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046 合適的降臨體

^
  
  聽到聲音,楚云升反倒平靜下來,不管這里是不是節點,他首先要面對的最大危機正是這個聲音。
  
  “你又是誰?你的族人又是誰?為什么要吸引我來到這里?”楚云升不知道對方在什么地方,只能對著四周腐爛的世界故意反問道。
  
  與此同時,他將全身的元氣調動至巔峰,將最后的一點黑氣準備好,紫氣之劍隨時出鞘,全身高度戒備,一旦對方顯露出身影,或者被他捕捉到,必須全力巔峰一擊。
  
  那聲音沉默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過了一小會,從四面八方沉沉說道:“我是誰,以你的命源長度,不可能知道,既然不是我的族人,快點離開,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竟然讓自己離開?
  
  楚云升心中雖然驚訝,卻不會輕易相信,說不定對方還是想在自己回程的時候襲擊自己,不過嘴上卻拖延說道:“怎樣離開?”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不是在對方的精神影響之中,很多判斷都需要進過復雜的逆推,同時還要高度的防備與抓緊細心搜索對方的位置,這讓楚云升的腦力與心力都急劇地消耗著。
  
  “你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似乎有一絲驚訝,仿佛在奇怪楚云升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卻為什么能夠進來。
  
  楚云升心中冷笑,這樣的欺騙法實在是太低級了一點吧,如果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睥邁或許能被它忽悠住,但可能性也有限,誰會相信自己落入了對方的“陷阱”,對方還會好心地解釋給你聽?
  
  但他馬上一凜,自己竟在剛才產生輕視之心,放在以前,面對這樣的危機,是絕對不可能的。
  
  很顯然,他依舊在被影響之中!而且,他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那個聲音似乎并沒有感覺到楚云升心理上的變化,冷笑道:“你以為我在騙你?你一個新靈都不是的生命,我需要騙你什么?你腦袋中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我“聽了”都嫌煩,滾吧!”
  
  說完,它竟沉默下去,楚云升足足等了有一個多小時,也提防與搜索了一個多小時,不但一點動靜都沒有,連個影子也沒看見。
  
  這時候,楚云升反倒疑惑了,那聲音將自己吸引到這里來,就為了說兩句話?既不理他,也不攻擊它,這是怎么回事?
  
  漸漸地,他意識到對方可能真的是一個靈生命,而且層次應該很高,只有這樣的生命,才會如影人一樣,對他這種如螻蟻般的存在不屑一顧,誰會對爬在自己身邊的一只螞蟻在意?或許,連踢開的心情都沒有。
  
  而自己未必是它故意吸引來的,反而可能是被它的精神波動被動波及,自行闖進來的,就像一只螞蟻被一堆食物吸引過去,但是那堆食物卻不是為螞蟻而準備的。
  
  剛才與自己說了兩句話,大概都算得上奇跡了,還是因為它一開始以為自己會是它的族人。
  
  但是,它為什么以為自己會是它的族人呢?
  
  楚云升不知道,不過他覺得對方暫時也殺不死他,否則自己螞蟻一樣在這里轉來轉去,它或許早不耐煩將自己捏死了。
  
  剛冒出這個念頭,他便突然又聽到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冷冷道:“不錯,如果這里不是渡口,就憑你在我腦袋里面,我一個念頭就能殺死你。”
  
  楚云升聞言心中一震,之前聽它的話的意思,似乎能夠感知到自己的想法,但他還不確定,現在它直接毫不掩飾地將自己的念頭說了出來,還有什么比這個更恐怖的?
  
  心中所想,對方了如指掌,就是現在自己腦袋中活躍的這些思索,對方都可能一清二楚。
  
  這種情況下,別說戰斗了,還沒有動,對方就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想到那個位置,還沒有打,就已經輸了。
  
  靈真的這么可怕?
  
  這簡直就像是神一樣的存在,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還有,自己竟然在它的腦袋里?是真的,還是騙自己的?
  
  如果是真的,這個世界上,竟然一個生命可以存在另外一個生命的意識思維之中?
  
  等等,這里不應該是潛意層里世界,節點的橋頭嗎?怎么會是一個生命的腦袋?
  
  楚云升心中的疑問有很多,但無論哪一個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該怎么辦?
  
  沒有靈的力量,一不小心落入別人的“腳印”里,居然連爬都爬不出來!
  
  那個聲音在又沉默了片刻之后,再一次產生了一絲奇怪道:“你知道節點?”
  
  話音未落,它“咦”了一聲,似乎有些驚訝道:“我看錯了?你竟然真的是個新靈……嗯?不對,你不是新靈……靈蘊沒有,靈度條紋也沒有……讓我再看看,還有這樣奇怪的事情……我知道了,原來是這樣,居然是個假靈……也不對啊,一個假靈怎么能夠穿過微入宏觀的區域?……小家伙,你是怎么進來的?”
  
  楚云升聽它自言自語般地嘀咕,越聽越心驚,對方僅僅在說話之間,就能看穿他的假靈靈封,不僅如此,它肯定通過什么方法“掃描”了自己,但可怕的是,自己竟一點也感覺不到,更不要說抵抗了。
  
  不過它似乎并不能看穿自己的零維,靈封是封在零維外界限,介于零維與多維之間,因此,它看不到自己零維中的黑氣,但是在進入這里的時候,自己使用了黑氣,難道在自己進來的時候,它也無法看到嗎?它被困住了?
  
  等等,楚云升再一次驚覺起來,自己不應該在腦袋中思考任何事情,那等于是在告訴對方自己的秘密!
  
  但已經遲了,那個聲音不解道:“黑色的氣體?那是什么東西?”
  
  楚云升不敢再順著它的話想下去,這樣的“戰斗”,雖然沒有任何血腥的廝殺,但比廝殺更加恐怖,再過一會,自己的秘密大概都要被它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但是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那個聲音的精神影響悄無聲息,無形無跡,分明到了巔峰造極的程度,楚云升懷疑,它甚至不是故意要控制自己的思維,而是一種常常用來形容神的力量
  
  它想要這樣,于是萬物便是這樣!
  
  楚云升從來沒有面對過這樣強悍的靈,或許,他從來就沒有面對過一個真正的靈,這種感覺,他只在影人破開靈封后,曾有過一絲類似的感覺它悲傷,整個世界都在流淚。
  
  這才是真正的靈么?
  
  以前,雖然他已經非常忌憚靈了,但心中仍存在一絲僥幸,認為自己打時肯定打不過,但跑說不定還是能跑掉的。
  
  現在看來,真是可笑。
  
  他現在只能往這方面去想,以轉移思維的注意力,絕不枉自己身上去想,以防止被對方再次“偷窺”,如果不這樣,那他只能數數,或者干脆昏過去。
  
  那聲音自顧自地說道:“不想告訴我?那讓我再想想,能夠讓一個非靈生命穿過微入宏觀的區域,有哪些東西?……靈度意化?涉衍力量?虛子甲?罪罰之門……似乎都沒有黑色的氣體……難道是毀滅……不是,不像……竟然有我不知道的東西……”
  
  那個聲音仍在思索,楚云升見它除了能夠說話,能夠影響到自己的思維,并沒有其他的威脅,而且自己也肯定沒有辦法將它找出來,不管是不是如它所說自己竟然在它的腦袋里,他都沒有任何辦法。
  
  現在的情況和他進來之前想的完全不同,雖然他并不后悔當時沒有立即掉頭跑掉,打死也不進來,但他大概也弄明白了這里是什么地方。
  
  如果他猜得沒有錯的話,這里應該是一個節點的入口,所以,這里對外面來說是假的,但是對里面來說,卻是真的。
  
  只是,他還搞不清楚為什么既然是入口,那聲音也說了是什么渡口,又怎么會是它的腦袋里?
  
  不過,這不重要,他立即就想好了自己怎樣出去的辦法。
  
  與此同時,他發現自己再一次放松了警惕,又被影響了,毫無征兆地就在腦袋里構思出去的辦法。
  
  其實,他現在可以進入零維,那聲音沒有其他威脅,進入零維應該沒有任何危險,但越是這樣覺得,他越抵觸進入零維,這是對危險的本能直覺,他也說不上那里不對,反正他感覺自己一旦進入零維,就真正危險了。
  
  可是,既然自己都感覺到危險了,那就說明它并不在意自己進不進入零維,否則以它強的精神力量怎么會讓自己覺得危險?
  
  本著這樣的想法,他想先進入零維,將整個計劃考慮成熟,然后再行動……就在他下意識間就要進入零維一剎那,他分明地感覺到來自蟲身生命戰甲細胞的瘋狂反抗,頓時他便清醒過來,猛地意識到自己的計劃簡單之極,肯本不需要成熟,而且已經被對方知道了!
  
  那么自己跑去零維干嘛?
  
  這時候,楚云升甚至都無法相信自己,只好把心一橫,既然自己的想法又被窺視去了,那就等不得了,什么都不管了,這種情況下,想得越多越壞事。
  
  反正他也只有這一個辦法,成與不成,總要試一試,想乘對方沒有防備的時候出手,已經基本不可能,自己的任何想法對它都毫無秘密可言。
  
  那個聲音卻并沒有阻止他的行動,也可能無法阻止他的行動,“看”著他將最后一抹黑氣射向腐敗枯萎世界的天空。
  
  當初節點中,楚云升就是用這樣的辦法在追殺大腦袋之下,無意間強行打開了出去的漩渦通道。
  
  這次,他仍希望用一樣的辦法來離開這里。
  
  幽暗之極的黑氣之箭路過腐朽的世界,只在天空閃爍一道漆黑的殘影,便消失不見。
  
  緊接著,楚云升騰空而起,追著黑氣的軌跡沖飛而去。
  
  一秒,兩秒……就在楚云升以為失敗了的時候,灰色的天空出現了一絲絢麗的色彩,像是蒙著厚厚灰塵的玻璃被擦干凈了一小塊地方,露出外面或者里面的世界。
  
  起初他還覺得是血肉一般的事物,像是血管,又像是神經交叉,他就像是某種電化學物質在其間穿梭,但很快周圍就變成了一條條糾纏的螺旋色體,無窮無盡,如同海洋一般,他好像飛梭在這個汪洋般的螺旋色體世界,跟著,在一瞬間所有螺旋體便消失一空,整個空間只剩下一道道波紋般的弦體,再然后,他眼前一暗,便什么都感覺不到了。
  
  這時候,仿佛滯后了的感覺器官系統,才將最后一刻,他聽到的身后的聲音傳入腦袋之中
  
  那個聲音微微嘆息一聲,既然帶著一絲遺憾,一絲憤怒,一絲埋怨,一絲驚訝,甚至一絲孤寂的聲音,茫然道:
  
  “這就是那個黑色的氣體嗎?……行間,多少個萬年了!你把我騙到這里,讓我困守在這虛實之間,動彈不得,你信誓旦旦說會來換我的人呢!?……我的族人都忘記我了嗎?這么多年過去了,為什么他們不來找我?……多少個萬年了……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合適的降臨體……”
  
  后面的話,楚云升聽不到了,他發覺自己來到了一個漆黑無光的地方,很冷,很潮濕,顯然不是大神山的底部。
  
  他立即激發出火元氣,光線馬上從火光體上射出,遇到障礙物再反射回來,瞬間便充滿整個漆黑的空間,楚云升抬頭望去,一艘巨大的深空戰艦,橫亙在他的面前。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