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069 一擼到底

^
  
  這個命令,實際上只對底層有效,對上層的人來說,即便是重傷不治,他們也總有辦法繼續獲得治療。
  
  嗷卡人庫勒與地底人蓋蓋就是其中之二,雖然兩人已經動都幾乎沒辦法再動一下,堅持不肯再浪費資源,要求一死,而庫勒甚至在完全不能動彈前試圖自殺了一次。
  
  這可是真的自殺,發現的稍微晚一點點,就死定了。
  
  然而,那些醫療官卻頂不住來自樞機刺惡與地底小人新勢力的強大壓力,不得不繼續治療。
  
  但那位第三等貴族先生,雖然年紀大了些,但卻神奇地活了下來,在聽說庫勒與蓋蓋的情況后,他便到處宣稱:
  
  他之所以能活下來,是因為曾得到了楚先生的“赦免”,而利用他去算計仁慈的楚先生的那些人,現在都躺在了床上不能下來。
  
  所以,這是報應,他確定地這么說。
  
  雖然很多人都知道他在胡說八道,楚先生哪里可能還知道他是誰?完全是給他自己臉上貼金,但卻仍有另外一些人真的相信他的說法。
  
  要不然怎么解釋腦滿腸肥一大把年紀的他是怎么活下來的呢?
  
  未知就代表著神秘,而神秘就會給想象留下空間。
  
  因而第三等貴族先生最近活得很有尊嚴,一掃前一段時間的膽顫心驚與小心翼翼,不再到處求爺爺似地試圖保住一命,可以揚眉吐氣地出來了。
  
  宣稱的那些話逢人便說,而說得多了,他自己仿佛也被麻痹了,真的覺得就是這樣。
  
  于是,他決定要給楚先生獻上一個他重金從地下市場買來的冷星藍發少女,他覺得楚先生應該和他想得一樣,要不然怎么解釋他奇跡般地活了下來呢?
  
  不過很可惜,他有錢買來了人,卻始終找不到求見楚先生的門路……
  
  艦隊中,赫爾家的區域,弭婭枯坐在一個房間中,望著身前幾具冰冷尸體,默視了許久,然后起身走到另外一個病房中。
  
  眼睛上纏著繃帶的阿里笑著說:“隊長,我雖然瞎了,但是還活著,比起別人已經很幸運了,只是以后不能用槍了……”
  
  弭婭沒有說話,她聽到隔壁房間中那個少爺不滿的怒吼聲,覺得很刺耳。
  
  如果那些人不是將最好的資源浪費在那個廢物身上,第一時間搶救阿里,或許還有希望。
  
  一個頂級神槍手的眼睛,竟比不過一個神經病般少爺的那個無用的器官!
  
  阿里自顧自地黯然道:“聽說總隊長和老斯坦都死了?”
  
  弭婭點頭道:“老斯坦太老了,總隊長以前受傷太多,這一次沒都能撐過去,總隊長臨死的時候,想要將他的眼睛給你,可惜當時醫生都去了那邊……”
  
  阿里搖搖頭,笑著說道:“沒關系,赫爾家的未來更重要嘛。”
  
  見弭婭不說話,阿里認真地說道:“隊長,我知道你可能認為我是在開玩笑,說反話,但我是認真的,如果赫爾家不存在了,我們這些人又該去哪里呢?那些醫生緊張過度是有道理的。”
  
  弭婭嘆息一聲。
  
  冷星上的奧蕓雪山基地,一個房間里,身體虛弱的里爾坐在阿萊的床前,說道:“你小子放心,我花了血本在黑市上給你買到了器官,下一趟地空飛船到了,就能送到我們這里,給你換上新的。”
  
  阿萊表情復雜地斷斷續續道:“花這么多錢,值得嗎?”
  
  里爾笑了起來:“那你為什么不撥通那個聯系號碼呢?”
  
  阿萊嘆息一聲,沒有回答。
  
  里爾道:“別以為我多么好心,我這是在投資,從你身上我是要得到巨大回報的。”
  
  阿萊艱難地笑了起來:“你個老奸巨猾的東西,就知道你不會做賠本的生意,貝格麻麻的!”
  
  接著他黯淡道:“可惜我的那個女人又死了,本來真的還想在我死后給她留點錢的。”
  
  里爾不在乎地說道:“再換一個!”
  
  阿萊搖頭道:“不換了,換了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死了,受不了。”
  
  里爾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卻不再說話。
  
  ……
  
  幾天后,旗艦中,楚云升從零維中出來,準備試驗一下木火焚天,發現意意斯站在門外,似乎等了很久。
  
  “有事情?”
  
  楚云升立即將它叫了進來,電一般會直接聯系他,但是其他人那邊都是走正常的渠道,眼下正值關鍵時刻,任何情報他都要及時地掌握到。
  
  意意斯的臉色不太好,十分的憔悴,整個人都像是垮了一般,眼神沒有一點往日的神彩,令楚云升詫異了一下:“你也受傷了?”
  
  意意斯顫動著嘴唇,雙眼發紅,在楚云升幾乎要失去耐心的時候,它崩潰了一般跪在了地上,顛三倒四地說道:“尊上,我對不起您,我不該那樣做,我,我是來向您辭職認罪的……”
  
  楚云升給他一下子弄糊涂了,不知道他在說什么?但聽到了“辭職”兩個字,楞了一下道:“等等,等等,什么辭職?認罪?你到底怎么了?”
  
  意意斯低頭說道:“尊上,我不該那樣做……我,我,我利用混亂,把我母親帶進了烏奴人的主懸椎……”
  
  這時候,他抬起頭驚慌地說道:“尊上,我母親不知道的,她是被我騙來的,以她的等級不知道有種子計劃,后來才知道,差點被我氣死,說我對不起我死去的父親,尊上,都是我一個人的錯,我不該……”
  
  楚云升聽得有些亂,皺眉道:“然后呢?”
  
  意意斯神情憔悴道:“很多地底人種子都看到了,這件事就傳了出來,地底人上上下下都震怒了,指責我,罵我,什么都有,我知道是我做的不對,尤其外面死了那么多人,我不配再做您的助理……我愿意接受一切懲罰。”
  
  楚云升大致聽明白了,意意斯這是觸犯了眾怒,尤其是在外面幾乎家家死人的情況下,成了眾矢之的。
  
  他沉默片刻,道:“你自己準備怎么辦?”
  
  意意斯混亂道:“我不知道,但你如果應許的話,我想去我父親參加過的太空戰隊,去前線,以死贖罪。”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道:“有人許諾你可以去太空戰隊?”
  
  意意斯嚇得匍匐在地上,不敢隱瞞:“我去找議會的大長老,說我想去太空戰隊上前線贖罪,大長老說可以,但讓我向您推薦下一任助理……”
  
  “助理的事情你就別參合了。”楚云升打斷了它,頓了頓又道:“以你的身體條件,不夠太空戰隊的資格,也不適合,這樣吧,你去艦底聚居區,做個警、察吧。”
  
  意意斯心中頓時一涼,它決心去太空戰隊,去最危險的前線,已經鼓起了最大的勇氣,而艦隊居住區的小警、察,那是現在地底人中最沒出息的職業,相當于一擼到底了。
  
  但這是楚云升的決定,具有艦隊中最高的決定權。
  
  楚云升說完這句后,便不再說話,意意斯知道自己該走了,這個地方,他這輩子可能連再望一眼的資格都不再有,更不可能再見到楚云升。
  
  此時此刻,它似乎既想盡快離開這里,又想再慢一點,再看一眼對它真的很好的尊上……
  
  在它退到門口的時候,楚云升往里間回走的背影停了一下,轉身道:“意意斯,如果重新再來一次,你還會這樣做嗎?”
  
  意意斯似乎有些茫然,小小的拳頭捏緊了又松開,松開了又捏緊,最后垂下頭低聲道:“不會了。”
  
  楚云升看了它一眼,揮了揮手道:“走吧。”
  
  ……
  
  意意斯的風波并沒有傳到楚云升這里,新來的地底小人助理叫圖圖,聽到這個發音,就知道是一個有身份的家族出身。
  
  在地底小人的名字中,音節越短,越有地位。
  
  楚云升與它見面的時間前后加起來不超過三分鐘,它的辦事效率的確很高,行為舉止等等方面,更是遠超意意斯,顯然受到過地底人的精英式教育,不是意意斯可以比擬的。
  
  它用最短的時間,最效率的方式,將最新的造艦與儲能信息歸總,送到楚云升的案頭,因此,楚云升也表揚了它。
  
  但讓它郁悶的是,它卻連楚云升居所的門口都沒能進去。
  
  ……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在楚云升將新命源完全融合,而八階木火焚天的進度進行到三分之二的時候,備用戰艦在電的全力支持下,終于建造完畢。
  
  冷星眾多基地上的人員陸續撤回,能帶走的一切都帶走,不能帶走的就地銷毀。
  
  太空上,圍繞冷星的軌道上,一艘艘戰艦開始加速,擺脫冷星的引力束縛,然后將在更遠的軌道上合并為偽一艦模式,按照選定的星際鏈路準備突圍!
  
  這時候,似乎是發現了他們的異動,楚云升受到了對方第一條信息,警告道:“立即投降,原地等待,否則,死!”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