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1036 最爛的源門

^
  
  蓬!
  
  楚云升從零維中被逼了出來,渾身鮮血淋漓,意識震蕩。
  
  第一次試驗基本以失敗而告終,代價是不計其數的蟲身細胞瞬間死亡,從身體、血管乃至七竅中紛紛滲透出來。
  
  果然沒有第一次就能成功的實驗。
  
  暫時不能再進行下去,楚云升還是有理智的,剛才的情況一開始的確很好,都順著他的步驟在運行,誰知道突然就崩潰了,他都來不及終止,便完全失敗。
  
  他在桌面上將剛才出錯的步驟標注出來,然后休息一段時間,不敢亂動,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沒有受到創傷,要是意識原體再被動搖,那就得不償失了。
  
  許久后,震蕩的零維漸漸平息下來,他才松了一口氣,雖然第一次就失敗了,卻也在他意料之中,沒有重傷就是萬幸了。
  
  自創功法聽起來霸氣,實際上只有自己才知道多么可怕與艱巨。
  
  命源這東西果然詭異深奧,海國大殿主說天羽族非兩性繁殖方式有利于它們命源傳遞與聚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果不是沒時間,楚云升還真想去了解一下,至少讓細高人去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一絲啟發。
  
  他記得當初影人也想抓一個來看一下,不過它是為了查看雜交出天羽族的背后之人到底是哪個層次的境界?
  
  沒有立即進行第二次嘗試,楚云升心中清楚,如果解決不掉剛才那一步的錯誤,再試一百次也是一樣。
  
  但他還是又一次進入了零維,卻不是為了嘗試,他沒能那么快找到錯誤的根源,而是想辦法將物子碎片中的命源分享出去,要不然,這種假死狀體的身體什么用都不抵,一旦遇到險情,那就麻煩了。
  
  本來還以為多么困難,至少要費一翻周折,卻沒想到,一到零維,他的念頭才一起,本就是他意識的世界立即就有了反應,物子碎片中火云般的命源迅捷無比地順著模糊的種子消失不見。
  
  楚云升心中大驚,這要是都送出去了,再出什么事,他可就沒什么保命的本錢了!
  
  可惜已經遲了,火云般的命源本來就不多,這里又是他的意識世界,一念瞬達,頃刻完成。
  
  楚云升只好不再去管此刻蟲身之軀瞬間的歡呼雀躍,以及本命命源帶來的強大活力,立即小心翼翼起來,剛才就是因為許久沒有在零維中修煉了,這才導致了大意。
  
  地底小人正在冷星低空軌道上重建艦隊物資中轉站,看似他時間有很多,但他的事情更多,命源的實驗暫時放在一邊,靈封的問題就成了第二頭疼的事情。
  
  現在的靈封被縫隙之門的光輝轟開一道裂縫,他終于可以進來了,但是卻無法將黑氣與物子碎片用出去。
  
  望著頭頂上黑氣漩渦中這些年積累下來的大量黑氣,楚云升也無可奈何,他倒是想用黑氣持續轟擊靈封,但是現在命源稀缺不穩,萬一產生連鎖反應,他就得傻眼。
  
  當初意外吸入進來的樞機之火也消失了,五源融合的時候,早就將它消除干凈了,此刻零維中空空蕩蕩,除了那個戰圖一角碎片,暫時也看不到其他的東西。
  
  他有心想去黑氣漩渦看看里面還有沒有契約,如果還能有一個,加上布特妮,他直接控制下的樞機就增加到了兩個。
  
  在節點中的時候,他一共殺了兩個可能有契約的人,一個是大腦袋,一個第三。
  
  殺大腦袋用的是黑氣,殺第三是節點造劍,給布特妮的契約極有可能來自這兩者中之一,卻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個。
  
  他更加傾向于希望是大腦袋,那樣的話就意味著黑氣可以掠奪對方的契約。
  
  黑氣他一直都有,將來可以用這個辦法得到更多的契約,而殺第三的方式卻是無法復制,那需要在節點之中。
  
  可轉念一想,還是算了,命源的問題不解決,還是別亂來得好,走錯分叉線的教訓至今寧他都心有余悸。
  
  對于靈封,楚云升的了解有限,僅來自于守護者、影人以及他自己。
  
  這其中,根據被封住后的情況,他所知道的一共有三種。
  
  第一種,自然是他自己,在跨入新世界的瞬間被封,封的很徹底,直接被鎖死在零維之中,出都出不去,如果不是影人在黑氣漩渦中,他都不知道要用黑氣轟擊到猴年馬月。
  
  第二種,便是守護者的情況,它原來的真正意識被封,剩下的成了守護者,只保留了一絲對人類的感情,而封住它的人極為強大,這是和另外兩種情況最大的區別,相對于他封住影人的力量,不可同日而語。
  
  第三種,就是影人,封它的是楚云升自己,而封住的是它的靈之力量,只剩下意識因為阮落共存于一體而沒有徹底封閉。
  
  其實還有一種,就是他現在的情況,和第一種一樣,沒有主人的靈封封住自己,但兩次被封時,他的境界已經不同。
  
  第一次的時候,他樞機都未破,第二次卻是破開源門、破開第二限級的時候。
  
  因此,楚云升覺得自己現在的情況和守護者、影人都不同,卻又都有類似之處。
  
  他被封住了原來的意識,在冷星上一直塞斯比亞的身份活著,同時也保持了一絲執著他曾對漓的承諾。
  
  如果不是他突破了第二限級,即便找回以前的記憶,也極有可能陷入人格上的分裂,而不是真正的恢復。
  
  這是和守護者相同,與影人不同的地方。
  
  但問題隨之就來了,他現在恢復了,靈封又沒有徹底失效,仍在封著,就說明他現在的情況又類似于影人,意識沒有封住,封住的只是靈的力量。
  
  可楚云升心里非常地清楚,他不可能擁有除了靈封之外的靈蘊力量,他還遠沒有到誕靈的地步,這點他敢肯定。
  
  那么靈封封住的是什么?
  
  這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也是他最大的疑惑。
  
  而且,他意識能獲得自由,根據影人的情況,難道還有一個意識存在?
  
  這個念頭,差點嚇出他一身冷汗,他實在是被影人的陰影給弄怕了。
  
  不過這也不可能,他的零維他自己十分清楚,不可能被入侵了還不知道,而且黑氣、物子碎片與第三股能量也會在第一時間將入侵者絞殺,即便是影人當初也只能在黑氣漩渦邊緣休眠,無法進來,否則他早死了。
  
  唯一有疑惑的就是蟲身之軀,以及那個被封印了許久也沒有滋養成功的石頭怪物。
  
  蟲身之軀的意識應該早就死亡,而那個石頭怪物也絕不可能在他的零維之中,通過封獸符,他時刻都能感覺得到它在符文中饑餓地老實呆著。
  
  當然,他也未必和影人的情況一模一樣,這只是他一個想法而已。
  
  目前他已經能進入零維,只要等命源恢復了,他就不信用黑氣轟不開靈封!
  
  在零維檢查了一圈,楚云升將注意力集中到物子碎片中組成的身體中。
  
  這里面的東西都需要修煉純凈而來,在冷星上的幾年,這里早就“荒蕪”了,仍舊是他在棺槨中,最后一次進入零維留下的模樣。
  
  唯一少掉的就是被他大意消耗干凈的火云般命源。
  
  因為命源不穩,他也沒有繼續在這里修煉進化黑氣與積累物子碎片的打算,只是下意識地想要將純凈的黑氣與物子碎片融合在一起。
  
  很久前,他就因為壓根不懂零維中如何修煉而嘗試過,當時是一頭霧水,現在突破了第二限級,他覺得可以試試了。
  
  下一刻,純凈的黑氣立即附上物子碎片,像是光芒充滿了燈罩一樣,無形無色的物子碎片頓時散發著幽暗之極的光芒。
  
  楚云升卻失望地嘆了一口氣,這不是他想要的融合,仍然是他以前將這兩者拼湊起來的組合,最多算是“充入”,比以前程度更高一層而已,卻不是“質變”。
  
  想要完美的融合,顯然仍不是他現在的境界可以做的,但楚云升也不想放棄,等境界再進一步的時候,他還要來試試。
  
  沒有別的原因,他只是想搗鼓出一個真正屬于自己的主神兵來,雖然至今為止,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是主神兵,可他的零維之中,除了物子碎片與黑氣,也沒別的可以離體攻擊,只能在它們身上打主意。
  
  從零維中出來,看到通訊器上留下幾個通信留言,都不是特別要緊的事情,大都是進度的報告,楚云升也沒細看,放到一邊。
  
  其實很多術語他都根本看不懂,但他卻仍讓他們按時報告,尤其是電的報告,規定的時間必須送到,否則他就要去搜人。
  
  說起來,這種做法,還是源自于他小時候的經歷,他父親每天都要檢查他的作業,而實際上并沒有全部都仔細地去看,他卻每次都要按時把作業拿出來,直到很久后,他父親才告訴他“真相”。
  
  后來,帶余小海,忙的時候,他用的也是這種辦法,甚至在黑暗降臨之后,他也用過。
  
  雖然很簡單,但是很管用,就像現在,沒人敢來問他看還是沒看?更不知道他到看得仔細還是不仔細?
  
  這就是奇妙的宇宙用零維將人的意識獨立起來,無法窺視別人的真正想法,而使得個體與個體之間產生更為奇妙關系的神奇之處。
  
  也是這個世界充滿精彩與豐富、感動與仇恨、陰謀與忠誠……而不單調的根源之一。
  
  將這些報告丟在一邊,楚云升重新看向桌面上一條條步驟,將出錯的那一道仔細推敲了十幾遍,仍沒有頭緒,便開始懷疑并不是在這一步出錯,而是這一步上面的其他步驟累積出錯,導致到了這一步無法再維持下去,否則應該不可能瞬間崩潰。
  
  有了這個想法,他立即將蟲甲分離出去。
  
  本命命源畢竟數量稀少,只夠蟲甲吸收,他現在要用新的功法獲得命源,最好就是一張白紙的饑餓狀態,就蟲甲分離出去,只用他的本體來再試驗。
  
  原本他的蟲甲是與本體融合在一起的,從節點中出來就是融為一體的刺神槍,經過十二支紅液,蘇醒刺神槍,不斷繁殖生長,這才形成了蟲身之軀。
  
  后來卻被細高人以極先進的生物技術強行分離,如果不是他的命源渾厚,弄不好就當場死了,這也是他一直不愿放過第三個細高人的原因之一。
  
  不過凡事有弊就有利,無非是哪一個多一些,哪一個少一些罷了。
  
  他將蟲甲分離出去,不是簡單地退出外表的顯態,進入潛伏的隱態這個原理他還不懂,只是能簡單地運用而是如冷星上一樣,直接分離離體出去,形成一尊戰甲型。
  
  這其實也是一個必須的事情,這樣才能看清楚他本體的修煉境界,雖然蟲甲不可能再離開他,但本體的境界同樣很重要,這關系到融入后能到達的最高境界層次。
  
  蟲甲其實也是一種生命戰甲,可以說也已經是他身體的一個部分,分離出去后便進入休眠狀態,而一旦融入本體,立即激活,與本體共用他這么一個意識零維。
  
  雖然形成這種情況的機制他仍不懂,但并不妨礙他的運用。
  
  而這尊蟲甲別人卻是不可能用得了的,它只契合楚云升自己的命源與零維,因此,赫爾當時組織的試甲無論如何都將以失敗而告終。
  
  蟲甲剛剛離開身體,一陣虛弱的感覺便席卷而來,楚云升已有準備,強行平息下來,將蟲之戰甲漂浮在身側,隨時防止意外出現而能夠及時融入。
  
  他仔細地檢查了本體與蟲甲的狀態,許久后,終于大致弄明白了自己為什么達到破開源門的境界了。
  
  只是有些哭笑不得,他費了很大力氣將五國樞機的錯誤境界勘清,自己卻莫名其妙走的是粗糙的一二神境強行破源門的笨蛋路線。
  
  問題是,他竟然走成功了!
  
  他的本體曾擁有極其渾厚的命源,而生命蟲甲經過樞機之火的淬煉,經過五源歸一的洗禮,也達到了火源體的巔峰。
  
  除了沒有修煉命源,其他條件都達到了。
  
  而在這兩個過程中,他的本體實際上和蟲甲是合二為一的,所以命源實際上是在不斷地融合之中,而且還是強行的融合入蟲身之軀漸漸形成的火源體中。
  
  五國樞機一直在做的蠢事,他竟然也一直在做,區別是他竟然強行做完了。
  
  這個世界果然不能笑別人,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輪到自己的頭上。
  
  融合完成后,他實際上便撇開了第五元天的修煉,直接奔著源門而去。
  
  這本來也是不大可能成功的,但他又同時破開了第二限級,多種原因刺激下,竟然讓用最粗糙最蠢的辦法達到了源門境界。
  
  可是以這種方式破開源門,破是破開了,實力卻大概是最低級的源門了,難怪他對付一個同樣剛剛破開源門的阮落還那么吃力!
  
  換句話說,他現在可能是全世界最爛的一個源門。
  
  不過,好在這不是他真實的境界,既不是他本體的真實境界,也不是生命蟲甲的真實境界,而是兩者合體在一起的蟲身之軀的境界。
  
  等他將命源修煉這一環補齊,再將本體與生命蟲甲的修煉層次提升上去,那時候應該就不同了。
  
  命源的修煉他可能已經在做了,只是還不能確定,因為他都是在零維中做的動作,和第五元天不能進零維的命源修煉不同。
  
  他現在本體的境界很可憐,僅僅在進入樞機的邊緣,初級的不能再初級,大概也就和睥邁一個檔次,不要說海國大殿主,估計就是刺惡都不如。
  
  原因是他壓根就從來沒有修煉過第四元天任何層次境界!
  
  他以蟲身之軀一直在修煉,或者說一直在提升的,都是生命蟲甲的層次。
  
  因而,他的生命蟲甲層次又高得驚人!
  
  兩者合起來,直接越過第五元天,形成第六元天境界巔峰,破開源門!
  
  雖然是最爛的一個源門,但也不是雪苑使可以相抵的境界,也是可以斬殺阮落的層次。
  
  基于這種情況,楚云升果斷地將未來修煉方向一分為三。
  
  其一,源門雖爛,但好歹達到了,源門之法一定要修一個出來,作為戰斗與保命的最強本錢。
  
  其二,穩步提高本體的境界,這是一切的基礎。
  
  其三,生命蟲甲作為尖刀,也是他如今的身體一部分,是合體境界的重要保障,要以最快的速度修煉。
  
  當然,這三者的修煉在融為蟲身之軀的情況下,是可以同時進行的,但難度卻遠超單一的修煉。
  
  不過,如果他將本體與生命蟲甲都修煉到了巔峰,那將會怎樣?楚云升倒是有些隱隱的期待。
  
  生命蟲甲還有一個提升層次的辦法,那就是通過吞噬木屬性生物從而產生進化,他當年的封印青甲蟲就是用這種方式進化出高等次形態。
  
  他自然也想看看生命蟲甲一步步能進化出什么形態來?
  
  可惜,冷星上還沒有發現過木屬性的生物,除了冰火兩種屬性,其他三種一級屬性生物他一直都見得不多。
  
  冷星上最有可能存在的也只有冰源體,和樞機第一境界的一種冰源體境界是兩個概念,它是一種自然之物。
  
  布特妮曾靠它活命,而楚云升現在越來越覺得這東西對樞機境界的修煉有大用途,否則五國樞機為何全都有這東西?
  
  他已經讓地底小人在挖掘各種資源的同時,注意去尋找各種源體,但至今還沒有消息傳來,可見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看著分離的生命蟲甲,楚云升又想到自己的零維,他發現自己在修煉的道路上,終于出現了極其嚴重的“偏科”。
  
  按照前輩的想法,他目前的境界實在是提不上臺面,渣得不能再渣,好不容易破開一個源門,還是最爛的源門。
  
  但他的零維,卻又是一枝獨秀,一塵絕騎!
  
  不但遠遠超過前輩的預期,更成為他所有修煉體系中,最為優秀的一個。
  
  而符文方面,卻是直接不及格了,已經嚴重根本不上他如今的境界,仍在三元天極其以下的水平。
  
  其他方面,劍戰技勉強跟上境界,本體戰技就差等于零了,比起符文還差,仍然是那幾個低級的圖功法。
  
  樞機之力不會,源門之法不懂……
  
  他也心里也知道,越到更高的層次,和科技一樣,修煉的方向分叉必將越來越多,除非超級的天才,想要將所有分支都修到極致,那是癡心妄想。
  
  那已經不是一個人的精力與能力能夠完成的事情,越往上,這種分支將越多,就算擁有再長的生命時間,也會淹沒在近乎無窮的分支海中。
  
  所以,他遇到的樞機都很果斷地選擇一種樞機之力,而不是兩種或者更多,那樣反而一個都修不好。
  
  那么他自己的主攻方向應該是哪一個呢?
  
  楚云升搖搖頭,暫時他也無法確定,哪一種都有其困難,哪一種都有其優勢,都很難選擇。
  
  將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拋出腦外,準備再將錯誤步驟之前的所有步驟再試一次,然后仔細體會哪里有問題。
  
  這時候,通訊器中響了起來,是電發來的,信息內容很簡單,卻令楚云升不得不放棄修煉,立即融入剛剛分離的生命蟲甲,馬上趕過去
  
  電在地球消失的方向捕捉到了一絲異常的引力波!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