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080 禁靈

^
  
  楚云升望著她:“我是誰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你未必能再打得過我。”
  
  “布特妮”沉靜道:“你的靈蘊用一點少一點。”
  
  楚云升道:“相比起來,你的命只有一條。”
  
  “布特妮”道:“你也會死。”
  
  楚云升道:“但你失約了,我的人你就要留下來。”
  
  “布特妮”道:“你怎知我失約了?”
  
  楚云升眉頭一皺,道:“它來過了?證據?”
  
  “布特妮”道:“你可以回冷星看看,那里少了幾樣的東西。”
  
  楚云升卻道:“也可以是你動的手腳。”
  
  “布特妮”道:“所以,最好的證據就是我自己。”
  
  楚云升沉默片刻道:“你很虛弱。”
  
  “布特妮”道:“它很小心,目的也很明確,我現在的力量不足以殺死它。”
  
  楚云升道:“為什么不在第一時間通知我?”
  
  “布特妮”道:“如果我通知你,以你當時的情況,通知你的瞬間,你就會被波及而死亡,這是靈戰。”
  
  楚云升反問道:“一場無人知道的靈戰?”
  
  “布特妮”道:“是的。看來,你知道的的確不多。”
  
  楚云升道:“你知道?”
  
  “布特妮”卻道:“我不知道,確切地說,我反而有些困惑。”
  
  楚云升道:“那你就不用知道了。”
  
  “布特妮”道:“我也覺得這樣最好,我們仍有合作的關系。”
  
  楚云升道:“原來的基礎不在了,條件要重談,我的人必須留下。”
  
  “布特妮”微微搖頭道:“所以,我已經提前離開,不過并不僅是你的原因,我在與它的交戰中,獲取了一些信息,必須盡快趕往我要去的地方。”
  
  楚云升道:“那你又何必再聯系我,多此一舉。”
  
  “布特妮”道:“那道靈蘊不是你的,但是卻讓我想起一些零星的記載,似乎像是黑暗時期傳說的禁靈,我想確定一下。”
  
  楚云升道:“為什么?”
  
  “布特妮”突然沉默下來,片刻后才說道:“如果它是你曾經的靈主,你最好謹慎對待,小心……我們畢竟還有合作。”
  
  楚云升道:“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不能保證我的人安全,我會毫不猶豫停止輸送命源。”
  
  “布特妮”道:“你放心,她也聽得到。”
  
  她的時間似乎不多了,緊接著又說道:“希望你能盡快達到我要去的地方,我會盡量查找有關黑暗時期的零星記載,另外,在我截取的信息中,也許有一些對你有用,左旋神國在這里已經戰敗,潰兵四處逃散躲藏,你說的那個靈早已叛變,它的人正在到處清殺……”
  
  她的語氣很快,但語速卻越拉越長,越來越慢,一個字音從開始發音到收音,要歷盡很久,而到了最后,便只能聽到一個長長的殺字發音過程。
  
  顯然,那只掠命之艦已經加速到極致,使得通信出現了嚴重的遲滯效應。
  
  楚云升不知道她走的哪個方向,也看不到掠命之艦的影子,無垠的星空中,不要說一艘戰艦,就是一只龐大的艦隊,也不過滄海中的一粒塵埃,甚至都算不上。
  
  那些黑暗看不見的地方,或許正爆發著激烈的廝殺,但抬頭望去,永遠都是美麗而璀璨的世界。
  
  楚云升回到血跡斑斑的旗艦,拔異已經在這里等著他。
  
  在那座被打得東倒西歪的豪華宮殿前,楚云升看著他道:“想好了?”
  
  拔異嘆氣道:“還有別的選擇嗎?”
  
  楚云升搖頭道:“沒有。”
  
  拔異狠狠地丟掉煙頭道:“那還說個……來吧!”
  
  楚云升伸出手,一道紅色光芒浮現跳躍在他的手心,美輪美奐,均勻,精確。
  
  看到它,拔異又有些遲疑了:“怎么是紅色的?不會真把老子搞成血族那幫婊子吧?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楚云升不耐煩道:“你到底想好了沒有?沒想好,我問問吉特,雖然他資質不行,但總有辦法。”
  
  拔異眼神凝重起來,又點上一支煙道:“等我再抽一根。”
  
  楚云升便不再說話,靜靜地等著,對于拔異來說,這或許不是一個艱難的選擇,但卻是一個關系重大且無法回頭的選擇。
  
  一支煙燃盡,拔異扯嘴笑了笑:“要不是想知道退化的盡頭是什么,說什么老子也不會要這東西。”
  
  楚云升知道他做出的決定原因不是這個,這么說,不過是讓自己輕松一些,不用去為他擔心那些擔心的事情。
  
  楚云升再一次張開手心,也道:“放心,我活著一天,她就不敢動你分毫,死不了……開始吧。”
  
  這話其實也是廢話,拔異擔心的也不是這個,于是在兩句廢話中,拔異隨隨便便地拿起那朵紅色美奐的光芒。
  
  隨即,紅色光芒進入他的身體,轉眼便消失不見。
  
  大約過了片刻,楚云升神色漸漸鄭重起來道:“怎么樣?有什么感覺沒有?”
  
  拔異也是一臉的嚴肅,眉頭沉起,又過了一會,才重新展開,點頭道:“我想我應該去阿西娥。”
  
  “阿西娥?找她干什么?”楚云升楞了一下,然后想到了什么,無語道:“她現在就烏奴人主懸椎體里面,你要有本事進去就行。”
  
  拔異也就是說笑,隨即問道:“達到樞機之境大約還要多久?”
  
  楚云升搖頭:“我也不知道,主要還要看你自己,但鴻溝沒有了,應該不會太難,不用著急,你的那些退化人暫時死不掉,我會想辦法暫時保著他們的命。”
  
  拔異嘆息一聲,又點上一支煙,短短的時間內,這已經是他抽起的第三只煙,這還不包括地上漂浮著的眾多煙頭。
  
  楚云升道:“你們消耗太大,傷及本體,血族我有其他辦法救回,退化人就要靠你自己了。
  
  現在梅爾蒂尼與天羽族小長羽都被關在主懸椎體中,睥邁與刺惡都重傷難治,海國大殿主也沒了大半條命,我如果不在,一個樞機都沒有,很危險。
  
  這是我在你醒來的時候就和你商量,讓你考慮這件事的兩個原因。
  
  另外,雖然這道契約,你和我都心底不安,但的確沒有別的辦法和選擇,像今天這樣的戰斗,或許還有很多,不到樞機,生死都不由你。
  
  既然都不由自己,不如選擇能夠更多一點時間由自己的選擇,至少我現在和她還在合作期間。”
  
  拔異搖搖頭,示意自己并不擔心這個,他既做了決定,就不會再后悔。
  
  楚云升自然知道他擔心什么,但這種事情反而不好說出來,越說越顯得刻意,越不好,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少抽兩根,等我養好傷,給我留點。”
  
  拔異郁悶道:“都他媽源門了,還惦記老子的煙。”
  
  望著他離去準備抓緊修煉進入樞機之境的背影,楚云升忽然明白過來,他的擔心,其實是向自己無聲的一種承諾……
  
  這道契約給拔異是最合適的,其他人,吉特資質一般,要破樞機不知多久,失去眼下緊迫的意義,老赫爾的底蘊倒是足夠了,但他如果要的話,就不會有睥邁,信念對他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別的人呢,何團長不但是罐頭人,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救回來,許可就直接不考慮了,克里斯那些人和他完全不熟,搜了一圈,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來。
  
  退化人傷亡慘重,也只能靠拔異去救,這是眼下唯一的選擇了。
  
  拔異帶著他給的功夫去修煉,楚云升也不進歪歪倒倒的宮殿了,就在門外沉靜下來,進入零維空間。
  
  掠命艦女人說冷星少了幾樣東西,他也不想去查看,沒有什么意義了。
  
  抓緊時間恢復才是當前最重要的事情。
  
  他的命源被他燒得七七八八,蟲身之軀也不穩定,一進入零維,便調動剩下的命源透過種子,恢復身體。
  
  零維中,因為沖擊靈封,黑氣有些凌亂,到處飄蕩,顯得混亂,但也沒什么大的影響。
  
   他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那道戰圖碎片,這東西,哪怕只是一個碎片,自己竟也無法看全其復雜的細節,不過,如果放在現在的靈蘊反而極為合適。
  
  楚云升沒去試驗,那張戰圖就是看懂了,暫時對他也沒有什么用。
  
  他由此是想到的卻是另外一件事,這張戰圖來自神秘之國的古老火蟲,既然它能保存天量的信息,那么在星系邊緣飛來的黑甲蟲子呢?
  
  它們的身體會不會也有著其他的信息?
  
  下一刻,他的意識立即順著種子進入蟲身之軀織網密布的世界。
  
  ***
  
  補28號更新。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