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093 赤人的詭異

^
  
  死亡,楚云升經歷過。
  
  最早還是在黃山的時候,那一戰,他幾乎打得神魂俱滅,勉強靠著逆轉的封獸符才活了下來。
  
  之后,孤島,北極,以及后來的節點,皆是游走生死之間。
  
  但這些經歷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的零維并沒有破碎,因而不能算是真正的死亡。
  
  骨骸六序曾說過一句拗口的話:死后的世界沒有意義,只有死后才會有意義。
  
  這句話不太好理解,但楚云升卻在剛才短短的幾瞬之間,經歷了這句話。
  
  他以那個籠中霸頭的身體自殺,零維破碎,感覺到了真正的死亡瞬間,仿佛看到一次次幻滅中空靈而神往的世界。
  
  死的是霸頭,對它而言,沒有任何意義,但那時的霸頭又是楚云升,因而死的也是楚云升,但對楚云升而言,卻有了意義!
  
  他來到了“死后的世界”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他在旗艦居所中,重新睜開了眼睛,對于死后,便有了意義。
  
  聽起來挺詰澀,但卻有著奇妙的理解,尤其是那幾瞬間,整個世界一次次猶如幻滅一般的生死之間,無意義與有意義的變換,美麗而窒息的空靈與神往,對誕靈似乎有著一絲啟示。
  
  這絲朦朧的啟示是極為重要的,別人楚云升不知道,對他而言,能夠感覺得到,他想要誕出一靈,就必須再去那個地方。
  
  但現在不過是體會到一絲啟示罷了,太過于朦朧,大概到九元天巔峰的時候,才會有更確切一些的理解。
  
  不過能找到一點點方向,已經算是了不起的進步了。
  
  暫時他也不可能再去那里,實在是太兇險了,有些東西更是深深地震撼了他。
  
  靠著黑氣在那里他都寸步難行,最后還要靠自戕才勉強回來,而那片白茫茫的世界之巔上,那道遙遙橫跨巨空的殘破彎之影,如果不是天然形成的,那么“建造”它的人是何其的強大!?
  
  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過了一會,楚云升漸漸從劇烈的變化中平定下來,轉著眼看了看墻壁上的時間計顯,身體沒有做出太大的動作,他現在瀕于死亡的邊緣,隨便沖進來一個地底小人,就能干掉他。
  
  不像以前,他還有穩固的零維,現在,零維都在劇烈的震蕩,仿佛一碰就會潰散。
  
  他不敢這時候再進入零維,加重零維的負擔,那是自尋死路。
  
  微微地調息著暴亂的蟲身之軀,像是在一團亂麻中,細心地整理出線頭來,使之重新通順。
  
  不能進入零維利用種子,這個過程的工作量自然非常之大。
  
  計顯上顯示時間并沒有過去多久,通信板上的空白表面地底小人還沒有發現他的異常,只是接受到了那段靈蘊留下的信息,也沒有來詢問。
  
  艦隊中,暫時沒人知道他的狀況,他的居所尋常人也不能靠近,大麻煩小長羽與第三個細高人還在主懸椎體中,唯獨只有睥邁具有一定的危險。
  
  這時候,他要闖進來,除了海國大殿主,沒人能夠攔住他。
  
  楚云升不是靈,靈蘊本身對他而言沒有攻擊能力,通過靈蘊任意調動元氣、組織元氣等等才是主要的作用,落點仍在元氣上,但他現在不可能調動任何元氣,只要一動,極可能造成搖搖欲墜的生命體徹底崩潰。
  
  因而,他眼下沒有任何攻擊能力,也沒有任何防御能力,除了可以用靈蘊感知全艦隊動靜外,別無所能。
  
  一邊緩緩地調息蟲身之軀,楚云升一邊將赤人的飛船位置再次確定了一下,對比著星空位置。
  
  這里有一個看似時空矛盾的地方,赤人飛船的真正位置雖然距離地底小人的艦隊其實并不遠,但由于光速對信息的限制,想要知道現在此刻赤人飛船的位置,如此長的天文距離,楚云升離開的這點點時間是遠遠不夠的。
  
  這似乎產生了超光速傳遞信息的謬誤,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
  
  對于彩虹橋降臨可能存在擾亂時空秩序的矛盾,電曾經向楚云升分簡單析過。
  
  降臨是意識的降臨,并沒有任何實際的證據,換句話說,一個人被降臨了,還是沒有被降臨,除了降臨者自己,任何人,任何儀器,都無法確切的知道。
  
  而降臨者帶來的“信息”,也只能通過被降臨者的嘴巴說出他看到的東西,這樣的信息最多只能算是“預言”。
  
  其他人除了相信與不相信被降臨者所說的話,沒有任何其他的證據可以去判斷真假,這樣的“信息”不是由物質變化產生的實際信息,而只能是一種嘴巴說出來的“預言”。
  
  嘴巴說出來的東西,異想天開得太多了,什么都可能有。
  
  預言很遠的地方正發生爆炸,預言強大的敵人即將到來,預言幾千年后天空會出現兩個太陽,等等。
  
  這些預言一旦成真,被降臨者更多地也只是被稱之為“先知”,這也是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神靈出現的原因之一,因為降臨者自己也拿不出證據來,只能靠嘴巴說,然后預言成功了,便成了先知,或者無所不知的神靈。
  
  即使知道彩虹橋的存在,知道降臨者要帶來“消息”,但也無法有確鑿的物理證據,證明降臨者帶來的“消息”是真是假?
  
  如果背叛了呢?如果壓根就不是自己人呢?如果有私貨夾在在消息里呢?甚至根本還沒被降臨,假裝的呢?等等,這些都統統無法百分之一百地確定知曉。
  
  同樣,如果有人說自己被降臨了,或者說自己是降臨者,已經不是自己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但是誰會信呢?
  
  即便是真的,大約,也被其他人視作瘋子神經病一類,要么被關起來,要么通過成功的預言成為神棍先知,卻是沒有別的辦法來證明自己。
  
  楚云升知道赤人飛船的位置,實際上也是一種“預言”。
  
  只不過,以他現在的身份,地底小人即便不相信,也會去照做。
  
  ……
  
  蟲身之軀在一絲絲緩慢地調息著,再有一會,他的第一只手指就能夠動了。
  
  這時候,外面傳來地底人圖圖傳輸進來的信息:
  
  “尊上,冷星的睥邁大人想求見您?”
  
  楚云升楞了一下,這還真是想什么來什么,他現在對所有人保持警戒,包括地底人圖圖,更不要說睥邁了。
  
  睥邁可從來沒找過他,這大概是第一次,誰知道是什么事情?
  
  楚云升自然不想現在見他,便像以前一樣不說話。
  
  地底人圖圖以為楚云升還在修煉當中,便退了回去。
  
  絕大部分的時候,楚云升都是在修煉之中,給圖圖類似要修煉一段時間的留言也有很多很多,所以它也習以為制度了,再問清了睥邁是否有重要的事情后,才敢過來告訴楚云升。
  
  一般在楚云升的修煉當中,都是通過通信留言,這樣不會打擾到楚云升的修煉,
  
  按照以往兩人約定俗成的習慣,楚云升不回話,便說明現在很忙,或者沒有看到,它自然不會再說什么。
  
  遠處的睥邁在見到圖圖搖頭后,目光中露出一絲失望,他今天下定了決心,鼓足“勇氣”來楚云升這里,是想試著學習海國大殿主正在修煉的功法。
  
  這個決定,對驕傲的他來說,十分的艱難,但如果不來,他意識到,自己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再前進寸步,他對極境的了解,實在少得可憐。
  
  這對他來說,當然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但是,楚云升不見他。
  
  “真的是因為我的契約不是他的?因為我不是他的奴隸么?”
  
  “還是因為我的資質不夠?”
  
  睥邁握緊了拳頭,轉身離去。
  
  ……
  
  楚云升在一整只手可以活動,可以掌控住部分攻擊符文后,便將赤人的位置發給了地底小人指揮艙。
  
  自然不能說是他降臨到赤人飛船中的霸頭身上,又通過自戕的方式回來,才弄到的位置。
  
  他壓根就沒解釋,直接讓地底小人朝著這個方向立即加速。
  
  如果是細高人電,這么做肯定不行,糊弄不了,它一定會打破沙鍋問到底,即便自己始終不說,它也會在一邊偷偷觀察。
  
  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電這種技術癡要是不能弄清楚,怕是覺都睡不好。
  
  當然,楚云升也沒見過它睡覺。
  
  &nsp;地底小人就不同了,在它們眼里,楚云升身上神秘的東西太多,而這些神秘它們覺得自己不可能破解,所以,便不會多問什么。
  
  艦隊飛快地加速,赤人靜默的位置其實一直距離它們不遠,就像一個在山上,一個在山下一樣,漸漸分開一個角度。
  
  突然地加速沖過去,它們就是想跑也來不及了,再改變方向,不但會留下痕跡,也跑不了多遠。
  
  不過,如果再不減速沖過去,隨著角度分開的距離越來越大,想追上卻也不可能了。
  
  楚云升決定現在就追上去,除了這個原因,還有就是這艘飛船并不是真正的戰艦,用于戰爭用途的飛船,不可能帶著那么多深不見底的籠子群。
  
  隨著距離的漸漸逼近,雙方都發現了對方。
  
  赤人也開始加速,但并不是試圖逃跑,以兩者的速度而言,它們不可能逃得掉。
  
  目的卻是不知道。
  
  艦隊中的軍隊分層次動員起來,海國大殿主帶著刺惡、睥邁以及剛剛晉級入樞機之境的拔異,隨著太空戰隊先遣隊進入腹艙,隨時準備出擊。
  
  此時,四人的表情略有不同。
  
  海國大殿主有些擔憂,睥邁沉默不說話,拔異看了眾人一眼,說了幾句話沒人搭理,郁悶地跑到一邊抽煙,只有刺惡還是老樣子,叫它干啥它就干啥。
  
  在這種氣氛中,艦隊終于追上了赤人的飛船,樞機四人組,立即分別進入四艘太空戰機,殺向赤人漸漸停下來的古怪飛船。
  
  這艘飛船看起來沒頭沒尾,像是一個橢圓體,但如果細看,又會發覺,它的形狀實際是在變化的,之前可能完全是另外一種樣子。
  
  習慣了各種固定形狀戰艦的地底小人,也是頭一次見到這樣奇怪的戰艦。
  
  它的表面黯淡無光,如果再有一些坑凹的話,和漂流的大隕石幾乎沒什么區別了。
  
  因而,在一邊分析的地底小人科學家,有人認為它是一種多變的偽裝飛船。
  
  奇怪的是,它停下來之后,就沒有任何動靜,既不開火,發動進攻,也不傳來任何信息。
  
  就像是沒有看到地底小人的艦隊一樣,隨意地停在那里。
  
  這就更加讓人摸不著頭腦了,連楚云升也覺得有些奇怪。
  
  為以防萬一,楚云升都準備好了靈蘊,不過要在這艘赤人飛船上再浪費,就太不值得了。
  
  攻擊它的目的,是通過它了解到赤人的最新情報,便于接下來的戰爭。
  
  但這個詭異的舉動,實在讓人不解。
  
  不解歸不解,太空戰機的進攻仍然準時發起,它們是佯攻,以它們的火力,估計連對方飛船上的一坑都打不出來,主要是掩護四個樞機上前。
  
  這段時間,為了讓幾個大樞機擁有太空持續作戰的能力,地底小人在銀色軍團的烏奴制裝參考下,開發了一套適合樞機大老爺用的戰衣,數量不多,一共才十多套。
  
  楚云升一直在旗艦中注視著戰場,他現在大部分身體都能夠動了,其他還在恢復,零維也漸漸穩定下來,但這個時候,他還不想進去,等徹底穩定了再說。
  
  控制好艦隊的防御符陣,是他現在主要的任務,只要艦隊不被攻破,拔異他們隨時可以撤退回來。
  
  首先發起進攻的海國大殿主,四人當中,他的境界最高,戰力最強,自然首當其沖。
  
  接著是睥邁,他似乎是想證明什么,竟然搶在了刺惡的前面。
  
  兩人兩道樞機力量的夾擊之下,赤人的飛船仿佛要被擊穿一樣,弱不禁風。
  
  刺惡跟隨其后,封鎖它可以躲避的方位。
  
  但事實上,它動都沒有動,哪里也沒去,仍舊靜靜地停在那里。
  
  太空中,三道極致的暗能交錯在一起,形成一道道波紋波的攻擊線,其中能級涌動,不斷地釋放出驚人的破壞力。
  
  而拔異一直遠遠站在一邊,不是他不上前,根據這幾人的商量結果,以拔異新晉的樞機層次,認為實在幫不上什么忙,反而還會拖大家后腿。
  
  以前被樞機們集體鄙視的是睥邁,現在換成了他而已。
  
  海國大殿主大概擔心他上來不但添亂,還會讓他們分心,所以給拔異的任務就是觀戰與學習,不要亂插手。
  
  三道人影在太空中飛一般地穿梭,布下嚴密的能線,將空間細細分隔一般,一次次切向赤人的飛船。
  
  但更加詭異的是,那些能線,攻擊線,在切向赤人飛船的時候,竟然好像飛船不存在似地徑直地掠了過去。
  
  海國大殿主詫異地看著身下的飛船,顯然無法理解。
  
  楚云升此刻已經在旗艦的指揮艙,立即道:“看看那是不是假象,或者投影什么的東西?”
  
  赤人的飛船一開始加速,目的不明,然后就停在那里,一動不動。
  
  現在任何攻擊,樞機層次的攻擊,似乎對它都沒有任何效果,它就像早已不在那里一樣!
  
  地底小人已經在重新探測掃描,甚至讓一艘無人戰機撞擊上去,最終得出的結果卻更讓人不解:它的確就在那里,哪兒也沒去!
  
  地底小人有些懵了,如果烏奴人在或許一眼就能看出怎么回事,但它們真的不行。
  
  楚云升道:“讓他們停下來吧,使用寂滅炸彈。”
  
  沒有破開赤人飛船的外層,寂滅炸彈仿佛就是一個大煙花,爆炸之后,赤人的飛船紋絲不動。
  
  仿佛在冷冷地嘲笑楚云升等人,簡直弱智可笑。
  
  它停在這里不動,不是裝作沒看見地底小人的艦隊,而是就停在這里,讓你進攻,無視你的進攻,完全地鄙夷了。
  
  這或許是實力的差距,差距到讓人有一種像是被當成猴子一樣戲耍的感覺!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赤人如此有恃無恐,干嘛還要跑?
  
  難道是為了將他們引到這里來?
  
  這也不太可能,發現它們的位置,是一個偶然,它們從來沒有暴露過目標。
  
  戲耍么?
  
  楚云升握起紫氣之劍,就要飛出旗艦。
  
  這時候,一個地底小人科學家向旁邊的同事試著問道:“這種感覺很奇怪啊,它好像不受暗能攻擊的影響,倒是和地球人不受暗能亂流的影響有點相像,不知道這里面有沒有什么關系?”
  
  它的同事見楚云升就在旁邊,瞪了它一眼,示意它不要亂說話,尤其亂說地球人的痛腳。
  
  楚云升卻頓了一下,隨即通信道:“讓拔異上!”
  
  收到楚云升的信號,海國大殿主有些詫異,睥邁卻似有些不甘心,刺惡倒是無所謂,但三人不得不退了下來。
  
  再進攻也沒什么用,赤人的飛船根本無視了他們的打擊。
  
  這時候,拔異脫了礙事的上衣,丟在了一邊,在許多沒見過拔異退化模樣的地底小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身體一寸寸地墳起,充滿力量的肌肉在星光下仿若原始力量的蘇醒,轉眼突變成一只巨大的“猛獸”人。
  
  地底小人不認識這種形態的動物,但是老地球人認識啊!
  
  當看到太空中,一只巨大的“猩猩”野獸般出現,卻讓人感覺極不和諧的冷靜飛向赤人的飛船,而旁邊正好是失敗歸來的嗷卡人刺惡,許多人瞬間地凌亂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