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057 一道信號

^
  
  整個記錄儀的信息到此為止。
  
  楚云升看完后,久然不語,然后才向電問道:“你有沒有其他辦法將損失的部分恢復過來?”
  
  電搖頭道:“它的損壞原因是由非正常原因引起,按照上面的記錄和我的分析,應當是受到了當時戰爭的波及,即使以我們最新的技術,這種層次上的損壞,恢復起來需要消耗的資源也太浩大了,足足可以制造出現在的幾只艦隊,而且也未必能夠完全成功,為了一個并不十分重要的記錄儀,不劃算。”
  
  在場協助分析的地底人與冷星人科學家們都倒吸一口涼氣,不是因為電說需要龐大的資源來修復,而且未必完全成功,而是烏奴人竟然真的能有技術恢復已經永久性損壞的記錄,猶如從一片灰燼中恢復出紙張原貌與字跡的那種原子運動歷史軌跡復原技術,竟真的存在。
  
  不過,這需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楚云升也知道不現實,就不要說他們了。
  
  但從這段那個黑發人用其一生所留下的殘存記錄里,楚云升的確發現了許多對他有用的信息。
  
  他從大神山至奧蕓雪山出來后,就懷疑冷星曾爆發過靈戰,只是沒想到是比他所猜想的更大規模的靈戰,用那個黑發人,以及阿芙曾說過的話來說
  
  眾神之戰!
  
  雖然最后的結果已經無法得知,信息到此就中斷了。
  
  但從那名黑發人最后復述的話中,與茫茫戰艦群以及五靈驚天大戰的人,應該就是破鎮之人,只有它才有那種膽魄、戰力與氣勢,也只有它會有那樣的靈音。
  
  楚云升不太清楚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或許與銀光有關,那些戰艦是否也因此而來,是否是骨骸六序所說的曾在地球上大打出手的勢力,等等,這些其實都不是他現在所能關心的,他最為關心的是掠命艦女人的來歷。
  
  殘存的信息中并沒有詳細地提到五靈的特征,因而他無法判斷其中有沒有她,如果能夠再多恢復出一些信息,說不定就可以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但可惜,電都無能無力,地底人就更不行了。
  
  “那個赤人是什么?你們知道嗎?”
  
  找不到有關掠命艦女人的信息,楚云升隨即就問起第二個所關心的問題。
  
  那名黑發宇航員在飛船上度過了大半輩子,看似漫長,但如果放在宇宙空間的尺度上,可能只是很短很短的一段近乎只是蠕動一下的距離,這沒有把他們迷路的部分算入進去,要是算了,可能更短。
  
  如此短的天文距離,說明赤人就在自己的附近,起碼黑發宇航員曾經待過的殖民行星就在附近。
  
  地球撞擊冷星,鬧出這么大動靜,雖然信息受到光速的限制,一時半會未必能傳遞太遠,但誰能保證赤人的艦隊沒有在附近游弋,仍然沒有放棄搜索黑發宇航員他們的下落?
  
  楚云升知道可能性不大,因為時間過得太久了。
  
  但他畢竟對什么赤人一無所知,根據對古老飛船的分析,它們很多年前的科技能力就已經超出地底人很多,現在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步,雖然超過細高人的可能性很小,基本沒有,但問題是自己一方的艦隊總體水平不是由細高人決定的,而是由地底人決定的!
  
  赤人有沒有樞機存在,也是一個未知數,黑發宇航員殘留的信息里更沒有提到,如果沒有倒是好辦,如果有,就要慎重一些。
  
  雖然決定了要張狂行事,但也不能亂來。
  
  畢竟,他融入生命戰甲也才是一個初入門徑的源門實力,還沒有相應的攻擊之法,其他幾個樞機大多是新樞機不久,只有小長羽與海族大殿主兩個老牌,但實力也就一般。
  
  楚云升從來沒有小看過樞機,別看他現在和“靈”都交過手,實際上,如果來一個身經百戰,真正實力雄厚,如卓爾星人十三位那樣在戰火中淬煉而成的強悍樞機,絕不比他所遇到的“靈”好對付。
  
  弄不好就是戰死,回想第三就知道了。
  
  因此,從殘存記錄上得不到信息,便只能寄望于細高人的豐富信息量了。
  
  “我已經查過了。”
  
  電馬上回答道:“懸椎體核心中沒有赤人的資料,我們在突發出事之前,沒有在這一片星域活動過,而且宇宙太大了。”
  
  電在這方面不可能說謊,因為沒有必要,楚云升也就不再追問,剩下的,只有從殘存的記錄中去分析赤人的實力,技術方向,甚至是習慣,乃至社會構成。
  
  細高人對此很有經驗,它們一向有研究一下低等生命文化、結構與生態等方面的習慣,當然,換一種方式,也可以說是實驗觀察。
  
  不過,楚云升自己也能發現一點線索。
  
  赤人屠殺人類,為什么要堆成山峰?這明顯不合理,除非赤人心理變態,要么就是有其他的原因,不管是文化習俗還是別的什么,都一定可以找到解釋。
  
  但殘忍地將嬰兒都集中起來,單獨堆成尸山,就狠奇怪了。
  
  楚云升起初認為赤人滅殺成萬上億的人類,可能是采用了諸如地球人滅殺蚊蟲那樣誘餌式“蚊香”方式,讓活人自己從四面八方趕來自動赴死,如同清除蟑螂一樣,以防止某個人類躲在地層夾縫中逃脫一死。
  
  可后來又覺得不完全對,原因他卻一時說不出來。
  
  楚云升也是人類,雖然他確實對第七紀沒有太大的認同感,對黑發宇航員這樣不知道是哪一紀的人類就更加沒有認同感,但這只是區別于七紀內部而言,對外,他始終是一個人類,是地球人。
  
  看到地球人被別人當成蟑螂一樣滅殺,沒有感覺是不可能的。
  
  更何況他現在的艦隊里,血族、退化人、銀色軍團,這些基本忠于他的勢力,都是地球人,哪怕這些當中,有人再敗壞,最后能夠與他一起決死沖向敵群的,也只有這些人。
  
  而這些人與自己,根據黑發宇航員的記錄,只要是地球人,都是赤人屠殺的目標。
  
  因此不管怎樣,只要遇上了,只要有可能,楚云升必定要將它們殺得血流成河,永世不得翻身。
  
  想到這里,楚云升突然問道:“電,那個宇航員的祖先應該也是胚胎繁殖而成,按理不應該知道自己的來歷,怎么到了它那一代,會有故鄉的傳說?是集體的謠言,還是其他什么原因?比如有外人傳過去的?”
  
  在節點中的大金字塔,楚云升也曾見過一個拼死降臨回來的人類,留在墻壁上的言語之中,充滿了對故鄉的渴望與幻想,至死都想看一眼故鄉的小河,那名黑發宇航員也是一樣,老到不能再老人,也沒有放下這一絲執著。
  
  電想了想道:“我想應該是世世代代的執念造成的遺傳信息,很多生物都會用這種方式將生存基本技能遺傳給后代,赤人要用到地球人的原本特性,就不會隨便變動胚胎中的遺傳信息,那會造成不確定的后果。
  
  所以,那名黑發宇航員不知來源的故鄉傳說,很可能是遺傳信息的原因,不過,要形成這種大自然之力下的新遺傳信息,不但需要成千上萬年的積累,更需要那種如生命般執著的苦苦執念,世世代代就是不肯遺忘,這其實蠻可怕的。”
  
  聽完電的話,楚云升沉默不語,同樣沉默的還有赫爾,他被應許在這里,看完整個殘存記錄,但此時有些茫然,大概是受到了一些打擊。
  
  他的眼神迷惘中有些惶恐,因為那份記錄,雖然沒有說到背叛一事,在那里中斷了,但是很明顯地說明了蓋伊斯的由來黑發宇航員只是順帶在說起這件事,但對赫爾來說,卻可能生死攸關!
  
  楚云升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是冷星人神話中的蓋伊斯,一直都很清楚地與赫爾說過這個問題。
  
  現在,楚云升又讓他看到如此秘密的事情,用意似乎很明顯了……赫爾離開“宮殿”的時候,心情十分沉重,幾次想找機會與楚云升說話,卻見楚云升一遍遍地看殘存記錄不說話,也不敢再說什么。
  
  “回去后不要亂說!”
  
  赫爾望了身后宏偉的宮殿一眼,對幾名冷星科學家沉聲道:“熾武神是蓋伊斯們的至高之神!”
  
  他立即給事情重新定了性,并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
  
  但他依舊憂心忡忡,因為楚云升讓他留在那里看殘存記錄,這個舉動讓他心慌,有種害怕楚云升丟棄他們的感覺。
  
  看看那些赤人的準則,冷星人能幸存下來,簡直是奇跡了!
  
  原因就是因為楚云升,如果楚云升……赫爾不敢再往下想下去,加快了腳步,前往大主執所在的地方。
  
  ……
  
  赫爾的離開,并沒有驚動楚云升,他一直在反復看那段殘存的記錄。
  
  他現在的心思全在這段殘存記錄與沖來的飛船上。
  
  大約過了十來天的時間,一艘艘探測器發射了出去,新造的戰艦開始移動結陣,大量士兵進入戰備。
  
  楚云升重新實驗了命源罰牌,剛剛掌握了用法,獲取了極少的命源,沖來的飛船發來的信號似乎經過漫長的空間旅途,終于抵達探測器的接受器上。
  
  出乎楚云升的意料,這道信號,竟然是一道求救信號。
  
  &nbs;^(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