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025 離析掃蕩

^
  
  第三劍式見云卸甲,楚云升尚且不熟練,更不要說第四劍式。
  
  發出第四劍式后,他頓時感覺到渾身的力量幾乎都被抽空,極為虛弱,隨時可能癱軟下來,這還是因為不論是第二劍式劍嘯還是第四劍式析蕩,水平遠都在精湛級別以下,否則,一劍絕技級就可能僅一式而就徹底抽干他,神技級就不更要想了。
  
  到目前為止,除了第一劍式破刺,他勉強已達到精湛級,在他所會的四大劍式中水平最高,其他都是普通,見云卸甲更是沒用過幾次,而析蕩直接才是初學。
  
  只是因為他還有黑氣,曾有過一個旁門取巧的辦法,在北極之戰對付格域使控制的七釘時,因為降維廢去本體元氣,曾用黑氣代替元氣,強行將劍技水平提升一個級別,奇跡般地達到過絕技級,幾乎無物不摧,可惜到了第二劍式,所需要的元氣量大大增加,他那點黑氣根本替代不了。
  
  因而,為了生存下去,他側重的一直都是比較方便與可以儲備的各種符,而不是劍式。
  
  雖然力量幾乎被抽空,但楚云升更知道,此刻極度的危險,第四劍式畢竟是初學,入門的威力都不知道有沒有,未必能夠完全擋得下來,他必須趁著這一絲破開的鎖定全力閃避。
  
  好在他還是有一些戰備的,在回地球的路上,打算準備對付阮家軍隊而封在身上的一道道符文瞬間被他全部激發,強行從被鎖定的縫隙中轟移出大半個身軀。
  
  這時候,他身邊的真空元氣,在各種符文的激發下,已經極為的混亂,卻被鎖定在一個極小的范圍,如果這時候,有一個三元天境界的人接近這里,轉瞬就可能被撕為碎片。
  
  他來不及去看第四劍式對上阮落長槍引發的源門之法后的結果,移出大半個身軀的同時,便全力調動全身的蟲身之軀細胞,組織出他能達到的最強的防御能力。
  
  甚至在最后一刻,他雖然零維被靈封禁錮,但依然做好了隨時被打入零維的準備。
  
  短短的一瞬之間,他便一口氣地做好所有他能夠做出的最優動作,不要說阮落,就是老牌樞機海國大樞機在這種情況下,也根本無法沉靜地做到。
  
  這都是他在無數生死磨礪中養成的真正堅強之處。
  
  第四劍式離劍之后,便消失不見,瘋狂擾動的太空元氣卻在下一刻仿佛被一股更為強大的力量,打回原形。
  
  激射而來的銀色光芒,仿佛遇到了巨大的阻力摩擦,頓時拋灑出旋轉的光輝,被一層層地剝開,飛離拋出的光輝漸漸消散在宇宙之中,回到凝聚出它的地方。
  
  浩瀚旋轉星系形成的加速勢場,在這股強大的力量下,如腐朽的世界一般,迅速地分崩離析。
  
  這道形成銀色光芒的源門之法,猶如抽絲剝繭一般,被真空中看不見的第四劍式,以肉眼可以見的速度分離支析。
  
  最終,整個源門之法形成的旋轉星系加速場中,極其閃耀地,更極其短暫地,出現數不清猶如汪洋般的紫紅色光芒點,只有楚云升知道,那是他紫色之劍發出的第四劍式最后一刻的形態。
  
  那些鮮艷的紅芒點只極亮地閃耀一下,便如煙花般爆發,形成一股無比強大的離析力量,強行席卷掃蕩整個源門之法,摧枯拉朽中,一切灰飛煙滅。
  
  阮落呆呆地望著他所激發出的源門之法頃刻間崩潰分解,本已搖搖欲墜地身體,更是憤而吐出一口鮮血,他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浩大的掃蕩之威隨即追上銀色光芒,“臨死”前的銀色光芒,帶著仿佛一絲不甘的憤怒,消亡中,怒吼著擊穿過楚云升一側的身體。
  
  一道血光如箭一般的飆出,楚云升的身體如紙片被擊飛,瞬間便不知道掠過多少距離,消失在視線甚至是兩大艦隊的探測中。
  
  阮落頓時猛然驚喜,這種絕地反勝的感覺,仿佛比他之前“輕松”將楚云升打得東飛西翻不知道要勝過多少倍,這或許才是真正的勝利的喜悅!
  
  與之相反,梅爾蒂尼旗艦中一片的寂靜。
  
  剛才阮落的源門之法一出,他們便知道,的確如楚云升所說,他們要是去了,真的就只有送死得份。
  
  楚云升在最后一刻的反擊,給了他們極大的震撼與希望,尤其是那股離析掃蕩的浩大力量,將阮落的源門之法灰飛煙滅,簡直不可思議的神乎其技。
  
  可下一刻,形勢又是大變,楚云升竟然還是被殘留的那一絲銀芒擊飛了,更從他們的視線與監測中消失了。
  
  那里,只有一道長長的血跡漂飛在真空之中。
  
  整個旗艦都沉靜下來。
  
  太空中,渾身是血的阮落,終于忍不住激動,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甚至反應過來的阮家艦隊都開始緩緩地向前飛行。
  
  來自阮家的勸降通訊也傳遞到梅爾蒂尼的旗艦中,限時他們立即無條件投降,否則……
  
  這時候,仰天大笑的阮落雙眼卻突然流露出極度的驚恐,一道漆黑的影子在他瞳孔中急劇放大,隨之而來的,還有一只劈空斬下的紫色劍芒。
  
  啊!
  
  瞬間徹底崩潰的阮落肝膽俱裂,驚恐無比,再無一絲敢戰之念,恨不得立即逃回自己的艦隊之中。
  
  慌亂中,他竟不知所措,只本能地下意識地用長槍去阻擋光芒如紫血的劍芒,驚慌失措的他,在長槍與劍芒擊殺震動后,一陣的震動下,巨大的恐慌連長槍脫手都握不住了,更不去管它飛到哪里去了。
  
  此刻,他只知道跑,趕緊跑,一刻也不敢停留在這里。
  
  他其實不知道,楚云升也是檣櫓之末,被源門之法擊中,哪怕是殘留的一絲光芒擊中,都不是那么好受的,更何況,他又強行以極短的時間飛回來。
  
  只是楚云升從來不會在戰斗結束前顯露自己的實際狀況,是他一貫的戰法。
  
  他的偽裝連大腦袋都嚇跑過,更不要說是初出茅廬的阮落了。
  
  當然,對阮落,楚云升還不至于裝出威懾來嚇跑他和阮家艦隊,即便他現在被源門之法擊中,對此刻的阮落,他也有很多辦法將其殺死。
  
  之所以強行以極端的時間飛回來,是擔心布特妮等人的艦隊被阮家擊毀。
  
  阮落剛跑了沒多遠,楚云升甚至都沒有去追,一揮手,早先他布置擋在阮家艦隊前面的一列巨大符文,便被他控制飛轉,將倉狂回逃的阮落迎面團團圍住。
  
  接著,他元氣微微一動,看不見的符文紛紛激發。
  
  真空中,阮落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只是聽不到而已。
  
  這時候,楚云升的耳邊傳來梅爾蒂尼的聲音:“楚先生,阮家請求換回阮落。”
  
  楚云升立即明白,阮家手里有拔異等人,他們可謂算計了極點,連阮落戰敗都做了準備,此刻就可以用拔異等人作為人質來交換阮落。
  
  對于此,楚云升也無所謂,只要拔異等人安全就行。
  
  雖然他被源門之法擊中,但是要滅掉阮家艦隊,有梅爾蒂尼等人的配合,此時也并不是什么難事,只是那樣一來,被當做人質的拔異等人就未必能活得了了。
  
  在他眼里,阮落的命遠沒有拔異等人以及那些教授與學生的命珍貴,而且他從來也沒將阮落當成真正能威脅到自己的存在,更何況,激發源門之法后的阮落早已重傷,此刻被自己符文一陣狂轟濫炸,已一片的血肉模糊,胳膊與大腿都碎了,人不人鬼不鬼,基本已經廢了。
  
  “讓阮曉紅將所有關押的人一個都不少的送回來!”楚云升看了太空中的阮家艦隊道。
  
  ……
  
  得到楚云升的同意,雙方立即開始交換人質,經過各自派出的探測小飛船確定人質,交換進行的還算順利。
  
  此時,阮家的主艦隊已經離開很遠,交換人質時,雙方的交換艦隊也是距離足夠得遠,全在射程與追擊的范圍之內,只用無攻擊能力的逃生船交換人質。
  
  楚云升也不想再去追他們,實在是雙方的飛船性能都一樣,速度也一樣,距離一旦產生,想追也追不上。
  
  將阮落留下的那種詭異長槍抓回來,楚云升也返回到旗艦之中。
  
  “楚先生。”
  
  梅爾蒂尼首先迎上來,慎重道:“我們在地球上的人已經攻陷雪苑殘留在地球的領地,根據俘虜的人交代,阮家可能已經和雪苑使談好,很早之前就投靠了它們。
  
  我們的人在雪苑的領地中,也發現一些資料,阮家在您離開地球前,就曾與雪苑使密謀策劃過,想要將您獻給雪苑使的主子,作為他們加入的第一個大功勞,只是礙于烏怒人的威懾一直未能成功,只好先共同研究……但是沒有找到任何資料記有阮家向雪苑使提到過您說的那個鏡子。”
  
  楚云升點點頭,不在意阮家去投靠雪苑使的主子,如果他們沒一點退路,就敢用地底小人的飛船飛入宇宙深處,那才是奇怪了。
  
  他雖然沒有能夠猜測到別人動機的本事,可是經歷的事情多了,也知道阮家不至于那么愚蠢,敢獨自飛入深空,必有所持,投靠雪苑使的主子,倒是的確比投靠他靠譜,畢竟人家稱霸銀河不知多少年了,而他卻敵人比自己人還多。
  
  &nsp;更何況,那個阮落莫名其妙地仇視他,他卻到現在也沒弄明白原因,唯一的線索就是影人用過他的身體。
  
  將阮家的事情丟到一邊,楚云升便準備去看看剛剛接回來的拔異等人,然后,他要立即前往艦冢三層。
  
  那里,是他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不知道會不會見到一絲七紀的秘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