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082 遠征赤人

^
  
  根據求救飛船標注出的最新坐標,赤人所在的核心位置大約距離冷星系兩百多光年。
  
  在直徑約十萬光年的恒星系中,這樣的距離不算近,但也不算太遠。
  
  沒有彩虹橋的基礎下,就是靈生命,哪怕是以光速飛行,也得飛上兩百年。
  
  所以,電說星空的戰爭常常都是以一個個百年來計算,跨越的時間幅度非常之大。
  
  但這個數值看起來挺嚇人,讓人覺得一切都會瞬間在漫長的時間下,漸漸變得無意義起來,實際上,在高速時空中,這個數值卻不是絕對的。
  
  當速度達到一定程度時,時間膨脹效應立即會變得明顯起來,光速恒定下,高速移動的慣性系內部運動將會變得緩慢,以維持運動變化的速度不超過最小單位的極限量。
  
  當然,這是外部觀察者的感覺,慣性系內部是覺察不到的,并不會覺得變快還是變慢。
  
  兩百多光年的距離,在極高速運動者的生命時間中,流逝過去的可能只是十年,一年,甚至更短,如果達到光速,幾乎就是一瞬而已。
  
  眨一下眼,外面已經過去兩百年,而你已經到了兩百年外,就是這樣的感覺。
  
  電曾說過一種高速生命與低速生命的區分,對于低速“蠕動”生命來說,時間仿佛是來自上天的主宰,不可動搖,而對于高速生命,時間的快慢都在掌握之中,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
  
  地底小人的戰艦雖然武器、裝甲、技術等等,這方面、那方面都一塌糊涂,落后的連冷星上古老飛船都不如。
  
  但在推進器以及整個飛行穩定系統上,卻是有著來自細高技術與電親自參與的最大支持,猶如楚云升的零維一樣,在整個艦隊技術中最為先進,且一騎絕塵。
  
  說起來其實也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不過是當時楚云升與電商量的結果,放棄其他用途不大的功能,將所有的精力與資源都用在艦隊的運輸性能上,堆強它的飛行能力。
  
  而目的,僅僅是為了盡快離開冷星系。
  
  按照原初的設計,鑒于地底小人總體技術水平限制下的材料等領域問題,在沒有干擾,能源充足的情況下,離開冷星系后,也要花上一段時間加速到足以產生時間膨脹的速度。
  
  現在卻是要加快速度了,后方引力波動越來越強烈,他們已經在這里耽誤了太久的時間。
  
  一切準備就緒后,楚云升從艦隊中飛出來,懸停在一側的幽暗太空中,遠遠地望著一列列暗能斥力推進器順序啟動。
  
  平靜的暗能場一下子囂噪起來,劇烈的擾動著,引導方向的粒子流噴發著淡淡的幽藍光芒,推動拼湊起來的艦隊朝著宇宙的深處加速。
  
  從楚云升的角度望去,此刻的艦隊說是由一艘艘戰艦組成,不如說更像是鋼鐵亂堆的太空垃圾站,毫無一艦模式的美感,更無太空艦隊群的威猛,怎么看都像是高級版的平民窟。
  
  由于細高人的影響,偽一艦的艦隊拼湊起來,也是一個巨大的六邊四面等錐形體,空間位置與處于核心位置的主懸椎體正好顛倒。
  
  在本來在計劃中,主懸椎體居于凈化提純暗能的中心環節,現在被關閉了,便略去不用,進入低效率能量消耗模式。
  
  這樣一只破爛艦隊,要去遠征技術先進的赤人,看起來簡直是一個笑話,但它依舊出航了。
  
  恒星的光芒掠過它殘破不堪的身影,余輝中,仿佛映射出一絲悲壯的氣息。
  
  以卵擊石般的殘破艦隊漸行漸遠,漸漸消失在茫茫的星光之中。
  
  楚云升回過頭,一顆寂冷炸彈在地底人指揮艙的控制下起爆,光芒頓起,將陣亡的同伴無數尸體化作一片一片塵埃。
  
  它們將在星系引力作用下,要么歸入冷星,要么飄零星際,要么焚入恒星……
  
  楚云升望了一眼冷星,地球消失的方向,望著它孤零凄涼的身影,默然片刻,然后轉過身,蕭然地朝著艦隊離去的方向追去。
  
  冷星加地球,數百億的生命,如今只剩下這區區一兩百萬人,而且絕大部分都傷痕累累,如果是身體,還是心理,都一片蕭涼。
  
  楚云升的身影如一道曲線般出現在緩緩加速的艦隊旁邊,抬頭望去,這只殘破的艦隊,甲板上、艙舷邊、窗體后……此時,全都站滿了人。
  
  他們默默地望著越來越遠的冷星,消失不見的地球,寂滅中的尸體,望著他們的故鄉,望著他們的親人,有人慟哭不已,有人潸然淚下,有人捂住嘴淚光閃動,有人沖著它們大喊什么,卻引來周圍的人哭聲一片。
  
  戰艦的一側,一列列軍人,默默地敬著整齊的軍禮。
  
  更多的人跑動著,試圖趕到艦隊的尾部,再多看一眼,再多停留一刻。
  
  他們要走了,它們卻永遠地留在了這里,故鄉、故人、母親……他們的一切,都越來越遠。
  
  然而,斥力推進器的加速度越來越快,故鄉故人的影子漸漸模糊,漸漸不再可見。
  
  當最后一縷光芒從它們的位置傳來,所有的人默然著,因為他們知道,這是最后一眼了。
  
  楚云升凝然不語,一絲微弱的靈蘊從他的指尖哀傷流逝……
  
  由無數尸體化作的塵埃,透過那一絲光芒,在黑暗的宇宙中,組成一道仿佛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文字:
  
  “……你們啊,一定要活下去!”
  
  剎那間,無數人哭到在地,悲傷流滿星空。
  
  ……
  
  楚云升護送著仿佛隨時可能散架的艦隊越來越遠,漸漸將冷星系拋在身后,進入空曠無物的冰冷星空。
  
  當各部分系統都穩定下來,他才加速追上艦隊,進入破缺的旗艦。
  
  他們能量不多,維生物資也不多,不可能一口氣航行到兩百過光年外。
  
  中間需要多次補給,需要聚集足夠下一次遙遠航程的暗能量。
  
  如果沒有,他們將在三十光年外做第一次休整。
  
  那里,在既定的星際鏈路上,有一個行星系,目前還不知道存不存在生命。
  
  他們沒有先進的定位技術,赤人的坐標最新也是兩百年前的,空間在不斷地膨脹,有的地方甚至接近光速地膨脹,兩百年后的確切位置,也需要停下來一次次再確定,然后調整航道。
  
  否則,按照現在的方向飛去,十有八、九什么東西都沒有,徹底迷失在空曠的星空中。
  
  前輩就曾說過,失去坐標,失去位置,可能一輩子連一顆星球都遇不上,只能看著它以前在那里的影子去追逐。
  
  這種宇宙空間定位模型,在行星系內不算什么,一旦到了大尺度上,就復雜無比,以地底小人的技術根本無法建立。
  
  只能用最笨的辦法,不斷地觀察星圖光線,不斷地比較其他星體的位置,不斷地調整航道。
  
  距離雖然遙遠,但一旦加速到時間膨脹的速度,實際上也不會太久。
  
  回到旗艦中,楚云升便不再去管艦隊的航行,有地底小人日夜值守,只要不遇到危險,暫時用不上他。
  
  這一個月的時間里,他一直練習第三劍式,要晉級到普通層次,還需要一段時間,關鍵是他的本體元氣不夠,想要隨隨便便就練成,那就不是修煉了。
  
  修煉就是在這種枯燥無味的機械重復中,逐步地積累,絲毫沒有什么捷徑,否則他也不會停留在初入水平上許久。
  
  另外,對著虛空出劍,也體會不到劍式擊中目標后的變化,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航行中,是他難得的修煉機會,除了見過一次苒,得知她參加了冷星軍隊,便沒有再見任何人,一直儲備著攝元符。
  
  蟲身之軀境界高達七元天,第三劍式最基本的元氣需求量也是四元天的水平,仍停留在三階的攝元符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只能以數量取勝。
  
  他不是沒想過用靈蘊推演更高階的攝元符,但與木火焚天不同,它缺少的不是推演,而是那一絲若有如無的靈魂。
  
  艦隊仍處在加速之中,拔異在抓緊修煉沖擊樞機之境,存活下來的血族也在他的血液幫助下,漸漸恢復,楚云升本想看一下會有什么副作用,但可惜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很明顯的表征。
  
  吉特忙著擴充他的血騎數量,關鍵時刻,他們可是維持符文的最后一道防線與來源。
  
  他很幸運,幾次鬼門關都走過一圈,但最終都堅持活了下來,雖然他沒有布特妮那樣強大的力量,也沒有他大表哥肖納那樣的威望,但他有他的優點,血族內部的各種新老勢力在他身上找到了平衡點。
  
  銀色軍團也在重建之中,何團長依舊是罐頭人,細高人一直顧不上他,現在情況也不太好,如果不是楚云升想辦法吊著他的命,隨時都有可能死掉。
  
  為了避免指揮混亂,各方軍團也在整合之中,地底小人主要負責太戰機群,而五國殘民和冷星軍隊組成修煉戰隊……
  
  軍隊正在重行成型,但他們不是主力,三個樞機加拔異才是!
  
  此遠征赤人,技術差距太大,必須一網打盡,一戰鼎定!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