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075 拼命

^
  
  除了劍式析蕩,楚云升其實還有一個可達源門的戰技,但因為古弓不在,他也很少再使用過。
  
  箭之戰法,第一境嘯云,第二境破天,第三境射星,第四境神之一箭。
  
  前輩只簡單分過四境,古書上也沒細說過四境相對的修煉境界,但破天之境,楚云升曾達到過兩次。
  
  一次是在北極基地上的上空,刺神之戰的時候,一次是第二次星戰之時,均是由黑氣鑄箭而成。
  
  相比起來,第一次的威力反而更勝第二次。
  
  但如果去掉黑氣,第二次的過程卻又比第一次成熟與自然。
  
  第一次尚未達到樞機,第二次已在邊緣左右,由此可見自身境界的重要性。
  
  而他現在的蟲身之軀已是源門境界,哪怕最爛,也是源門。
  
  所缺少者,唯有黑氣。
  
  然而,箭之戰法本并不需要黑氣,使用本體元氣即可。
  
  在古書的修煉體系中,一切以本體純元氣為基礎,以此為中心向外輻射出各種戰法,乃至修煉之境界,極為完整與嚴密。
  
  用黑氣替代本體元氣,是楚云升許多時候的無奈之舉,因為他并不知道以黑氣基礎的修煉體系是什么,或者壓根可能就沒有,只能將它強行納入到古書本體元氣為中心的體系中他唯一所會的體系。
  
  因而所導致的結果完全不在控制之中,有時候表現的極為強悍,有時候又莫名其妙,有的干脆就不成功。
  
  要解決這個問題,相當于需要重新建立一個體系以黑氣為基礎與中心向外輻射的全新體系,才能將它的特性最大效果地發揮出來,而不是胡亂替代入其他的能量運用體系。
  
  在這個方面,到目前為止,楚云升也不是一步都沒有邁出去,但也僅僅只是第一步零維中凈化黑氣。
  
  不管怎樣,在第一劍式與箭之戰法上,黑氣表現的還算“成功”,粗暴地提高了一層次的境界,因而,為了彌補缺少黑氣而有可能導致箭之戰法無法達到破天之境,就需要來自其他多方面的增強。
  
  以神兵符陣增強弓勢,以樞機之力聚合增強殺傷力度,等等。
  
  神兵符作為楚云升最早使用的符文之一,主要功能有兩點,一是可使普通物質注入元氣暗能,二是通過組合增幅與變強攻擊力度層次。
  
  這正是楚云升最需要的兩點,尤其是他需要引導幾個樞機的樞機之力。
  
  源門生命對太空戰場的控制并非沒有壓制住他,但他的蟲身之軀曾經過五源歸一,雖然絕大部分好處都被他當時為了加快恢復零維參戰而拋棄,但歸一的過程避不開他的身體,因而蟲身之軀中仍有本體元氣存在的基礎。
  
  本體元氣雖然受到壓制,但它此刻又是一個初入的源門,相互抵消下,并不像之前本體時那么明顯。
  
  但盡管這樣,楚云升也無法調動身體之外被控制的戰場上的元氣能量,任何離開身體的戰法都受到重重壓制,唯有近身攻擊才能奏效。
  
  他擺出決一死戰乃至同歸于盡的打法,硬是將九大樞機逼入古怪的能層壁壘中,并且死戰不退,憑著高出它們一個境界層次的蟲身之軀,硬頂著各種樞機力量打擊,仍對著能層壁壘猛攻不止,令它們無法“動彈”。
  
  于此同時,殘破艦隊中的血族與退化人在地底人等人的拼命努力下,獲得寶貴的時間勉強組成符陣。
  
  這個時候,只要有一個樞機沖到他背后,破壞符文之陣,他也只能放棄進攻而返回護住符陣。
  
  但終究還是沒有樞機猛沖他身后正形成的符陣,可能是并不覺得那有什么威脅力,更可能誰要沖去了,即便破壞了,大概也回不來了。
  
  此時此刻,很多符陣能艙的能量庫都已經嚴重受損,楚云升在第一線拼命的時候,艦隊中的人也在拼命。
  
  地底小人的飛行員們冒著高速運動的碎片雨,在不斷地被擊中擊傷乃至爆炸的混亂中,自殺式地將符陣能艙推進到各自坐標位置。
  
  而血族作為符陣的控制者,在能量嚴重不足的損壞能艙中,成列成列地向符線發射器注入他們身體中的暗能,因為虛脫,甚至抽干而倒下而死去的血族,大片大片地倒在警報聲四起的船艙之中。
  
  戰艦形成的符文大陣本就曾以血族的駁雜能量作為基礎,從血族之陣中演變擴大而來,與楚云升自己制的本體元氣符文是有一定的區別的。
  
  這個區別說大不大,說小也絕不小,本體元氣制的符文是屬于前輩的古書體系,優點自然不用說,但符文締造者們不可能會用前輩的本體元氣,它們必然是用其他的能量體系。
  
  因而以血族之陣為基礎的符陣從另外一方面來說,更為接近符文締造者們的符文體系。
  
  雖然以本體元氣形成的符文性能更加優越,但沒有靈蘊,在大尺度空間上,楚云升無法獨立制出符陣,也只能走符文締造者們的路線。
  
  如果不是他對低階的符文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如果不是似有似無地感觸到符文中蘊含的締造者們的“靈魂”,楚云升也無法從前輩改造過的“完美”符文中再往回改造出血族之陣,也就更加不可能有現在符文大陣。
  
  當然,這里面還有梅爾蒂尼的貢獻,戰艦的組成方式都有它的參與,它對符陣的領悟能力,在楚云升看來,遠超它的軍事才能。
  
  楚云升毫不猶豫地放棄又可能擊破九大樞機形成的能層壁壘,迅速抽身返回藍色符陣之前,手握刺神槍融成的長弓,并同時斬出第四劍式析蕩!
  
  紫氣之劍懸立于空頂,具體的劍式已經看不見,片刻之間,越來越大的空間上如光速般蔓延著閃爍于黑暗的紅點,一閃而逝,卻越來越多,猶如紅色閃爍的海洋,像是一首響徹星系空間的交響樂,恢弘地演奏著。
  
  守住最后一擊的九大樞機們,愕然地望著它們的戰場,源門之法掌控下的戰場,所有被重新定義的能量正以潮水般的速度“倒流”,回歸原位。
  
  “源門之法!”
  
  “反向逆流?”
  
  “這是什么源門之法?怎么可能逆反其他源門之法?”
  
  ……
  
  強大的力量“響徹”控制下的戰場后,離斥的力量席卷向戰場的源頭。
  
  在一處黑暗的角度上,粒子流一般的運動而來,正漸漸成形的身影上,在強大的離析力量下,竟正在倒流!
  
  九大樞機此刻已經不是愕然,而是面面相覷,等看到外面替它們解圍的那名樞機又一次悄然退入黑暗中時,它們立即用盡全力再一次打開遞歸能級層,然后飛速向后,向此處的十一源點之一撤退。
  
  這時間,楚云升已經拉開弓弦,以元氣震動傳遞自己一方所有還活著的樞機
  
  “樞機之力!”
  
  下一刻,一顆水滴最先出現在楚云升箭體上,接著是遜色很多的金粒破空而至,然后是一片似乎猶豫了一下的輕羽,最后是吃力飛來的一粒塵埃。
  
  大約是來自嗷卡人刺惡,它可能已經重傷。
  
  楚云升再一次拉大弓弦,四道樞機力量,在他生命戰甲的精純火元氣融入下,彷佛被抽成了一條充滿無窮力量的流色之線,五股力量糾纏互繞,在神兵符陣以及箭之戰法的作用中,極速攀升頂點!
  
  就在楚云升準備放箭而去的時候,又一道樞機之力艱難地趕來,它很弱小,只有薄薄的一微片冰霜,卻倔強而堅持地趕來。
  
  它的到來,已經可有可無,在比它強大不知多少倍的其他樞機力量前,它就像一個丟人顯眼的小不點,但它仍然來了。
  
  它來自冷星人所在的戰艦,一如它們在艦隊中的地位。
  
  這時候,箭體能級已經沖破臨界點,轉瞬間,離弦而去,浩瀚的太空中,仿佛只剩下這一只瞬息及至的光影之箭!
  
  析蕩掃開的空間,已經一馬平川。
  
  九大樞機的遞歸能級層,只閃爍了一下,便破滅!
  
  接著,它銳不可擋地穿梭而過,九大樞機頃刻間五死四傷!
  
  只因為它的目標并不是它們,它們只是擋在它攻擊道路上的障礙。
  
  梭空而過光影之箭,丟下漂浮的五具樞機身體,一頭扎入正離析倒流的粒子流中。
  
  璀璨的射線爆炸開來,整個空間仿佛都一陣的晃動。
  
  九大樞機中,被置換到后位的那名樞機,此刻已經身受重傷,它顧不得其他,急忙顯露出本體,竟是一條不知道多少公里的細線一般的線體纏繞組合在一起。
  
  此刻拼命拉升開來,頓時射出極遠的空間距離,并不斷地將被楚云升的箭光與爆炸的射線掃中的線體自行斷除,仿佛最終哪怕只有手指那么一小節能夠逃脫,它也能夠活下去。
  
  它不想死,它離開自己的統治之地太久了,苦守在這里太久了,哪怕仍要死,它也想回去看一眼再死。
  
   太空中,“爆炸”的地方,無數粒子亂飛中,一道越來越大的影子,匯聚著那些粒子,一步步冷殺地走出仿佛虛無般的空間。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