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091 這里是哪里

^
  
  沖出分叉線的一剎那,楚云升便“閉上”了眼睛,曾有過的一次經歷至今記憶深刻扭曲的世界,扭曲的線條,不斷地變化與旋轉,“看”一眼便頭昏腦脹,而且什么也看不清,呆久了都有可能莫名其妙地死掉。
  
  那一次,他以一種壓根就不知道的方式和一個也不知道在哪兒的“人”,短暫地交談過,最終卻被一巴掌給拍了回來。
  
  荒誕的事情,荒誕的經歷,就像做夢一樣。
  
  有了那一次的經歷,楚云升小心了許多,但馬上他發現自己并不能“閉上”眼睛,原因很簡單,這里似乎沒有“眼睛”的存在。
  
  換句話說,他慣性的思維,并不適合這里。
  
  不過,和上一次不同,這一次,他看到的不再是令人頭昏腦脹的扭曲線條,周圍也不再如攪拌腦袋一樣的變化與旋轉。
  
  沒有顏色,沒有空間,卻矛盾地極其遼闊,白茫茫的世界中,起伏著不可思議的一道道氣泡。
  
  氣泡有大有小,五顏六色,幻化多變,像潮水一樣起起伏伏、潮汐漲落,時而隱沒,時而出現,仿佛從虛空中誕生,又從虛空中泯滅。
  
  而氣泡的“海洋”上方,那高高的白茫茫世界之顛,若隱若現一抹遙遙橫跨巨空的殘破彎之影,腐朽沒落,滄桑破敗,猶如廢墟一般。
  
  ……
  
  楚云升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從黑氣轟開的分叉線出來得太快,也不知道是不是當初的那一條,當他出現在這里,就遠遠地失去了原來出來的位置。
  
  到現在,他似乎也沒有完全停下來,仿佛仍在黑氣的沖擊慣性下,掠出去了很“遠”。
  
  但奇特的是,雖然沖出去了很“遠”,但這個“遠”似乎與距離無關,遠處起伏的氣泡仍然在遠處,既沒有變“近”也沒有變“遠”,沒有空間距離上的任何變化,之間相隔的似乎是另外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像是一種沒有空間概念的屏障。
  
  然而,楚云升沖出分叉線后,在黑氣激射的力量下,他已經穿透過了一些屏障,他現在周圍的起伏氣泡,并不是他出來時位置附近沉浮的氣泡。
  
  所以,他也的確掠出去很“遠”,只是大概以現在黑氣的力量上限,不足以再支撐他穿出去更“遠”。
  
  楚云升感覺自己的“身后”,若有若無地存在一道黑氣形成的“細線”,將他與出來的位置聯系在一起,但它又不是實際的線,否則順著線就能看到出來的位置。
  
  它更像是一種“關系”,并不實際存在,因而,不可能真的像是通過一條線一樣的路線找到原來的地方。
  
  這種“關系”很玄妙,以楚云升的境界還無法理解。
  
  但是他能感覺到,一旦這種“關系”消失,就有可能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他徹底地迷失在這里,另外一種則正好相反,回到出來的那道分叉線里。
  
  而能導致“關系”消失的,要么是有“人”來故意切斷,要么是黑氣自己消耗殆盡,這里除了他自己,顯然似乎也沒有其他“人”,要是在這里遇到什么“人”,倒真是像遇到了“鬼”一樣詭異。
  
  楚云升不知道怎么找回去,便只能等待黑氣自己消耗完畢。
  
  他也試著尋找回去的道路,但越走越混亂,這里似乎沒有空間的概念,走得越多,位置越亂,關系越復雜,很快,他便果斷地停了下來,打量四周。
  
  這里的世界十分的安靜,沒有一點點的聲音,但卻不是死寂的世界。
  
  在白茫茫的世界中,如潮水般潮汐起伏的無數美麗氣泡,五顏六色,不斷地變化,不斷地出現與消失,如果它們有語言,能夠被聽到,那么這里不但不是死寂的世界,反而是極為嘈雜的世界。
  
  楚云升不敢亂走,便在附近起伏的氣泡群中,細致觀察起來。
  
  他得盡快想辦法離開這里,探險這種事情,聽起來刺激,實際上危機重重,一個不小心,或許莫名其妙地就消失了。
  
  黑氣耗盡后,是否能夠回到分叉線里,只是他自己的感覺,來源于他突破的兩個限極,但畢竟還有一種迷失的可能。
  
  如果能多了解一點周圍的世界,總有一些幫助,哪怕是一點點的作用,他也不會放棄。
  
  雖然有可能徹底迷失在這里,但楚云升經歷得多了,還算比較鎮定,有的時候,越慌反而越糟糕。
  
  很快,他發現在這里起伏的大小氣泡,和他出來地方的氣泡群相比,少了許多,幻化般的顏色也有很大不同,但仍有相似的氣泡存在。
  
  他重點關注的便是這些相似的氣泡,但因為出來地方的起伏氣泡他已經看不到,只能夠靠回憶來對比,確定性并不太高。
  
  當他小心翼翼靠近一個他附近范圍中的浮起氣泡,才第一次發現,這些氣泡里面似乎是由一道弧光震顫形成,而弧光的大小、震顫方式等等不同,似乎又決定了氣泡的顏色。
  
  這也是他對這里的第一個了解。
  
  正在他要進一步對比其他起伏氣泡的時候,距離他不遠一處的氣泡海洋,突然劇烈的變動起來。
  
  數不清的氣泡,在劇烈的變化中,泯滅不見,仿佛被什么力量所吞噬,并迅速地向他這邊靠攏過來。
  
  泯滅的速度極快,眼看就要沖過來,楚云升心中頓時一凜,因為對這里實在知之甚少,不敢大意,立即向后快速地退了一段距離。
  
  最終那道吞噬般的泯滅,并沒有越過不存在的“距離”,仿佛發生在另外一個世界,與他這里無關。
  
  不過,楚云升也不能確定它是否會像自己一樣突破這段不存在的“距離”,小心是必須的。
  
  黑氣還沒有消耗完,剩下的,還可以用來作為武器,在這里,恐怕是他唯一能使用的東西了。
  
  在他產生這個念頭的時候,黑氣立即就真的形成了一道“武器”,在他向后速退,撞向附近本無法直接接觸的氣泡時,黑氣頓時刺穿了那種間隔無法直接接觸的屏障,入侵進去!
  
  每一個氣泡,即便就在楚云升的附近,屬于他現在位置的范圍內,也只能無限地接近,卻無法越過那層“距離”的屏障。
  
  但黑氣的穿透性,卻刺穿了單個氣泡周圍的小屏障層。
  
  在這里,楚云升的意識是與黑氣連在一起的,黑氣仿佛就是他的一種存在形式,當黑氣刺穿那個氣泡的小屏障,他便立即被黑氣帶著一起入侵進去!
  
  下一刻,那個比其他周圍起伏氣泡稍微大一些的氣泡,劇烈的變化起來,顏色幻化激烈,像是生死廝殺一般慘烈。
  
  這一帶的起伏氣泡,正是之前楚云升試圖研究的,類似他出發位置附近的氣泡。
  
  ……
  
  昏暗中,楚云升睜開眼睛。
  
  視覺有些遲鈍,正在緩慢地重新建立,始終存在一種異樣的排斥。
  
  身體也很僵硬,不聽控制,像是被鬼上了身一樣,而他就是那只鬼。
  
  在睜開眼睛的一瞬,他便確定地明白了,那些起伏的氣泡,竟是一個個生命的零維世界。
  
  他入侵了其中的一個,于是他成了一個“降臨者”。
  
  其實楚云升不知道這算不算降臨,因為他并沒有走彩虹橋,而是通過了另外一種不可思的方式。
  
  接著昏暗的光線,他低下僵硬的脖子,看了一樣現在的身體,兩條手臂、兩條腿、軀干身體……一一看下來,至少是一個類人的生物。
  
  由此可見,他當時研究的那些類似氣泡,大多數應該屬于類人生物,或者極有可能就是人類。
  
  楚云升生硬地站起來,像一具僵尸一樣,在狹小昏暗的空間中艱難移動,他想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
  
  最好的可能是他仍在艦隊之內,降臨到仍擁擠在避難區的某個人類上,而最壞的可能是與艦隊相去萬萬之遙,遙遠到他已經無法知道是哪里的地方。
  
  沒走出兩步,他僵硬的腳步便絆到一個人體,朝地面撲了下去。
  
  神經系統也在混亂中,控制不好的同時,也感覺不到很大的疼痛,當然這點疼痛,對于楚云升而言,也根本不算什么。
  
  顫抖的聲音從快速爬開的人影身上傳來,極畏懼地說道一句什么。
  
  楚云升雖然降臨了這句身體,但是最為復雜的腦袋和零維之間的關系更為復雜,一時片刻,他也不知道對方在說什么。
  
  漸漸等他的視覺又恢復了一些,他才從地面上費力地爬了起來。
  
  低頭一看,周圍狹小的空間中,畏畏縮縮地蜷縮著一群虛弱的人,從體格上來看,他這具身體大概這些人當中最為強壯的。
  
  這些人似乎十分的害怕他,不敢看他的目光,他望過去的時候,都紛紛地下腦袋,似乎是這里的一霸?
  
  楚云升也搞不明白,他現在著實也不太清楚艦隊底層中的社生存態,無法從這個方面判斷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過這些人幾乎都沒有什么衣服,難道自己降臨到荒星原始人頭上去了?
  
  艦隊就是再不堪,也不至于到了衣不蔽體的地步,只要能在艦隊謀一份差事,或者走投無路去給五國貴族做家奴,也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楚云升心中一沉,十有八、九他已經不再艦隊中了!
  
  這可不是什么好事,在艦隊中,他還有辦法將這具身體送回旗艦居所,再想其他辦法回到自己的身體,而如果說,都已經不在艦隊中了,那就麻煩大了。
  
  萬一黑氣消耗完畢,他卻不能返回自己的身體,豈不是要困在這具身體里一輩子?
  
  黑氣一直在消耗著,能給他做出應對的時間越來越少。
  
  隨即,楚云升邁著僵硬的步伐,向昏暗的盡頭再次移動過去。
  
  見他一言不發地走過,對面的幾個蜷縮的人立即哆嗦起來,男的不斷地顫聲哀求什么,而女人則索性閉上眼睛,一幅任由宰割的樣子。
  
  楚云升不去管它們,反正也聽不懂說什么,一直走到昏暗的盡頭,舉目望出去,眉頭頓時生硬地皺起。
  
  他所在的空間竟是一個矮小的籠子,而且不在地面上,被懸掛在空中,周圍密密麻麻都是這樣的矮小籠子。
  
  他們所在的只是其中一個,上下左右,都是裝滿人的懸空籠子,密集地卻整齊地排放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立體牢籠空間。
  
  這里到底是哪里?
  
  楚云升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片段,在冷星古老飛船黑發宇航員的記錄中,似乎曾出現過這樣的背景。
  
  難道他跑到赤人的飛船中來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