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023 再現殺蟲三劍式

^
  
  得知阮家啟動戰艦離開地球,楚云升就不想進行大規模的空戰,一是阮家的戰艦多于自己一方,二是一旦打得激烈不可開交,很難保證被關押的人所在的戰艦不被擊毀。
  
  不是人人都可以以肉身單獨存活于天空,不要說沒有維持生命的系統,就是溫度就足以將人殺死幾百遍,他迎戰死亡艦隊時能夠不需防護,直接進入太空時,也是依仗著融合蟲身之軀的強韌。
  
  在擊殺守墓人的一剎那,他破樞機越源門,才有一絲體悟,不破源門,命源不能修煉到自成系統的那道境界,即便是樞機也無法在太空的環境中生存太久,就更不要自由地戰斗了。
  
  能以肉身自由進入太空對戰,必破源門,否則戰斗力大減,根本不可能施展一半的戰斗力。
  
  從阮家艦隊中飛出的人影,肯定是阮落無疑了,阮曉紅之下,還沒有任何情報顯示有其他高手存在。
  
  看他僅穿著一襲制服戰衣凌空而來,便可知已破源門,布特妮等人不可能再是其對手,境界的鴻溝足以給他更強的力量擊殺他們。
  
  “你就是楚云升?”
  
  年輕的阮落手提著一柄銀色的長槍,一槍擋下血紅的劍影,飄落在楚云升不遠的地方。
  
  真空中無法傳播聲音,但這并不能妨礙他穿出話音,不論阮家,還是和楚云升一去回征的艦隊,都是源于地底小人的統一技術,阮家的艦隊可以很容易與楚云升的艦隊接口通信。
  
  楚云升在出戰前,耳朵中便已植入微型通訊器,此刻阮落的話音,正是通過阮家的艦隊傳送到自己的艦隊,最后輸送到到他的耳朵中。
  
  這就像在地球上隔著一百米都不到的人兩個在打電話,卻不能直接通信,反而要經過各自電話的通訊服務商的基站交換數據,繞個大圈,再分別送到兩人的電話中。
  
  楚云升不知道旗艦中的地底小人為什么會應許阮家的通信信號,他的目光此刻全部集中在阮落手中提著的銀色長槍,眼神凝重。
  
  這只槍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雖然他射出紫氣之劍,只是要簡單地擋住阮落,防止他直接沖入自己的艦隊中,但如此輕松地便被他一槍化解,甚至他身體周圍都沒有強烈的元氣波動,可見這只銀色長槍本身的詭異。
  
  下意識中,楚云升就以為這只銀色長槍是影人留下的主神兵!
  
  這并不是不可能,阮落現今也不可能超過二十歲,最多十大幾歲,竟然能夠破開源門,可想而知,影人這家伙不但給了他契約,更給了他極其精華甚至是一生精華的力量。
  
  楚云升不知道影人為什么要這么做,按說完全沒有道理,他可不相信影人會大發善心,會對它占據阮落身體而產生內疚而要補償他,肯定有其他的原因。
  
  要說想要讓阮落替它報仇,楚云升絕不相信,影人是靈,八域巡天,壓根就不會做這么狗血的事,以它的性格,更是不屑于去做。
  
  更何況,他從來沒有真正的打敗過影人,何來報仇?
  
  可是,是什么樣的原因,竟可以讓孤傲的影人傾倒一生之精華?
  
  這時候,楚云升忽然想起影人最后一刻耗盡生命,沖破靈封,一步步走出地谷裂縫時,手中似乎抱著一個瘦小枯萎的尸體?
  
  楚云升立即將這種荒誕的想法拋出腦袋,但更荒誕的是,如果阮落手中拿著的是影人主神兵的話,他這一個繼承古書的人,卻連前輩主神兵的影子也沒有見過。
  
  不過,楚云升也從未見過影人對自己使用過主神兵,極北之地封殺之戰時,他和影人都是直接用靈蘊對殺,因為靈蘊不足,他還瘋狂地消耗命源,迫使得影人無奈,但即便這樣,影人幾乎陷入困境,也沒見它使用過主神兵。
  
  所以,要么是當時影人恢復的境界不夠,無法使用主神兵,要么阮落手中的提著長槍絕不是影人的主神兵。
  
  但即使不是,這個兵器也極為厲害,不可小覷。
  
  見楚云升盯著自己的長槍不說話,飄逸一絲英氣的阮落冷哼了一聲,振起長槍,遙指道:“怎么?啞巴了,還是害怕了?”
  
  楚云升從不在口舌上戰勝對手,他等在這里,除了這柄長槍的詭異,還有需要擋他一下,讓偷襲后的梅爾蒂尼等人有時間后撤。
  
  任何戰斗,他都會主動去掌控節奏,除非敵人太強,只好硬著頭皮想盡辦法地拼命跟上,否則他絕不會讓對手掌控他的節奏。
  
  因而,對阮落的這句話,便直接無視了。
  
  此刻,利用阮落說話與艦隊撤退的時間,楚云升已經在腦袋中計劃出起碼四種接下來的戰法策略。
  
  從阮落在空中的熟練姿態,可以看出,他肯定在阮家的培養下,重點訓練過太空失重狀態下的平衡與運動,而且已有所成果,這是比自己優勢的地方。
  
  到目前為止,楚云升也只有一次真正的太空體驗,還是以分遣隊隊員的身份,屬于冷星的生活軌跡。
  
  如果他是阮落,根本不會說這些廢話,在對手沒有看出他擁有太空平衡與準確運動優勢之前,便立即動手,至少要打對手一個觸手不及,將主動權掌控在自己手里。
  
  等阮落再多少幾句,楚云升甚至都能夠從他身邊的元氣波動,估算出他的初步戰斗來了。
  
  所以,雖然沒有回答,只等待艦隊后撤,以及暗中觀察,但楚云升也沒有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相對于基本沒有過生死廝殺經驗的阮落來說,楚云升可謂算得上“老奸巨猾”了。
  
  不過阮落雖然太年輕,阮家艦隊里老奸巨猾的人卻不比楚云升少,馬上他便看到阮落又不服氣地說了幾句什么話,卻是沒有通信到自己這一邊來,大概是在和阮家艦隊中的某個私下通話。
  
  楚云升不用回頭,通過眼膜上通信裝備,可以清晰地看到此刻梅爾蒂尼等人撤離出的距離標注,這東西和當初他的分遣隊頭盔類似,但更為先進與微小化。
  
  地底小人這些儀器植入生命體的獨特技術在發現遺跡戰艦的營地,楚云升就就領教過了。
  
  大約再過大概兩三分鐘,他就可以毫無顧忌地開始進攻了。
  
  這時候,阮落大概是被楚云升的沉默所激怒,或者產生某種鄙夷,終于飛身沖擊上來,同時冰寒入骨吼道:“姓楚的,當初你只要松動一點點,它就能救活妞妞,可是你一次次死死壓住我們,只能看著眼睜睜地看著妞妞死去,今天,我就要殺了你!”
  
  楚云升都不知道他在說什么,既然對方動手了,便立即斬劍迎戰上去,接著當即關閉來自對方的通信,戰斗中,他不想受到任何干擾。
  
  真空中,傳播不了任何聲音,只能看到阮落憤怒地吼叫什么,像是無聲的世界。
  
  雖然楚云升沒有太空之戰的經驗,但是他知道基本的常識,正常人,只要攻破其身體一個傷口,身體對真空的氣壓差下,對方就會像是被撕開的洪堤,不斷地噴出血液,甚至是血肉內臟,無法愈合傷口,直到血盡肉碎而亡。
  
  但對方是一個破源門的人,血液雖然仍然是機體平衡的重要組織,但已不是最為致命的部分,而且以源門之體,一個傷口在真空中,還不足以致命,否則根本不可能自由戰斗于太空。
  
  兩人的速度都極快,太空中又沒有空氣阻力,更沒有重力,幾乎都是無所束縛的自由,除了時常因為光線折射問題,看不見對方,別無阻隔。
  
  但如此近的距離下,元氣波動無所遁形,看與看不到差別不大。
  
  阮落手中的長槍銀芒閃耀,但光芒一旦離開槍體射入太空中,便從視覺中消失不可見,反倒是楚云升手里紫氣之劍,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沒見它激發出的劍氣在真空中可見,現在卻一道道清晰可見。
  
  楚云升沒時間去研究它出了問題,雖然變成這樣,他非常的吃虧,因為阮落的攻擊視覺不可見,只能從元氣波動上去捕捉,而他的劍氣卻一清二楚地展現在漆黑的太空中,被人看得清清楚楚。
  
  但只要力量上沒有減弱,楚云升也不去管了,激烈交戰中,這點差距他可以通過別的辦法彌補,論戰斗的經驗他比阮落多得太多。
  
  當兩人越來越近,最終撞擊在一起的時候,兩邊的艦隊都有些沉默,或者說愕然。
  
  愕然的原因,不是因為兩人的戰斗多么浩大與不可思議,反而是兩人的戰斗簡直如普通人斗毆一樣,十分得爛。
  
  尤其是海國大殿主、梅爾蒂尼、布特妮等人,他們更是無語,就是他們之間的戰斗,也不可能是這種平平無奇的方式。
  
  樞機之力都不會如此簡單,更不是如此運用,這哪里是兩個超越他們的高手對殺,完全是兩個普通人拿著槍與劍野蠻對砍。
  
  大約也只有嗷卡人刺惡喜歡這種方式了,其他人都是有各自的樞機之力的運用大本領,哪一個不是翻江倒海的不可思議,豈會這樣如同兒戲?
  
  可偏偏這兩人十分的“默契”地這樣對殺在太空之中,顯得十分的荒誕。
  
  楚云升也沒有辦法,他真正破開源門,還是擊殺守墓人的時候,恢復后,根本就沒時間去掌握真正的源門之法,而他所會的劍式中,第三劍式不要說神技,就是精通都沒有,建立在樞機之力的基礎上,要擊敗一個破開的源門的人,很難辦到。
  
  他之前之所以敢輕松對陣極南之人,是因為他有很多辦法可以擊殺它,所以可以從容試出第五劍式。
  
  而現在,他面對是一個破開源門的阮落,第五劍式需要靈蘊發不出不靠譜,就是第四劍式,他也不能輕易在同等級別的廝殺中去不熟悉地去嘗試,一旦出錯,弄不好就是滿盤皆輸。
  
  雖然在這三天時間中,他為了準備這一戰,已經努力為了熟悉而學習第四劍式,但當他真正磕磕碰碰地施展成功后,才發現,這一劍式:析蕩的真正涵義。
  
  它竟不是一個攻擊劍式,也不是一個防御劍式,而是一個分崩解析對手樞機之力源門之法的奇特劍式。
  
  可以說,在整個各種劍式中,它的存在即為必要與重要。
  
  但問題是,它不是攻擊劍式,而楚云升現在缺的就是源門之法的攻擊戰技!
  
  他本來擔心阮落的長槍上殘有靈蘊,又沒有合適可用的戰技,那就麻煩大了,當初艾希兒還不熟樞機,就憑著一柄青劍就讓他吃了大虧,不要說已經破開源門的阮落了。
  
  高速相近下,一經接觸后,才發現并沒有,而且阮落破開源門的時間也應該沒有多久,同樣掌握不了真正的源門之法。
  
  于是,楚云升發現,他的第一次真正的源門之戰,竟只能用最低級的比拼戰力方式硬拼,沒有別的其他方式可用。
  
  他果斷地放棄其他所有戰技,徑直地使用了他最為直接的殺蟲三劍式!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