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058 坐以待戰

^
  
  根據信號的傳輸速度與飛船的位置距離,以及飛船的移動速度,可以判定這道信號并不是在地底人發現它的時候發出的,而應該是更久之前。
  
  這就意味著是這艘飛船先發現了他們,而且還是在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
  
  宇宙空間的過大尺度,導致能夠看到的事物,能夠收到的信息,都是過去的歷史,就像這艘被發現的飛船,它的實際位置早已不在被發現的地點,從被發現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經在那里消失了。
  
  至于到底去哪里了,要等后續時間中陸續傳來的信息,才能知曉。
  
  也就是說,在遙遠的距離上,真實的信息已經確定,但是卻不能立即知道,必須等待時間。
  
  楚云升在旗艦的通訊中沒有找到電,自從掠命艦女人給了什么膜空間定位技術,最近一段時間,用地球上的話來說,它一直暈乎乎的,像是一下子喝多了酒不太清醒。
  
  地底人的科學家與楚云升隔著很多文化語言乃至技術層次上的差距,具體的問題,無法像電那樣可以用他能聽得明白的語言組織出來,解釋一個問題,比如送來的報告,楚云升經常完全看不明白它們到底在說什么。
  
  但他現在必須盡快了解這艘飛船的信息,為此只好找到羅恩教授。
  
  作為地球人一方的代表,以及有楚云升的支持,羅恩一直都能夠參與到所有核心的工作當中,這些天,就一直在看那段殘存的記錄。
  
  找不到羅恩并不費事,很快就連接上了正在造艦中心的他。
  
  “楚先生,我認為這艘飛船中的生命形式和我們有類似之處。”
  
  他的這個“我們”并不只是指地球人,而是包括了目前殘存艦隊的所有生命。
  
  羅恩實際上和楚云升接觸并不多,能夠見到楚云升的機會很少,但每一次讓楚云升哭笑不得的是,他都會抓住機會“利用”楚云升的狐假虎威,去蹭細高人不耐煩教他的技術。
  
  這一次,似乎是因為沒有看到電,眼神有些失望,不過,楚云升的事情更為重要,隨即便認真地回答道。
  
  “為什么?理由呢?”楚云升跟著問道。
  
  羅恩以前就知道楚云升實際的知識水平,因而對著通信終端深入淺出地說道:
  
  “這道信號所采用的頻率位于1.421GHZ與1.653GHZ之間,這一狹窄頻帶又稱之為“水洞”,介于氫原子H激發態,與羥基OH激發態所產生的頻段之間,而這兩者組合起來,就是水H2O的分子式。
  
  水洞頻帶,不但可以處于恒星系的背景電噪,量子噪聲,以及宇宙微波輻射背景之間的較安靜窗口,甚至還可以削弱大氣對其的吸收,加上水分子式的重要寓意,一般可以理解為類似我們這樣生命體之間接觸的最優選擇。
  
  關于這一點,我詢問過地底人,它們在試圖向星際發展的時候,也曾經討論過這個問題,雖然并沒有來得及實施,但它們提案中的某些建議與這個想法不謀而合。”
  
  恩羅解釋得很詳細,也很通俗,更舉出了地底人的例子來佐證,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反問道:“如果對方是故意的呢?而且,這并沒有多少實質性的意義,它們不至于相信和我們類似的生命,就可以向我們求救?”
  
  這道求救信號有些奇怪,連他們的身份都沒搞明白,竟然就敢發信號過來求救,且不說別的,他們就是不救呢?
  
  誰會那么傻乎乎地去救一個不知道那里沖來的飛船?
  
  即便是地底人發現了這艘飛船,也是靠著檢測系統,發現了一個疑似輻射源正不自然地運動,進而在核對參數下,推測是一艘推進器正在加速的動力飛船,而并非可以“看”到了飛船的細節。
  
  “我估計它們還會有隨后的信息傳來,這只是一個初步的試探,或者是緊急情況下的警報措施,等等。”羅恩進一步說道:
  
  “根據時間上的分析,我們猜測它們有可能是在接收到兩個多月前我們的出征艦隊對冷星艦隊的太空戰爭信息,尤其是當時一次能量流陣與神秘攻擊的激烈碰撞,造成大量輻射,與暗能量強烈波動,等等高速信息后,然后主動靠近我們,原因我并不清楚,只能從技術上進行初步的分析。”
  
  那場太空之戰,楚云升是知道的,他當時是旁觀者之一,在兩個多月前發生,所以,當時這只未知飛船至少應靜默在該在十二分之一光年的位置上,和目前觀察到的位置距離相符合。
  
  輻射與暗能波動傳遞出去的信息,一個月到達那只飛船當時的位置,然后不知出于何種原因,對方發出求救信號,信號再在路上走上一個多月,一去一來正好兩個月多的時間。
  
  另外,在它們發現艦隊的太空之戰時,啟動了加速引擎,造成可以被地底人發現的熱輻射,乃至暗能波動,隨后,可能進過幾天的討論,求救信號發出,兩個信息,一前一后,在一個月后,被地底人分別發現,理論上是解釋得通的。
  
  它們現在已經飛了一個多月時間,按照它們加速移動的速度,很快就會出現在行星系的邊緣。
  
  如果再有信息傳來,時間間隔將越來越短,不過,不會發生后一條信息超過前一條提前到達的情況,除非是超過光速的飛行,但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它們想試探什么?
  
  一條毫無意義的求救信號,能夠試探出什么來?
  
  楚云升覺得自己被羅恩誤導了,這絕不是試探,沒有這樣低級的試探。
  
  羅恩只是科學家,不可能猜得到這種問題。
  
  現在能肯定的是對方在看到太空之戰后,才向冷星飛來,隨后發出求救信號……
  
  楚云升猛地想到了一個可能,是基于他自己的本能,以及似曾相識過這樣的場景
  
  在地球黑暗降臨的那段時間里,被蟲子追殺的人,經常在看到其他人的時候,加速靠攏,雖然這樣做,最終也未必能夠逃脫,但是卻大大增加了自己存活下來的幾率。
  
  只要有機會活下來,別說對方是陌生人,就是親戚朋友,又如何呢?這種事,楚云升曾經見過太多了。
  
  進而,他甚至認為這道求救信號不是發給他的,而是發給對方敵人看的!
  
  越想,他越覺得可能,否則它們不會加速沖過來。
  
  而到目前為止,地底人還沒有發現對方敵人的影子,要么,不存在,要么,極其強大,可以隱匿蹤跡。
  
  能夠將暗能量波動完全隱匿起來,至少是樞機以上的境界!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對方的敵人,或許就是與對方是一伙的,故意欺騙自己,但道理上說不通,因為沒人會在這種情況下傻傻上當。
  
  至于沒有敵人,對方還沖過來,那就更加荒謬了,雖然看起來自己的艦隊不成樣子,但對方也不可能知道自己這邊真正的實力,藏著多強的樞機,跑過來不是有可能找死嗎?
  
  一邊讓地底人加大探測范圍,楚云升一邊找來梅爾蒂尼,不管怎樣,軍事上的部署,還是得靠他去完成。
  
  “我覺得按兵不動的好。”梅爾蒂尼來了之后,猜想的和楚云升差不多,但是卻另外建議道:
  
  “以我們艦隊的實力,如果對方的敵人真的強到這種地步,上去也沒什么用,反而多動一下,等于多暴露實力一點,所以,我建議,按兵不動,就保持現在能量流陣的陣型,繼續造艦,然后利用微型飛船,靜默航行,將我們的樞機集中潛伏起來,等待對方以及對方敵人出現,一旦有機會,幾個樞機合力下全力一擊,以最快的速度結束戰爭。”
  
  樞機雖然不能長時間在太空肉身作戰,但配備上烏怒人庫存的戰衣,這個問題在楚云升這里,變小了許多。
  
  梅爾蒂尼的建議從操作上是可行的,具體如何迷惑敵人,誘引敵人的注意力,以及猜疑,導致出現空擋的事情,楚云升不在行,也一起交給他去安排。
  
  他是這里唯一的源門戰力,在掠命艦女人不出站的情況下,如果幾大樞機合力一擊仍敗落的情況下,他需要及時跟上偷襲一戰,以決生死。
  
  這點他與梅爾蒂尼不謀而合,接下來就要看事態的發展了,沒辦法,艦隊還沒有造成,只能“坐以待戰”。
  
  時間一點點過去,那只飛船再沒有傳來第二道信息,似乎證實了楚云升的猜測。
  
  不過,也可能是后來看到了地球沖撞冷星的激烈場面,不敢再過來。
  
  然而,當地底人將最新探測到的數據那艘已經靠近了的飛船外形圖樣發來后,楚云升頓時有些驚訝。
  
  這艘已傷痕累累的飛船竟與奧蕓雪峰上的古老飛船十分相似!
  
  而在飛船里面,到底是逃亡的人類?還是被人追殺的赤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