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065 縱深巡天

^
  
  順著符文建立的奇妙聯系,命源奔流而去。
  
  死亡人數仍在飛跳。
  
  艦隊中,冷星上,人如潮水般地倒下。
  
  如果每一個生命都用一個光點來表示的話,那么冷星周圍的光點群正以肉眼可見的驚人速度在迅速稀釋。
  
  但此時此刻,攜帶著絕地反擊的命源,正順著符封襲向黑暗中恐怖的敵人。
  
  做完這一切,楚云升本體虛弱的連站都站不起來了,只能坐在地上,靜靜等著第三能量驚天爆發所帶來的強烈反噬。
  
  這是他為什么選擇嗷卡人居住區的原因,人畢竟不是動物,是具有理智的生命,外界的刺激可以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但有的時候,也可以起到相反的效果,比如面對惡心的豬頭人。
  
  可如果仍然不能阻止那只怪物,楚云升想著,也只好施行電的種子計劃了。
  
  他現在已經用盡了所有辦法,甚至癱軟在了這里,并且用了命源罰牌通知了掠命艦的女人,但竟毫無反應。
  
  此刻,再做其他的事情,已無任何意義。
  
  主懸椎體中的電已經關閉了艙門,同時派出了一只自動飛梭去楚云升所在的位置。
  
  望著瘋狂死亡的驚人數字,每時每刻還在刷新高峰,電準備撤離了。
  
  再留在這里,也無任何意義,遲了,也許就走不掉了。
  
  幾大樞機們也朝著主懸椎體的方向在飛趕,面對此時的局面,他們也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望著自己的族人大片大片地被入侵,直至死亡。
  
  海國大樞機嘆息一聲,小長羽默不作聲,梅爾蒂尼緊鎖眉頭,睥邁握緊了拳頭,刺惡……
  
  但都無濟于事,他們只能保住自身。
  
  苒帶著秀自卑與局促地站在主懸椎體中,與其他優秀的種子們,一起看著這一場種族滅頂之災的降臨。
  
  有人哭泣,有人悲慟,有人憤怒,有人黯淡。
  
  在她身邊站著楚云升的助理,地底小人意意斯,他利用混亂的空當,冒著被楚云升解雇的巨大風險,將他的母親加塞入到了這里,雖然并沒有占種子名額,但他不知道其他親人此刻死了多少?
  
  冷星上,奧蕓雪峰,阿萊與他的老板里爾癱軟在一起,不斷地咳著血,望著星空上,那用肉眼根本看不到的楚云升影子,兩人,一個黑發人,一個藍法人,相視嘆息一聲。
  
  死神如黑暗般降臨人間。
  
  再也無人可擋……
  
  這時候,在主懸椎體檢測到的死亡數字上,突然停頓了一下,忙著準備起飛的電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但緊接著,瘋狂的數字直接跌入了低谷!
  
  “嗯?”
  
  電連忙丟下手中的事情,打開操控,它大概以為是那個儀器部件出問題了。
  
  下一刻,檢測程序順利通過,不是故障!
  
  “難道是那個女人出手了?”
  
  電是知道那個女人的,但它從來沒有將她考慮進去,因而它不是楚云升,而那個女人要保住性命的只有一個。
  
  與此同時,發現異狀的還有幾大樞機,不可思議地看著艦隊系統中傳來的自檢情況。
  
  竟然停止了!?
  
  怎么回事?
  
  主懸椎體中的那些種子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面面相覷,相互打聽,但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艦隊中本來看著周圍人紛紛倒下,已經做好死亡準備的人們,都愣住了。
  
  入侵停止了?
  
  地面上,基地里,五國人,地球人,冷星人,此刻集體陷入茫然的狀態。
  
  再長達數分鐘之后,幸存的喜悅與親朋死亡的悲痛幾乎同時襲來,一時之間,艦隊上下,幾乎陷入了一種無言的氛圍。
  
  搶救在隨后立即開始……
  
  誰也不知道此刻在嗷卡人的一個房間中,癱軟在地上的楚云升心中的巨大不解。
  
  他等了很久,做好了很多準備,但是第三股能量爆發的反噬卻始終沒有到來。
  
  在進入零維查看后,他發現種子竟然沉寂了下去!
  
  這與他之前的認知完全不同。
  
  雖然沒有反噬是一件絕對的好事,但是問題是剛剛弄清楚不久的問題,現在又模糊了。
  
  他很不喜歡這種時刻處于未知下的感覺。
  
  跟著他發現入侵停止了,反擊奏效了。
  
  但為什么反噬卻沒有出現?
  
  楚云升再一次進入零維,這一次他仔細感受第三股能量,立即發現到了明顯的不同!
  
  那種繁殖后代的原始欲望消失了,是真的消失了,幾乎一點都感覺不到,再找不到一絲痕跡。
  
  而第三股能量像是發生一次質變,不過卻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一定要說的話,就是像是洗去了什么雜質。
  
  這是怎么回事?
  
  楚云升完全不懂,難道第三股能量并不是他以前想的那樣?
  
  他試著引導現在的第三股能量再一次融入還剩下的一絲命源,馬上發現,融合的速度快了許多,并且比起以前來,更純凈了許多。
  
  而融合過的命源立即展現出之前所不具備的強大,對虛弱本體的補充明顯上了一個層次。
  
  如果他現在生命戰甲在身,可能效果會更好。
  
  楚云升隱隱地覺得蟲身之軀才能將它發揮到最大的效用。
  
  因為入侵停止了,楚云升暫時也不急于離開,漸漸沉下心來。
  
  他再一次找到種子,感觸第三股能量,這一次,他確定了第三股能量的確發生了一次質變。
  
  也就是說,那種繁殖后代的動物本能被它清除了!
  
  由此,楚云升甚至不禁想到,它下一步要清除什么?
  
  這時候還看不出來,種子已經完全沉寂下去。
  
  對于那種沖動欲望的清除,楚云升沒有任何的可惜,他絕不想要這東西,太危險了,弄不好自己都得賠進去。
  
  這時候,電來接他的飛梭已經到了外面,他也重新打開了通信,暫時也看不出第三股能量發生了一次什么質變,便準備離開這里,回到主懸椎體中。
  
  善后的事情,沒有電的協助,無法做好。
  
  這一次大規模的入侵,造成的損失不可估算,許多沒死的人不是重傷,就是落下殘疾,治療技術一定要先進。
  
  艦隊不僅是他的運輸艦,還是他符文大陣的基礎,如果最后連戰艦都沒人開動了,那還談什么進入深空?
  
  況且,造艦還沒有完成,仍需要大量人手。
  
  因為新融合命源帶來的力量,雖然只有一絲,但仍已經可以讓他站了起來。
  
  這時候,他才發現,這家嗷卡人直接死亡了一半,剩下的個個帶傷。
  
  那個年輕的嗷卡人還活著,但已經顧不上警惕楚云升了,傻傻地坐在一堆尸體中,喃喃地不知道說著什么。
  
  走出房間,通道里到處都是死尸,哭泣與痛苦呻吟的聲音布滿戰艦底層。
  
  只看此一處,便知道整個艦隊中的傷亡情況,必定是一片凄涼的慘景。
  
  對此,楚云升也幫不上什么忙,救回還活著的人,需要的是細高技術,他無能為力。
  
  登上飛梭,很快便來到細高人的主懸椎體。
  
  看到電濃郁的疑惑眼神,楚云升便知道它想要說什么,不過,但他不會說,要是讓掠命艦的女人猜到自己也曾試圖如此算計她,那就……
  
  楚云升突然心中一動,自己真的能夠算計到她嗎?
  
  或許,她根本不會受到當時的第三股能量影響。
  
  他想起了影人,和自己糾纏了很久,甚糾纏到了零維空間,雖然現在也想不起來,當時是否用到了第三股能量,但是影人從來沒有被影響過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進而,他意識到,自己可能差點干了一件蠢事。
  
  楚云升剛進入主懸椎體,幾大樞機便也隨后抵達。
  
  人多了,還是樞機的境界,電雖然似乎一肚子的問號,此刻也不好說出來,只能憋著。
  
  “我要休息一下。”楚云升不想和電多說,飛快對它道:“你先幫他們救人,那只怪物不知道什么時候還會再來。”
  
  想到那只多一維生物,電也點頭道:“這種生物,其實很難達到變態期,瓶頸就是沒有足夠的生命讓它們入侵復制組織,宇宙太大,生命分布起來相隔太遙遠,從一個行星系,道另外一個行星系,還要是有生命的星系,幾乎成了桎梏它的繩索,除非有人繁殖低等生物生命來養著它,否則……”
  
  說到這里,它突然停下了,然后與楚云升相互對視了一眼。
  
  “趕緊發射探測器!”楚云升首先說道。
  
  電也急忙沖入主懸椎體,開啟了什么儀器道:“最后可能的方向是那艘求救飛船的方向,我立即做一次縱深巡天。”
  
  其他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還以為那只怪物又回來了,頓時也跟著緊張起來。
  
  楚云升也不敢再去休息了,電那句無意的話讓他心底發毛。
  
  誰敢養一只多一維怪物?而且還是變態期的!
  
  且不說要屠殺多少生命,才能將多一維生物養到變態期,就是養殖的人本身,會是怎樣的一個恐怖“怪物”?
  
  他本能地就想到了雪苑使的主子,在掠命艦女人竟然聯系不上的情況下,根本毫無勝算,極度的危險。
  
  那個女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剛才還準備再去那艘掠命艦看一下,竟然首先失約。
  
  不過,他馬上冷靜下來,要是那位霸主來了,為什么不親自出手,或者與多一維怪物一起出手?沒有在一邊看熱鬧的道理。
  
  解釋不通。
  
  除非它被什么事情纏住了。
  
  他的目光看向電,等待著消息。
  
  ***
  
  第三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