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049 準備迎戰

^
  
  在戰斗中,楚云升一向是做出了決定就會全力以赴,如果不是沒到絕境的地步,他當時甚至可能不會逃走,而是裝出沖向戰艦的樣子,生死一搏。
  
  所以,當掠奪命源之戰艦中的女子被生生嚇走后,他其實還是有一點后悔的,如果他當時沖上去,那個女子之后即便反應過來,也會遲疑一陣子,弄不清楚自己的虛實,進而要謹慎許多,即便想回來,也不會那么快。
  
  但他偏偏跑了,也就沒了什么虛實,真相一覽無遺,不過現在后悔也沒什么用,可惜他不會在自己的命源里“下毒”,否則這也是一條不錯的反擊之法,就是不知道自己命源對血族的影響,會不會也能對那個女子起到作用?
  
  在楚云升的經歷中,還很少有被敵人直接抽取過命源,像今天這樣的情況還是頭一遭,如果不盡快找到應對的辦法,在不久的將來,楚云升懷疑自己還會不會戰斗了?
  
  先是節點中的那個聲音,接著是掠奪命源的戰艦,攻擊的方式越來越脫離他的習慣性經驗與思維,一點跟不上節奏,就處處跟不上。
  
  而危險又不會等著他習慣熟悉才會到來,這還沒有離開冷星,計劃中的星航連影子都沒有,便接二連三地遇到恐怖的危機,而被細高人成為墳場的星空又將是如何的險惡?
  
  可不得不馬上就走,他感覺冷星和地球一樣危險,甚至更加危險。
  
  地球的危險來自于虛無縹緲的古老戰爭延續,他連邊都沾不上,只是被波及而已,而冷星比起地球,危險則更加現實與接近一些,相比起來,冷星的威脅反而更大一些。
  
  或許和那什么坐標有關系,破鎮之人出現過在這里,銀光也擊中過這里,骨骸六序就說過,很多高層次生命都前往調查真相。
  
  這也是楚云升在最后一刻決定模仿破鎮之人使詐的原因,破鎮之人既然來過這里,肯定發現過大神山下的秘密,而掠奪命源之艦中的女子驚恐而逃,則證明了她與破鎮之人的確可能血戰過一場。
  
  破鎮之人的下落未為可知,但操控掠奪命源之艦的女子,竟然被打到命源干涸需要吸取他的命源才能蘇醒的程度,可將當時戰斗的激烈與兇狠。
  
  這里面一環扣著一環,如迷霧般錯綜復雜,大神山、節點入口,那個聲音、掠奪命源之艦、蘇醒的女子,以及破鎮之人等等,到底是什么關系,當時又發生了什么,誘騙加囚禁那個聲音的人又是誰?
  
  為什么離開節點口的微入宏觀區域,會出現在奧蕓雪峰?
  
  他一出現,便被掠奪命源之艦自行捕捉到,這是巧合,還是某種陷阱?其真正的目標又是誰?
  
  肯定不是他,他只是一個意外闖入者,定然另有其人。
  
  這里肯定發生過靈之戰,而且極有可不止一次!
  
  還有,為什么掠奪命源之艦與奧蕓雪峰之間的古老飛船會在一起?以致冷星人找了無數年也無法找到那艘傳說的飛船?
  
  楚云升在圣城的時候,就聽阿萊說過赫爾曾在奧蕓雪峰見過宮殿般的飛船,但就是找不到,像是地球上的世外桃源經歷一樣,又是怎么回事?
  
  黑發人到底來自何處?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即便是藍發人也不是冷星的土著?那么是誰將他們“移民”到這里?目的又是為了什么?
  
  撲朔迷離的冷星,在楚云升此刻的眼里,已經變得的極為危險起來。
  
  他不是來探尋真相的,他是來尋找造艦資源逃命的。
  
  這兩者之間的區別,完全是兩個方向的道路。
  
  因為擔心再出意外,楚云升沒有進入古老飛船查看,順著自己對冷星地理位置的記憶,繞空飛行一圈,找到了在奧蕓雪山進行挖掘的基地。
  
  基地位于雪山主峰山腰下,挖掘的思路仍然參照了赫爾家多年的資料收集,經過許多地底人專家評估,覺得失蹤的飛船因為地殼運動而墜入山體底部的可能性依舊存在,而且這也是地底人的專長往地下深挖深探。
  
  楚云升尚未落入地面,就看到基地里的人正在朝外跑,他們身上手上攜帶的各種儀器,像是沸騰的海洋,瘋狂閃爍著各種顏色的信號。
  
  更多的人則是興奮地手指巨大雪峰之間的古老飛船,尤其是冷星的黑發人,早已熱淚盈眶。
  
  找到了神話傳說中的飛船,便意味著很多歷史要被改寫,他們的來歷也會被發現,確認真實的地位……一切的一切,對他們的沖擊是全方位的!
  
  這時候,楚云升從飛船撕裂口處,旋轉著漂飛下來實際上他是在找基地,但在地面上人的眼里,便如神臨般地從天空中弧線降落。
  
  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被基地當做不明生物攻擊,并且危險暫時解除,楚云升再一次融入蟲甲,飛落向基地。
  
  地底人還好些,冷星黑發人早已黑壓壓地跪倒一大片,激動與無比興奮的情緒交織在一起,尤其是看到楚云升從古老飛船中落下,心神激蕩之下,竟有人昏厥過去。
  
  雖然新教的教義已經寬恕了黑發人之罪,在奴隸戰爭與大革命后,從法律上講,藍發人與黑發人的權利是平等的,但事實呢?曾經為奴的經歷猶如刻入到靈魂里,在開往圣城的軌道車上,楚云升親身便經歷過藍發人對黑發人毫無掩飾的歧視,而黑發人也似乎默認了這種地位,甚至還因為僅僅不再是奴隸而沾沾自喜。
  
  這一切都是舊教帶來的,舊教教義模糊,而且無從考據,只要找到了傳說中的飛船,證明黑發人曾經的地位,即便他們的祖先真的背叛過,如果已經不知多少年過去了。
  
  而且至高神熾武也寬恕了他們這些后代雖然關于至高神熾武的說法,曾經是奴隸戰爭期間的爭議,直到現在,也仍然有質疑的人,只不過大勢所趨,不敢明面上說出來罷了。
  
  但今天過后,奧蕓雪山基地的黑發人相信,再沒有人會有任何質疑,即便有,也沒有了依據
  
  傳說中的飛船找到了,和神話中的記載,赫爾大老爺的回憶,幾乎完全相似,歷史得到了確認,而楚云升又是剛剛顯露出真跡的飛船中飛落出來,這無懈可擊地證明了熾武神的的確確是他們曾經的至高神!
  
  除了曾經的至高神,還有誰能夠找到無數年都找不到的傳說飛船?
  
  所以他們熱淚盈眶,所以他們無比激動與興奮。
  
  從今天起,他們才真正擺脫了卑賤的奴隸陰影,從今天起,他們不用再擔心任何對寬恕他們的熾武神模糊質疑,一切的一切,都隨著古老飛船的出現與楚云升的飛落,云消云散,灰飛煙滅。
  
  他們恨不得立即離開這里,奔走相告,讓所有的黑發人在第一時間內聽到這個消息,讓藍發人在熾武神的仁慈光輝下顫顫發抖吧,雖然藍發人在舊教中,也依然是信奉至高神的,但他們管不了那么多了。
  
  可他們不能走,熾武神還在這里,亂走亂跑那是大不敬,聽說神殿中的一個小圣女就是因為守神時大不敬,熾武神大怒,賜死了她,即便大神殿掩飾說是自殺,但是調查后的“真相”還是流傳了出來。
  
  當然他們覺得那小圣女的確有罪,但這種畏懼仍然十分威懾。
  
  因而,此時沒人敢亂動。
  
  楚云升落在地面上,便準備讓基地的軍隊安排飛行器去地空地面基地,然后回到太空。
  
  這個時候,他也冷靜下來,意識到以掠奪命源之艦的速度,以及那個女子的反應速度,如果能夠回來,他想跑是不可能的了。
  
  且不說這么多人根本一時之間無法集中起來,就是他立即乘坐細高懸椎體逃亡,也來不及,如果細高人戰艦完好說不定還有機會,可現在已經殘廢到不能再殘廢,在那艘充滿進攻欲的戰艦追擊下,無論如何也是跑不掉的。
  
  事已至此,他只能馬上召集那幾個樞機,準備迎戰,除此之外,也只能寄希望于那女子在全力一逃后,沒力量再回來。
  
  楚云升一邊思考著如何應戰,一邊腳步不停地向飛行器停靠場走去,他與地底人溝通還算順暢,雖然沒有意意斯協助,基本上基地的地底負責人還是搞懂了他的意思,向地底人總部立即傳去消息。
  
  快要到停靠場的時候,楚云升稍稍緩了緩繃緊的神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目前的復雜形勢,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這時候,在地面上匍匐的人群中,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但并不是很確定,因為那人是匍匐著的,屁股撅得老高,臉面卻是朝下,但他以樞機的境界,還是感覺到一絲熟悉。
  
  于是他向那人方向走了兩步,周圍的黑發人迅速向后退去,那人也跟著向后爬,但此時楚云升已經認出他來了:
  
  “阿萊?你還活著?怎么會在這里?”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楚云升曾經的“工友”,嫉妒楚云升的力氣,鄙視楚云升的小氣,更氣憤楚云升干活賣力,而且還是一個大嘴巴。
  
  認出他來,楚云升便又向前走了幾步,幾乎到了他的跟前,但他就是不敢抬頭,連盯著楚云升的腳面都不敢。
  
  不知道是不是極度的緊張,他竟連楚云升稱呼他的名字也沒聽見,渾身繃緊地發抖著,楚云升的腳面在他頭頂前只停留了不到兩秒的時間,一股腥臊臭味便從他雙腿間赫然地飄飛了出來。
  
  這時候,飛行器已經準好起飛,楚云升不能在這里耽誤時間,示意旁邊的地底人軍官道:“把他帶著和我一起走。”
  
  那軍官老老實實地執行了命令,兩名地底人士兵隨即上前,它們雖然身材矮小,但是在戰服的輔助下,力氣卻是很大,在楚云升一個身已經進入飛行器,與太空艦隊通話的時候,兩名士兵像是拖著死狗一樣,拖著已經徹底嚇傻了的阿萊,朝飛行器走去。
  
  這倒不能怪地底人士兵粗暴,實在是阿拉的雙腿已經軟得不能站立,只能拖著走。
  
  飛行器里,楚云升簡單地與太空艦隊通了幾句話,讓梅爾蒂尼立即召集所有樞機到旗艦,他隨后就到,另外,全部艦隊戰艦進入一級戰斗狀態,所有士兵歸位,準備接敵。
  
  跟著飛行器起飛,飛往地空飛船的地面基地,然后他將乘坐飛船返回太空。
  
  這場有可能隨時發生的戰斗,是以地面為主,還是以太空為主,楚云升還沒有最終確定,需要和電商量之后,才能明確,他剛剛已經把簡單的信息發給了電,讓它盡快分析。
  
  目前,對正在重建的艦隊實力了解最全面的只有地底人和電,而對極高層次的敵人,地底人基本沒經驗,電作為細高人,是唯一能夠給出合理建議的人了。
  
  飛行中,楚云升已經不需要再維持蟲身之軀,為節約戰力,再一次將生命蟲甲分離,恢復本體的模樣。
  
  這時候,被地底人士兵嚇暈了的阿萊也醒了過來,經過剛才的猝驚,現在反而“安靜”了不少,大概是當初大屠殺時留下的陰影,面色卻仍舊蒼白。
  
  見到楚云升從前艙進來,阿萊明顯地楞了一下,向前艙張望了一眼,不確定地小聲問了一句:“塞斯比亞?”
  
  楚云升也楞了一下,一是這個名字他有段時間沒用了,二是他發現阿萊竟沒有認出他來,仍以為他是那個塞斯比亞。
  
  也不知道大神殿是怎么宣傳的,難道將他那段窘迫的經歷給掩蓋或者模糊化了?
  
  要不然阿萊怎么會不知道呢?
  
  楚云升其實是來休息的,大戰在即,他還沒那個精力與功夫和阿萊敘舊,但他還沒說話,阿萊就一把拉過他,神色慎重道:
  
  “他們把也你抓來了?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唉,估計你也不知道。不過我就知道你小子這么小氣的人,肯定還活著,哪里舍得死?可惜老易安他們都沒能活下來,沒能挺過來,都貝格麻麻的死了!
  
  你說里爾那摳門的家伙怎么就死不掉呢?
  
  不過他也夠慘的,全家都死光光了,就剩下他一個,還是靠昔日的小情人被一個地球人大老爺看中了,才保下了他一條小命。
  
  你小子也別不服氣,更別鄙視人家,人家現在靠著這條關系混得可好了,又成監工老爺了,他也算照顧我,給了我一份還算不錯的工作。
  
  說起來,他還記得你呢,前兩天還和我提起你,說也不知道你還活著沒有,要是還活著,沒事情干,他愿意幫忙,不過我看他是看中了你的力氣,如今他手底下原來的那些工人大都都沒了,新手那里有我們老人好用呢?”
  
  說了這么一大通,其實都是他在緩解自己的害怕與緊張,通過這種方式來轉移對自己處境的恐慌感,并不是真的要說什么。
  
  楚云升也想起了那個老工人易安,一個很本分的老工人,那天因為赫爾經過,他昏倒在工地,也是靠著這些人才回到了橋墩底下,一轉眼,這些人就全死在了大屠殺之中,只剩下了阿萊一個。
  
  見楚云升不說話,臉色也有些不好,阿萊嘆氣道:“塞斯比亞,我這次怕是躲不過去了,剛才我想起來了,我應該是沖撞了熾武至高神,神啊,那是死罪啊,說不定他們會用最嚴厲的刑罰處死我,然后鞭尸示眾!
  
  看在我們同工一場,我求你個事,我也沒親人了,等我死了,尸體示眾完了,你隨便找個比較好的地方把我埋了,另外,我還有一些錢存在里爾那里,你幫取出來,大屠殺之后,我有個相好的女人,你幫我把錢給她,也算是我們好過一場,唉,我已經很小心,誰想到不知道怎么搞的,還是犯了這么大的錯,活不了……”
  
  楚云升搖頭道:“不會的,阿萊,你想多了,其實”
  
  誰想到阿萊立即激動起來,原先的平靜也是裝出來的,或者是他覺得必死無疑也不想掙扎了,這時候面對與他一個層次的人,立即反彈發泄起來,道:
  
  “塞斯比亞,你不知道,我犯的是死罪,雖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犯下了,但不可能還能活命。
  
  你不知道的,我們工地上有個女的,原來還是赫爾家特戰隊的隊長啊,就因為沖撞了一個地球人大老爺,聽說那個大老爺看中了她,她寧死不從,才被罰到我們工地上來,我聽里爾那家伙說,那地球人大老爺放了話,要是她再不聽話再不老實去伺候,就殺她全家,然后抓起來折磨到死。
  
  她人現在還在地底下受罪呢,里爾可不敢把她放出來,最苦最累的活全給她了,還不讓她上來透一口氣。
  
  你看看,這還是得罪了一個地球人大老爺,就落成這個下場,我沖撞的可是熾武至高神啊!……”
  
  楚云升知道阿萊是個大嘴巴,本也不想聽他嗦,但聽到了這里,眉頭頓時皺起,打斷他道:“那個女的叫什么名字?”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