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067 飛躍光門

^
  
  楚云升雖然以前學會一點點四階封獸符的制之法,但主要體現在意識的保存上,并不是吸取命源。
  
  戰艦組建而成的第七陣封獸之陣,實際上是從梅爾蒂尼的死陣演變而來,對生命命源的抽取殺傷力雖然大,但轉化率卻不高,仍需要改進。
  
  另外,海洋的生物都是完整的意識體,和那些分離的細胞不同,要用第七陣來抽取它們的命源,消耗極大,楚云升要用它來對付敵人,用在了這里便得不償失。
  
  海國大樞機尚未趕到,楚云升已經先行前往冷星。
  
  他首先去了一趟大神山附近,確定里面的那個聲音沒有什么動靜,然后才讓地底人的蝌蚪飛行器飛向與海國大殿主匯合的位置,時間上正好。
  
  地點選擇在遠離大神山的大海腹地深域,在海面上要穿過一些非常暴虐的區域,蝌蚪飛行器沒辦法快速徑直穿過,楚云升干脆自己拿了一個地底小人的定位儀,飛出蝌蚪飛行器,化作一道曲線,加速前往。
  
  但半路上,他突地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元氣波動,源頭方向正是匯合的地點。
  
  冷星上他已經來回幾次,除了大神山下的那個聲音,不可能還有其他的強者,但強烈的元氣波動卻是事實。
  
  算算時間,海國大殿主應該已經到了。
  
  難道是和什么人打起來了?會是誰?
  
  楚云升心中一沉,立即加快了速度。
  
  冰海上,他的影子猶如一條彎曲的黑線,從天空的一邊出現,隨即,消失在另外一邊。
  
  沒過多久,他又一次停住。
  
  在他的身下,無邊無際的大海海水,正在以極震撼地方式,從中間分開,猶如浪墻一樣向兩邊席卷,露出一條深壑直到海底大陸的巨溝,以極快的速度向他所在的方向延伸過來,仿佛劈開萬丈海水一般,氣勢磅礴。
  
  暫時不知道是什么方式的攻擊,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從分開的海水巨濤上空飛掠了過去。
  
  當高度戒備的他來到匯合位置的時候,的確看到了兩個人,除海國大殿主外,還有一個。
  
  但這個人,他卻是認識的,以前見過一次,因為拔異時常將她拿出來開玩笑,所以楚云升一直都有些印象。
  
  胡爾的紫金騎士曾說她是天底下最為接近神境界的人,海國的阿西俄。
  
  楚云升第一個就想到阿西俄又反水了,要奪海國大殿主的契約,她有過這個前科。
  
  但此時海國大殿主明顯背對著阿西俄,而且兩人也沒有打斗的痕跡。
  
  “怎么回事?”
  
  楚云升飛落下來,漂浮在兩人的面前,看了海國大殿主身后的阿西俄一眼。
  
  海國大殿主大概沒想楚云升這么快就到了,解釋道:“我在教她一些法領,需要在有海水的地方,這次任務要用到她,所以將她一起帶了過來。”
  
  楚云升疑惑地看了它了一眼,倒不是懷疑它在說謊,而是不解:“需要分開海水?”
  
  海國大殿主這時候有些尷尬說道:“最近看了一些地球人的歷史,正好也需要先查看一下海底的生物情況,所以……”
  
  楚云升一直不知道為什么它并沒有殺死阿西俄,甚至仍然重點培養她,要說它喜歡阿西俄,肯定是不可能的,但這些事和他沒什么關系,他也不想亂打聽。
  
  阿西俄見到楚云升,也并沒有太緊張,但也沒有像上次那樣赤裸裸地媚態橫生,反而行了一禮,側在一邊不說話。
  
  楚云升不是拔異,對她沒什么好感,便不再問下去,對海國大殿主道:“開始吧。”
  
  此時分開的海水已經漸漸合攏,海面重新試圖恢復原來的樣子。
  
  在海國大殿主的示意下,阿西俄半截身體仍在海水里面,但越來越高,像是一柱緩緩升起的海水噴泉。
  
  一道弦音從她手中的弓弦上傳了出來,隨后,便一聲高過一聲,速度越來越快,連綿不絕。
  
  不到一會,海水中大量的生物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有的浮出水面,有的跳躍海線,猶如沸騰的滾水。
  
  各種奇奇怪怪的海洋生物,隨著弦音越傳越遠,越聚越多,以可見的速度密集起來。
  
  掠食性生物乘著食物高度密集的時機,立即大肆捕食,但這時候,海國大殿主凝聚出一顆水滴,從空中如落子般直線落下。
  
  那粒水滴很小,和普通水滴無異,但它卻又仿佛有著千鈞之重,在滴入海洋的一剎那,整個海面都蕩起了一道道漣漪,像是滴在了水盆里一般波起迅捷。
  
  跟著,掠食性動物頓時停止地捕殺,茫然地游動著,像是那道漣漪里有著什么神一般的召喚。
  
  獅子與羚羊和平相處的一幕,出現生物密集的海洋之中。
  
  如果有不知情的土著,看到這一幕,或許會記載下來:當神靈出現時,大海中最兇猛的滅拉與最溫順的輔爾茨,將共處于同一片天空之下,不再廝殺……
  
  當然,前提是它不會看到接下來的一幕。
  
  當海水中的生物,甚至包括被一只只水波大手不知道從哪里抓來的,數量更多的海底植物,密集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在生命沸騰的海面上,橫跨出一道巨大海水之橋。
  
  這道橋的中心,有著一道暗紅的掌牌,發出“絢麗”的光芒,猶如一道大大的光門,立在海水之橋的中央。
  
  頃刻間,海水之中的生物,爭先恐后地涌向海水之橋,迫不及地地想要飛躍過那道光門,仿佛后面就是天國。
  
  然而,當它們真的終于越過了光門,轉眼之間,便成了一堆枯骨,連感受天國的時間都沒有……
  
  但光門之前的那些生命們,卻絲毫不知道,依舊拼命地向那道光門努力沖去,潛伏后續。
  
  ……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海面上已經出現了上百個巨大的海水之橋,匯聚向光門,海洋下的生物急劇減少,越來越稀薄。
  
  終于,幾乎已經看不到再有什么生物出現,海國大殿主擺了擺手,示意阿西俄停下道:
  
  “給大海留一點種子吧。”
  
  楚云升也收回了命源罰牌,望著猶如宇宙般“寂靜”的大海,若有所思。
  
  ……
  
  電第二次巡天的結果,在楚云升回到旗艦之前便已經出來,因而他也來不及回到居住所將新獲得的命源融合。
  
  一到主懸椎體,他便發現里面剩下的“種子”都被清走了,細高人所喜歡的空曠與安靜又恢復在主懸椎體中。
  
  “尊上,不止三個。”電一開口,便鄭重道:“第二次巡天還發現了八個源點與它們分開時所留下的背景殘痕跡。”
  
  它指著一幅簡化了的天域圖繼續道:“按照痕跡的方向,經過窮盡法運算,得到的組合中,最后可能的情況是我們被包圍了。”
  
  天域圖上,隨即出現電運算后的最優組合解,分布在天域星系圖上,十一個紅色的光源點運動的最終位置,恰好處在離開行星系的幾條綠色的最佳軌道上。
  
  太空雖然不像地面,上下地面看似都不受限制,但想要用最少的能源,獲得最大的加速度,離開一個行星系,其最優的軌道并不多,甚至都被引力限制在星系的圓盤面上。
  
  除非有細高人那樣的強悍技術,并且有足夠的能源,否則想要從圓盤面上或者面下擺脫引力疊加的位能,飛入星際空間,幾乎不可能。
  
  冷星艦隊離開的路線,一直都按照選定好的幾條做事先準備,大量探測器也是順著這些軌道防線發射分布。
  
  現在有可能被堵住了,要么重新選擇另外的星艦軌道鏈路,要么選擇一個方向強沖出去。
  
  楚云升自然不相信這十一個光源點將出現在各條軌道線路上,只是路過而已。
  
  電隨后又說道:“我建議突圍,但選擇哪個點還需要進一步觀察和計算,不過我們還有時間,盡快補齊能源,另外,我再想辦法做幾個光引假象軌跡……”
  
  楚云升沒有說話,電能夠利用殘廢了主懸椎體,做到這一步,提前發現敵情,已經很了不起了,畢竟,主懸椎體實際上只是一個數據核心,而不是真正的細高戰艦。
  
  它認為最好是突圍,那就說明選擇其他星際軌道鏈路風險更大。
  
  艦隊的傷亡情況還沒有統計出來,搶救依舊在繼續,補齊能源的事情,只能讓幾個樞機去辦,必須搶在突圍最佳時機前完成。
  
  而他自己,則要利用這段時間,盡快再次提高自己的戰力。
  
  是劍技,還是符文,楚云升還沒有想好。
  
  十一光源點既然仍然敢來,必然有恃無恐,那么最好的選擇,就是對方最意想不到的。
  
  有了命源,他就有了一定的底氣,只要沒有靈,他就敢與之死磕一戰!
  
  勝,則逃出生天,從此猶如魚入大海,遠離是非之地,星空之大,之奇妙,只要找到合適的藏身之地,他,以及整個艦隊,乃至烏奴人,都將會有一個目前最需要最寶貴的東西時間!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