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085 地底小人的報告

^
  
  要墜毀了!
  
  要散架了!
  
  一路有驚無險的漫長航行,經過三個補給星系的成功,讓楚云升都差點忘記了地底小人不過關的技術。
  
  多次減速加速的推進器終于出了大問題,在第四次減速的時候,竟然停不下來了!
  
  要么摧毀停不下來的推進器,要么墜毀,地底小人在匆忙的混亂中得出讓楚云升無語的選擇。
  
  推進器當然不能摧毀,這東西沒有電,地底小人根本造不出來,墜毀也不行,比摧毀推進器代價更大。
  
  楚云升馬上一邊強行抽取推進器中的暗能,一邊試圖將艦隊“推”回去!
  
  在斥力推進器的正前方,兩個力量碰撞在一起,因為不敢太用強,防止摧毀推進器,一個平衡沒有控制好,他反被推進器的巨大斥力直接“推”向了下方行星的地面。
  
  破入大氣層的火光都來不及產生,楚云升便直墜向地面,天空上只留下一道殘影,即使在白天,也未必能看得見。
  
  第一次,他砸落在無人的焦土山谷中,硬生生地將地面砸出一個深坑,碎石濺飛中,他已經消失在原地,再一次出現在太空中,推進器的前方,繼續人工調整艦隊的姿態。
  
  第二次,他砸落在大海中,高速的情況下,海水如鐵板一樣堅固,在被擊穿的瞬間,呈現固體碎化般的水塊裂波。
  
  第三次,他被砸入一個溶洞中,周圍竟有許多驚慌失措的人類,但還沒有等它們看清楚怎么回事,楚云升又一次消失在原地。
  
  第四次,第五次……
  
  短短的時間內,次數已經破百,直逼向千次大關。
  
  一次次的人工微調,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調整,楚云升猶如炮彈般一次次被擊落向星球的表面,然后消失,回到太空。
  
  如果不是蟲身之軀的強悍,此刻早已支持不住如此高速的反復墜砸。
  
  ……
  
  又一次被擊落下來,除了在努力控制艦隊的地底人還在計算著,楚云升都不知道這是第多少次了,而這一次,他被砸向一個“營地”。
  
  “營地”里的那只線體生命已經悄然離開,那些原始般的生物看不到楚云升的身影,它卻是看得清楚,它本就是一種奇特的高速生命,而且更是一個樞機生命。
  
  見到楚云升又在那里強悍地往復沖擊,它忽然感覺十分的“牙疼”,整個“人”似乎都不好了,雖然還遠沒有吸取到它需要的命源,但也得趕緊有多遠跑多遠去。
  
  神山的出現造成了營地的混亂,烏泱泱的人頭伏地跪下去,一望無際的都是密密麻麻向光輝四射的神山方向匍匐的身軀。
  
  巨獸被驚起,狂暴地沖開它面前的簡陋欄桿,踐踏著血肉亂奔,沒什么智慧的它,出于動物本能的驚恐,朝著懸浮天穹的龐然大物連連吼叫。
  
  它的聲音不十分的巨大,但極具野獸的穿透力,次聲波一般將它周圍的渺小原始人成片成片地殺死,而死狀極為恐怖眼球突出,嘔吐出舌頭,內臟器官變形破碎,七竅出血。
  
  原始人群驚恐尖叫著四散逃命,他們尚未來得及思考為什么兇惡的巨獸膽敢挑釁來自星空的神,就見到上一刻還在狂吼的巨獸,下一刻頓時成為一團血霧,蓬然四射開來。
  
  沒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就像是神靈之怒,從天空降下一道雷霆般的懲罰!
  
  血霧消散后,巨獸已然消失不見,地面上只留下一個巨大的深坑,似乎在煊赫著神靈的浩大威懾!
  
  原始人群又一次匍匐下去,比起上一次的激動,這一次卻多出了許多的恐懼之心。
  
  昔日那些高高在上的聲音,此刻也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著,比他們也好不了多少。
  
  比起那些原始人,它們更知道神靈一怒的威力。
  
  而此時,楚云升已經回到了太空,再經過無數地往復微調后,搖搖欲墜的艦隊終于在星球引力與推力之間漸漸找到了平衡。
  
  一艦模式的艦隊也開始圍繞星球軸自傳,看上去像是被星球引力所捕獲成為一顆衛星,以消除潮汐力對艦隊的巨大撕扯破壞。
  
  這段時間中,控制飛船的地底小人一直冷汗連連,如果楚云升不能夠堅持下來,如果它們不能夠以最快地速度在技術上調整好,后果都將不堪設想。
  
  指揮艙甚至已經下令,開始組織人員準備撤離了。
  
  所幸經過巨大的努力,終于逼停了在引力與推進力疊加下加速沖向星球的戰艦,接著就是要抓緊修理推進器,雖然不能造,但為了保證長期航行的需要,電制造了標準量的維修備件冗余。
  
  地底小人簡單地修一下的問題不大。
  
  “派人下去看看。”
  
  楚云升也被這一通折騰得夠嗆,通過半透式通信儀向旗艦確認道:“和之前探查的情況有些不同,下面有不少古怪的營地,里面有強烈的暗能波動。”
  
  過來的路上,不可能不先行發射探測飛器,主要是掃描高能領域的存在情況,確定沒有明顯目標后,其他詳細的數據還在調查中,推進器就失控了,一路順著新的星際鏈路橫沖過來。
  
  沒過多久,艦隊飛陸續飛出一艘艘攜帶大量新型蝌蚪戰機的地面飛行器,順著軌道進入這顆黯淡荒蕪星球的大氣層。
  
  夜空中,便出現了壯麗一幕,高高懸停在天穹的神山中,仿佛飛出一個個光芒絢爛的神仙,在天空中吞云駕霧,聚起分開,再分開,瞬息萬里,波詭云譎,仙氣繚繞……
  
  地面上,數不清的圈場,荒野中的部落,都驚恐地望著他們一生都不曾見過的神跡。
  
  當一艘新型戰機出現在那名部落首領男人所在圈場的上空時,流暢的線條充滿科技美感,閃爍的彩色燈光在這個原始如史前的世界,顯得十分的突兀,巨大的差距讓人產生一種強烈的神秘感。
  
  原始人群頭埋得更低了,他們無法理解為什么可以飛在天上,無法理解那刺眼的光芒怎么回事,更無法理解它是什么東西。
  
  他們對著戰機虔誠與敬畏地跪拜,仿佛這就是神……
  
  但他們不知道,戰機里的兩個地底小人比他們還要緊張,一下子看到這么多的原始人,兩人又是新補充的人員,誰也不敢先下去,相互討論后,只好用類似石頭剪刀布的方法來決定。
  
  最終輸掉的地底小人,戰戰兢兢地穿好防護服,反復檢查自攜武器與彈藥,然后,在同伴同情的目光中,打開艙門,深吸了一口氣,抬腿走了出去。
  
  這歷史性的一刻,卻沒有記者,也沒有閃光燈,只有兩膽小的地底小人。
  
  當倒霉的那個地底小人,在戰機的照射光束保護中,走下戰機的一剎那,密密麻麻的原始人頓時爆發出一陣陣激動的高呼:
  
  古拉西亞……
  
  猝不及防的呼喊,讓本就緊張萬分的地底小人嚇得差點摔了一個跟頭,下一刻,它竟然調頭就跑,飛一般地竄回戰機。
  
  然后,就看到那艘閃耀著戰爭光芒的新式戰機,搖晃中,驚慌失措地急速拉高,“嗖”地一聲消失在茫茫夜空中。
  
  圈場中的原始人群再抬起頭,卻已經看不到它們的身影,個個驚惶不安,以為是他們做錯了什么舉動,觸怒了神靈,一想到神靈即將降下的懲罰,一個個都極度不安起來。
  
  而此時,在那艘戰機里面的兩個地底小人正在做著記錄交談
  
  “旦旦亞,你看到了什么?”
  
  “它們有很多人……”
  
  “有多少?”
  
  “很多,很多,反正很多,我們應付不了,請求戰隊支援吧!”
  
  “我怎么看它們像是原始人?”
  
  “要不然下次你下去!”
  
  “好吧,好吧,那就請求支援吧。”
  
  ……
  
  沒多久,一艘艘武器全開的戰機轟鳴而至,武裝到牙齒的戰隊整齊地一列列出現。
  
  這是一只修煉戰隊,軍隊的整合仍在調整之中,血族與銀色軍團都在補充之中,臨時征調來的這支戰隊是由冷星人組成的新戰隊。
  
  整合,聽起來挺好,實際上,混亂無比。
  
  五國各個種族的體系大多數完全建立的封建分封制上,勉強編成了一個戰隊,結果一看,竟然是一個貴族武士帶著一群家奴……
  
  而冷星軍隊制度則先進許多,各種軍事條律也十分齊全,事無巨細都有成熟的規定,也能適應更先進的武器,但問題是,其他種族根本無法接受他們的許多條款,甚至與習俗觀念嚴重沖突。
  
  當然,他自己也有問題,各種神職人員神出鬼沒,教權和其他種族的軍權時常沖突。
  
  除此之外,他們作為戰敗者,連大老粗嗷卡人都覺得他們那一套野蠻落后,這種事情,簡直說不清楚。
  
  但在混亂中,能夠抽調出來的,也只能是曾有著完善機制與效率的冷星軍隊,地底小人主要負責各種戰機,地面上的事情,它們也不想管。
  
  這支戰隊在圈場的出現,讓原始人群頓時陷入了莫大的恐慌!
  
  戰隊隊員們不敢大意,這里畢竟是陌生的星球,地底小人在情報中又說的很嚴重,自然要小心謹慎一些。
  
  他們排成隨時可以戰斗或掩護撤退的隊形,手舉著武器,安全栓全部打開,子彈上膛,邁著整齊有力的步伐,一步步逼近驚恐萬分中可憐的原始人,朝著暗能源頭搜索而去。
  
  一道道武器指引光束在原始人身上掃來掃去,緊張的氣氛中,一個年幼瘦弱的原始人女孩大概被驚嚇住了,試圖站起來,跑躲開距離她越來越近的戰隊隊員,卻一下子引發了騷亂。
  
  昏暗中,許多緊張到極點的原始人向后面躲去,更多的人像是無頭蒼蠅亂奔,驚恐地尖叫著,在混亂中亂跑,反而沖向了戰隊隊員。
  
  語言不通,又有地底小人的報告……沒有經驗的戰隊隊長鳴槍警示,反而造成了更大的亂混。
  
  頓時人群擁擠向戰隊,緊張的隊員,不知道是誰,似乎看到了他們身后巨獸的影子,第一個開火!
  
  緊接著,一道道子彈與光線在夜空中交織在一起!
  
  武器全開的新型戰機瘋狂掃射,血肉橫飛中,人如潮水般倒下……
  
  “警報!”
  
  “遇襲!”
  
  ……
  
  警報的信號飛一般地向整個登陸軍團播散而去。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