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048 使詐

^
  
  鎖定便意味著接下來極有可能就是攻擊!
  
  楚云升想不了太多,立即急速拉升自己的身體,同時將生命蟲甲析退,之前對入侵者的激烈反抗,讓本就命源不足的生命蟲甲瀕于休眠的邊緣,他還要靠生命蟲甲獲取命源,大意不得。
  
  一旦生命蟲甲徹底陷入長時間的休眠,依靠他那一點點命源想要逃亡星空,基本上十死無生。
  
  準備以本體硬抗,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的本體實力本來就弱,打殘了也沒關系,只要保住生命蟲甲,總還有機會。
  
  轉眼的功夫,楚云升便做好了眼下最優的選擇,只要在第一波攻擊下受傷不深,那么他就可以借助被攻擊的力量迅速逃離這里。
  
  不是他不敢停下來一戰,剛剛離開節點口,又莫名其妙地到了這里,只要危險一刻沒有排除,他都絲毫不敢大意,雖然在這里再遇到一個靈的可能性基本為零,但畢竟剛剛就遇到了一個。
  
  而那只戰艦,卻給人一種根本擋不住的感覺,即便是昏暗的空間,殘破的艦體,也似乎遮蔽不住它進攻的欲望。
  
  一口氣在身上激發出數道六甲符文,這些符文都是三階的符,實際的效果與意義對現在的他來說,已經不大,不過聊勝于無,此時能增加一點抵抗能力就增加一點,有時候力量的交鋒打到最后,或許就是那一點點的差距,產生了決定性的作用。
  
  如果有四階或者五階符文,防護水平或許將直線上升,但他還沒有制出過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四階以及超四階的符文,同樣的,還要戰甲兵器以及戰技等等,他現在的“落后”幾乎是全方位的,卻仍舊找不到時間來提升它們,當前他全部的時間都花在了獲取命源這一生死攸關的事情上了。
  
  就連乘坐飛船,楚云升都一直在思考著嘗試的步驟。
  
  六甲符激發后,在他身體的周圍形成一道道元氣防御層,散發出淡淡的光暈,看起來堅實無比,而實際上,哪怕是一個最弱的樞機,想要攻破它們,也不會費什么太大的力氣。
  
  不過好在楚云升雖然不能錄制四階符文,但也正是因為如此,長時間地反復制熟悉的三階符文,他的低級別符文水平即使未到完美的程度,也漸漸趨于巔峰。
  
  尤其是在新世界元氣豐富的地方,越來越多的制三階元符而就是不能錄制四階,令楚云升仿佛觸摸到符文締造者當初突破四階符文前夜的焦急與雄心,一次次的制過程,仿佛在尋找它們在那個輝煌時代創造奇跡留下的痕跡,而這些痕跡就保存在符文的能量線條之中。
  
  每一個構造,都蘊含著無上的智慧構思,每一個紋路走向,背后都包含著驚人的創造力與想象力。
  
  他仿佛在重走符文締造者們走過的那段黑暗中苦苦摸索,卻又是無比振奮人心的時代。
  
  可這并不是楚云升所想要的,他恨不得立即就學會四階符文,以加強自己的實力,那種深奧的東西,即使或者能夠提升不僅僅是能夠簡單錄制四階符文的更廣眼界與真正的奧妙,可對他的吸引力,遠不如此刻就能使用四階的符文來得實惠。
  
  戰艦的攻擊很快就隨之而來,就在楚云升快要升到空間的頂端,來自戰艦仿佛空靈般的攻擊聲瞬發及至。
  
  楚云升無法避讓,因為無處避讓。
  
  沒有火焰,也沒有光芒,僅僅是空靈般的一擊,甚至在被擊中的一瞬間,有一種升入“天堂”的感覺。
  
  楚云升立即就明白過來,這不是常見的能量攻擊,竟是命源襲擊!
  
  它在抽取自己的命源!
  
  只是自己的命源少的可憐,如果是在地球沖撞冷星之前,以他的渾厚命源,被它掠奪了一部分也就算了,可現在,他自身都難保,那里夠它抽取的?
  
  幸虧他第一時間將生命蟲甲析退了,要不然猛不丁地被它的攻擊這一抽,生命蟲甲十有八、九肯定要陷入假死休眠了。
  
  楚云升也沒有其他辦法來阻止對方抽取自己的命源,在獲得命源的領域,他知道的不比睥邁多多少,唯一能做的就是趕快離開,如果僅僅是這樣的攻擊,只要對方不攻破他的零維,無論多么詭異的命源襲擊,暫時還要不了他的命。
  
  這一瞬間的功夫,他已經靠近昏暗空間的頂點邊緣了,只差一點點就可以破圍出去。
  
  這時候,他再次感覺到下方的戰甲第二次攻擊襲來。
  
  大概它也完全沒有想到楚云升一個看似源門,現在又成了樞機層次的生命,竟然只有那么一點點可憐的命源,還不如一個普通的小生物。
  
  于是,這一次的攻擊,和上一次的攻擊完全相反,前一次,楚云升分明地聽到空靈的“聲音”,像是死后升入天堂般的感覺,而這一擊襲來,猶如鬼哭狼嚎一般的凄慘,陰風陣陣,讓人瞬間下到地獄一般恐怖,當時和這艘戰艦的血腥模樣匹配了起來。
  
  因為第一次的攻擊,實際上并沒有帶走楚云升多少命源,所以他雖然仍然警惕,并且不斷加速離開,但心中卻輕松了不少,然而這一次,卻直接掠奪走了他除去零維外,絕大部分的命源!
  
  他的身體以可以感覺到的速度在失去生機,迅速地枯萎。
  
  楚云升心中頓時一驚,難道它的攻擊方式還因人而異?
  
  他自認自己的確早已不是什么好人了,“天堂”那種東西基本和他沒什么關系,但是……
  
  楚云升自然不信什么鬼神之道,這么想只是以前的慣性思維,反應過來,他便立即意識到這可能與命源性質有關系,不同性質的命源,被抽取的方式不同。
  
  時間來不及他細想,他現在想要順利逃,十分危險了,如果躲不過第三波襲擊,那他真可能就死在這里。
  
  他的零維中也基本沒有什么命源了,現在身體被抽干,零維最后一點點聚集的命源也被救命般地送入身體。
  
  只要再來一波,他竟要死在命源干涸之下。
  
  片刻之間,他再次做出決定,一口氣將所有他能擊殺出的劍式全部攻殺出去,同時身體向空間上方飛速逃離,最后,立即進入零維,固守住哪怕最后一絲命源。
  
  就在他進入零維的剎那間,順著呼嘯而去的漫天劍氣光影,整個空間被照得雪亮,他竟在殘破的戰艦中,看到一個睡躺在冰臺上的女子,不知道是不是抽取了他那一點點可憐的命源的緣故,似乎剛剛蘇醒過來,睜開迷惘的眼睛,看向席卷而來的劍氣,以及即將離開此處空間如影子般的楚云升。
  
  所有的劍氣在半空中組成螺旋狀,這是楚云升在最后一刻的靈光閃動,以他目前的劍技攻擊力,要想取勝一個詭異的戰艦,成功率基本為零,于其白費力氣,不如使詐。
  
  他吸收使用過破鎮之人的靈蘊,也試圖領悟過破鎮之人留下的那段話的含義,再加上前輩優越的劍戰技,足以使得他能夠精準地控制劍氣形成一道漩渦式斬殺!
  
  不管神似不似,形式上起碼十分相似,只是比起破鎮之人在兩個星球之間的那道驚天漩渦斬,他的組合式劍氣要小上一號。
  
  然而即使是這樣,他在進入零維前的最后一刻,也見到了剛剛蘇醒過來的女子迷惘的眼神,在下一刻,突然變得無比的驚恐!
  
  她幾乎不敢反抗,一如剛才的楚云升,身體掙扎著快速漂浮起來,一道極其微弱的靈蘊控制蠢蠢欲動的戰艦,瞬間啟動,嗖地一聲消失在原地。
  
  此時的楚云升剛剛離開那個昏暗的空間,出現在巨大的山巒雪峰之間,眼前的昏暗空間變“坍塌”消失一空,帶著一絲淡淡的水波紋一般的痕跡,彌散在空氣之中。
  
  緊接著,在原來空無一物的地方,兩道雪峰之間,赫然出現一艘巨大而古老的飛船,船體上破開一個大洞,仿佛被什么東西所撕裂。
  
  楚云升就在撕裂大洞的旁邊,能清晰地看到洞口一邊的尖銳金屬撕裂口上,掛著一具干涸的尸體,早已成為了一句枯尸。
  
  再往下,他便突地覺得眼熟起來,竟然是奧蕓雪山!
  
  之前他還在大神山,轉眼便來到了奧蕓諸山之間,讓人覺得極不可思議。
  
  楚云升沒功夫想這些,他的最后策略成功了,嚇跑了那個戰艦中剛剛醒來,估計神智還停留在沉睡前那一刻的女子,但這并代表沒事了,相反,只要一點點時間,那個女子肯定能反映過來剛才的真實情況,劍式是假的,人也是向外逃的……
  
  等她反應過來,然后再回來,以他目前的實力,加上殘廢的細高人,加上幾個烏合之眾的樞機,也可能全然不是對手。
  
  時間一下子變得極為緊迫起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