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020 活得不耐煩了

^
  
  楚云升恢復后,就一直很奇怪,竟然從未聽到任何有關老幽的消息。
  
  按說,老幽應該是降臨在冷星上,他在節點中的夢都夢到過一次,當然這作不了準,只是一個夢,最多有節點的一絲信息推演成分在里面,可是老幽的確是他親眼看著和阿芙一起,從金字塔中回去的。
  
  現在阿芙回來了,老幽卻好像憑空消失了一般無隱無蹤,這就很奇怪了。
  
  也沒聽到過冷星上有老幽最喜歡弄出來的幽靈神教,更沒有什么幽靈大教主之類的東西。
  
  聽到楚云升發問,大主執與赫爾對視了一眼,都不解地搖了搖頭。
  
  他們兩人算是冷星上的最頂層了,如果都不知道,那肯定就沒有知道了。
  
  難道老幽沒有離開彩虹橋?或者說,它離開不了!?
  
  楚云升忽然冒出這么一個古怪的想法,但馬上,他就越想越覺得可能。
  
  老幽通過金字塔和阿芙走的同一條通道,如果他出彩虹橋降臨,必然是冷星,不可能有第二條路。
  
  如果冷星上沒有它的蹤跡,那它肯定沒有出來,這也是必然的,阿芙能出來,它卻不能出來,就意味著它出來不了!
  
  難道老幽是節點中的生命?
  
  楚云升被自己的想法的嚇了一條,節點是極小的尺度單位,存在于不存在的地方,那里面怎么會有自己的生命?
  
  他還記得老幽犯暈的時候,自己說過自己來自什么汐點,而且它本身就是一縷青煙,至今為止,楚云升也沒有見過第二個類似它的生命體。
  
  這就十分的古怪了。
  
  按照老幽的性格,貪生怕死是肯定的,當時在金字塔,形勢十分危急,它不可能能逃走而不逃,除非它的確出不來。
  
  可是,楚云升當時也在場,親眼看到它和阿芙走了,不可能還停留在他的那個推演世界中,那它到哪兒去了?
  
  楚云升忽地一陣頭皮發麻,節點中詭異的事情很多,比如那個煙灰盒,比如在去上海的路上那個若有若無在黑暗中盯著他的眼睛,還比如陰兵過境,百尺人,等等,現在又冒出一個越來越詭異的老幽。
  
  不過,莫不說現在彩虹橋出了問題,就沒有問題,他寧愿坐著地底小人的粗糙太空飛艦瞎飛,也不愿意再進去。
  
  那里面或許藏著這么驚天的秘密,他卻敬而遠之。
  
  ……
  
  離開大神殿,楚云升沒走多遠,而是回到他曾經住過的那段大橋的橋底。
  
  因為戰爭,雖然圣城沒有遭到多么嚴重的破壞,但是這座大橋也被毀掉,殘亙斷壁地豎在那里,如果阻止不了地球撞擊,它們最終將跟隨冷星一起消亡在茫茫的宇宙之中。
  
  到這里來,楚云升并不是要找誰,而是需要自己一個單獨安靜的想一些事情。
  
  他曾花費一夜的時間穿梭各地,今天又從其他那里將自己昏迷后的空白期補充完整,便需要一定的時間消化掉。
  
  這里早已沒有人,又是熟悉的地方,正合適他一個人呆著。
  
  在恢復的那一刻,他便隱約地弄明白了兩件事,后來在山坡拔劍只是觸發了零界點,陷入自我保護的意識迷糊之中。
  
  他現在才是真正的突破了第二限級,當日殺了那個人,完成補死,最終沖向月球上守墓人,其實并不是真正完全地突破第二限級,而是正在突破之中,結果又遭遇靈封重壓,造成記憶隔絕。
  
  第一限級,他應該是在節點及其后完成的,標志性的感覺便是他能夠確定自己是在節點中,還是不在。
  
  換句話說,完成第一限級的突破,至少有一個能力,可以判斷出周圍世界的“真假”,當然這個真假并不是狹義上的不真實,意識總是對世界產生反應,突破第一限級,他便能知道其中的不同。
  
  如果再讓現在他進入節點,他相信自己應該能夠第一時間知道這是節點,而不會再一次次地去艱難蘇醒。
  
  第二限級則更進一步,但卻不是對周圍世界的感覺,而是對自己本身存在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特,如果不是他現在已經突破到第二限級,甚至都無法闡述出來,這也是為什么不論是那個藍發教授,還是當時主椎體的留話,都沒有辦法回答他的疑問,只能自己回答自己。
  
  這是一個自己確定自己真實存在的過程,簡潔地來說,就是那句“原我本真”,當然,這句話,和破鎮之人其他的話連接在一起,還有更深的涵義,他此刻的境界不可能理解。
  
  當他完全突破了第二限級,他便完成這種對自己本身的確定過程,同時,也可以反過來看,他完成了這種確認的過程,也就完全地突破了第二限級。
  
  這時候,他大概也有些明白,自己為什么要在殺死那個人之后,才會突破第二限級,而之前,無論是五源融合,還是借用靈蘊,都感覺差一點點東西,就是突破不了。
  
  不僅是因為要完成補死,更是因為補死的過程中,完成了對自己的確認。
  
  但這些,都不是他最想要考慮的問題,而是他意識到,不論是第一限級的突破,還是第二限級的突破,他自身的主觀都處于一個被動的地位,并不是他主觀修煉突破的,就像修煉功法突破元天境界,而是被動中出現的體會。
  
  也就是說,其實他現在對第一第二限級的這些感覺,實際上都是限級突破時所帶來的感受,并不是能夠有什么感悟之類玄之又玄的東西就能突破限級。
  
  他不喜歡這種模糊甚至是虛幻的東西,他更習慣于掌握到有跡可循的原理,就像修煉的功法一樣,比如第一元境界,就是反復充滿與釋放身體內的元氣,淬煉到了量的時候,產生生物體態的變化,過程與結果都一清二楚。
  
  他現在就是要找到這樣的原理過程,限級突破的原因與道理,而不是什么玄乎不靠譜的感悟。
  
  任何東西,出現了,就必然有規律,有規律就必然有原理,有原理就肯定有一步一個腳印的踏實基礎分析。
  
  這些功法,他估計在前輩的古書中肯定有記載,但是前輩將這些東西都列為誕靈之后的功法,并沒有顯露在古書的第一層形態上,他目前所掌握的古書功法,只是到了九元天誕靈為止。
  
  所以,只能靠他自己摸索,但楚云升又明白,他的本事若是能摸索到這種程度的原理,那他早就是學霸了,顯然是不可能的。
  
  他如今能有的辦法,就只有兩個,一個是找一個靈來,向它學習,第二個,便是要利用細高人。
  
  第一個,可能性太小了,小到幾乎等于零,且不說人家遇見他時,是敵是友?就算不是敵人,他遇到的幾個靈,可沒有一個有想要教導別人的傾向,影人更是生怕自己多知道一點點的東西。
  
  而第二個,楚云升還是抱有希望的,畢竟細高人的戰艦曾有過一個關著靈的棺槨,雖然不知道細高人的深藏秘密,但相信,它們肯定也在努力研究這個領域。
  
  要不然,第三個細高人何必冒死也要研究自己?
  
  細高人應該對靈的研究起碼有了一個極為初步的成果,否則艾希兒用靈蘊之劍襲擊星艦之時,電不會說那是什么“宏領域”。
  
  楚云升覺得,細高人對靈的極高端研究資料一定有很多秘密存在主懸錐體中,這也是他一定要留著它們的原因之一。
  
  他需要。
  
  需要對靈,對零維的研究。
  
  甚而至于,比起古書,他更加喜歡細高人的方式,雖然不會像前輩那樣直接能把功法寫出來,但是這種一步一個腳印,直接觸及掉原理模型建立的過程與知識體系,是古書功法不具備的。
  
  他要能在修煉這條路上走得更深,使用古書,反而不如與細高人合作這種方式。
  
  一個是經驗速成流,一個是知識系統基礎化,技術分析流。
  
  因為時間不多,楚云升簡單地將現在的心得整理一遍,記錄下來,以防止時間長了給忘記了,便要準備出發了。
  
  冷星距離地球還有一段距離,等他們過去,群毆掉阮家,所剩的時間少得可憐,一天都耽誤不起。
  
  用三天的時間準備出發,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地球人散向全球的軍隊太多太廣,三天的時間能集合起來一大部分就已經很不錯了。
  
  正當他準備離開,前往地底小人的指揮旗艦的時候,大橋對面傳來一陣嘈雜、毆打與謾罵的聲音。
  
  這種事情,不要說在冷星上,在地球人上多得是,楚云升不想理會,但他剛踏上腳面,準備凌空飛走的時候,忽地有覺得那聲音有些熟悉。
  
  于是他從半空中折返回來,人影一閃,便來到斷橋的另外一邊邊緣,俯視下去。
  
  有幾個士兵模樣的人,背著大概是搶來的包裹,其中領頭的一個大漢,正踢打著一個蜷縮在地上的艷治女子。
  
  女子并不是十分的好看,只是艷麗了些,身上衣衫不整,多處被打出瘀腫傷痕,不斷地求饒,臉色的妝粉掩飾不了饑餓的虛弱。
  
  那領頭的大漢一邊打一邊罵道:“別以為楚先生說不殺你們,你們就算是個人了,老子上你是你的榮幸,居然還敢問老子要錢,真他媽的活得不耐煩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