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035 境界的問題

^
  
  從火蟲那里得到啟發,對獲得命源的問題,楚云升大致有了一個方向。
  
  獲取命源最簡單的一個辦法便是“吃”,以命養命!
  
  這個辦法通行于大自然界,殘酷,但也是命源流動的最自然規律,從最底層的植物,一直到食物鏈的頂端生物,源源不斷地流淌著命源之能量。
  
  包括藻類在內的植物界,甚至包括一些以無機物為食物的古菌體,是這座生命大廈的基礎中基礎,即便是普通的細菌生物都不屬于這一層的基礎,都屬于命源的掠奪者。
  
  古菌體和光合細菌存在環境極為惡劣的地方,更是星球早起的物種,不要說如今極為稀少,早已不占主流,即便有,它們也無力支持起這座命源金字塔的基石。
  
  因此,植物界才是第一線的最大生產者,通過楚云升也知道的光合作用,將無機物化合為活性有機物,為龐大無比的生物大廈提供源源不斷的命源。
  
  當然,這種方式,或者說,這種命源方式,僅限于從原核界到真核界的生物系統,對老幽這樣的生命體,以及在極北之地那個石頭狀生物,可能就沒有效果。
  
  這也不是什么秘密,不要說地底小人,就是地球人也早有辦法通過化學手段合成有機物,比如尿素,但至今為止,卻無法直接用無機物產生組成生命的基本活性大分子氨基酸,只能通過生物的方式合成生物分子,也就是偽合成,并不是真正地創造生命。
  
  所以,命源最低一級的基礎來源,仍然是來自于大自然界。
  
  如果不是影人曾和他說過,火蟲是一種橫跨動物與植物兩界的頂級生物,他也必能想起來火蟲誕生以及修復的方式。
  
  在火蟲內部,它們之間有著嚴格的分工,一切為戰爭為目的,包括資源的掠奪與個體的繁殖。
  
  它們源源不斷地將火元氣中的一種轉化命源養分,滋養不斷誕生的各種火蟲,這種方式令它們可以恐怖地生存在任何只要有暗能量存在的地方,只有當時被鎖死的地球,它們才無法生存。
  
  楚云升的身體本就融入了火蟲的精華,而且還是珉一級以上的火蟲,如果不是蟲身之軀,他早死很多次了。
  
  他雖然沒有火蟲的巨墳等等一個完整的生命循環系統,但他有珉體精華,再配合前輩古書的功法,他可以自創出一種合適他的獲得命源之法。
  
  也就是說,他的蟲身之軀兼有植物與動物的雙重特性,如果不再以利用,才是最大的浪費。
  
  由此也可見創造火蟲的人之強大與恐怖。
  
  只是它們可能也沒想到自己可以與蟲子合體吧?
  
  楚云升對蟲子的生存方式十分了解,用來修煉命源的能量其實最好是火源體,蠕蟲便是深入地下挖掘各種遠次于火源體的一種火源能量體,而這兩點他卻都辦不到,即便辦到了,也不是他希望的獲取功法。
  
  他希望的命源獲取之法,是和火蟲真正的循環系統一樣,在任何有天地元氣的地方都能夠獲取。
  
  這就需要用到古書上的功法作為補充,但實際上,前輩在古書上除了一個記錄,壓根就沒有寫到如何獲取命源!
  
  這也是他一直沒有深入研究的原因之一。
  
  早在北極之戰時,楚云升就知道,前輩覺得寫出命源獲得之法,可能擔心自己受不了貪圖生命長久的誘惑,從而過早修煉命源,產生次序的顛倒。
  
  到了現在,楚云升也漸漸明白,他只要有古書在,就不需要擔心命源不足的問題,一旦達到四元天,作為神儲詔書的古書不僅僅有契約的作用,更將賦予他來自神國的充足命源,唯一要擔心的,反而是會不會被這種龐大的命源撐爆?
  
  這種方式,類似于新世界五大國的樞機獲得命源的方式,從自己的種族身上獲得命源,涉及到命源之鏈,十分的復雜與危險,前輩都沒有在古書第一層中解釋。
  
  在前輩看來,他修煉古書功法突破三元天成就四元境界應該不會有什么太大的問題,一旦到了四元天,有神國的命源支撐,更是不可能出大問題,如此保障,還不能直達九元天,大概前輩也無可奈何了。
  
  楚云升偏偏就出了問題,甚至如今早已脫了古書的范疇,走上自己的道路,一條可能都沒人走過的道路。
  
  古書他也早沒有了,也就指望不上神國,即便還有,他如今也沒有了那個心思。
  
  長久以來,他的命源獲得方式只有幾種,一是最強的七釘之一,不過,七釘早就沒了,和古書一樣;第二個便是黑氣,黑氣收取命源不可控,時靈時不靈,他也沒任何頭緒;第三個,便是在節點之中,他獲得了極為渾厚的命源,但和第二個一樣,沒有可以重復的辦法。
  
  封獸符是給予命源,以命源滋養封印生物,梅爾蒂尼的死陣脫胎于封獸符,倒是能夠抽取命源,這也是各國樞機留著他小命的原因之一,這種方式比神秘而摸不著的巨大命源之鏈來的直觀與清晰,凡是樞機誰不想要?
  
  但對楚云升而言,依舊不是最理想的辦法。
  
  前輩雖然沒有寫下如何獲取或者說強行掠奪其他生命命源的辦法,但是卻記錄了一段他很久前破靈后的一絲感悟,之所以在古書上寫下來,是因為他后來在地球上接觸了漆黑石碑,又重新想起了自己這段封存的感悟,并不是要給他去嘗試,而是讓他帶去神國,讓神國的研究,可能在古書第二層中有更深入的描述,楚云升當時卻是看不到的。
  
  但前輩這一段的記錄,卻恰恰是楚云升他現在最需要的東西。
  
  他有蟲身之軀,卻缺乏完整的火蟲生命循環體系,確切地說,他空有火蟲的植物生產能力,卻沒有合適的轉化原料的能力。
  
  也就是說,如果有火源體的話,他蟲身之軀或許可以產生命源,但是面對自然態的天地元氣,因為缺乏完整的系統,只能干瞪眼。
  
  而前輩的這段記錄立足點就極高,甚至可能涉及到生命的本源。
  
  它沒有糾纏命源來源的問題,而是直擊命源的核心。
  
  生命的極限并非由細胞的分裂次數決定,實際上,組成人體的細胞,有的一生都不會分裂一次,比如神經細胞,而在實驗室中,人類離體細胞不論來源者的年紀,最終分裂次數都是差不多,都是五十次左右。
  
  真正決定生命的是衰老,但衰老的原因卻無法得知,任何假說與解釋都有缺陷,而命源蘊含與生物生命活動所需的能量之中,卻不是生物能量,它是一種生命力,是組成生物體的化學大分子式的神秘活性的來源。
  
  正常的方式都是獲取命源來增加這種活性,從而獲得更長的壽命,前輩的記錄卻反其道而行之,試圖以本體元氣去改造生命體,使之增強活性而增加命源。
  
  這看起來似乎自相矛盾,因為獲得命源就是為了更多的活性與更長的生命,既然都能直接增強活性了,又何必還要在意增加命源?或者這本來就是一回事。
  
  實際上,卻不是,命源是活性的來源,卻不是只有這一個用途,以前輩的境界,他根本不需要再用命源來維持生命歲月,說明命源還有更為重要的用途。
  
  楚云升不需要去研究這么遙遠的問題,他只需要將前輩的記錄結合蟲身之軀,產生命源就行。
  
  因為前輩的記錄也僅僅是他破靈時的一絲感悟,并沒有完全地成型,理論上都無法修煉,只能算是一個猜想,或許古書第二層中有他后來接觸漆黑石碑后的新理解,但那和楚云升無關了。
  
  他只需要這點記錄中的方式就行,它為楚云升解決了將天地元氣當做原料的問題,后面前輩尚未解決的問題,或者說矛盾的問題,交給蟲身之軀去做好了。
  
  前輩也并不是想不到植物的方式,只是他的立足點本來就極高,那樣又回到自然界的原點了,他想探尋最終解決之道,自然是他認為最完美的方式,而不是借助楚云升這種方式。
  
  而且,根據他的記錄,用這種方式獲得命源,首先就需要進入零維,甚至修煉意識原體,否則無法成功,這就和古書現有的體系完全沖突,必將顛倒修煉的次序。
  
  對楚云升而言,這反而不是問題了,他如今突破了第二限級,隱約可以看見種子的存在,應當可以通過種子進入微觀的世界,從而達到前輩這一紀錄的先決條件,再利用蟲身之軀,加上本體元氣,轉化命源。
  
  將前后反反復復思考幾十遍,又將他自己制定的每一個步驟詳細到不能再詳細,都一一列在桌面上,反復修改,沒有到至少他現在找不到問題的程度前,即便有著強悍的蟲身之軀,他也不敢亂試。
  
  這可不僅牽扯到身體的問題,還有牽扯到零維,牽扯到意識原體,牽扯一大堆致命的問題,稍有差池,弄不好就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危險。
  
  一切都停當后,他也沒有立即嘗試,而是暫且放在一遍,他很謹慎,要等自己的腦袋空一段時間,以防止一時的思維定勢而遺漏什么重要的東西。
  
  命源的問題理清楚了,實際上,樞機神境的問題也一目了然了。
  
  海國大殿主暫時沒有什么大的事情,在幾個樞機中它資歷又最老,隨即就被楚云升找來詢問。
  
  經過它的描述,才明白五國的樞機和他想的不同,竟然的確只有兩個神境層次。
  
  這和古書的體系不同,楚云升仔細回憶了古書的內容,古書在樞機這一段的境界中,第四元天主要修煉本源體,第四元天境界大成之后,才能修煉命源,形成第五元天境界的命源體,然后,在第六元天境界,要將這兩種源體融合,形成合源體,最終破開源門,然后才能去零維之中,尋找誕靈的辦法。
  
  而五國的機只有兩個境界區分,一神境與二神境。
  
  第一神境修煉樞機之力的基礎,也就是力量源體,同時大量獲取命源。
  
  和楚云升不同,他們沒有純凈的本體元氣,為了更好的達到更高的水平,最好的辦法就是選取一個屬性的力量修煉到巔峰。
  
  比如大陸國樞機的金屬性樞機之力登峰造極,成就金源體,極南之國的冰屬性樞機之力更是強大無比,成就冰源體,而天羽國則是選擇不常見的二次屬性,這種屬性有好處有壞處。
  
  但天羽族非兩性繁殖方式,為他們能夠傳遞聚集更多的命源占有了優勢,若非如此,天羽族哪里能養活三個樞機?
  
  當第一神境修煉到一定層次,它們便試圖將自己源體融合命源,沖擊第二神境,這中間,卻模糊了第五元天的境界。
  
  楚云升雖然不是靈,但是接觸的多了,稍微一想就能明白,關于命源的修煉,估計就是靈也不會多透露給它們多少,完全靠它們瞎摸索,最多也只有一個大概的方向。
  
  命源的修煉和命源的獲取,可不是一回事,對于命源的獲取,前輩除了一道記錄外,只字不提,但對于命源的修煉卻洋洋灑灑寫了很多,字字都是精髓。
  
  因此,五國的樞機無數年來,為了達到第二神境,拼了老命地獲得命源,然后拼了老命地融合命源與各自的源體,自然是敗多勝少。
  
  最終也只有雪苑使比其他五國土包子樞機知道得多一些,大概是修煉了命源,費勁了力氣才達到第二神境。
  
  否則,不可能這么多年五國的樞機仍停留在第一神境寸步難移,這又不是樞機鴻溝,何至于此?
  
  當然,這么多年中,五國的樞機或多或少也都能明白了一些,也都在尋找修煉命源的辦法,這也是當初楚云升被釘死的原因之一。
  
  但問題是,他們都開始過融合了,一旦開始了,想要再退回來重來,難度陡然增大。
  
  這個問題楚云升也解決不了,不過看雪苑使最后也能強行進入第二神境,想來只要有正確的命源修煉之法,還是有機會的。
  
  好在,楚云升現在面對的幾個樞機,都是新生的一代,除了海國大樞機,和小長羽,都是剛剛成為樞機不久,自身的源體還未修煉成功,沒有這個錯誤的弊端。
  
  由此,他將五國的樞機境界重新更正了一下,由兩個神境,分為三個神境,新的第二神境對應于五元天的命源修煉。
  
  有了命源修煉功法,海國大殿主可以立即進入新的第二神境,至于天羽國的小長羽,楚云升回來后還沒有與她見過面,暫時也不想給她。
  
  布特妮卻有些麻煩,她現在的情況更適合二次屬性的樞機之力修煉,但楚云升卻沒有相應的功法,前輩在古書上也只簡單地提到了五種一次屬性的功法,而且還是為了修煉本體元氣而做的參考。
  
  他需要時間從古書功法上總結出適合布特妮的修煉之法,或者讓細高人去想辦法,它們必定有這種層次的研究。
  
  作為自己人,自然一定要用比海國大殿主更好的修煉之法,不必急于一時而草率。
  
  送走激動不已的海國大殿主,楚云升又看了看自己修訂的命源獲取步驟,才決定進行嘗試。
  
  下一刻,他通過靈封的裂縫來到零維,再通過模糊的種子,強行進入身體的微觀世界之中,膽大包天地運轉起他自制的“功法”。
  
  ******
  
  這章寫得費力,但估計未必討好,不過也是必須的,理清一下,才好展開后續的情節。
  
  上一章的駱駝獅子和嬰兒的比喻,大家可參見尼采的人生三重境界,就不細說了.
  
  最后,還是求一下推薦票,分類推薦榜上都看不到了啊!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