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063 世代器官

^
  
  能量不多,時間更不多,卻不敢停下封陣,沒人知道它會什么時候突然發動襲擊。
  
  但就這樣空耗下去,也不過是推遲稍微一段時間死亡而已。
  
  電已經在開始它的種子計劃,一直也沒有停,似乎在它看來,終究還是要避走的。
  
  打到現在,冷星艦隊損失慘重,而那只怪物或許連汗毛都沒有損傷一根,失去的不過是暫時沒能入侵成功的一隅罷了,小的不能再小,幾乎沒有。
  
  楚云升望著漆黑的宇宙深處,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在封獸符陣封動的時候,通過符文建立的奇妙聯系,尤其是試圖對拔命源的剎那,他仿佛感覺到了那只怪物遍布在茫茫星際中的龐大而分離的身軀,點點聚合離散運動,猶如汪洋。
  
  這種感覺有一種空間上的不真實感,就像是黑夜下的窗簾后面,似乎藏著一個人,被拉出了一只手臂,卻驚悚地看不到手臂的主人,而那只手臂卻是一個活物……
  
  電說的沒有錯,想要殺死它,沒有可能。
  
  但是
  
  楚云升抬起頭,望向孤零零飄蕩在遠方太空中,只剩下三艘的逃生船。
  
  他現在沒有靈蘊,不能替代戰艦在太空布下大尺度空間的符文之陣,也許這是一個辦法。
  
  接著,他立即飛向那三艘逃生船。
  
  任何信息都不可能超過光速,按照電的說法,它的身體越龐大越分散,時滯效應就越明顯,當跨越光年時,它的反應可能類似于星系的較差自轉,越是靠近核心的地方越快,越是在邊緣地帶越是緩慢。
  
  在與它的交鋒中,楚云升發現它的反應速度極快,尤其最后立切斷被封陣封取的所有組織聯系,十分的迅速,甚至比他還要快。
  
  要么它就在附近,要么它在附近有一個類似“橋”一樣的反應組織存在。
  
  三艘逃生船就在艦隊的附近,其他逃生船都已被擊毀。
  
  它的中樞在逃生船上的可能性基本等于零,那太危險,隨時都會艦隊消滅。
  
  但如果是“橋”就有可能,更有可能,這艘求救飛船本來就是它故意做的一個“橋”!
  
  不用一會,高速運動的楚云升便來到其中一艘逃生船,順著被寂滅炸彈波及而坍塌的裂縫,閃身掠入進去。
  
  接著,他的手指憑空制出一道道符文,沒有了靈蘊,只能用這種原始方法,但因為極為熟練,速度依舊不慢。
  
  一面面半人大小的封獸符文在他指尖能流中成型,然后被無形的本體元氣推散平移出去,無聲無息間布滿黑暗的船艙中。
  
  因為船體早已破開,船艙中溫度極低,漂浮著的碎片雜物在火元氣的激發下,反射著冰冷的光芒。
  
  但奇怪的是,卻沒有見到任何尸體。
  
  既然是逃生船,那么里面必然應該塞滿了企圖逃出生天的人,而楚云升一直深入到船艙的內部,也沒有見到一具哪怕殘破的尸體。
  
  整個飛船,看起來像是一艘無人的空船!
  
  楚云升時間不多,立即退了出來,飛向第二艘,進入,搜索,詭異的情況再一次發生了,里面仍然空無一人,浮掠的封獸符也一無所獲。
  
  第三艘,依然一樣!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戰艦的封陣很快就要支撐不住了,他在這里不能待得太久,如果找不到,就要馬上撤回,另想他法。
  
  實際上,的確還有一個辦法,使用前輩的劍戰技,但并非是他未能掌握的第五劍式,反而是他最早學會的第一劍式。
  
  利用神技級的第一劍式,將攻擊逼入一維,在符封建立奇妙的聯系剎那,襲殺進去,一維對攻,真正的狹路相逢,你死我活!
  
  但可惜,他的第一劍式只到精通的程度,依靠黑氣才曾進初入過絕技領域,距離神技級還遠得很。
  
  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前輩的戰技包羅萬象,變化莫測,只是他沒辦法每一樣都學到頂尖,無可奈何了。
  
  從第三艘逃生船出來,楚云升剛要返回艦隊,便感覺到一個東西從頭頂上掠過來。
  
  他沒有用劍,而是反向高速推開,越臨到身后的逃生船頂甲板上,然后,借助激發的火元氣激發光芒望去,只見一個巨大細胞般的肉盤拖著腸子一樣的東西,在逃生船遮擋恒星輻射的一側,如風箏般來回飄蕩。
  
  看外形,它已經凍成了硬塊,死活卻不知道,激發的封獸符浮掠過去后,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順著它拖著的腸子,楚云升很快找到了一個身體卡在彈射艙的女宇航員。
  
  這是他在三艘逃生船中唯一見到的“人”。
  
  樣子看起來和人類差不多,只是現在的模樣有些恐怖,像是一塊冷硬的僵尸。
  
  楚云升接近她的時候,在她宇航服上一只傳感器頓時亮起,緊接著,三艘船發出輕微的異動,熒光從破開的縫隙中絲絲閃爍出來。
  
  當楚云升再次返回入船艙查看的時候,在控制室里,漂浮著一個光影影像。
  
  沒有聲音,真空沒有空氣可以傳播震動。
  
  光影中浮現的人影應該就是外面的那個女宇航員,此時的她還沒有死亡,模樣有些清秀,但手捂著腹部,眼神中似乎透著巨大的痛苦。
  
  但植入楚云升聽覺系統附近的地底人半透儀接受到了信號,隨即便傳回旗艦,再經過解碼,與對仗之前信號的編碼翻譯,然后再傳回楚云升的植入式通信儀。
  
  “……我沒有時間了,雖然我服用了超量的堤苯,但無濟于事,還有一小會,我就會變成它的……”
  
  “……發現你們曾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很多年前我們就收到你們的信號,但我們不敢過來,赤人就在附近……”
  
  “……后來,我們發現你們那里發生了一場大戰,弱小的我們只敢躲在黑暗中瑟瑟發抖……
  
  “……我們遇到了一只傷痕累累的異族飛船,它們奄奄一息,卻驚恐逃竄,從它們那里,我們知道了我們夢想中的故鄉叫做地球……”
  
  “……我的時間不多了,你們都是親歷者,這些應該比我們清楚……”
  
  “……我們被一種詭異的生物入侵了……”
  
  “……我們不想把它引來,但是我們已經控制不了飛船,更控制不了自己……”
  
  “……請原諒我們……”
  
  “……最后的時刻,我封死了逃生通道,將所有人都隔絕在門外,實施了這項計劃……”
  
  “……一共十六艘逃生船,我做了封閉式程序,裝滿了我們的后代胚胎……”
  
  “……我不知道它為什么不入侵胚胎,或許是太小了,不值得浪費精力,但更可能是它想養著我們,一代一代,世世代代都是它的器官,世代器官……”
  
  “……我一直在擔心,你們也是異族,所幸,你們還活著……”
  
  “……我寧愿它們全部死掉,也不想它們再成為別人奴役的動物……”
  
  “……如果,你們活了下來,懇請你們讓我們的后代追隨你們尋找美麗的故鄉,完成我們世世代代的夢想……”
  
  “……祈禱,你們能夠活下來,小心赤人……”
  
  這時候,光影中,她的表情已經痛苦扭曲到了極點,再也說不出來話來,于是,竟拿起一只鋒利的切割刀一樣的東西,挖開自己的身體,將蠕動即將黏在一起的血淋肉盤挑了出來。
  
  刺耳的音頻隨著她刀絞,從瘋狂蠕動的肉盤上傳了出來,并從她手里掙脫出去,拉著血淋淋的腸子拖著瀕死的女宇航,在控制室里四處亂跳。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按下了彈射器,然后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不知道是因為自己死了終于可以解脫了,還是對肉盤的獰笑,或者是試圖回頭望向那些胚胎庫時的希望與淡淡的無奈。
  
  三艘逃生船中相同的光影散去,內部的腔壁層層打開,露出藏在里面的一排排映射在淡藍色冷光線中的胚胎容器,猶如一個個等待出生的生命。
  
  原本一共十六艘胚胎船,如今只剩下這三艘,其余皆被冷星艦隊所毀滅。
  
  楚云升退了出來,向旗艦沉沉說道:“讓太空戰機過來,把它們牽引回去吧。”
  
  多一維怪物不知道潛伏在哪里,找不到,他就不能再在這里停留下去。
  
  回到艦隊,太空戰機正在出發,里面都是剛組織起來的敢死隊一樣的隊員,這個時候,離開藍色封陣范圍,大家都知道意味著什么?
  
  楚云升沒有去旗艦,直接去了主懸椎體。
  
  &nbp;電正在安排種子計劃,主懸椎中分列了很多人,但都靜悄悄的人,沒人大聲喧嘩。
  
  在這里,楚云升立即就看到電準備的胚胎庫,與外面的逃生船仿若走在一條路上。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