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095 焚天之陣

^
  
  冷星新任指揮官的猜測有些道理,起碼用他們的思維可以解釋得通,而赤人是怎么想的那只有赤人自己知道了。
  
  楚云升一邊讓地底小人立即再次巡天,一邊飛向赤人的飛船,從拔異撕開的缺口中鉆入進去。
  
  飛船里面很空曠,看不到什么有用的東西,說白了就是一個空殼,無法從痕跡上判斷赤人當時的心理與舉動痕跡。
  
  楚云升沒有在這里浪費時候,后面自有科考的人員進來尋找蛛絲馬跡,他順著太空戰隊留下的路徑標識,直接向赤人關養人類的籠群方向飛去。
  
  赤人沒有將它們一起殺死,可能的確是有秘密存在這些人的身上,楚云升過來,卻不是為了這個還在猜測中的推測。
  
  收到他命令的太空戰隊在發現籠群后,就等在了一邊,沒有深入,楚云升是怕他們將籠群排放順序給擾亂了,找不到他想要找的那個地方。
  
  籠子里面的人此刻很驚愕與慌張,雖然維生系統并沒有被毀掉,它們并無任何異樣的感覺,但是突然闖入進來這么多陌生的“人”,仍讓最邊緣的籠子人感到害怕與錯愕。
  
  它們在這里這么多年,一代又一代,世世代代,從沒見過除它們之外的生物,也沒見過赤人,一直以為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由無數的籠子組成,深不見底,高不見頭,包裹在黑暗之中。
  
  籠子是它們的家,一生就生活在籠子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自動有食物出現,送到籠子里,這就是它們認識的世界,它們所熟悉的世界。
  
  太空戰隊的出現,對它們而言,遠比荒星人見到艦隊時更加震驚!
  
  就像是天外來客一樣,讓它們完全覺得不可思議,不可理解!
  
  世界不是籠子的嗎?籠子之外不是不能存活的嗎?
  
  這些人從是哪里來的?
  
  世界之外?
  
  籠中人不解,十分的困惑,再加上對陌生的害怕,紛紛望向它們各自的霸頭。
  
  可是霸頭又知道多少呢?
  
  它們依舊什么都不知道。
  
  但這不代表著它們無事可做,面對來自它們世界之外的“臃腫”生物戰隊的隊員都穿著厚厚的護航戰衣,霸頭們紛紛與自己比鄰的鄰居霸頭,開起了會議。
  
  會議主要商討用什么樣的統一態度,來對待這群來自世界之外的不速之客?
  
  這涉及到誰來接收這些天外來客,如何分配,以及如何應對未來的籠子結構與交易等等,十分現實的“社會”問題。
  
  有的霸頭甚至已經樂觀地認為,這群不速之客的到來,也不一定是壞事,至少,以后它們可以利用不在籠子中的臃腫生物,直接與相隔遙遠的籠子進行交易,而不必再經過其他籠子霸頭的一道道轉手盤剝,大大提高交易的速度,降低交易的成本,增加籠中世界的“流通性”。
  
  而它們所要付出的代價,不過是幾塊肥皂般的“食物”而已,而“食物”這東西,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自動出現在籠子中,根本用不著操心,這是它們的世界中永恒的道理,小孩都知道。
  
  霸頭們很快得出了較為一致的意見,雖然也有警告最好不要與之接觸,持著懷疑態度的霸頭,但這種人畢竟是少數,大部分霸頭覺得不需要擔心那么多。
  
  它們正在為如何收留與利用這些可憐的無籠子生物時,楚云升出現在了入口。
  
  和太空戰隊的隊員簡單地交流了一下,楚云升便按照記憶,徑直飛向他曾降臨過的籠子。
  
  他也無法理解赤人的思維,這里看起來像是在做某種試驗,而試驗的目的是什么,卻不得而知,只是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但赤人,無論如何也要殺光!
  
  一個籠子一個籠子地快速搜索下去,在霸頭們錯愕不解的目光中,楚云升終于找到了他降臨的籠子。
  
  掃了一眼,霸頭的尸體已經不見,它的幾個狗腿子手里倒是多了幾個骨刺武器。
  
  楚云升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個曾經肚子微微隆起的女人,現在已經恢復了正常,身邊站著一個瘦弱的小女孩,咬著手指,也在奇怪地看著楚云升。
  
  赤人這艘飛船中的時間流速與地底小人艦隊不同,它們飛行的速度不及地底小人,時間膨脹的程度就小于楚云升這邊,飛船內的時間流速就比地底小人艦隊中的流速快上許多,以至在他們追來后,這個孩子已經出生了。
  
  但時間之箭的方向與次序還是清晰的,沒有矛盾。
  
  它們自然不認得楚云升,見到楚云升突然停在這里,立即緊張起來,不知道他這個世界之外的人想干什么?
  
  楚云升的模樣與其他戰隊隊員模樣差別實在太大,光是顏色就是相反,這不得不令籠中人以及周圍的霸頭感到一種危險的氣息。
  
  籠子里面的人向后退縮,一個“楚云升”曾經的狗腿子,大概現在已經是新霸頭的人,拿著一根大腿骨做的骨刺,試著與楚云升溝通
  
  它拿一個塊肥皂般的食物塊,咬了一口,示意可以吃,然后丟給楚云升……
  
  然而,它的一番“好意”,換來的卻是楚云升冷漠不為所動的冰寒甲面至少它是這么認為的,這個天外來客太不識好歹了,腦袋可能不怎么好使,聽不懂人話。
  
  但下一刻,它震驚地發現,自己手里的骨刺,狗腿子手里的骨刺,以及籠子中所有的骨頭,都在一只無形而強大的力量下飛向楚云升。
  
  騷動立即傳播開來,親眼看到這一幕的周圍霸頭臉色蒼白,這是他們從來沒見過的現象,無法解釋!
  
  但,十分具有危險性!
  
  其他地方的霸頭則只能通過一層層的消息傳遞,到了邊緣地帶,描述的場景與現實已經差之十萬里都不止。
  
  “先把這個籠子帶回去,其他的,等總部那邊商量后決定。”
  
  楚云升用元氣手將他降臨過的霸頭尸骨收集起來,放入一個極有眼力見的戰隊隊員隨即送來的金屬箱里,準備帶回去。
  
  降臨一事,十分的蹊蹺,這具被他降臨過的尸骸,或許對這方面有些幫助。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第一個以本體接觸到降臨體的人,可惜這具降臨體不是活著的狀態,那樣或許更有價值。
  
  在眾多籠中人極度惶恐的目光中,應該永恒不動的那只籠子,就這樣被拖走了……
  
  回到艦隊,楚云升將裝著霸頭尸骸的金屬箱,與阮落的那只古怪長槍,一起放在他居所的小儲物間里,現在不是研究它的時候,赤人的主力戰艦隨時都有可能出現。
  
  他們很可能已經被包圍了,根據對赤人飛船衍變性的分析,加上現在近距離直接接觸,越來越多的地底小人科學家認為,之所以他們一直沒有找到這艘飛船的蹤跡,是因為赤人對材料領域的掌控極為先進。
  
  它們利用先進的材料性能,屏蔽了推進器加速與轉向時,朝向敵人方向的絕大部分輻射與光線,乃至暗能波動。
  
  以地底小人的科技,很難發現它們。
  
  由此類推,赤人的主力艦隊很可能在這種隱蔽前進中,距離他們已經不遠了!
  
  這里面,唯一的變數是赤人大概也沒想到楚云升它們會找到這艘飛船,方向出現了變化,所以應該再次巡天應該還能夠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畢竟歷史的輻射與波動,已經擴散到空間中,除非是靈,沒人能夠將其“擦除”掉。
  
  楚云升想,被四面圍上的幾率不到,太空不是地面,所謂包圍,很大意義是指處在逃不掉的速度空間上。
  
  他們艦隊的速度的確比赤人的飛船快,但是加速也需要時間,這個時間足夠赤人發起進攻了。
  
  隨著地底小人一次次巡天,終于在這艘赤人飛船之前加速一段距離的方向上,發現了點點光芒,暗弱在星空之中!
  
  它們的確來了!
  
  這艘赤人飛船在最后一段時間,向前將他們帶入了對方主力艦隊可以發起進攻的可靠位置。
  
  換句話說,楚云升他們現在向掉頭加速,通過距離與相對速度等等的計算,已經變得絕對不可能。
  
  這些赤人,死前還要做一個陷進,當真十分的可怕。
  
  不過,楚云升可沒想逃,他本就是來攻掠赤人的。
  
  旗艦指揮艙中,大屏上展現著附近的星圖預計赤人艦隊來襲的快速移動光點。
  
  “先去這里,路上做一些布置。”
  
  楚云升在聽完許多分析后,考慮了很久,決定道:“然后,我們分開,你們繼續向前,我在這里伏擊它們。”
  
  看著附近的星圖,楚云升最終想到了一個辦法,干脆來一個大手筆!
  
  nbsp;從荒星上帶來的晶體數量極多,禁得起這樣的“揮霍”。
  
  赤人得知他們的消息,無非是從雪苑使主子,與它們對荒星的監控中,后一種的可能幾乎是百分百,前一種不確定。
  
  但不論是哪一種,它們對楚云升自己的了解仍然是匱乏的,尤其是在冷星之戰中,以靈蘊施展開的八階木火焚天符,即便是霸主也未必知曉,否則兩道靈蘊疊加在一起,楚云升早就發現它了。
  
  而逃掉的樞機從外面看是看不出什么門道來的,更何況,還有一道靈蘊的屏蔽。
  
  在攻克赤人這艘飛船的過程中,他也一直沒有出手,因此,赤人對他的了解最少。
  
  楚云升準備以附近的星系為坐標基礎,布下一個木火焚天大陣,將符陣能動機埋入在星球中,或者隱藏在虛空中,然后橫跨星空,在赤人艦隊的必經之路上,激發焚天之陣!
  
  而艦隊則將在脫離后,轉個彎,趁虛直搗赤人的老巢。
  
  這需要大量的位置計算,還要提前讓能量機的射線奔跑,但又不能提前太多,否則沒等陣成,光的速度就將波動信息送到赤人的面前。
  
  必須計算好時間,在赤人主力艦隊追來的路上,面對是一片黑暗,等到能量線完成的時候,才能顯露出來。
  
  這些工作有地底小人的科學家去計算,楚云升只要提供符陣關鍵位置點就行。
  
  艦隊加速中,朝著第一個布置點飛去,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
  
  當一個個符陣能量發射機被放置好,艦隊與楚云升分開,其中一艘戰艦,帶著楚云升返回,自動加速航行到所有布置點的前方。
  
  時間上有些偏差,但誤差還能能夠控制的范圍之內。
  
  黑暗的星空中,戰艦向后隱去身形,楚云升靜靜地漂浮在虛空之中,手持紫氣之劍,血紅的雙眼目視黑暗的盡頭,星光倒影在他光滑而冰寒的黑色鋒銳面罩上,清晰可見。
  
  在他身影的前方,幽暗的深處,一道道光點亮起,氣勢如虹地顯露出一艘艘強大戰艦的鋒芒。
  
  此時,它們已經不需要任何掩飾!
  
  此時,一人對陣萬艦雷霆!
  
  此時,在楚云升的身后,一道道紅色符文能線在漆黑的宇宙中,猶如千軍萬馬般地奔騰不息……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