  旗艦中,地底小人全都愣住了。
  
  投降?什么意思?
  
  莫名奇妙地要投降?
  
  是不是弄反了?應該是讓他們投降才對啊,怎么變成它投降了?
  
  不會是陷進吧?
  
  地底小人一肚子的疑問,卻不知道該找誰去問。
  
  海國大殿主聽到地底小人傳來的消息,也是愣住了,和其他三人緊急商量了一下,還是拔異拿定了主意:
  
  “讓他自己走出來!”
  
  收到地底小人回復的年輕人,他不曾想到,他面對不僅僅是一個破爛艦隊,還有四個破爛樞機。
  
  如果讓他知道,這四個樞機里面,一個才到新二神境,另外三個根本就是裝點樣子,不知道要悔恨到什么時候。
  
  可惜他的逃生船只能檢測到對方是樞機,卻無法判斷其境界高低,一個種族居然有四個樞機,他也根本想不到是四個破爛。
  
  而他竟然被破爛的艦隊,與破爛的樞機給俘虜了……
  
  這個時候,正在全速趕回來的楚云升,還不知道艦隊俘虜一個“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