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1018 群毆

^
  
  布特妮的眼眸已是銀色,但并不突兀,很自然,只有進化才能有這樣的自然氣息,她看了一眼遠處的主懸錐,跪下說道:
  
  “王上,是烏怒人和阮家暗中聯合,阮家想要在您的身上找到不死之王的秘密,還有其他力量的來源,烏怒人我不太清楚,但它們和阮家一樣想要研究您,屬下無能,當時尚未蘇醒,不能守衛王上。
  
  屬下蘇醒后,立即就去主懸錐,聯合其他三位樞機,想要將您強行搶出來,遭到阮家聯合雪苑使的攔截,激戰中,烏怒人帶著您乘亂飛走了,刺惡便是當時被打成重傷。
  
  在屬下蘇醒前,一直是拔異守護在王上的身邊,他說他承諾過您,要在您身邊提醒您“您是誰”直到您醒來,但他不是樞機神境,只能借助其他幾個神境與烏怒和阮家周旋,為此爭吵甚至動手過許多次,但都不是對手。
  
  最后的那次搶奪戰后,拔異被打成重傷,現在看來,應該是阮家當時不想殺他,但卻比殺他還要殘忍,拔異在送往治療醫院的時候失蹤,我找了很多地方,也找了阮家,始終找不到他,但我知道他和劍來都在阮家,阮家想要研究他們。”
  
  楚云升雙目冰冷,阮家囚禁研究拔異,既是為了控制退化人,又是為了了解退化人的秘密,作為退化人中最強的拔異,無疑是最好的是試驗體。
  
  不要說拔異在自己昏迷后,一直守護在自己身邊,一日復一日,不厭其煩地提醒自己是誰,就是當日擊殺月亮上守墓人時拔異為了斬殺那個人而拼命,以及在遺境戰艦中斷后,星艦之戰等等,楚云升都要將他救出來,并將阮家徹底斬殺!
  
  想到這里,他便沉聲道:“這件事,電參與多少?或者說,是不是它主導的?你先起來再說。”
  
  他的眼里閃動殺機,如果電也有嫌疑,雖然它的技術能力很重要,但恐怕也要斬殺,否則下一次類似的事情仍會發生。
  
  布特妮卻仍跪著道:“是屬下無能,以致王上受辱。屬下醒來后,拔異立即就找到我,十分憂心,他說阮家忍不住要朝他動手了,他的手下已經失蹤了好幾個人,肯定是遭到阮家秘密關押。
  
  當時吉特也向我報告過,血族也出現了失蹤的案例,我們分析后,極度擔心他們對王上也要忍不住下最后的毒手,連夜找到梅爾蒂尼等人商議,立即選擇動手,但結果還是沒有成功。
  
  不過拔異曾說過,說他懷疑主懸錐體里烏怒人交替蘇醒,當時蘇醒的那個烏怒人絕對不是電,拔異接觸過電,但對那個烏怒人很陌生,不知道是誰,后來搶奪戰中,我也發現它們當時似乎又交替了另外一個人,那個人一蘇醒,立即就強行啟動主懸椎飛走,絲毫沒有任何猶豫。”
  
  楚云升面沉如水,道:“我知道它是誰了,另外,最后帶走我的人,應該是雷。”
  
  當初,細高人想要棺槨封住自己,耗盡了能量,自廢了武功,三個細高人全都自我休眠,后來只有電強行蘇醒一次,而現在主懸錐體中又是電,如果真的是因為某種迫不得已的原因,它們三人當中只能輪流蘇醒掌控主懸錐體,那在他殺了月球守墓人昏迷后,接替蘇醒的人肯定就是第三個細高人。
  
  在這個細高人蘇醒后,立即就用各種手段對自己進行研究,此人和電不同,電雖然癡迷科技,但相對純粹許多,至少到他昏迷前,沒見過它有什么深沉的心機,最多也只是對地球人的無視,而這個細高人一直深藏,越來越危險。
  
  而帶著逃跑的舉動,三個細高人中,只有雷那個膽小鬼才能做得出來,同樣也只有它,對自己更有信心,甚至比地球人對他還要有信心。
  
  大概是恐懼自己醒來后,第一個就要找它們烏怒人算賬,而它卻要因為自己的休眠期被蘇醒同伴的大膽舉動而無辜牽連,它想要自保,就只有乘著屬于自己的蘇醒期立即飛離地球,首先擺脫阮家與雪苑的勢力,前往最近的冷星。
  
  這樣,也能解釋了楚云升另外一個疑惑細高人主懸錐即將墜毀后,為什么要將自己和分離開的戰甲從主懸錐中拋出來,以致分遣隊的隊員都說過,當時看到主懸錐墜落的時候,似乎還看到另外一道光芒。
  
  這顯然是雷的小心思,也只有它才能做得出來,它是擔心將自己繼續留在主懸錐體中,等它蘇醒期結束,它的同伴蘇醒,又要接著研究自己,那它費了這么大的心機逃到冷星上來,最后還是被同伴連累斃命,那也太冤了,索性將自己和分離戰甲一股腦兒地全都拋出來。
  
  它將它能做的全都做了,如果自己在冷星上,不能蘇醒,甚至被殺了,它自然沒任何危險,如果自己在冷星上蘇醒,最終又找上門來,它也是有功之人,更沒有什么危險。
  
  如果事實情況真是這樣的話,從頭到尾就好理解了,只是不知道當時在主懸錐外留下疑惑聲音的人是誰,楚云升后來去過又回去過一次,但他沒有進去,總覺得有一絲不妥。
  
  不管怎樣,這第三個細高人是必須要殺了,否則后患無窮。
  
  但他知道自己現在進主懸錐里,肯定不能再找到第三個細高人的休眠倉,電顯然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而且十分擔心自己再殺一個它們已為數不多的人,肯定將這個細高人藏在自己一時不可能找到的地方,剛才他進去就沒看見。
  
  這件事,和電關系不大,楚云升也不想在沒有解決阮家之前找它麻煩,最好的辦法還是等雷蘇醒后,讓它繼續擔任安全總管的職位,將第三個細高人揪出來,也只有細高人自己才能找到自己人的藏身之地。
  
  大致了解了前后事情,心中定好了順序計劃,楚云升便想起了另外一件事,繼續問道:“布特妮,你的銀眸是怎么回事?血族也可以變異?你是怎么蘇醒的?”
  
  布特妮見楚云升思索片刻,將烏怒人之間的事情大約弄清楚了,也定下心來,才說起自己的事情:
  
  “王上當初救下屬下不死,又給了屬下樞機契約,屬下就已在恢復當中,后來吉特,就是肖納的表弟,無意中將王上留下的一枚源體融入屬下身體中,激發了屬下血族的進化階段,后來肖納找到了老血族,逼迫他們用相傳下來的古老祭祀復活儀式,強行將屬下蘇醒,趕往細高星艦參戰。
  
  因為屬下是強行蘇醒,后來您也知道了,再一次進入休眠期,直到紀子爭奪戰與王上斬殺守墓人之戰后,老血族費勁了心機,用了各種資源與辦法才讓屬下完成血族的進化上晉級,成就銀眸之體。
  
  屬下懇求王上饒恕老血族,如果不是千年來早已熟悉隱匿的他們用盡全力幫助屬下,屬下在蘇醒前早被阮家抓走。”
  
  楚云升點點頭,他對那些老血族原本就沒什么仇恨,這些老血族處于他與艾希兒之間,只是想自保而已。
  
  但他們與布特妮一直有很深的歷史糾葛,甚至可以說,布特妮就是他們精心培養出來的下一代核心血族之一,雖然當時跨越火線的時候,不愿跟隨自己,但對布特妮一直很不錯。
  
  而他們能夠竭盡所能地幫助布特妮,也等于間接地幫助自己,如果不是布特妮及時蘇醒,壯大自己一方的勢力,阮家與雪苑怕是早將他昏迷前留下的親信力量肢解干凈了。
  
  想到艾希兒,又提到肖納,楚云升便說道:“你可以老血族回來,只要他們不犯事,我也沒什么。還有,肖納找到沒有?是死還是活著?”
  
  布特妮俯身道:“謝謝王上寬恕老血族。肖納已經得到消息,落在艾希兒的手里,而艾希兒等人已經跟著安第魯離開地球,同行離開的還有文蘿。”
  
  楚云升楞了一下道:“艾希兒竟然還沒死?還把肖納也帶走了?”
  
  布特妮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有消息說死了,有消息說沒死,安第魯一直將她們安置在底層保護之下,我們的人滲透不進去。”
  
  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道:“我們與胡爾王子出沙漠與梅爾蒂尼大戰之后,你在昏厥前,當時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告訴我,就是要說文蘿?”
  
  這件事很久遠,現在已經沒有必要知道了,因為后來的事情發生他也漸漸地知道了。
  
  布特妮點頭道:“文蘿不知道為什么加入了艾希兒的陣營,我當時無意中發現她與艾希兒隱藏在梅爾蒂尼大軍中的幾個熟悉的血族接觸,屬下一直被她迷惑了。”
  
  楚云升擺了擺手道:“此人是我看錯了,怪不到你。以后遇不到就算了,遇到了我會讓她付出代價。”
  
  布特妮這時候像是想起了什么,慎重道:“王上,我感覺安第魯對您不僅僅是畏懼,他可能還很恨您。”
  
  楚云升奇怪道:“恨我?恨我什么?”
  
  下一刻,他立即就明白了,安第魯為什么要恨自己。
  
  和仇恨克里斯阮曉紅等人不同,安第魯恨自己,竟然有點像自己當初恨拋棄甚至迫害自己的守護者,區別僅僅是自己從來沒想要做紀子,而他想要做。
  
  布特妮謹慎道:“是的,王上,從他的語氣中我能聽得出來,雖然他現在實力還很弱小,但不管怎樣都是一紀之子,將來必然強大起來,我擔心……”
  
  楚云升自然知道第七紀的資源豐厚,按照守護者的說法,作為最小的“兒子”,艦冢三層留給第七紀的好東西最多,即便第七紀是不正常離開地球的一紀,也可能遠超前六紀的資源基礎。
  
  不過,守護者也說過,它最看好的反而是第六紀的紀子,為此甚至不惜一切代價對付自己。
  
  安第魯帶走的第七紀人數不多,布特妮這話的意思應該是擔心他還會回來,一是報仇,二是為了人,但楚云升第六紀都不怕,豈會怕他?便點頭道:“我知道了,他一時半會喘不過氣來,先不要去管了,你先去將愿意跟隨我們的軍隊合攏,三天后我們出發征伐阮家,時間不多,還要解決地球撞擊問題,我沒空和他單打獨斗,越快將他們解決越好。”
  
  雖然影人留下的那個小孩極為厲害,楚云升還不至于懼他,只是現在時間緊迫,他真的沒時間和他打來打去,干脆盡起大軍,齊集四大樞機,加上他,群毆阮家!
  
  任憑他們有三頭六臂,也得完蛋。
  
  &bsp;想到現在可能還躺在阮家試驗臺上被抽血割肉的拔異,以及大紅馬,還有其他被關押的人,楚云升便震怒不已。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