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1016 阮家的強橫

^
  
  除了電的投影,后面來的一共四人,奇怪的是其中一人,楚云升不認識,不過模樣卻熟悉,竟然是一個嗷卡人。
  
  另外三人分別是布特妮,海族大殿主,以及梅爾蒂尼。
  
  海族大殿主楚云升當時也不知道它竟然還能活著,而布特妮就更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醒的,至于梅爾蒂尼應當是繼承了大陸帝國的契約,只是不知道他為什么站在自己這一邊。
  
  見楚云升眼神的疑惑,電首先解釋道:“它是刺惡,您殺死守墓人之后,嗷卡人的契約便落在剩下為數不多的嗷卡人當中,他的條件最好,被選中了。”
  
  刺惡五大三粗不會說話,見楚云升看著自己,就連忙說道:“俺庫勒大哥說,尊上您叫俺干啥俺就干啥。”
  
  “庫勒?”楚云升皺了一下眉頭,對這個名字依然沒有一點點印象。
  
  電在一旁解釋道:“刺惡雖然是樞機,但是主都是庫勒做,也是一個嗷卡人,您的崇拜者,尤其是你殺了占據嗷卡人祖先身體的守墓人之后,庫勒就堅定地站在您的這一邊,當初要不是刺惡拼死力當,我們也不能順利走掉。”
  
  楚云升點點頭,他聽得出來,這個刺惡樞機完全聽一個叫庫勒的嗷卡人,不是他叫他干啥他就干啥,而是庫勒叫他干啥他干啥,在樞機者的世界中,也算是一個奇葩現象了,于是問道:“既然如此,他怎么沒來?”
  
  這次卻是庫勒答道:“尊上,俺大哥說他速度慢,跟不上尊上行動的速度,就讓俺先過來,尊上指哪,俺就打哪。”
  
  楚云升便不在問,在他心里,除了布特妮的契約是自己,最為可靠外,其他的契約不知道是哪一個靈的,現在看起來沒事,一旦遇上了,即便不反水,人家要殺他們也一個念頭而已。
  
  等會,他要單獨與布特妮說話,甚至是電也要避開,他能相信此時只有她一人。
  
  他不再說話,電便繼續說道:“另外還有一個天羽國的小長羽,她自從尊上斬殺守墓人之后便一直中立,全力培養她們未來的樞機,原來她們一共有三個契約,是最多的一個國度,現在卻只剩下兩個,第三個不知道去哪兒了,除了小長羽,現在的樞機候選人是一個洛紗的天羽族女人,只是她還未沖破樞機,沒有資格參加樞機議會。”
  
  楚云升奇怪道:“樞機議會?什么東西?你們后來搞出來的?”
  
  同時他也驚訝,梅爾蒂尼就算了,這個人曾經雖然不是樞機,但已經很強大了,短時間內有了契約晉級到數不足為奇,此人本事就是一個天才。
  
  而刺惡竟然在洛紗前面晉級樞機,可見嗷卡人強壯的身體還的確厲害,當然這也與刺惡本身條件有關,否則在屢次圍剿下,他竟然都能帶著另外一個嗷卡人活下來。
  
  洛紗至今不能破樞機,反而最為正常。
  
  想到這里,楚云升又多問了一句:“梅爾蒂尼,你呢?”
  
  梅爾蒂尼平靜道:“楚先生,我的情況有些復雜,等過后我再想您慢慢解釋,不過,我跟著您,是想要報往世今生的血海深仇,天地之間,唯有您能幫我做到,所以在報仇成功之前,我一直會跟著您。”
  
  楚云升皺眉道:“你的仇人是誰?”
  
  說起來,大陸國的皇室仇人是他才對,梅爾蒂尼要報仇,第一個就是他,但聽梅爾蒂尼的話,似乎又不是。
  
  楚云升不喜歡將一個不清不楚的人放在身邊,他是一個謹慎甚至是追求安全的人,不喜歡隨意的冒險。
  
  梅爾蒂尼依舊平靜道:“那個人的手下今天已經被您殺了一個,可惜我不能親手殺他,但總有一天,我一定親手殺了他的主子,銀河第一霸主。”
  
  楚云升這時候便想起格域使來,妖孽般的人物,不知道是不是這個銀河第一霸主派來的,骨骸雖然不屑說人家曾經是卓爾星人的一條狗,但是楚云升并不這樣簡單的人物,能夠制霸銀河星系,豈是那么簡單的?
  
  他現在都肯定不是其對手。
  
  不過現在彩虹橋出了問題,銀河系縱橫十萬光年,做宇宙戰艦過來,飛都要飛死它!
  
  他現在首先要解決的還不是已經在路上的極南之人主子,而是現在還留在地球大本營的那個男孩,想到這里,楚云升便問道:“你為什么這么肯定我可以?為什么不是阮家的那個人?”
  
  梅爾蒂尼動都未動道:“楚先生的問題,雪山下的士兵都已經幫我回答了。”
  
  楚云升自然明白他這話的意識,那些普通的士兵都選擇陣營,甚至白制兵都臨陣倒戈,他梅爾蒂尼難道連那些士兵都不如?
  
  楚云升卻搖頭道:“你們都錯了,你們擔憂的那個雪苑使,我并不在意,但是對那個小孩,我卻沒有你們對他那樣的小看,我可以告你們,他極其強大,不下于我!
  
  雪苑使我和他曾經交過一出手,它的底子我很清楚,跳脫不了常規的范圍,但那個人不同,他那具身體修煉的壁壘早被八域巡天那個家伙完全打通,比我還要徹底,可以說,地球加上冷星,你們找不到第二個人有他現在的資質變態。
  
  靈的能力是極為恐怖的,除此之外,當初八域巡天曾我也說過,如果它沒有殺死他身體的原主人,等它走了,這個一直被它靈蘊泡著身體的主人說不定比我都強大,而它當時已經知道我的修煉速度和很多實力,還這樣說,并不是為了騙我,因為它當時并不準備讓原主人活下去,后面可能出現了變故,甚至還給了他契約,那個時候給他契約,肯定是它一生的精華,噫”
  
  楚云升眉頭猛地皺了起來,如果影人給了小男孩契約,不管什么原因,他不關心,他關心的是影人死了,小男孩的契約還在?難道影人還沒死?或者,靈死了契約不會消失?
  
  要知道倒也簡單,他死了,看看布特妮的契約會不會消失就行,不過這是無解的問題,他不可能為了證實這個而自戕。
  
  但他又的確沒有殺過一個靈生命再去看它給過的契約還存在不存在。
  
  想了一會,楚云升覺得自己應該想多了,靈死了,契約應該沒什么問題,而且他感覺影人的確是死了,在當時的情況下,除非它破靈,這比死了更不現實!
  
  梅爾蒂尼道:“阮落的確很厲害,但應該還沒有雪苑使強悍,不過楚先生如果確定他超過雪苑使,那我明白了,他一直沒有展現實力,應該是想利用雪苑使先鏟除我們,否則一旦我們所有神境聯合起來對付他,他也抵擋不住。”
  
  楚云升仍搖頭道:“我敢確定你們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道理是你們加起來也敵不過我一樣,他之所以沒有動手,肯定還有其他原因。”
  
  梅爾蒂尼無疑比他聰明,之所以想不到真正的原因,不是因為他智商不夠,而是他對對方實力了解不夠,但也說明梅爾蒂尼天才主要還是在軍事方面,如果是丁顏在這里,即便實力差很遠,他也能看出其動機,然而甚至加以利用,當初在金陵城就是這樣。
  
  電這個時候插話道:“我知道他沒有動手的原因,他怕我們自爆主懸錐體,只要他沒有達到靈級別的生命,必死無疑!”
  
  大概電這是第一次說出主懸椎的秘密之一,其他人極為震驚,甚至包括楚云升,都有些驚訝,只是楚云升知道,細高人的技術能力登峰造極,靈生命以下,它們真的可能沒有放在眼里,就是靈生命,它們的棺槨不是也放過一個?
  
  這么解釋,楚云升倒是有些相信,不過自爆主懸錐那是魚死網破,不到最后一步,誰也不會去做,細高人也不是傻子,比起他的命,它們的小命還是更加珍貴一些,畢竟那是自己的命。
  
  梅爾蒂尼也點頭道:“如果是這樣,就能解釋的通了,當初,阮家放棄烏怒主懸錐體帶著楚先生離開,一是無法拼死阻攔,除非同歸于盡,二是你們離開后,對它們也有很大好處。
  
  沒了楚先生在,他們更加自由,沒了能夠威脅到他們的烏怒人在,他們更加可以掌控所有勢力,再加上雪苑使的主子的確有可能在路上,需要留下我們這些神境作為加入雪苑使主子勢力的本錢。
  
  另外,阮家還要借助我們的勢力滅掉冷星,解除地球撞擊危機,其中符文大陣更需要布特妮的配合,要不然在星空中就全軍覆沒了,種種原因加起來,我們才能活到今天!。”
  
  電接過話道:“這是其一,其二,殺了你們,契約阮家也得不到,新晉的樞機還是各族的人,反而加大仇恨,他們不如留著你們。”
  
  楚云升奇道:“按說哪個小孩現在也沒多大,不應該多少心智吧,難道真是那個阮主任在背后主持?”
  
  梅爾蒂尼點頭道:“確實如此,樞機會議上基本都是阮曉紅參加,因為我們一方樞機總數多,為了掌控住權力,她與雪苑使說是為了提高決議效率,便弄出了一個三人核心小組,阮落、雪苑使和我們這邊實力最強的布特妮組成,擁有否決權和三人投票的強行通過權,架空樞機會議。”
  
  楚云升對樞機議會沒什么興趣,倒是奇怪道:“海族的大殿主,您的實力應該在布特妮之上吧,怎么不是你?”
  
  一直沒有說話的海國大殿主嘆息一聲道:“那次守墓人的靜止撕裂襲擊中,我為了保命,受了重傷,一直也沒有恢復過來。”
  
  說著,他看了電一眼,顯然應該是細高人大概有辦法治療他身體的創傷,不過以細高人的脾氣,電還好些,其他人根本都不會理他。
  
  這件事,楚云升要單獨問電,自然不會在這里說,這很可能海國大殿主今天站在這里的原因之一。
  
  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當時印度的一個官員曾提到過一個鏡子,這個鏡子應該現在在阮曉紅手里,也就是在那個小孩手里,本來他就很強橫了,再加上這么來歷不明的鏡子,的確有點危險。
  
  不過,再危險,楚云升也要將他斬殺! br
  
  倒不僅僅是因為昨天他穿梭大陸暗中打聽情報時,得知此人因為想要霸占大紅馬,結果馴服不了,便將它打成重傷,奄奄一息中悄悄打入地牢,抽血割肉做各種實驗,即便布特妮找上門許多次,想盡辦法也無計可施。
  
  如果不是他們還要用布特妮組成大陣,恐怕連她都要上試驗臺了!
  
  除此之外,阮家還關押了諸多當時的各個勢力首領,甚至殺了很多,這和楚云升關系不大,但他們還關押了何團長、許可等等所有和他有關的人,如今早已不知死活,還有,當初被楚云升強行要求細高人教導的教授以及學生統統被關起來,為他阮家效力。
  
  楚云升暫時揮去這些怒火,沉靜道:“說說為什么要在冷星大肆屠殺吧。”
  
  ^(未完待續。)
  
  
[xs52]