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1072 驚鴻

^
  
  磅礴的劍氣破空速襲,嘯動空間的劍傘熨平干擾的空間,再摺疊起來,再熨平,再摺疊!
  
  那女性樞機所在的位置仿佛天空閃耀的星光,瞬間出現,瞬間消失。
  
  她的臉色頓時大變,想要從光影四射的劍流之傘中沖出來,卻震驚地發現自己移動不了半分。
  
  跟著九道劍洪席卷而至,在鎖死的狹小空間中,來回如云霧般絞殺!
  
  那女性樞機身上的戰甲,強行激起的能層,等等,在九劍洪流的嘶吟中分崩離析,灰飛煙滅。
  
  此刻,她已經不是震驚,而是睜大眼睛震愕地發現自己所有的防護,在轉眼間的轟然中,全部被摧毀!
  
  但這是開始,緊接著,才是真正的襲殺之擊。
  
  一道道仿若無形無影的極光劍氣,無視她鎖死五能的現實,追隨九道劍洪之后,一一擊穿她的身體,往復巡殺!
  
  如果僅僅是這樣,或許她還有辦法活下來,也不會從震愕頓時變成恐慌。
  
  三道劍式在一封一破一擊三連殺之后,并沒有如正常般的消退,而是相互形成共振,如鏈式反應一般,在狹小的空間中,劇烈相互遞增威力,轉眼之間,殺傷力激增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劍嘯劍流愈強,九劍洪流愈強,九劍洪流愈強,則一極劍氣越強,不斷增幅,不斷加速,不斷來回巡殺!
  
  她的樞機之體,本源之力,橫飛于血肉淋漓之中。
  
  而這一切,僅僅發生在一瞬之間,黑暗之中,看不見的世界里,到處都是那些元氣之劍的縱橫捭闔。
  
  另外一個模樣不清的樞機直接被強大的劍斥力推到了一邊,在它穩住身形的時候,瘋狂的連殺劍式已經快要到了尾聲。
  
  它剛要動,似乎是去救它的同伴,突然地感覺到一股凌厲的劍意在連殺急速攀升的巔峰中展露一絲驚鴻。
  
  那道露出崢嶸的劍意很弱小,甚至都沒有孕育成功就消散了,能被感覺到的范圍更小,但在它出現的一刻,仿佛王者一般君臨天下!
  
  模樣不清的那名樞機,頓時面色慘白,它仿佛想到了一個恐怖的字眼靈……
  
  喧囂的元氣大爆發中,楚云升的影子如利劍穿過那女性所在的位置,人劍帶血地高速飚飛沖回來,絲毫沒有停留。
  
  這一次,他的目標不再是那個女性樞機,而是旁邊一側的面目模糊的人。
  
  連殺之后,即便她沒死,楚云升也不會去管她,暫時她不可能還有戰斗力,他甚至都沒時間去看劍式連殺的效果。
  
  他要在另外更強的樞機重新趕回來之前,迅速打殘這兩個樞機。
  
  面目模糊的那名樞機,此時也迅速冷靜下來,畢竟那道劍意若有若無,而且最終也沒有真正的出現。
  
  楚云升也更不可能是靈。
  
  但它大概沒有想到剛才還落花流水的楚云升,轉眼之間竟然變得如此的兇悍,連自身的傷勢都不顧,眼里仿佛只有一個字殺!
  
  這種前后變化實在太快了,仿若兩人。
  
  就在他轉身的一剎那間,多年廝殺的經驗讓他猛地警覺直升,當即回頭一劍倉促斬下。
  
  在黑暗的宇宙中,扭曲干擾的大空間下,他的身后,遙遠的太空中,露出一個龐大無比的行星,那是冷星,正龐大無比地展現在遙遠的視線中。
  
  在它的后面,白熾的恒星緩緩升起,越過冷星的地圓線,穿透黑暗的光芒擦著冷星,剎那間,如極光般耀眼奔射。
  
  而刺眼白光中,一道蕭殺的影子騰升光暈之中,元氣波動強烈到了頂點,瞬息凌殺而來。
  
  是那個提前離開的巔峰樞機!
  
  它根本沒有走,一直在潛伏,冷酷地犧牲掉自己的同伴,也絲毫不為所動,如最冷血的獵殺者一樣,等待致命一擊。
  
  楚云升不知道它們之間是否有競爭的關系,他也并不以為它真的走了,所以他才要盡快地殺死另外兩個樞機。
  
  被獵殺的時候,同樣也是反擊的機會,誰能贏,就要看誰的反應速度更快,經驗更多,判斷準更,以及更狠!
  
  楚云升依靠高度的警惕判斷準了方向,但也只來得及回身擋下出一劍。
  
  但這一劍對他來說足夠了沒有被瞬間殺掉,同樣,對方也成功了。
  
  因為他也中襲了,而且是重襲!
  
  然而,他卻沒有逃,沒有躲入黑暗,更沒有與那個神情始終冷漠的樞機對殺。
  
  他依舊順勢反轉身體,沿著被擊中的方向加速飛向另外一名模樣不清的樞機。
  
  此刻,他身體劇烈膨脹,隨時都要爆炸一般可怕。
  
  如果不是有種子壓著,他估計自己已經是無數的生命大分子式。
  
  但他依舊沒有停下,他的狠與容忍力,完全不是五國樞機的可以相比的。
  
  模樣不清的樞機見楚云升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朝著它殺來,簡直就是瘋了!不要命了!
  
  鑒于另外一個同伴的下場,它沒敢在原地停留,企圖加速閃身到更遠的地方,同時瘋狂地調轉起周圍的天地元氣。
  
  它加速,楚云升也加速!
  
  身體中細胞組織正以恐怖的速度膨脹死亡,他也絲毫不顧。
  
  它跑得越快,他也越能拉開與身后的那人之間的距離。
  
  模樣模糊的樞機大概也立即想到了這一點,等待同伴追殺上楚云升的可能性有,但是那極有可能是在自己被殺了之后。
  
  倒不是它的同伴又故意而為,而是楚云升兩次加速已經到了快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它馬上停了下來,當即反擊,殺向楚云升。
  
  只要它能堅持一小會的功夫,同伴殺到,前后夾攻,楚云升必死無疑。
  
  然而它驚恐地發現楚云升根本沒有一絲減速以對抗它樞機之力襲殺的跡象,依舊,甚至還在加速沖來。
  
  它不是楚云升,自然不知道楚云升所想,即便拼光了本體,只要還有一絲存在,他還有生命戰甲,還有蟲身之軀,仍可以活下去。
  
  但如果不殺了這個樞機,身后的那個極為厲害的樞機就殺不掉,殺不掉它,自己和艦隊就從這里沖不過去,一旦被拖住腳步,時間一長,等另外十個源點合圍,就是死路一條。
  
  一個源頭方向,就有三個樞機,十一個是多少?有沒有源門?
  
  那仗根本沒法打,這或許就是對方無視他們的原因之一。
  
  模樣不清的樞機襲擊正中楚云升的身體,獵獵燃燒起來,幾乎焚骨噬心,在膨脹中灰飛煙滅。
  
  與此同時,楚云升第二次劍式連殺也斬殺了出去。
  
  剎那間,他仍未停下的身影周圍全是暴虐的能量亂流,兩個樞機的力量疊加造成的特大混亂,以致追來的那個樞機也微微停了一下,然后消失在黑暗之中,這時候,如果是剛剛成為樞機的睥邁過來,有可能都會直接被亂流廝成碎片。
  
  喧囂之后,楚云升從亂流中穿出,身體已經慘不忍睹,幾乎不成人形,如魔鬼般猙獰,渾身洶洶燃燒,那都是強大的樞機之火,絕滅不盡。
  
  但模糊不清的那名樞機依然還沒有死,和奄奄一息,在另外一側太空中的那個女性樞機一樣都還活著,甚至比她的情況還要好些。
  
  楚云升知道這是因為自己對劍式連殺的運用不足造成的,在此之前,他沒有到樞機之境,僅僅會兩個劍式,想連殺也連殺不起來。
  
  不過,他同樣也沒想到劍式一連殺的威力會這么大,遠遠超出他的預估。
  
  現在就是不提升每一個劍式的等級,只要行云流水般地自然連貫起來,威力足以秒殺這里三個樞機中實力最弱的女性樞機。
  
  不僅如此,每一劍式本質上其實并沒有優劣之分,相差不過先學后用而已,第一件劍式主攻,第二劍式破中帶封,第三劍式卸甲橫掃,第四劍式析蕩,第五劍式……
  
  試想,如果每一劍戰技都修煉到了巔峰之境,神技之級,然后一口氣,諸劍式一連殺,剎那之間,將是何等的威勢!?
  
  楚云升不知道,他現在得解決眼前的這個樞機。
  
  它是一個很奇特的生命體,到了跟前,楚云升才能感覺到它生命形式的古怪,軀體像是蔓藤枯枝一樣,不知道是什么生物。
  
  但它沒有死,楚云升就必須要它死,因為一旦讓它有喘息的機會,可能仍有反擊的能力,不像旁邊的那個待死的女性樞機。
  
  &bsp;兩次劍式連擊后,幾乎抽空了他的本體元氣,但要殺死它,還有一個辦法。
  
  從暴亂的元氣亂流中沖出來,燃燒如魔鬼的楚云升,一手揮劍斬向可能再一次被偷襲的方向,一手捏住模糊樞機的“脖子”,帶著它一起沖出亂流的世界。
  
  他的手指間,流動著一道道元氣,交錯流動,飛速地制著一道道符文。
  
  楚云升沒有制現在成功率基本等于零的八階木火焚天,而是徑直制他可以掌控的四階。
  
  大量的符文在失敗中誕生著成功,然后瞬間激發!
  
  妖艷的火光仿佛從他的指尖燃燒向模糊樞機的靈魂,將它在太空如他自己一樣焚燒!
  
  模糊不清的樞機驚恐地看著楚云升,它被逼與楚云升大規模地交殺過,更看過同伴被擊中的場景,明明楚云升不是火本源的樞機,怎么可能有樞機層次的火元氣?
  
  甚至它還感覺到了木元氣!
  
  但它已經來不及知道真相了,大量失敗的符文中誕生的木火焚天攻擊符,已用數量堆積以無比猛烈與兇狠地速度將它燒成了灰燼。
  
  另外一邊,還有一口氣沒徹底死掉的女性樞機,看著楚云升從亂流中鉆出,提著她同伴的“脖子”,滿身殺氣地掠過她的前方,并且活生生地將她的同伴,一個火源體的樞機,在飛行中,燒為灰燼!
  
  此刻,她又想起叱雪發來那段話,她一直以為是夸大的話此人幾乎斬絕五國樞機……
  
  她的眼中俱是驚恐!
  
  但她似乎忘了,自己的同伴中,還有一人,從一開始就沒有放松一絲一毫,哪怕楚云升剛開始表現的極為不堪,它依然冷漠如冰。
  
  此刻,那雙在黑暗中的影子,在楚云升一劍防向一個方向,它卻沒有動,然后轉身向后高速退去。
  
  女性樞機看到了它退走的影子,幾乎陷入了絕望,她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時候,為什么不殺了楚云升,明顯楚云升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只要再來一擊,必死無疑。
  
  更不知道,以那人強悍奇特的樞機之力,即便到了源門之境,也很難有解,為什么就是殺不死楚云升?
  
  但下一刻,她立即就知道了一點。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懸停住在太空,他的身后恢弘地出現一只已經散開成陣型的艦隊,藍色光芒在黑暗的太空中交相輝映!
  
  正大氣磅礴地向前推進!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