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054 原來是一位神靈

^
  
  電的話,幫了楚云升的大忙,不至于提了要求自己又說不出來,自露馬腳,但楚云升可不覺得它全是為了給自己解圍,從電激動的聲音里就可以聽出,恐怕它早就等著這個機會了。
  
  楚云升沒說話,只是看著“布特妮”,他相信她是能聽得到的。
  
  “宇宙膜空間的震動機制,即便我給你們,以你們所有艦隊存儲容量加起來,也放不下。”
  
  讓人沒想到的是,“布特妮”第一次拒絕了楚云升的條件,轉而道:“這樣吧,我給你膜空間定位技術,對你們現在的情況最為實用,戰不過的情況下,可以精準地飛位逃走。”
  
  她的提議未必符合電的想法,電是個理論癡,卻深合楚云升的意,但電沒有發言權,楚云升才是決定者。
  
  討價還價要分什么情況,在這件事上,沒有多少意義,她要不想給,隨便做點假,還不如要一個實惠的東西。
  
  楚云升簡單想了一下便同意了,然后他提出了最后一個要求:“還有一個,前端時間我擊殺了此處星域霸主的使者,加上其他一些事情,徹底地得罪了它,我已經得到了情報,它正在趕來追殺我的路上,如果你想獲得穩定的命源,前提就是和我一起解決了這位不講道理的霸主。”
  
  在確定只能談條件,沒有別的辦法可想之后,楚云升就想到了兩個條件必須要達到。
  
  一個是命源獲取的辦法,這關系到他自身能否存活和布特妮的安危。
  
  如果他始終無法獲得命源,不能向對方輸送命源,難保對方不會惱羞成怒,擊殺了布特妮,然后一拍兩散。
  
  第二個,便是雪苑使的主子威脅了,猶如利劍一般懸掛在頭頂,一日不消除,一日便無法安穩,尤其是阮家已經逃過去,要不了多久,敵人的先鋒說不定就會到來。
  
  如果她不答應,楚云升其實也沒辦法,但她如果真的想要從自己這里獲得命源,那就不能讓他在尚未輸送出大量命源前被殺了。
  
  所以,可以說,這又是一次試探,只不過是附帶的。
  
  “霸主?”
  
  “布特妮”想了想道:“我可以幫你,但是有兩個條件,第一,你必須盡快給我大量的命源,讓我完成第一段恢復期;第二,我尚有更為重要、比我生命還要重要的事情,必須盡快趕去一個地方,所以,我不能在這里停留太長的時間。
  
  在我第一段恢復期期間,如果遇到它,或者它找到你,我都會幫你,但如果你在我第一段恢復期間結束后,仍未恢復自己的靈位,那也只能你自己去面對它,我也無能未力,我必須要盡快趕往那個地方。”
  
  楚云升知道她不可能長期留在自己的艦隊中,甚至他原以為條件談妥后就會離開,能夠將她暫時留下一段時間,已經在預期之外了。
  
  根據她的說法,讓她主動去找雪苑使的主子可能性不大,生命是重要,但是如果有比命還重要的事情,那對于她而言,自己也就沒有多少價值了。
  
  楚云升不會去問她到底是什么事情,就像她也沒有詢問自己的秘密一樣,現在兩人談合作條件,盡量都避免容易引人反感的明面追問。
  
  “可以!”
  
  楚云升明確地回答道。
  
  至此,他們之間的條件算是談完了,雖然他覺得自己仍是吃虧的一方,布特妮絕不是可以用這些條件來交換的,但沒辦法,他是弱勢的一方,只能接受。
  
  不過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從確定對方需要自己命源的那一刻起,他就在心里起了小心思。
  
  說起來,他的命源的確有些特別,命源鏈的事情他不懂,但他知道自己的命源有一個特別的地方,血族的人已經屢次證明過的,連大紅馬都遭受過那就是第三股能量的融入所帶來的“副作用”。
  
  第一顯現為難為控制之強烈欲望的第三股能量,讓楚云升暗地了打起了算盤。
  
  他準備在自己的命源中,第一次瘋狂地大量融入第三股能量,既然她想要吸自己的命源,就讓她吸吧,不知道當第三能量累積到一定程度,會出現什么效果?
  
  說不定是他的機會,可以將布特妮一舉救回來。
  
  反正他現在已經可以在零維中隱隱約約找到那顆種子,這種事情難度也就不會太大,唯一要擔心的就是沒坑到對方之前,自己不能先中招。
  
  第三股能量可不是鬧著玩的,以前他就被影響過。
  
  正在他想著如何暗算她的時候,“布特妮”突然又說道:“還有其他的條件沒有?我可以再加一個,為彌補你暫時的損失,我可以給出一個我的樞機契約,雖然歸屬靈主無法更改,但是可以由你來決定給誰。”
  
  都快談完了,突然冒出這么一番話,楚云升立即警覺起來。
  
  這番話,正面上,可以理解即便是靈,也未必能夠隨心所欲地給出樞機契約,這東西大概很珍貴,數量有限,否則她不需要說什么補償。
  
  對靈來說,不稀缺,沒有價值的東西,需要補償什么?
  
  但問題是,楚云升不是靈,充其量也是假的,對靈的世界常識完全不懂,萬一這是在試探自己呢?
  
  如果對靈來說,契約稀缺,他拒絕了,說明他根本什么都不懂,而如果并非稀缺,他卻一口就迫不及待地答應了,那么加上前面索要命源獲取之法時顯露的破綻,她會不會猜到自己壓根就不是靈?
  
  沒有靈,卻有契約,她會怎么想?那就不是需要他命源的事情了!
  
  一旦被她抓起來試圖弄清楚他不是靈卻有了契約的緣由,那么跟著,或許就會暴露自己沒有用契約卻達到樞機境界的巨大秘密,那將是石破天驚的事情,后果不堪設想。
  
  關鍵是他不知道到對靈而言,樞機契約底是不是稀缺?只有知道,才能做出正確的應答,否則就是賭運氣。
  
  楚云升此刻仿佛走在鋼絲上,下面就是萬丈深淵。
  
  他絕不懷疑對方的智商,一個靈生命,即便剛剛蘇醒不久,只要清醒過來,絕不是他可以對付得了。
  
  尤其是在這個時候,條件都快談結束了,為什么還要說?
  
  進而他甚至想到,把她留下來對付霸主,到底是不是一個明智的舉動?前面趕走了惡狼,后面卻又招來了猛虎?
  
  她又為什么肯留下來一段時間?是不是發現了什么?
  
  楚云升頓時心里沒了底,此間走錯一步,等著他的就是黑暗的盡頭。
  
  正在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卻又不得不馬上回應的時候,一旁一直沒有能找到合適時機離開的拔異突然開口道:
  
  “老板,要來給我吧,雖然我是退化人,但是我們與血族有相似之處,我很想試試血族婊子們的命源修煉之法,我們是千年的老對頭了,這份契約或許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機會。”
  
  一場重大的危機,在拔異的一番話中立即化解于無形之中,即便對方仍有懷疑,但是卻沒有了能夠肯定的證據,也就打消了不少,應該不會再過多地去猜想,畢竟這不是她的正事。
  
  楚云升心底里是不想讓拔異用這份契約的,但是現在卻不能說出來,只好點點頭。
  
  “布特妮”也沒再說什么,只是讓他準備接收條件中談到的東西,然后說道:“我會在半休眠狀態,有事觸發命源罰牌就行,我會留下機制。”
  
  說完,她便消失在空氣之中,那道憑空的信號也隨之湮滅,跟著,龐大的數據流不知道從哪里而來,以極快的速度涌向整個艦隊。
  
  他就聽到電說了一句:“……膜空間位移方程式?天啊,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能想到如此完美的公式……”
  
  繞后,電便如同消失一般,仿佛融入了整個數據之中。
  
  楚云升本還想提醒它現在的任務是造艦,但又想到先前的內亂,幾大樞機就在自己的身邊,話到嘴邊只得又咽了回去。
  
  危機暫時解除了,有了這個女人坐鎮打底,楚云升現在也不用不著躲著雪苑使的主子,相反,他恨不得以最快的速度遇到它,然后讓它和那個女人拼個你死我活,自己再在關鍵時刻,往輸送的命源里下下“劇毒”……
  
  楚云升一邊想著如何找準時機下毒,一邊朝著“宮殿”方向走去,不管怎樣,樞機會議還得開,雪苑使的主子可以不擔心,但是地球消失方向的詭異引力波卻不得不上心。
  
  早點離開這里,才是上策。
  
  那個女人沒有提引力波的事情,楚云升也沒提,目前為止,雙方都沒有超出在條件范圍之外的交流。
  
  但她既然敢留在這里,楚云升覺得應該還有一點時間,所以他也沒去問,省得又自爆知識貧缺,反正看她的反應就行了。
  
  除了怎樣暗算下毒,楚云升滿腦子就開始想著怎么遇見雪苑使的主了。
  
  之前,他不得不躲著走,現在一百八十度大反轉,不但不用躲著了,他還得主動去找到它。
  
  為此,他覺得要改變一下自己的行事風格,從現在這一刻起,整個艦隊不能再小心翼翼的謹慎了,而是要異常的囂張,非常的囂張,到處惹事生非,暴露位置,甚至激對方,早點讓它找到自己。
  
  這時候,他忽然發現幾個樞機沒跟上來,回頭一看,全都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看得他都有些心底發毛。
  
  “怎么了?”他有些莫名其妙,不會是被那個女人嚇傻了吧?
  
  果真是一群烏合之眾!
  
  其他幾個樞機都不敢說話,刺惡一個大老粗,首先開口,驚恐地說道:“尊上,您,您原來是一位神,神靈!?”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