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077 我們一起殺

^
  
  碎片漂浮的戰場上,源門生命投射太空中的身影越來越大,如天穹般籠罩下來。
  
  凌亂殘破的一艘艘戰艦中,還活著的人三三兩兩地站在遍地尸體中,通過染血的船舷,通過跳動的屏幕,通過閃爍的投影,抬起頭,望著無盡黑暗的星空中,那燃燒的身影一往無回地壯烈射向那龐大的身影。
  
  火焰的光芒在星空中跳躍,像是移動的星光,拋灑著化為塵埃的意志。
  
  還是沒辦法活下來嗎?
  
  最后的時刻終于到了嗎?
  
  殘活下來的人,臉上露出悲戚,相互攙扶著,艱難地走進控制艙,跌倒著走進武器艙,相偎在一起,啟動戰艦……
  
  第一艘戰艦噴射著殘血般的光芒,離開艦隊,跟隨星空中那一往無回的燃燒身影而去。
  
  接著,第二艘搖晃著飛出艦隊,跟隨而去;
  
  第三艘,
  
  第四艘,
  
  第五艘,
  
  ……
  
  黑暗無盡的太空中,一艘艘戰艦悲壯地飛起,劃出一道道貫空光芒,跟隨那道壯烈的燃燒身影身后赴死而去。
  
  此一刻,一道道戰艦流光與那一道遙遙的燃燒身影,璀璨耀眼星空,組成一幅悲烈赴死之圖。
  
  海國大殿主眼含淚光,站起來,走向阿西俄,從懷中掏出鱗甲般的盒子,交給她道:“如果你能活下去,找到我族神靈,交給它。”
  
  說完,它便飛出主懸椎體,消失在茫茫星空的戰艦流光中。
  
  冷星人的一艘戰艦中,睥邁單膝跪在老邁的赫爾面前,道:“我死后,讓大小姐繼承契約吧,我始終信不過藍發人。”
  
  赫然嘆息一聲,睥邁淡然一笑:“是啊,這時候說這個還有什么用……”
  
  他伏身下去,仿佛是向赫爾的養育之恩一拜,然后,飛身射向戰艦流光之銳端。
  
  嗷卡人中,重傷的刺惡默默地守在已經無法說話的庫倫床前,望著戰艦飛向籠罩太空的身影。
  
  沉默中,它轉身而去的剎那,庫倫奇跡般抓住它的手,用盡全力握了一下,它看著庫倫眼角流下的淚水,也握緊了那只虛弱的手,然后松開,在庫倫的淚光中,走了出去。
  
  一只殘破的戰艦底層,陰暗簡陋的房間中,意意斯坐在母親的尸體旁邊,眼前浮現著母親臨死前痛苦、失望,但最終,統統都化作對他心疼與不舍的眼神。
  
  它擦掉眼淚,站了起來,走向戰艦的深處,在一個地方,它知道還有一艘維修中的太空戰機。
  
  ……
  
  一艘艘跟隨燃燒身影身后,飛向龐大源門生命的戰艦中,一個黑發人少女,穿著嶄新的軍裝,在船弦的邊緣,望著艦后越來越遠的主懸椎體,默默道:
  
  “秀啊,一定要活下去!”
  
  ……
  
  電嘆息一聲,它知道不可能逃出去了,默然中開始關閉所有程序,啟動封存它自己以及所有“種子”的艙體。
  
  機械般地做完這一切,它突然意識到,“種子計劃”還有意義嗎?
  
  ……
  
  星空中,源門生命的投影越來越大,楚云升仍如一道火光一往無前沖向它。
  
  他的身后跟隨著共赴一死的一艘艘殘破戰艦。
  
  逃命的四名重傷樞機不是沒見過悲壯赴死的場景,但眼前這一幕,總會讓它們想起許多不愿回憶起的場面。
  
  那一個個種族的吶喊,那一個個種族的掙扎,那一個個潸然淚下的凄涼……
  
  這些人也不過是其中的一個,它們這樣想著。
  
  這就是宇宙,這就是星空!
  
  ……
  
  黑暗的太空中,擋在楚云升與源門生命之間的巨大身影,猶如一層結晶了暗能體。
  
  結構復雜精密,一條條暗能線縱橫交錯,規整矩列,再往里,細節越來越多,每一條能量線中又是各種整齊深奧的紋路,而紋路里面,還有一個個能量構件,再深入,甚至出現一排排變化的天量數字式……
  
  以此,仿佛是一種能量世界,掌控整個戰場。
  
  楚云升已飛臨這個世界的跟前,身形陡然再次暴出燃燒的火能,速度催升到極致。
  
  與此同時,他的周圍,仿佛有著一道道火能般的暗影,數以百計,剎那間疊加在他的身體上,形成一股強大的戰音
  
  “!”
  
  此刻,他身體中源門的力量達到了他的生命極致!
  
  猶如一道利箭般,破出一道殘影,洞穿源門生命投射的龐大身影。
  
  那層能量精密的世界,如龜裂開一般,蔓延出無數道火元氣延伸的裂紋,在遼闊的星空中,恢弘地崩塌著。
  
  前方就是源門生命的本體,楚云升知道剛才一擊已經是他最后的生命極致,一切已消耗殆盡,但仍決死般沖了過去。
  
  跟在他的身后,一艘艘殘破的戰艦,在崩塌的能量“碎片”中紛紛穿過,緊隨其后。
  
  其中一艘戰艦中,血族吉特從一堆尸體中爬到控制臺上,按下符陣能腔的啟動按鈕,只吼了一聲:“王旗……”便被抽空能量癱軟下去。
  
  扭曲的空間中,在一艘艘戰艦中的符陣能艙中血族的嘶喊中,浮起一層微薄的淡淡藍光。
  
  楚云升回過頭,他知道根本沒用了,但是……
  
  他浮空絕笑道:“好,你不棄我,我必不棄你!我們一起殺!”
  
  他松開紫氣之劍,將最后一點點火元氣注入刺神槍融鑄的長劍,激起淡淡的藍光之陣,在三個飛來的樞機全力拼命下,反轉幽暗的長劍,帶著赤炎的烈火,漩渦式斬向另外一邊的源門本體。
  
  熾烈的火焰隨著反轉斬動的角度飛速變長,瞬息延伸橫跨他與源門生命的空間距離,狠狠地斬殺下去。
  
  然而,劍火的另外一頭,已經結為晶體的源門生命,揮手間便熄滅掉破空斬下的劍光。
  
  與此同時,一個更外龐大的它傲然浮現在星空中,再無一絲一毫的元氣、物質、生命,甚至一絲波動可以逃脫它無形之手的手心。
  
  此刻,它便是這里的主宰,掌生控死,生殺予奪。
  
  此刻,它便是這里的神!
  
  殘破的戰艦在它的強大中一艘接著一艘毀滅,生命在它的手中瞬間走向死亡。
  
  它的身影冷冷殺向已經無一絲元氣的楚云升,在它的眼里,這場戰爭已經結束。
  
  楚云升回頭看了一眼身后正在毀滅中的艦隊,然后進入零維,使用黑氣,瘋狂轟擊靈封。
  
  也許只要轟開一個可以放出黑氣與物資碎片的缺口,就能在他死前,給它重創,甚至死亡。
  
  下一刻,源門生命凌空沖至楚云升的身前,浩大的能量傾瀉而出,它仿佛已經看到楚云升強悍的身軀支離破碎,化為塵埃。
  
  然而,突然,它拼命地向后急退,驚恐到無以復加!
  
  在楚云升的身后,升起一道磅礴的虛影,幽暗純極,雙目冰寒……
  
  浩大的靈蘊橫掃星空……
  
  ***
  
  小睡一下竟睡過頭了,醒了爬起來趕緊更上,字數少了一點,明天補。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