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030 橫跨星空與歲月的殺機

^
  
  聽完安第魯的留言,楚云升心中此刻已翻起驚濤巨浪。
  
  如今,已經很少有事情能夠讓他產生強烈的心理波動,不知道是不是一種悲哀,但這件事的確非同小可。
  
  他雖然知道這涉及到遠古大戰的較量,卻沒想到
  
  他本以為安第魯要說的秘密不過是命源的問題罷了,對他而言,這已經不算是什么秘密了,卻沒有想到,安第魯不但否定了命源的原因,更說出了一個驚天的秘密。
  
  地球撞擊冷星,不是為了命源,而是為了坐標!?
  
  他確實知道很多事情,因而,當將他所知道的有關地球的過往拼湊在一起,竟覺得安第魯的猜測至少七八成以上是真的!
  
  比如說,卓爾星人當初被神靈之擊打得一敗涂地,幾乎整個種族都要被滅絕,出手救了它們的另外一個神靈,反而卻莫名其妙說它們有功?
  
  何功之有?
  
  楚云升記得,骨骸六序到死都不知道它們的功勞在哪里。
  
  如果卓爾星人的確沒有在其他方面做出過什么有助于那位神靈的事情,那么只有一個原因極為可疑那就是它們的星球被地球撞毀!
  
  與此同時,便可以解釋,那位神秘出手幫助了卓爾星人的神靈的目的卓爾星人的星球也是一個坐標!
  
  這時候,楚云升忽然想起來,骨骸六序還說過,它問過前輩,那個出手的神靈是不是前輩,而前輩只說了不是他,卻沒有說是誰。
  
  以前輩神國之主的地位,如果是一個普通的神靈,他豈能不知道?
  
  更何況,當時前輩就在地球上,就在第六紀闖入的卓爾星人地盤上!
  
  難道說,前輩也不知道那個神靈是誰?
  
  現在想來,卓爾星人稱霸銀河,為什么偏偏突然就遭到襲擊?肯定是有遍布星系的卓爾星人觸及到了什么,發現了什么蛛絲馬跡。
  
  另外,卓爾星人十三個死亡與失蹤都極為蹊蹺。
  
  卓爾星人,這是一個,可以佐證坐標之說的事情。
  
  再比如說,補天!
  
  第六紀中,確實有這么一個人,自稱來自第五艦隊,在前輩之后,去過骨骸六序所在的地方,說要補天三百年,然后再回來,但末日終將來臨。
  
  這里面,楚云升現在反倒有一個疑惑,守護者說過,前輩和七釘之主都去過艦冢三層翻查什么,而骨骸六序只見過前輩,卻沒有提到七釘之主。
  
  而第五艦隊的那個人似乎是個女人,他也記得不太清楚了,很容易讓楚云升聯想到這兩人是不是一個人?
  
  但至今為止,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兩人是一人,不過,第五艦隊的那個人說這天要補,安第魯也提到了有人混亂插手試圖補天,安第魯不可能見過骨骸六序,這點上不可能說謊。
  
  那么,那個第五艦隊的人肯定做了什么,甚至留下過什么東西,造成了一點點的混亂,這點混亂又被放大,干擾了一些事情,以致如安第魯所說,地球沒有“及時”完成撞擊冷星,向后延遲了。
  
  這又是一個佐證!
  
  又比如,冷星!
  
  楚云升骨骸六序還提到過另外一件事,這件事在當時向他說的時候,骨骸六序只是順帶的一提罷了。
  
  骨骸六序說在第五艦隊的那人走后楚云升覺得至少過了地球上的兩千年,大約是公元前一千年樣子,諸多勢力在地球上爭奪,打得不可開交,卻最終被三千光年外的一道銀光事件吸引而去。
  
  那道銀光骨骸六序只是據說是筆直射向地球,但實際上,卻是射中了冷星附近的一艘飛船,楚云升在冷星上生活過,對他們的神話與歷史都已有一點的了解,而且冷星就在三千光年外,符合骨骸六序當時順帶一提的描述。
  
  根據結果看事實,這道銀光實際上并沒有射向地球,它可能并不知道地球真正的位置在哪里,而極有可能是射向冷星,最多當時冷星、地球、銀光處于一條“線”上,且冷星在地球之前!
  
  所以,它必定是射向冷星的,冷星是一個坐標!
  
  骨骸六序說它一路上無堅不摧,卻詭異地被一艘飛船攔下。
  
  那道銀光會不會就是安第魯所說的“打擊”?
  
  是因為第五艦隊的那人干擾,導致地球沒有及時撞擊冷星,取代冷星的軌道與位置也就是坐標?
  
  地球一直在時空阱中,根據細高人的理論,只要地球不出來,它相對的時空就是隱身的,沒人能夠知道它在哪里,什么時候會出現,只有等到它從時空阱中出現,才能被發覺。
  
  當然,細高人眼中的飛向未來技術,與地球的時空阱,完全不是一個檔次上的東西,地球的時空阱,必然是較量雙方中的一方所布下,守護者就明確的提到過一次,這種層次上的封鎖,肯定是對方也無法找到的。
  
  而在宇宙之中,不要說空間,就是時間都在膨脹與縮小中各種變化,各種光線與輻射來源更是天文單位時間之前的位置,即使是前輩也說過,失去坐標,在宇宙之中,只能迷航至死。
  
  這就需要一個坐標,一個在地球走出時空阱后,找到地球確切位置的坐標,或者說是陷阱式坐標,而卓爾星人的星球與冷星,都是這樣的坐標,在很久很久之前,那場驚天之戰中,就被選定的坐標。
  
  只有這種恐怖的較量者,才能布下這種橫跨星空與無盡歲月的殺機。
  
  同時,也能夠解釋公元前一千年左右,諸多勢力為何能夠來到地球的原因。
  
  那時候,地球很有可能是要去冷星,并被銀光擊中!
  
  或許曾短暫地打開過時空阱。
  
  因為時空阱內外時間不一樣,楚云升甚至在想,第七紀的開始,有可能是應該在撞擊冷星之后,而不是之前,就像撞毀卓爾星人星球后,開啟了第六紀!
  
  而那道銀光也許是為了阻止第七紀開始,或者其他,是這里面出了什么差錯,還是較量雙方在可能出錯的情況下早已做了預見性的安排,就不得而知了,很有可能第七紀是強行開啟的,最終也是勉強中止守護者說過,什么能量不足,第七紀提前要離開地球等等。
  
  這些蛛絲馬跡匯聚起來,楚云升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七紀齊現,安第魯說真正的計劃才開始,那場古老的驚天之戰將再次掀起末日血腥,最后一紀必然出現許多不可預測的狀況。
  
  還有很多的佐證
  
  比如,紀子為什么要在天軌復原后,就要立即離開?因為打擊隨即就要出現!
  
  比如,那些遙遠傳說中的霸主、尋寶者為何能來到地球。
  
  當然也還有許多問題,楚云升現在也弄不明白。
  
  比如,卓爾星人的星球被撞毀,按照坐標之說,隨即應該就是遭到打擊,但第六紀依然開始了,較量的雙方到底是那一方在這一次的較量中獲勝了?
  
  卓爾星人的有功又到底是幫助了那一方?
  
  楚云升如今不會膚淺地認為,第六紀能夠開始,就是打擊失敗了,正如安第魯所說,那個層次的較量,不是他能揣度的。
  
  或許只有在找到卓爾星人其他,尤其是前幾個,才能得到一點線索。
  
  又比如,地球上公元一千年前左后的那些從地球離開飛往冷星的諸多勢力,現在在哪里?來過冷星了,還是仍在路上?
  
  如果走彩虹橋,它們肯定早就有人到了,如果走宇宙飛船,那三千光年的距離,沒有像地球這樣的恐怖速度,不知道要走多少歲月,在宇宙飛上上萬年也說不定。
  
  再比如,前輩與七釘之主來到地球的原因和其他霸主不同,那他們是怎么來的?
  
  而所有人當中,只有前輩沒有插手地球上的任何事情,他到底知道了什么?有沒有留在古書中?
  
  楚云升來不及去一一細想,這些問題都與現在的形勢無關,不管真相是什么,都不是他現在的能力可以參與的,那是不自量力。
  
  他需要立即決定他現在該怎么辦!?
  
  回到冷星,去找吸引地球去的東西?
  
  且不說只剩下半個月不到,能不能找到,就是能找到,這點時間,他一個靈都不是的實力,能做到什么?
  
  安第魯其實并不真正地了解他,可能見到他在幾次危急之中血戰異族樞機,就認為他會了生存下去而不擇手段的冒險。
  
  所以,安第魯說不安好心,大概就認定了他會去冷星尋找那個東西,從而十死無生!
  
  而實際上,楚云升現在基本上就已經完全否決了這種必死的冒險,面對必死的殺機,他寧愿跟隨地底小人的飛船,撤往星空,尋找哪怕億萬分之一的生機。
  
  這時候,平臺上,安第魯的紀子銘恢復了正常,飛回了原先的位置。
  
  平臺的周圍,同時出現了兩條各位一邊的白色橋道。
  
  通往另外一個平臺,而第二個則通往幾個平臺的中心位置,楚云升不知道這里一共幾個平臺,他已沒有時間再在這里尋找解決辦法。
  
  留在這里也是浪費時間,不可能阻止地球的撞擊。
  
  出口很可能就是通往中心的橋道,否則不可能同時出現兩個,甚至有可能是安第魯這樣安排的,他還指望自己去冷星十死無生,又或者指望自己救下他的第七紀人類。
  
  安第魯的心理是極端矛盾的,大概既想坑自己一把,又不想他的第七紀人全都死光,這點楚云升能夠感覺的出來,只是他這樣奇葩的一紀,不知道將來會怎樣。
  
  走在通往中心的橋道上,依然能感覺到陰風席卷,但因為有靈封阻擋,一路上有險卻無驚。
  
  出來橋道,依舊是一個平臺,但與前面的平臺不同,這個平臺呈五邊形,每一邊各自對向一個方位,其中一個方向就是命源來往之地。
  
  而每個邊緣,都浮現一道透明剔透的平面,無數的符號與數據在上面不斷地出現與消失。
  
  楚云升雖然猜測這里就是出去的道路,但是卻不知道怎么出去,目光立即在四周搜索起來,當他觸及到其中一面平面時,五邊平臺上,立即出現如快鍵了一般的記錄影像,速度非常快。
  
  他尚未看清楚前面寥寥幾個實力恐怖的人影,就已經到了最后一個,而他也只能看這一瞬間而已。
  
  就在他隱約感覺出最后一個模糊人影是誰的時候,他身前突兀地出現一道門。
  
  門中散發的光芒,仿佛隨時就要消散,很不穩定,楚云升不敢停留,不再去亂想,立即跨入這道門。
  
  下一刻,他恢復視線,發現自己已經出現之前進入的那道地宮之門外。
  
  回望身后的門,他終于猛地想起了那道身影是誰了!
  
  是破鎮之人!
  
  他吸取過破鎮之人留下的靈蘊和氣息,對它的感覺十分熟悉,如果沒有猜錯的,一定是這個人。
  
  它來這里干什么?
  
  楚云升剛想到這里,一下子驚悟過來!
  
  破鎮之人追殺的戰艦中,有人類,也有地底小人,而冷星上,有黑發人,也有藍發人,說明它去過冷星,或者從冷星追殺過。
  
  它來到地球干什么?它留下靈蘊干什么?
  
  更為關鍵的是,骨骸六序所說的那道銀芒正是在冷星這里消失。
  
  將這些聯系在一切,楚云升突地想到了一種可能,他似乎破壞了破鎮之人可能拼盡全力的某種計劃?
  
  他機緣巧合得到了破鎮之人的靈蘊,卻錯用了甚至是浪費了那些靈蘊!
  
  那些靈蘊不是隨便留在那里的,而極有可能是現在所用。
  
  他得立即前往冷星,找到那艘墜毀的飛船,補救!
  
  雖然他一時間之間還不知道如何補救,但這是唯一的機會了,而他剩下的時間,在到達冷星后,將僅不足幾天!
  
  ******
  
  這章綜合的伏筆比較多,前后跨度也比較大,有的很細小,所以本應該是昨天更,推到了今天,還算滿意。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