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062 日月交輝

^
  
  楚云升此時的精力與元氣消耗極大,展開在大尺度上的封獸符陣,那張彎曲于太空的藍色巨網,對數以億兆計的細胞進行抽離封印,所需要的控制已到達入微的級別。
  
  這種感覺,他其實遇到過,在與大長羽對戰的時候,它就曾使用過一種類似無窮數分隔的羽射線攻擊,這或許就是樞機之力的一種體現,但它的力量終究不足夠強大,在尚未將他無窮盡的前一刻,便被他高速突破,匯聚到跟前,一槍殺掉。
  
  對于什么是樞機之力,楚云升其實一直都沒有搞明白,前輩留下的古書,為了速成而專于運用,至少他知道的第一層面是這樣,涉及的原理很少,就像符文一樣,楚云升從來只知道怎么用,卻不知道其道理。
  
  其他人更是不懂,梅爾蒂尼等人都是新樞機,小長羽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他,海國大殿主倒是懂得一些,但它根本說不清楚,也是根據上一代大殿主的經驗學會這么用。
  
  這與現實是相合的,樞機以下的知識汗牛充棟,即便是冷星都多如牛毛,但一到了樞機這一道分界線,立即就突然稀少起來,幾乎絕跡。
  
  樞機數量極少,別看新世界有幾個,但那是因為那里仍是地球的緣故,許多靈級生命可能要在這里留下什么后手,而到了冷星,睥邁之前,卻是連一個都沒有!
  
  眾人之中,只有電倒是可以解釋一部分,但細高人和樞機生命不同,屬于兩條分支。
  
  因而,一切只能靠他自己摸索,主要從前輩留下的戰技,其他從其他樞機的能力,從細高人的解釋,從各個地方中,歸納與總結,找出符合他理解的樞機之力。
  
  這個過程也許會有些長,但緊迫程度僅次于他眼下的命源危機與造艦速度,就像現在,他已經能夠直觀地感覺到,為什么巔峰樞機以上才能對付這只變態期的多一維怪物?
  
  現在僅僅是封取它入侵到冷星附近的無數復制組織,就需要極高強度的大量消耗!
  
  不過楚云升并不是來與它比消耗的!
  
  在符陣封動的一瞬間,他便看見了一條來源于巨大之鏈中,通過封獸符文顯露起來的一條長長鏈路,轉瞬即逝。
  
  不過他敏銳地發現他能看到的時間比起以前的一瞬間,要稍微長了那么一點點,或者說,時間并沒有變,而是他能夠反應的時間量級提升了一點點。
  
  這也許與他現在樞機源門的境界有關系,但這一點點變化仍然不足以讓他做出任何有效的動作。
  
  在下一刻,他便失去了感應,連試一下命源罰牌的機會都沒有。
  
  這時候,一股強大的詭異力量撲面而來。
  
  透過符陣建立的奇妙聯系,沖來的力量如驚鴻一瞥間,五光十色一般地兇狠襲向楚云升。
  
  楚云升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閃電般進入零維之中,同時,立即將若隱若現的種子找了出來,進入億萬細胞的世界。
  
  一旦它攻擊零維,他便調動物子碎片絞殺,一旦它向自己復制生命信息,他也可以通過種子清除非正常細胞乃至組織器官。
  
  然而,下一刻,來勢洶洶的詭異力量卻突然消失了!
  
  楚云升心中一沉,立即順著種子檢查了一遍全身的細胞組織,沒有發現異樣。
  
  于是,他馬上返出零維,回到太空之中,
  
  此時覆蓋冷星太空的彎曲藍網,上下兩面已顯露出截然不同的景象。
  
  朝向冷星的一面,依舊是無數條縷一般的血紅細霧,跨越成千上萬公里,被吸入巨大的藍色封網。
  
  而朝向太空的一面,則變成了一道道散發著綠暈的光芒,匯聚向楚云升飛耀在遙遙上空的身體。
  
  無數細胞組織,在這一刻,被封印成紋,但楚云升卻不但沒有感覺到一絲命源,也沒有發現一個封印細胞?
  
  接著,他很快發現問題出現在哪里了,又是那只封印石頭怪物,正在饑餓地大吃特吃!
  
  這只石頭狀的古怪封印怪物,自從封印后,不但對楚云升一點幫助都沒有,而且每一次都將他再封印生物吃個精光。
  
  上一次是吃光了所有翼龍封印生物,卻仍然傳遞給楚云升極度饑餓的信息,但奇怪的是,楚云升當時有著渾厚的命源,它卻吃不了,一直都是只吃其他封印生物。
  
  楚云升好不容易將多一維生物通過符陣的奇妙聯系,拉找出來,準備在零維中將它干掉,卻不想,不知道是不是被它壞了事?
  
  但馬上,他就是知道是不是了。
  
  藍色巨網下,在轉眼之間,血紅的細霧陡然增加了幾百倍!
  
  血淋淋的紅霧幾乎都要凝固成實質一般,如同抽取冷星星球之血,飚飛向巨大的封獸之陣。
  
  這是一記經典的聲東擊西,它根本沒有入侵楚云升零維的打算,詭異的力量實際上蘊含著大量的入侵復制信息,在符陣的奇妙聯系中,被楚云升所感覺到。
  
  艦隊中,此刻凄慘一片,數不清的人倒入在血泊之中。
  
  由于數量的激增,絕大部分人看起來都渾身鮮血淋漓,有的癱軟在地上,有的雙目失眠,有的嘔吐不止,有的突然癡呆,有的內臟出血,有的直接死亡……
  
  在遙遠太空某個陰暗角落中,那只多一維生物的一次大規模信息沖擊下,坐擁幾大樞機,技術已達太空的多族上億人,瞬間便被同時重創,傷亡極為恐怖。
  
  接著,混亂僅僅在隨后的極短時間內出現,大量的目光呆滯者,目光猙獰者,沖向各艘戰艦控制室,甚至本來就在控制室,大肆摧毀戰艦。
  
  如果不是楚云升和細高人拋棄了戰艦武器,此刻整個艦隊怕已經一片火海與爆炸之聲。
  
  但即便是這樣,接連幾艘戰艦開始不穩,迅速導致第七陣型癱瘓,僅一瞬間,藍色巨網變突然消失在太空之中。
  
  新造戰艦數量不多,能夠維持第七陣已經捉襟見肘,此刻根本沒有備艦替上。
  
  封獸之陣一旦消失稍微久一點點,只要再來一波更猛的復制信息流,短短的時間內,整個冷星艦隊,除了懸椎體與幾個樞機,便要全軍覆沒了!
  
  而這,才開戰不到一小小會的時間!
  
  目沉如水的楚云升,此刻猶如離弦之箭一般,從天空射回,紫氣之劍化作一道長虹,猶如撕開黑暗的紅芒,每隔一段距離,猛烈激發出一道道艷如花朵般的巨傘。
  
  劍嘯的高亢能顫在漆黑的真空中仿佛摺疊起細小的空間,并潮水般的擴散出去。
  
  一朵朵紫氣飄飛的巨傘盛開在艦隊的上空,并橫穿過去,順著楚云升射線般的紫光中軸線,繼續綻放,直到在冷星地面上,可以看到萬丈高空中,如云的紫氣凌天逼來。
  
  最終,幾乎落在冰海巨浪巔峰上的楚云升,只停頓了一個反轉的時間,再一次順著身后留下的紫色射線,一刻不停地沖出大氣層,返回太空。
  
  劍光向日,紫傘反開!
  
  當他折返回原點時,一朵朵中心在一條射線上的紫氣之傘迅速融合,形成一個巨大的紫色球體,籠罩在艦隊周圍,與冷星兩球相交,交相輝映!
  
  它猶如一個巨大的氣泡一樣,將內外的空間隔絕開來。
  
  艦隊中,電驚訝地說了一聲:空間鎖死?
  
  但此時已經沒人理會它,恢復能力極強的血族,與抗打擊能力更強的退化人,在被抽離大量入侵后復制組織,仍能夠擁有一定的戰斗力,正在強行執行血腥的清殺。
  
  未被破壞的自行武器,被他們重新控制后也在開火,任何異動的人都被無情地射殺。
  
  此一刻,誤殺的人數,甚至遠遠超過真正異動的人。
  
  但,此一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來回極速飛行的楚云升,加上之前的高強度消耗,這時,也有一陣陣的眩暈,主要是命源跟不上,它的本體與生命之甲都太虛弱了。
  
  好在,在血族退化人與自行武器的拼命努力下,戰艦正在漸漸恢復,藍色封網再一次打開。
  
  此時,從冷星地面上看去,與大地相交的紫色光球中,仿佛出現了一張與地面平行的天網,位于紫氣之球的中心。
  
  但從太空側面上看去,彎曲的藍色巨網,仿若紫氣巨球中的一彎美麗的藍色月亮,日月交輝,同現人間,猶如神跡。
  
  隨后,紫氣巨球漸漸散去,只剩下靠戰艦維持的藍色巨網。
  
  血色的紅霧與綠色的光線再次分別出現在藍色陣網的兩側,但那一道垂直穿過網面中心的紫色長空射線卻久久沒有散去。
  
  石頭狀怪物吃不吃封印組織,對此已經沒有影響,但楚云升仍切斷它與外界的任何聯系,動用命源罰牌加速抽取封印組織中的命源。
  
  必須要快!
  
  封獸之陣的速度還不夠。
  
  而且必要要和剛才的信息沖擊一樣極其兇狠,通過此時符封建立的奇妙聯系,將它的命源抽取!
  
  此時的楚云升飄凌在藍色巨網之上的遙遙太空之中,與不知身在何處的那只怪物,瞬間進入命源“拔河”之戰。
  
  戰艦與地面上的死亡人數仍在激增,許多人因為重要細胞,或者超過臨界值數量的細胞被抽離而死亡。
  
  但戰爭仍在繼續。
  
  而且,已經不是楚云升一個人的戰爭。
  
  所有人,都面臨著滅絕的危機。
  
  這個時候,那只多一維怪物突然自切斷了對艦隊中細胞的信息維聯系,絲毫不給楚云升通過符封抽取它命源的機會。
  
  仿佛消失一般,潛伏在遙遠的宇宙中。
  
  但楚云升與艦隊中的人都知道,一旦戰艦中用來支持符陣的能量消耗完畢,就是它再一次發起兇猛入侵之時。
  
  而這個時間,正在進入倒計時!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