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071 諸劍式連殺

^
  
  其實能不能偷襲成功,楚云升心里并沒有底。
  
  所以,他也沒有將所有籌碼都全部壓上,而是自己獨自一人首先前往,艦隊隨之其后,幾個樞機再其后,形成一個可持續的攻擊梯隊。
  
  乘坐直接由電遙控的無人太空戰機,楚云升抓緊時間試驗著制木火焚天。
  
  他走之前,安排了人在主懸椎體附近監控,不是他不信任電,而是萬一這個時候,第三個細高人醒來,他就必須先返回,殺了它,以防止被暗算。
  
  誰知道它與雪苑使的主子有沒有勾勾搭搭?
  
  電的計算的確精準,一路上他看到的光線變化莫測,有時候甚至感覺自己跳躍空間了,就像當年在迷霧之城一樣,不斷地穿梭著空間。
  
  但實際上,他只是在拐彎抹角的空間迷宮中不斷地向前潛行。
  
  因而,在部分的時間內,他可以看到電放出的假餌用來掩飾偽一艦艦隊的真正位置。
  
  很快,他已經走到了一半的路程,從這個距離上,很難再看到艦隊與對方的影子,像是捉迷藏一樣,都隱藏在了擾動的空間之中。
  
  這時候,如果突然跳出來一個“人”在他所乘戰機的旁邊,他也不會奇怪,一路上,已經“突然”出現過很多次光線,甚至還有一個忽然冒出來的小行星。
  
  再有一會,他將抵達目的地。
  
  雖然知道艦隊與幾個樞機就在他后面跟著,但卻看不見,這種感覺有些詭異和總感覺身后有人,事實卻沒有,恰恰相反。
  
  經過幾個月的時間,楚云升對在太空中飛行已經漸漸熟悉,不再是與阮落交手時那樣生疏,如果不是為了集中精力,利用有限的時間繼續試驗八階攻擊符,他甚至想僅靠空間定位儀獨自前往偷襲。
  
  那樣目標最小,成功的可能性最大。
  
  時間仿佛越來越快,距離目的地也越來越近,這時候,楚云升突然感覺到空間產生一絲微弱的元氣波動。
  
  和自然形成的擾動不同,這絲微弱的波動像是來自地獄般的冰寒。
  
  楚云升立即果斷地放棄戰機,以最快的速度彈射出來,直線般地射向戰機上方的空間。
  
  下一刻,整個戰機在剎那間變成散射狀的冰云,連爆炸的機會都沒有。
  
  接著,在冰云的風暴中心,顯露出一個凌厲的身影,向楚云升冷冷地看了一眼,然后消失不見。
  
  空間又恢復正常,只剩下那些四散越來越遠的冰云,證明這里曾存在過一艘戰機。
  
  楚云升立即警覺起來,那人消失的只是視線而已,隨時可能從另外一個方向突然冒出來。
  
  雖然偷襲并沒有成功,但這在他的預計之中,對方囂張自然有囂張的本錢,如果隨便就讓自己偷襲成功了,那就真成笑話了。
  
  隨即,他身形一動,按照空間定位儀上電所設置的空間擾動圖,也藏入了“黑暗”之中。
  
  這時候往回跑是最不明智的,僅僅憑借剛才的一擊,看不出對方的深淺,只有真正交手一次,才能知道。
  
  既然選定這個方向,就必須從這里殺出一條生路。
  
  偷襲雖然沒有成功,但也并不意味著就完全失敗了,它們未必在事前知道自己會走這一條路,想要將十一源點向這里集中起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要的就是這個時間差。
  
  否則一旦等合圍了,就不可能再有機會。
  
  光速的桎梏,永恒存在。
  
  隱藏在“黑暗”中,等待著對方先出現,是唯一的辦法。
  
  但擾動的控制權在對方的手里,楚云升和電都只能被動的調整。
  
  因而在預判的反應上,處于劣勢。
  
  楚云升深知道這一點,隨著時間的推移,空間擾動的變化,暴露的幾率越來越大。
  
  但他暫時想不到其他有效的辦法,只有抓住反擊的機會,才最為現實。
  
  果然,僅僅十幾秒之后,他再一次感覺到微弱的元氣波動。
  
  不對,是三道,來自不同的方向。
  
  他下意識就要往沒有波動的方向退開,這時候,無聲無息地一道絕殺般的攻擊,毫無征兆地從他退開的方向出現!
  
  時間上快到眼花繚亂,楚云升在退開的一瞬間就意識到可能中計,所以立即用紫氣之劍在身前擋了一下。
  
  跟著三道光線沒入他的身體,被他擋住的那一道攻擊像是氣球一般極速膨脹開來。
  
  “氣球”鼓動著,像是一個吹大的人體,在空間中扭曲,但只片刻的功夫,便又急速地縮小為正常的體態。
  
  期間的時間極短。
  
  而此刻的楚云升已經被擊飛出去,全身上下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
  
  他知道自己上當了,看似是假的三道波動,實際上其中一道是真的,而封住他退路,看似強大的攻擊,反而是假的。
  
  但如果他去擋那三道波動,這種真假關系又會立即顛倒過來。
  
  當時最好的辦法是與它在出現的地方硬拼,這樣才能不算最吃虧。
  
  但因為時間極短,他又處于位置上的劣勢,依靠的都是本能反應。
  
  而對方能夠預算到,說明它的廝殺經驗絕對不在他之下。
  
  唯一能確定的是,對方不是源門,是一個境界極高的樞機。
  
  不過這種情況,楚云升很久前也遇到過,所以第一時間并沒有急于準備的反擊。
  
  他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有沒有源門級別的生命,因此,他一直沒有融入生命戰甲,仍以本體作戰。
  
  身體的急劇膨脹來源于對方的樞機之力,這是一種奇特的樞機之力,楚云升從來沒有遇到過。
  
  他在極短的時間內,強行影入“黑暗”之中,然后立即進入零維,利用沉寂的種子,配合強大的本體元氣,將對方入侵的樞機之力盡數驅逐出去。
  
  如果放在以前,找不到種子的時候,他是不可能做到的,更不如像現在這么快。
  
  這個時候,他發現那個凌厲的人影并沒有再一次隱入黑暗,而是靜靜地站在那里,看著他消失的方向,神情冷漠。
  
  接著,又有兩道身影飛臨過來,其中一個女性模樣的身影,冷笑一聲:“叱雪將他描述成危險之人,也不過如此,出來吧,你躲不了的。”
  
  她說的話是以無處不在的元氣波動形成,不用通信儀,楚云升也能聽得清楚,而且語言竟然用得是五國之語。
  
  另外一個人看不清模樣,沉聲道:“叱雪也許是想要逃避處罰,但根據那些地球人的記錄,他的樣子似乎有些不同,應該是一個源門。”
  
  那女性道:“即便是,大概也是最低等的源門,那份記錄我看過,連一個自己同類的幼體都差點打不贏,根本就不懂源門之法。”
  
  看不清模樣的人點頭道:“不錯,甚至樞機之力都不會,但不知道是如何打敗叱雪的?”
  
  這兩人說話間絲毫沒有隱晦,直接將楚云升當成了空氣。
  
  那女性冷聲道:“借用當初那人的一點殘留力量而已。”
  
  一直沒有說話,攻擊楚云升兩次的那個冷漠身影,這時候開頭道:“它已受傷,把它抓起來,送到監苑,但他的那柄劍有點古怪,當心。”
  
  說完,它便掉頭走了。
  
  楚云升等得便是這個時候,他一個人要扛著三個樞機,而且都是境界極高的樞機戰斗,即便是融入了生命戰甲,也極為吃力,弄不好就會重傷。
  
  那人一走,他便立即從黑暗中疾射出來,全身本體元氣運轉到最大限度,猛攻上去。
  
  見他出來,那女性冷冷一笑,瞬間就鎖死了楚云升周圍空間天地元氣的任何激發態。
  
  五種屬性的元氣此刻不論是在體內,還是體外,都無法形成攻擊。
  
  但楚云升用的是本體元氣,并不是五種元氣中任何的一種。
  
  依然筆直地沖過去。
  
  楚云升對它們不了解,它們同樣對它也有不了解的地方。
  
  那女性見楚云升依舊沖上來,詫異了一下,接著五種屬性的元氣立即向楚云升擠壓下來,并且連續相互激發,瞬間便在楚云升的周圍形成能量連環爆發的壯麗場景。
  
   楚云升根本不去管受到的創傷,陡然再一次加速,同時紫氣之劍揮斬而下
  
  不是第一劍式,也不是第三劍式,而是將三道劍式重新排序,一口氣擊殺出來!
  
  首當其中地是第二劍式,鎖定對方的空間,接著就是見云卸甲,破開她所有的防護,跟著就是如潮水般地劍式破刺,瘋狂涌去。
  
  如此,諸劍式一連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